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 章节目录 第044章 疗伤
    林战的脑抽,导致在苏醒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陷入了苦战!

    ……

    在苦战结束之后,他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唉,这世界除了练功升级不容易,还有跟女人这种生物做解释,也太特么不容易了……”

    “哼哼哼,你再说一句试试!”一边的云吟是怒目而视,“你自己想想看哈,要是跟我在一起的话,好处可多了,我身上的所有宝贝都能给你用,什么修炼资源啦,天材地宝啦,还有各种神兵利器啦,只要我家有的东西,你都有份……而且我爹是堂主啊,你作为堂主的女婿,走出去多牛逼啊,没人敢欺负你,对不对……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换了别人,我连多看一眼都辣眼睛……林战,就这么说定了!”

    咔咔咔,林战依然坐在地板上,抱着脑袋,一阵无语。

    这么热情外向,你爹他老人家知道吗?

    走出去牛逼,没人敢欺负,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呀,就某人刚刚说还是被仇家追杀,然后慌不择路,被打进来的。

    啊啊啊,这感情的事情,真是头痛。

    这种事情不该要正常相处一段时间,然后再考虑看看的吗?

    你说你今天才以姑娘家的面目示人,这个冲击还没缓过来呢,就要人家接受,太不人道了……

    “你头怎么啦?是不是很疼?”

    “额,别摸,真的很疼……”

    林战心里太委屈了:“还不是你拉着表白,我都还来不及疗伤呢。”

    另外,还有一点点暗爽,有这样敢爱敢恨的大美女,心里其实是美滋滋的。

    “额,那个,池水好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得到水里疗伤,你也得好好疗个伤。”

    云吟粉脸一红,低头轻声说道:“好的,一起下水疗伤,不过,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还没成亲,你必须尊重我……”

    “……”

    伤情已经恢复五成多的云吟将林战抱了起来,两人小心地进入到水里。

    这整个过程,云吟一直是脸蛋红红的,娇羞不已。

    今天自己的这个表现,实际上也是颠覆了以往的性格,在林战面前,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来了,说真的,也是吓了自己一跳。

    噗……

    到了水里的林战,连连吐出十几口黑色的血,看得云吟又是要抹眼泪。

    “没事,黑血吐出来更加舒服一点。”林战制止了云吟要过来的动作。

    其实云吟也知道,这是所谓的关心则乱。

    “那,那我不管你了哦,我就在你边上。”云吟轻轻说道。

    雾气袅袅,她依然可以看到自林战的肌肤上浮现出一层层黑色的东西,这是林战因祸得福,身体内部在进行洗毛伐髓的过程,黑色的就是身体的杂质。

    黑色的杂质随着被池水所净化消散,这么近的距离,又脏,还有一点臭,云吟一点也没有感到厌恶,一边自己运功疗伤,一边注意观察着林战的动静。

    对魂魄重新回到肉身的林战来说,此刻满满的都是震撼,因为自己的身体内部正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第一星储备的能量此刻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化作一条条昂首前进的金色小龙,在自己的全身窜动,所到之处,之前断裂的经脉,血管,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重建,在完善,这种建设的过程,让林战陷入了一种奇妙的顿悟当中。

    林战目前功法欠缺,只有身形步法类的《风雨云》,战斗类的《烈火拳》,对于如何调息,如何积累和运转灵力,一直是九星图在进行着的。

    看到九星图又在完善着自己的身体,林战决定将这一个过程,命名为《九星诀》!

    “等到真正掌握九星图的奥妙,全部能量和作用为我所用,那就是九星决真正完成的一天!”

    是啊,林战当然知道,这个九星图有太多的秘密,它的威力也不仅仅限于现在的这里,应该是因为自己实力低微,所以现在了解和掌握到的,也就这么一些。

    不过也就这一些,已经带给林战无限的好处了。

    经脉血肉在不断地更新换代,体表的黑色杂质由最早的墨黑,慢慢地颜色变浅,最后基本就消失了。

    这也说明了,现在林战的身体已经完成了洗毛伐髓的过程,同时更加庞大的建设工程在继续……

    云吟也同样在运功疗伤,两人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他们并不知道之前的昏迷,竟然是三天三夜。

    而也是因为这三天三夜的时间,外界发生了很多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首先是云漠北,作为云吟的父亲,自己的掌上明珠遭敌暗算,他不可能不闻不问吧?

    本来云吟的生活就是自由历练,她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云漠北是一点也不去干涉和制止的,这种自由度,甚至在女儿跟别的子弟结下大梁子了,他都没有出面。

    因为这也是历练的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实力,要是有事情,老大出面,那一次次的,就会变得有依赖性。

    所谓嚣张,那也要有嚣张的本钱,光靠家里的帮助,那名不符实。

    虽然给了自由,可是那也是要看什么程度的,如果自己女儿被人暗算,甚至违背不能动用高阶高手的不成文约定,那他这个父亲,当然要站出来,要替自己的宝贝女儿找个理回来的。

    这不,在雏菊堂总部的密室里。

    “混账!我让你暗中跟着云儿,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脸回来!”

    这是云吟的影子保镖云中剑回来复命的时候,云漠北气得脸红胡子翘。

    身边的一块石质桌案,被一掌拍了个粉碎。

    “请堂主责罚!”云中剑一脸内伤,心中却是很无奈。

    之前有次出手,回来还不是一样被老云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次看着小姐虽然受重伤了,但早估算到不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当然不敢随便出手了。

    唉,这个小姐的影子保镖不好当啊,两边不讨好。

    云漠北脸色铁青,“罢了,不过这口气我今天咽不下……中剑你刚才说这次对付云儿的是丁家的人,这点你确定?”

    云中剑面容严肃,回道:“堂主,我跟踪那几个小子,并且最后看到他们跟丁家的管事丁秋宝聚到了一块,并且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听完云中剑的描述,云漠北冷哼了一下:“看来太久没有出手了,大家都忘了这烈焰峰还有我这号人物了……你去吧,小心保护好云儿。”

    云中剑拱手,就要转身离去,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堂主,如果要动手,千万要算我一份啊!”

    “我现在就给你来一份!给我记住你的唯一职责就是保护好云儿!”

    云漠北作势扬起了手掌,云中剑吓得窜了出去:“哎玛呀,好久没看到老云发火了……不过真怀念以前并肩作战的热血日子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