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汉阳郡主
    (求每天推荐票冲新书榜,求加入书架收藏,拜谢诸位!)

    这句道问,如果用江湖武林中人的理解,就是在问,天道在前,人道在后,习武之人如何能够契合天道,掌握更强的力量。

    开篇的道问之后,就是《迷魂大法》的第一句经文,说:“人有魂魄,身死则散,铸魂有道,久视长生。”

    “好大的口气!”

    苏乞年忍不住低喝一声,从古至今,自五千四百多年前,九大妖圣被打入虚空之后,人族武道就繁衍到了巅峰,即便如此,不管是大汉武林,还是四方诸国,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一门武学可以直指长生,就算是练就元神,成就顶尖的武林泰斗,至多也活不过三百岁。

    而有史以来,活得最为长久的,当年号称天下第一宗师的武当三疯道人,于一百四十九岁涅槃,把握天命,也不过活满了五百岁。

    这样想着,苏乞年很快又摇头自嘲道:“前有初代大汉天子创造出这样雄奇的盛世,再于长生路上开拓荆棘,不故步自封才能勇猛精进,我又有什么理由去嘲笑前辈先贤的创造?”

    这一下摆正了姿态,苏乞年再去阅读《迷魂大法》的经文,就少了几分轻视,多了几分庄重与肃穆。

    这《迷魂大法》很艰深,对于修习之法的阐述匪夷所思,认为欲迷魂先定神,只有己身精神强大,才能驾驭奴役外神。

    “神庭养神,孕于祖窍,如北极当空,有九天银河,群星璀璨……”

    苏乞年眼皮直跳,这经文字里行间透发出来的气魄,着实令人心惊,经文阐述,认为人的魂魄精神很纯粹,如北极星当空,初始于眉心神庭祖窍中孕育,就好像女子十月怀胎,只是更加艰辛,成长壮大十分不易,而在神庭四方,当有二十八处星位,每一处星位各对应数量不等的窍穴,二十八处星位上应天象,打开星位,点亮漫天星斗,等到群星齐聚,北极星出,当可直指长生,璀璨人世间。

    “孕养出精神力,就有慑魂,移魂,灭魂的武功,慑魂的叫《慑魂术》,移魂的叫《乱神诀》,灭魂的叫《碧魂箭》,但若是功力不够,强行施展轻则精神萎靡,重则魂飞魄散……”

    “这《迷魂大法》中,只有十五处星位定下了窍穴。”

    苏乞年蹙眉,看来所谓二十八星位,也只是推论,就连这《迷魂大法》的创始人也没能全部找到,这样的武功,换做平日,苏乞年是绝对不会轻易犯险的,眼下却成了打破僵局的唯一途径。

    而修习《迷魂大法》的步骤并不复杂,只要把握星位的所在,拥有足够的气血,就能够一一冲破星位所在的窍穴,从而上应天地,滋养凝练、壮大精神。

    “嗯?养身草?”

    在《迷魂大法》的最后,苏乞年看到告诫,初次修习,需要以养身草护持,否则气血冲窍,肉身空虚之下,初生的精神力极可能压迫肉壳,损伤腑脏。

    “现在到哪里去找养身草,我早年读皇家书院历代大儒编撰,发行天下的四十九卷《妖经》,第八册药石篇只粗略看了一遍,其中似乎提到过这养身草。”

    苏乞年抓起床榻上的《妖经》药石篇,半炷香后。

    “找到了!这养身草名字不起眼,没想到居然是蕴养筋骨皮的大药!”

    忍不住轻吸一口凉气,苏乞年合上《妖经》,这养身草钟天地之灵秀,只生长在五十年以上的老参或灵芝草丛中,吸纳周边诸多老参灵芝的药气生长,最是固本培元,且药性温和,武林中,很多大派世家都将其视作珍藏和底蕴,一般的弟子后裔都得不到,唯有皇室和一些镇国大宗,顶尖世家才有大药师种植,但供给也十分紧张。

    这养身草,武当肯定有,但绝不是自己这样的戴罪之身可以得到的。

    “没有养身草,也不是练不成这《迷魂大法》,就算有损伤,等渡过这一劫,再另作谋算,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

    苏乞年心中想到,起身来到屋中一张破旧缺角的木桌前,几张泛黄的麻纸,一块干裂的砚台,一根用去了大半,发臭的墨条,最后是一只兔毫笔,不过早已虬结凝成一坨。

    这时,苏乞年不禁有些怀念在京城长安的时候,哪怕府中并不富裕,但城中文昌街上青竹轩的上等老纸还是用得起的,墨条是十年以上的老墨,他还有一只珍藏的,当初花了十两雪银买下的白狐笔,可惜在月前抄家的时候都被充公了。

    “父亲三代书香,清白家世,否则也不会区区正八品就被调入武库,成为编修,魔门三大顶尖人物潜入京城,武库失窃,三十六位长官,却只定了父亲一人的死罪,只恨人轻言微,其中会有多大的猫腻?这是被当成了替罪羊!”

    苏乞年闭上双眼,他身兼前世记忆,降临此地,这一世筋骨长成,练武之前又日夜读书,圣贤道理存乎一心,人情冷暖洞若观火,但到底没给他时间成长,以致于灾难之际束手无策。

    注水、磨墨,虬结的兔毫笔用屋檐下冰凌煮开的温水泡开,苏乞年开始写字,写的不是其它,而是武当传诵天下的《太极歌》。

    练武之前,特别是练《迷魂大法》这样涉及精神层面,至少也是近乎一流的上乘武学,定神很重要,定住心神,才能够全神贯注,这也是苏乞年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练武和读书一样,静心才能够读好书,才能把握武学招式的每一处细节。

    “动静之机,阴阳之母,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接济神明,心静身正,意气运行,开合虚实,内外合一,太极阴阳,有柔有刚,刚柔并济,劲发自如!”

    苏乞年写了一遍又一遍,每一个字都很认真,九遍《太极歌》写下来,他只感到心灵澄澈,再无半点杂念。

    “不愧是武当开山鼻祖,当年天下第一的天命大宗师,初代三疯道人创下武林绝学《太极拳剑》,为了提升平民武力,抵御妖族,甚至将开创的太极至理化成歌诀,传诵天下,五千多年来,不知道造就了人族多少顶尖强者,这《太极歌》秉承宗师刚正无私的念头,最适合练武之人默诵,摒弃杂念,驱逐心魔。”

    残阳如血。

    苏乞年领来了晚膳,一块烤得金黄的妖虎肉,一碗虎骨汤,被他放在烧得暗红的炭盆边温着,对于修炼《迷魂大法》,他也不是没有考虑,得不到养身草,精神力初生之际,肉身空虚,这妖虎肉和虎骨汤若是及时服用,血气补充之下,或许能够抵挡一二。

    嗯?

    突兀的,苏乞年似有所感应,他猛地抬头,就看到木桌前,空气微漾,一道婀娜的女子身影慢慢由虚化实,最终凝聚成形。

    这是一个少女,纯白素纱长裙,目如点漆,琼鼻如玉,头上插着一根青鸾簪子,整个人透发出来一股淡淡的雍容与清冷气质。

    “刘清蝉!你真有胆子,居然敢动用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瞬移到这里,身为郡主,没有礼部发文,摆好仪仗,就贸然降临镇国大宗,这于礼不合,武当道人不是吃素的!”

    苏乞年低喝一声,没想到这位汉阳郡主肆无忌惮到了这样的境地。

    淡淡地瞥了苏乞年一眼,这位汉阳郡主纤纤玉手背负身后,扫了扫窗外远方隐于云雾中的天柱峰,眸子中闪过两道锋芒,才开口道:“你我三人降生这方世界,各自拥有三分之一时光之心,可惜你尚未觉醒,还不能理解这神通之力,况且武者修行,快意恩仇,血溅八方,求的就是一个知行合一,酣畅淋漓,哪有什么畏惧和顾忌,等你的筑基功到了第七层,也会慢慢领悟的。”

    苏乞年闻言一惊,道:“皇室筑基的《螭龙功》,你居然已经练到了第七层,可以尝试筑基,开辟丹田,孕育真气了!”

    “还差一些火候。”刘清蝉没有过多解释,很快转移了话题,道,“你需要什么,我尚未筑基成功,这一年来积蓄的力量,最多支撑再瞬移往返一次。”

    “足够了。”

    苏乞年摇头,很干脆,没有半点犹豫。

    秀眉微蹙,又舒展开来,秋水般莹亮的眸子深深地看了苏乞年一眼,刘清蝉道:“武当《龟蛇功》乃天下少有,至纯的道家筑基功,如非必要,不要急于在第七层就尝试筑基,或许可以助你觉醒那三分之一的时光之心。”

    顿了顿,刘清蝉转身看向窗外逐渐升起的明月,她身姿婀娜,有些纤瘦,苏乞年看她的背影,月光下肤若凝脂,夜风下裙角轻舞,竟生出一种出尘脱俗的气质,仿佛下一刻就要随风而去,羽化飞仙。

    “我能够感到,那三分之一的时光之心的气息愈发强烈,他也还活着,也同样转世了,只是我的感应很模糊,多半在很远的地方。”

    什么!

    苏乞年陡然一惊,当初冲进联合国实验基地,强夺时光之心的那位世界雇佣兵之王,还活着!(求每天推荐票冲新书榜,求加入书架收藏,拜谢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