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传承宝纸
    (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今天起,每天两更。)握紧了手中的《龟蛇功》与《妖经》,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这将是他崛起的重要倚仗,只要他能在五年内成功筑基,练出内家真气,就能摆脱罪籍,正式成为武当弟子。“三流之境肯定不够,至少也要跨入二流,才能有一线希望!”苏乞年又摇头,大汉天朝尚武,自五千四百多年前,初代大汉天子以赤霄剑以及直指天命的盖世武学天子望气术定鼎天下,立大汉天朝,与诸宗派世家,四方诸国联手,将九大妖圣打入虚空之后,人族武道就繁衍到了巅峰。在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里儒武一家,兼济天下,甚至历代大汉天子对于武功都十分重视,没有文举,只有武举,对经史策论反而并不看重。而五千四百多年来,虽然九大妖圣被打入虚空,妖族分崩离析,依然时而现世,祸乱人间,所以大汉天朝历代武风极盛,官员升迁,加官进爵,武功进境是重中之重。“武林宗派、世家弟子不得参与科举,却可以加入护龙山庄,成为龙卫……”苏乞年想着,脑袋越来越昏沉,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而再次醒来,苏乞年是被惊醒的。“什么人!”他惊怒交加,因为太过疲累,精神萎靡,警觉降低,竟然没有察觉到不知何时,茅草屋里出现了两个素未蒙面,一身粗布短袍,面带风霜的青年,对于醒来的苏乞年,两人浑不在意,毫不理会,径直翻看着他的包裹。“住手!”苏乞年怒斥,霍地起身,双手握拳,如烈马腾跃,朝着两人肩头捣去。“天朝普及的七层筑基功《奔马劲》?这马形拳才初窥门径?太弱了!”一人嗤笑,看也不看,左手闪电般探出,直接穿过苏乞年双拳间的缝隙,印在其胸口上。砰!面色苍白,苏乞年胸口一闷,如遭雷击,呼吸在瞬间凝滞,而后蹬蹬蹬连退数步,一下坐倒在地上,浑身散了架一般,再凝聚不出半点气力。“不好!坐了一路囚车,气血亏空不少,气力松散,拳架子也生疏太多,但这一下就打散了我的劲力,掌力之雄浑,几有半匹烈马之力,起码是第四层的筑基功。”苏乞年脸色难看,眼睁睁看着两人将包裹中的几本书倒出,肆意翻着,还有几件衣物,全都被扔到了地上。“苏望生,居然只是近十年刚刚任命的正八品武库编修?难怪要勾结魔门,盗取魔道真传武学,连家传筑基功都没有,练得还是天朝普及的七层筑基功《奔马劲》,不过能到这逍遥谷的,六品以下的死囚后裔都很少,嗯?你小子居然能和汉阳郡主结识,难怪有命到这里,不过到了这里……”一人翻看着刑部文书副本,这时颇有些诧异地扫了苏乞年一眼,而后冷笑道:“你记住了,从今天开始,每天采摘的草药上交给我两兄弟一半,每天日落前,交到岸边临水第一排的第九间茅草屋,你也可以尝试拒绝,但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有机会脱离罪籍,想来你也明白,能活着,才最重要。”说完,两人相视一眼,皆露出几分失望之色,临走前,随手将包裹中的几本书抛进了奄奄一息的火盆中,几缕青烟,火星点点,橘红色的火苗开始升起,将苏乞年的脸映得通红,还有额角凸起的青筋,一下一下地跳动着。“这就是弱肉强食,看来这两人同样是被遣送来的死囚后裔,我要尽快强大起来,武当虽然是道家,讲究清静无为,水利万物而不争,但在这逍遥谷中,绝对与道家无缘。”苏乞年慢慢将脸上的屈辱感收敛,作为阶下囚,他不奢望得到同情与公平,在大汉天朝,唯有力量才能主宰一切。等等!倏尔,苏乞年面色一变,盯住了床边燃烧的火盆,那是被抄家之后,唯一留给他的三本道经,也是其父从天朝武库中带回来的废本,所谓废本,就是天朝武库每年查漏补缺之后,将要销毁的道理不正,或经年腐朽,不是很重要的书。这些书或是歪史野记,或是佛道儒三家谬论,都是被天朝武库诸位大学士鉴定的废本,读书人看了有害无益。然而,此刻的苏乞年看到了什么,那是一本名为《阴》的道经,此刻在那火盆中,纸页焚烧成灰,露出了一张巴掌大,银灿灿的纸,这银色纸页在火焰中不朽,没有半点燃烧的迹象,反而可以隐约看到密密麻麻,细若蚊蝇的小字。“传承宝纸!”苏乞年低呼一声,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如果他没有看错,这分明就是很多武学大派、世家用来保存,传承重要武学时所用的传承宝纸,这种传承宝纸遇火不化,遇水不烂,可以经历漫长的岁月而完好如初,当然,其制作工艺也十分严苛,用料十分讲究,珍贵异常,一般一流以下的武学,都不可能用。半盏茶后。苏乞年自熄灭的火盆中取出银色宝纸,入眼的,就是密密麻麻近千言,最上首的,则是四个比蚊蝇大不了几分的小字:《迷魂大法》!“武库抛弃的废本中,居然隐藏着一页传承宝纸!这《迷魂大法》至少也是一流,或者堪比一流武学!”苏乞年一目十行,将这《迷魂大法》所有的经文粗略扫了一遍,顿时就露出惊叹之色,这部《迷魂大法》,居然是武林中极为稀少的精神武功,不修内家真气,专修祖窍识海中的精神力。“不行!这《迷魂大法》我要尽快熟记,一旦被发现,我不但保不住,有口也说不清。”苏乞年有些紧张地扫过门外,他是戴罪之身,身边出现这样一门疑似一流武学的武功秘籍,多半会被一些人诟病,甚至趁机斩草除根。索性此时已经入夜,明月高悬,茅草屋外动静很小,但苏乞年还是不敢有半点松懈,花了近半个时辰,他将传承宝纸上的经文全部熟记,再揉成一团,一口吞入腹中。这时,苏乞年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这传承宝纸绝对不好吃,他骨骼长成,刚修习筑基功不满一年,功力浅薄,加上一路颠簸,此刻身体状态比一般人还要有所不如。就在苏乞年吞下传承宝纸仅仅半炷香后,又一波人到了。“有人抢先一步,真是晦气!”为首的是一个身形壮硕,筋肉虬结的年轻汉子,看上去已近而立之年,他目光先是落到散落一地的包裹和衣物上,而后抓起刑部文书副本扫了两眼,再看向苏乞年,冷冷道:“我不管前面来的是什么人,以后每天采摘的草药,日落前必须送一半到岸边临水第一排的第七间茅草屋,当然,你可以尝试拒绝……”又小半个时辰。“岸边临水第一排第五间茅草屋,以后每天采摘的草药的半数,日落前必须送到!否则……”一个时辰后。“每天采摘的半数草药,日落前送到岸边临水的第四间茅草屋,记住,这不是商量,是命令!”……天蒙蒙亮,等到最后一波人离开,苏乞年的脸色无比难看,从他夜里惊醒到现在,几乎没有休息过,这期间,共来了九波人,从岸边临水的第二间茅草屋,到第十间茅草屋,字里行间,他也大概明白,作为死囚,这是逍遥谷中地位最高的九个人了,至少也是天朝四品以上大员的后裔,因为家底殷实,从小历经药浴打熬筋骨,资质体质都远超普通人,自然筑基功的修为也名列前茅,在整个逍遥谷,都排在前十之位。“该死!这些人都将我苏乞年当成了软柿子,可以随意揉捏!”双目充血,一夜未能安寝的苏乞年有些心烦意乱,他艰难平复下自己的心绪,让呼吸变得平稳下来。“愤怒是没有用的,大家都是罪籍,本就是将死之身,自然少了很多顾忌,九路人马,把我分成三个都不够用。”苏乞年眼中透着冷光,他也能明白,在这逍遥谷中,人人都在争抢,想要在自身缓刑年限到来之前成功筑基,练出内家真气,好脱离罪籍。这样一来,尽管不能够再走科举仕途,但拜入武当门下,镇国大宗,若是修行有成,照样能笑傲武林,功成名就。“三天,留给我的时间不多,只有三天!”苏乞年看向手中的两本册子,一本是《妖经》药石篇,一本是武当筑基功《龟蛇功》。“七层《龟蛇功》,每一层都是一个拳架子,还有桩功,摆好了拳架子,才能淬炼好肉身的每一寸皮肉筋骨,也才能领悟施展出来与之相合的七式龟蛇拳。”花了小半个时辰,将《龟蛇功》前三层的功法精义与桩功图谱熟记,苏乞年开始闭目养神。(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今天起,每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