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43章 美女你哭啥咧
    说笨蛋呢,是说林战很笨,女伴男装这么久了,怎么一点都没有怀疑自己是个可爱大方调皮美丽,皮肤细腻紧致无划痕的小女生呢?

    这点没问题。

    可是说木头,这完全冤枉林战啦。

    你说你一个女的,偏偏要混淆视听假冒男生,装白帅嫩,欺骗兄弟感情也还罢了,可你也装得太像了吧,让人一点点准备都没有。

    所以林战不可能对一个不确信是女生的师兄有任何想法吧,若是真有想法,那一定是不正常的。

    所以说云吟之前的任何表现,不管是强出头,不管是故意送风雨云身形步法,还是在隔壁铺位睡觉的时候,一直盯着林战的脸或者背影看,林战不可能往那一方面去想。

    一句话,你白表现了,因为你是个男滴,这何来木头不木头呀?

    整个过程一直在心乱如麻啊,以至于林战现在死人一般的反应,让云吟更加芳心大乱。

    “你怎么就不张嘴呢,这是救命的丹药,快给我吞进去啊,真是气死我了!”

    “乖啊,快张嘴,十一小师弟……乖乖地吃了丹药,师兄我给你变戏法,师兄我变成女生,然后嫁给你好不好?”

    云吟根本忘了此刻的她已经是穿着浅蓝色长裙,长发飘飘,相貌倾国倾城,身材出尘脱俗的绝世美人,特别是此刻又羞又恼又急又悲的神情,绝对是只应天上有,世间几难寻的凄美形象。

    美女,就是无论之前是以什么形象,什么风格出现,只要她在这一瞬间,本色流露,或轻描淡写,或素面朝天,相信留在人们心里的,永远只有这一刻。

    大美女云吟的自言自语没有效果,她灵光一现,将数颗冰心丹放进自己的嘴里,用灵力将之化成液体状,然后伏低身子,用嘴对嘴的方式,将丹药度了过去。

    牙齿,舌头,轮番上阵,才将林战的嘴巴给撬开了,然后丹药的液体顺利进入。

    “魂淡,害得人家嘴巴舌头都累得麻掉了!你赶快好起来啊!”

    泪眼婆娑,一边轻轻抚摸着林战的脸庞。

    想到自己的初吻又好像报销了,一下子悲从心来,那个泪水是哗啦啦的。

    还有之前胸前的无辜被抓,就快崩溃了:“魂淡啊,抓得人家好疼,嘤嘤嘤……”

    到这个时候,胸前那被抓的疼痛似乎才刚刚发作,实际上是刚才太投入给林战疗伤,这种疼,一直忽略了都。

    现在感觉来了,整个人便是瞬间更加悲伤逆流成河,不,悲伤都快赶上前面的海啸了。

    “嘤嘤嘤……”

    表面上,林战深度昏迷,全身经脉全毁,十不存一,原先筑基的丹田此刻就像是漏气的皮球一样,灵力全部涣散,消散一空,就算最后不死,恐怕也是个废人了。

    林战不死的原因,是在昏迷的那一刻,他右手心的九星图纹,一道细微不察的光芒闪现,将他微弱的精气魂魄给包裹了起来,收回到了九星图当中。

    那里出现了一处正常屋子大小的空间,林战的精气魂魄就被暂时封存在这里,形成一个真人大小的魂魄体。

    魂魄体的林战仔细打量着这个九星空间,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很虚幻,绝不真实,周围的一切就像是混沌空虚的,似有若无,难以捕捉。

    又好似有一种令人十分压抑的能量,在维持着这一切,整个天空也是混沌的,呈现诡异的浅红色。

    唯一稍稍能见的是这个空间中高挂着九颗巨大的星辰,第一颗星辰,泛着光芒,犹如太阳一般,提供着空间里的视觉光线,第二颗星辰,一半朦胧一半明朗,另外七颗星辰,依然还是呈现着漆墨之色,显得有些空洞。

    林战估计,那是因为还没有开始储备灵力的关系吧。

    然后,林战的注意力来到了空间之外,也就是目前肉身所处的岩洞通道。

    那一刻,他的手依然坚强地揪着某人胸前的大白兔,而某人此刻刚好苏醒。

    哎妈呀……女的活的……杂十师兄!

    什么?那又软又Q的东西是!

    等等,容我先吸一口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混沌之气冷静一下,魂魄体的林战捂额擦汗……

    云吟的一系列动作,林战就这么看在了眼里。

    大跌眼镜之余,或许还有点幸灾乐祸:“嘿嘿,小样,耍了我们这么久,今天终于露陷了吧!”

    杂十师兄是女生,还是大美女,之前林战偶有怀疑,现在事实摆在了眼前。

    当魂魄体能够观察到外界的时候,按照这场乌龙事件的发展顺序,从云吟被自己错抓胸前的大白兔开始,直到后来的以嘴度药,再到她此刻明显表现在脸上的伤心焦虑,林战的情绪和感受也是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真可谓是跌宕起伏。

    一开始便是被云吟的女儿身所惊艳,这是真的很美呀,这个时候还是幸灾乐祸的,因为杂十师兄的真相终于展现了,而且还展现得如此彻底。

    接着是错愕,尴尬,有一种做了坏事的心虚,当然,那个很软很Q的手感还是特别深刻,很奇妙的,心里更是泛起了一道异样。

    然后是一种等待对方来惩罚自己的心态,毕竟自己这么对女生,被暴打一顿都是轻的。

    结果云吟的手顿在他的脸颊边,迟迟没有打落,那种纠结的表情变化,让林战也是为之一怔。

    接下来云吟的举动,喂药,伤心,焦急,那精致的脸上,不断变化着的表情,展现着心里那种最让人柔软,最让人倍感真实的体现。

    可谓是一笑一颦,含羞嗔怒,却又义无反顾,让林战的魂魄体都为之深深震动,一股股暖流在他魂魄体的心里轻轻地流淌。

    魂魄体摸了摸鼻子,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看来杂十喜欢上我了啊,这,这到底好还是不好呢,到底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不,我不能这么禽兽!”

    “……不过还是要再好好想想,因为要是不的话,那是连禽兽都不如了嗬?男人怎么能够如此不道德呢……”

    “罢了罢了,如果事情是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怎么可以让女生主动呢,是不是应该我来主动呢……杂十小师兄,阿呸……杂十小师姐,说不定是小师妹……还是我来追你吧,你可不要那么快投降哦,嘿嘿嘿……”

    魂魄体一阵荡漾,林战骂了自己一句:“卧槽卧槽,怎么可以这样想入非非呢?”

    顿时心平气和了下来,现在肉身正是扑街状态,也确实不该想这些有的没的。

    片刻,留在林战心里的便只有温暖和感激,杂十小师妹救了自己的命啊。

    她喂给自己的那显然是疗伤的丹药,看起来十分有效果,肉身正在一点一点地恢复当中。

    林战能够感觉到,他肉身的伤势正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渐渐好转。

    所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林战的这一次重伤导致丹田崩溃,经脉全断,肉身尽毁,反倒是一种机遇!

    林战虽然魂魄离体,可是现在还是能够感觉到因为九星图的关系,自己的肉身正在一点一点地建设当中,就相当于废墟被清除,一种新的体系崛起的过程。

    这种过程,美轮美奂,就如同踏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渐渐的,九星图空间中第二星的颜色变黑,为数不多的灵力储备被掏空。

    这还没完,第一星开始接手这样的肉身调理。

    之前九星图就一直在主动地替他调理肉身,强化各种基础,虽然收效颇巨,林战还完成了另类的筑基,并且境界直达人阶后期。

    丹田和经脉的重创,让林战的境界已经跌落到了谷底,全身没有半点力量,现在这种力量在恢复,在攀升……

    盏茶功夫,脉络恢复运转,丹田重聚,一切的一切都比原来的更加好用。

    换句话说,现在林战的身体硬件比之前的强悍百倍,甚至包括现在完整无损,修复完毕的血肉,都将是鸟枪换炮,土鳖翻身。

    这时候,魂魄体受到了某种难以抗拒的牵引,慢慢地回归肉身,林战便醒了。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哭二闹就差三上吊的云吟,林战不由得脑子一抽,开口问道:

    “额,这位美……美女,你哭啥咧……我还没死……还有,请问我们认识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