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汗血宝马
    (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加入书架收藏!谢谢大家。)

    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连这位汉阳郡主都感应不到,那多半不在天朝境内,荒野之中妖兽横行,妖族潜伏,没有筑基成功的武林高手护卫,甚至都难走出一州之地。

    大家都在蛰伏,积蓄力量,等待破茧成蝶的那一天。

    苏乞年再看向刘清蝉,这位郡主依然背对着他,只是身影再次变得透明,由实化虚,空气如水波涟漪,轻轻荡漾,很快就消失不见。

    摇摇头,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这半日工夫算是白费了,甚至他的心比之前更乱了。

    注水磨墨,苏乞年默诵《太极歌》,再次一遍又一遍地书写起来,一个时辰后,他喟然长叹,夜已深,而他心未静,今夜算是错过了。

    妖虎肉与虎骨汤入腹,一股沛然的气血自四肢百骸中衍生,苏乞年先是站起了龟蛇桩,《龟蛇功》讲蛰劲,蕴含了道家清静无为的空明心境,这龟蛇桩是整个《龟蛇功》的根本,虽然只是初习,但是苏乞年常年读书,道经佛理,儒学大义都有涉猎,隐隐感应到其气韵,配合打坐,可以令补充的血气更快渗透到达人体的每一个角落。

    半个时辰后,苏乞年只感到浑身气血充盈,几近满溢,一身气力不吐不快,他摆开拳架子,双手缓缓划动,四肢放松,沉肩坠肘,从《龟蛇功》第一层再到第二层,一连演练了十遍,辰时练武感到的一些窒碍之处似乎有了些许松动,气力也增加了少许。

    苏乞年自衬,若是每日如此,一天三顿进补,不用十天,他便能利用雄浑的气血,将这第二层《龟蛇功》推至圆满之境。

    月上中天,苏乞年不再练武,他盘膝打坐,消化残余血气,孕养恢复精神,并用以代替睡眠。

    ……

    辰时,苏乞年准时来到岸边,观摩中年道士静笃演练七层《龟蛇功》,到底是成功筑基的三流强者,数十年的功力,这《龟蛇功》无论是龟蛇桩还是七层拳架子,在其手中都圆融一体,找不到半点破绽。

    苏乞年仔细思量,对比自己第二层的龟蛇桩与拳架子,若有所悟,不过相比于昨日的功力转化,每一次的感悟都越来越少,至多到第二层圆满,苏乞年明白,这第三层的《龟蛇功》,怕就不是一两个月能够练成的了。

    “龟蛇万年!”

    七层拳架子演练完,静笃没有收手,呼吸更加绵长,下一刻,他震拳,整个人猛地缩成一团,又猛地舒展,四肢绽放,好像一头蛰伏了千万年的老龟骤然苏醒,一股沧桑雄浑的气息升腾而起。

    龟蛇拳!

    苏乞年一惊,既而双目放光,没想到这中年道士居然开始演练七式龟蛇拳,要知道,他虽然一层《龟蛇功》圆满,但因为初习,体悟不够,缺少指点,这一层拳架子缺少契机,还不能化成实战的拳法。

    呼!

    此刻,随着中年道士静笃一拳打出,他周身气流涌动,气血喷薄,在其背后,空气扭曲,一头通体赤红,蹄大如碗,生有如火鬃毛的烈马撕裂空气,仿佛跨越遥远的时空降临下来。

    “汗血宝马!”

    “这是《龟蛇功》练到第七层圆满之境,气血如烟,凝聚而成的汗血宝马,一头汗血宝马之力,能驮千斤!”

    不少缓刑死囚低呼,年轻的目光炽热,《龟蛇功》第七层大圆满,可拥有一匹汗血宝马之力,而寻常七层筑基功,不过一匹烈马之力,论世间骏马,再烈再桀骜,罕有能与汗血宝马比肩者。

    砰!

    在众人惊叹之际,岸边一块磨盘大,满是青苔的磐石被击中,一下炸开,四分五裂,乱石穿空。

    好强的拳力!

    苏乞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拳力不是指单纯的气力,单纯的气力,就算是千斤之力也绝对不能破坏这样一块经年风吹雨打,坚硬无比的磐石,那是被拳架子统御,拧成一股形成的破坏力,就好像同等重量的棉花与铁,有着本质的差距。

    “龟蛇翻身!”

    紧接着,静笃沉喝,骤然间转身,单臂如鞭,拳如大锤,贴身靠上了一株一人环抱的黄杨木。

    咔嚓!

    粗壮的黄杨木被拦腰截断,三丈来高的树身倒下,一蓬鹅卵石伴着河泥溅起,声势惊人。

    ……

    龟蛇撞山!盘风坐水!暗流涌动!地火明夷!龟蛇吞月!

    七式龟蛇拳,在中年道士静笃手中展现出来了无与伦比的攻伐力,没有动用内家真气,但属于武林中人筑基前的巅峰武力,还是令得众人目眩神迷,尤其是岸边临水的几间茅草屋的主人,都露出几分思索之色,对照己身,隐隐有所领悟。

    苏乞年也若有所思,这龟蛇拳有刚有柔,颇有几分武当太极的精义,只是偏重于刚阳之力,更适合尚未筑基的练武之人,没有内家真气在身,不能见微知著,不如将一身雄浑气血,刚猛之力运用到极致。

    三遍!

    中年道士静笃将这七式龟蛇拳连续演练了三遍,苏乞年闭上双眼,静立良久,再睁开眼,嘴角不禁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龟蛇拳的第一式,他对照过往熟读的道藏,再回忆静笃道人的拳法轨迹,已然有所领悟,自信可以轻松施展出来了。

    三遍龟蛇拳打完,静笃道人径直转身离开,有杂役道人前来分发妖兽肉食。

    “苏乞年,过了明天,你应该就要进山了吧。”领取早饭时,身边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微微低头,似笑非笑,意有所指道,“你,准备好了吗?”

    少年的语气很轻,带着玩味,也不等苏乞年开腔,就在几名杂役道人异样却司空见惯的目光下转身走开。

    临水第六间茅草屋主人的追随者!

    苏乞年眼中闪过冷光,这逍遥谷中的一干缓刑死囚,以临水的几间茅草屋为首,分成了几路人马,这少年他虽然不识,却记得,前夜是跟在第六间茅草屋的主人身后。

    “这是在提醒、暗示,也是在戏弄、威胁,我苏乞年两世风雨,熟读圣贤书,岂会被小人震慑,今夜若是不能成行,横竖不过鱼死网破,练武之人,若是卑躬屈膝,畏惧强权,又如何能够勇猛精进,一往无前,匹夫一怒,尚且血溅三尺,何况我苏乞年!”

    读书人血气方刚,武者一怒杀人,求得都是一个心无窒碍,念头正直,哪怕眼下身陷囹圄,此刻的苏乞年,也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

    “采药要小心脚下。”

    “后天或有大雾,雨雪。”

    在苏乞年走回茅草屋的短短数百步里,不时有人擦肩而过,看似善意的提醒,双方都有默契没有点破。

    这一天,苏乞年没有再离开房间,他静心打坐,参悟龟蛇桩,又演练《龟蛇功》第二层的拳架子,最后书写《太极歌》,宁心静气,摒弃一切杂念,整个人再次沉入古井不波的境地。

    是夜,月上中天,星河灿烂。

    冰冷的木床前,炭火盆烧得很旺,两碗省下的妖虎肉和虎骨汤煨在一边,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苏乞年盘膝而坐,他仔细揣摩《迷魂大法》的要旨,把握确定需要打通的第一处星位,以眉心神庭祖窍为中心,上下承南北,左右承东西,这第一处星位,就位于祖窍东方,共有两处窍穴需要打通。

    等到心灵沉静,再没有一丝尘埃,苏乞年慢慢调动一股气血,并未一开始就动用全力,而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程度,他不清楚贯通星位窍穴所需的力量,一切只能够靠他自行摸索。

    嗯?

    气血甫一在体内游走,逆行入脑,苏乞年就察觉到了不对,仿佛喝醉了酒一般,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脸色通红,感到无比的燥热。

    甚至很快出现了幻觉,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画面,这股燥热感很快传遍全身,须臾间,苏乞年就大汗淋漓。

    此刻,木床上蒸气腾腾,如云雾缭绕,当中,苏乞年整个人如一只煮熟的大虾,每一寸肌体都赤红如血,渗透出来大量的水珠。

    这是什么?

    苏乞年忽然看到了一头通体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猿猴从体内跳出来,朝着他张牙舞爪,紧随其后,又有一匹烈马一跃腾空,仰天长嘶,桀骜不驯。

    “不好!是心猿意马!”

    浑身一个激灵,苏乞年恢复一丝清明,他记得当初指点他的那名武师说过,练武之人,三流筑基开天地,二流龙虎问长生,到了精神意志的层面,最是凶险,常有心猿乘意马,桀骜不驯,横行霸道,如不能降服,任其横冲直撞,必定走火入魔,筋脉寸断。

    苏乞年没有想到,这《迷魂大法》竟然一开始就招来了心猿意马,不过幸好心猿跳脱,尚未降服意马,二者相冲,彼此牵制,否则猿马合一,就不是眼下的他可以慑服的了,但是现在,就给了他机会。

    《太极歌》!

    秉承一代天命大宗师的刚直念头,万民念诵,什么杂念和心魔,在这样正直的精神与意志面前,都要粉身碎骨。(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加入书架收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