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龟蛇功
    (新书冲榜求推荐票,求收藏!)

    半个时辰后,辰时,朝阳初升。

    苏乞年睁开眼,虽然依然有些疲惫,但他还是坚持拖着尚未恢复几分的身体走出茅草屋。

    虽说是死囚后裔聚集之地,但这逍遥谷山明水秀,如诗如画,空气中甚至弥漫着一股清香的气息。

    这时,陆陆续续有人从茅草屋中走出来,都是男子,女囚则另有安排,不在这逍遥谷中。

    苏乞年看到,开口说话,乃至说笑的人很少,很多人看上去都心事重重,作为缓刑的死囚,压力太大了,延迟的铡刀高悬,没有人喜欢行走在生死边缘。

    岸边,中年道士静笃背对着众人,看向前方一汪碧湖,在初升的朝阳下泛着赤色鳞光。

    大约有一百来人,在苏乞年眼中,这逍遥谷的死囚,最大的不超过三十岁,最小的甚至比他还小,只有十二三岁,一身筋骨都还没有长成,不能够练武。

    夜里的九波人马,此时也都聚集在岸边,不过看到苏乞年到来,都装作素未相识,甚至一脸迷茫。

    “《龟蛇功》第一层,这一层的拳架子叫龟蛇万年!像龟蛇一样蛰伏、沉睡,看我怎么站桩!”

    也不等人全都到齐,中年道士静笃转身,他脚步沉稳,有一种洞穿力,此时摆出一个拳架子,双膝微曲,四肢看上去松松垮垮,乍一看去,就好像一只人立而起的大乌龟。

    呼吸!

    一切都静止了,只剩下中年道士静笃的呼吸声,他的气息十分绵长,甚至众人都可以听到他鼻间进出的气流声,这声音又显得十分古拙,便如同真的有一头老龟在蛰伏,那吐息声似沾染了千万年的尘埃。

    “好强的气机!不愧是武当闻名天下的《龟蛇功》,论天下筑基功,这《龟蛇功》足以排入前十之列,如果说普通七层筑基功圆满,习武者可拥有一匹烈马之力,这《龟蛇功》练到第七层,就不是普通的烈马,而是千金难求的汗血宝马,耐力劲力之强,足可冠绝天下。”

    苏乞年感叹,他生在京城长安,天子脚下,虽然苏府只是八品府邸,但眼光见识还是有的,中年道士静笃演练《龟蛇功》所显露出来的气韵,不知道比长安城武馆中教授《奔马劲》的寻常武师强了多少倍。

    “《龟蛇功》第二层,这一层的拳架子叫龟蛇翻身……”

    “第三层……”

    一炷香过去。

    中年道士已然将七层《龟蛇功》全部的拳架子都演练了一遍,龟蛇桩是根本,无论哪一层的拳架子,这下盘的龟蛇桩都是重中之重。

    刚开始,苏乞年还能看懂七七八八,到了第三层,就变得有些迷糊,第四层便云里雾里,四层以上,如有千山万水,遥不可及。

    “这是我之前《奔马劲》练到第二层的积累转化,天下筑基功不论浅薄与高深,道理都殊途同归,无非是皮、筋、骨、髓,一层一层层层递进,最终产生的质变,是人体气血厚积薄发的过程,或者说,是一种循序渐进的生命进化。”

    现在的苏乞年,可不会再相信前世武侠小说中的离奇编造,盘腿打坐就能把握内息,产生气感?十天半个月枯坐闭关就能练出内家真气?别开玩笑了,与练出内家真气所产生的巨大力量相比,根本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所有人都在岸边练功,苏乞年也开始演练《龟蛇功》第一层的拳架子,他摆开龟蛇桩,脑海中回忆中年道士静笃的呼吸规律,慢慢的,他整个人沉入了一种古井不波的境地,周身皮膜下的气血在感应中缓缓流动,整个人变得暖融融的。

    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紧接着《龟蛇功》第一层的拳架子,苏乞年很快步入了第二层,与第一层相比,这第二层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才勉强演练完成,而且与第一层相比,可以明显感到龟蛇桩不稳,似乎欠缺了一些什么,不能够连贯。

    到了《龟蛇功》第三层,这一层的拳架子苏乞年怎么也演练不下去,筋骨皮膜好像生了锈,第一个动作就差点拉伤筋骨,苏乞年立即停止了练功。

    “气力似乎增加了不少,还有伤口,瘙痒难止,这是在快速愈合!”

    眼中透出锐利之色,苏乞年明白,自己可以算是勉强练成了《龟蛇功》前两层,但第二层还不圆融,此前修习《奔马劲》的积累算是转化、消耗殆尽了。

    就在苏乞年准备再次演练,巩固《龟蛇功》前两层的拳架子,并尝试参悟这两层拳架子蕴藏的拳招时,他浑身一颤,眼前发黑,甚至有金星点点,差点站立不稳。

    “不好!这是气血消耗过大,练这《龟蛇功》一二层消耗的气血,几乎是《奔马劲》的一倍!”

    苏乞年一连深吸几口气,稳住身形,修炼筑基功对于人体的气血精神有很大的负担,皮、筋、骨、髓层层推进,需要消耗大量的气血进行淬炼,他舟车劳顿,不仅精神疲惫,这些时日餐风露宿,饮食简陋,身体气血衰弱,乍一修炼《龟蛇功》这样天下少有的筑基功,很快就难以为继。

    “用早饭!”

    中年道士静笃的声音清冷,却很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也令得苏乞年精神一振。

    不多时,就有身着灰黑色道袍,有些上了年纪的杂役房道人打开了早已准备好的食篓,一块块金黄的烤肉冒着热气,加上一碗热腾腾的奶白色的浓汤,盛在陶碗中分给所有人。

    “这是妖虎肉!还有妖虎虎骨熬成的浓汤!”

    苏乞年吃了一惊,这绝对是大手笔,因为修炼筑基功对于人体的气血精神消耗很大,所以需要通过进食来维持消耗。

    但食用太多普通的肉类蔬菜,不仅容易压迫肠胃,影响修行,事倍功半,蕴含的气血营养也很快会被吸收耗尽,又需要再次进食维持所需,这无疑会浪费太多的时间。

    而妖兽血肉不同,因为沾染了妖气,开启了最初的灵智,懂得最原始的修行与生命进化,深山大泽中汲取日月精华,草木精气,野兽血气,血肉中蕴藏的气血精气,至少都是寻常同等大小野兽的数倍以上。所以,食用妖兽血肉,可以减少进食次数,进而令筑基功的修行速度大大提升。

    不过妖兽远比一般猛兽厉害得多,想要猎杀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就是江湖武林中,不练出真气,到达三流之境,也不是人人都能毫发无伤。

    “一块拳头大的妖虎肉,一碗妖虎虎骨浓汤,放到长安城中,起码值一两雪银,普通人家,一户三口人,一个月也不过一两雪银的用度,当初父亲身居八品,一个月的俸禄也就一十五两雪银,一天三餐,都不够一个人吃五天。”

    穷文富武,虽然大汉天朝推行武道,甚至都由皇家书院内历代大儒推演,创造出来适合普通人修习的七层筑基功《奔马劲》,但内功修行何其艰难,需要消耗大量的血气,多少人穷其一生,也不能冲破筑基功第七层,达到开辟丹田,孕育内家真气的最低要求。

    妖虎肉入口,远比一般肉类要劲道,苏乞年两排牙齿用力撕咬、研磨,七八下才成为肉沫,吞入腹中,最后一碗虎骨汤咕噜噜下肚,苏乞年感到整个人都仿佛浸入了一泓温暖的热泉中,早前的疲惫感消散很多,连带四肢被铁链勒出的伤痕,也开始瘙痒难止,这是皮膜得到足够的血气支撑,开始自然生长,快速愈合。

    “打坐!消融血气,给养精神!”

    静笃一声大喝,如惊雷般在所有人耳边炸响,苏乞年心神一跳,很快福至心灵,因为这一刻,他同样感到了远比此前更大的疲惫,困倦感如潮水般涌来,这是食用了蕴藏大量血气的妖虎肉,内脏在消化,皮膜筋骨在吸收,精神驾驭肉身动作,运转到了巅峰的透支感。

    双腿盘膝,头顶心、双手心、双足心五心朝天,苏乞年双目微阖,浑身筋肉慢慢变得松弛,眉毛也舒展开来,身上隐隐散发出来一种自然的味道。

    ……

    半个时辰后。

    苏乞年睁开双眼,顿时感到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气力,再看四肢足裸关节处,些许伤口都已经结了疤,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好快!这些人,大多比我的打坐境界高,几乎都要脱离调息,步入入定之境!”

    苏乞年起身,目光闪烁,岸边一百余人,有近八十人比他更早起身,剩下的有三十余人还没醒,三十余人中,还有五、六个没正式修习筑基功的幼童。

    练武之人,不可能日夜苦练,很多时候,需要进食,大量的血气进入体内,就需要依靠打坐来加快消融吸收,同时恢复精神损耗,大汉天朝推行《奔马劲》,也结合佛道儒三家武道至理,将打坐分为调息、入定、龟息、先天、神照五重境界。

    “打坐静修,师法自然,调整自身与四方天地相融,从而借助冥冥之中的天地之力滋养恢复精神,加快肉身对于血气的吸收,如果我能够直接入定,只要一炷香就能苏醒,将所有的气血精元全部吸收。”(新书冲榜求推荐票,求收藏!明日起,正常第一更中午12点左右,第二更晚上8点左右,周一凌晨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