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开神庭,弹指入定
    (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

    “动静之机,阴阳之母,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接济神明,心静身正,意气运行……”

    苏乞年默诵《太极歌》,乃至福至心灵,一跃而起,站起了龟蛇桩。

    这是《龟蛇功》的根本,蕴藏了武当太极至理,苏乞年虽然是初学,也明白这龟蛇桩看似普通,实则博大精深,《龟蛇功》愈是修行深入,愈是能体悟到这桩法中的道家真意。

    很快,在苏乞年身前,一头古老的神龟撕裂空气,仿佛横跨了久远的岁月,斑驳的龟甲漆黑,比最浓的墨汁还要纯粹,《太极歌》宏大的诵经声相伴,一只龟爪探出,比磨盘还大,龟掌上的老皮干裂,比经年的古树还苍老。

    心猿咆哮,烈火腾腾,意马扬蹄,鬃毛飞舞,但根本挡不住,古老的神龟一爪落下,似五指神山,心猿意马就好像缩小了一般,被瞬间镇压下去,消失不见。

    目光恢复清明,此时的苏乞年再看,不说什么心猿意马,就是那庞大的神龟也消失不见。

    宁心静气,苏乞年重新盘坐下来,掌控气血,蜿蜒攀升,扶摇而上,循着《迷魂大法》锁定的第一处星位所在,冲向了第一处窍穴。

    真的存在!

    数息后,苏乞年眼前一亮,气血越过脊椎,进入脑域,不同于穴位,当气血上涌,接近星位窍穴所在时,他真实感受到了一股类似于城门壁障的存在,且生出一种莫名的渴望,迫切地想要破门而入,仿佛在那壁障之后,拥有着难以抵挡的诱惑。

    没有冲动,苏乞年抑制住内心的渴望,调动气血,小心地朝着前方涌动,最终撞击在那壁障之上。

    嗡!

    有轻颤声,仿佛自心灵深处响起,壁障被撼动,却也仅仅只是被撼动,并未有丝毫被破开的迹象。

    但随着这第一次冲窍,星位窍穴被震动,苏乞年分明感到整个人精神一震,眉心祖窍神庭有些发热,似乎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挥拳舞臂,呼之欲出。

    “这似乎是经文中描述的星光初现,北极星动的异象,是精神力躁动,最初降生的征兆!”

    苏乞年眼中透出惊喜之色,很快又收敛情绪,紧锁心神,涉及魂魄精神,绝对凶险异常,这样的武功初习,不用想也绝对不能有过大的情绪波动。

    下一刻,苏乞年念动,又一股气血之力扶摇而上,他动用了两成力,两股气血之力汇成一股,再次朝着那星位窍穴冲击而去。

    铛!

    这一下,如古寺神庙的铜钟撞响,那壁障颤动更剧烈,但仍然不破。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两番试探,苏乞年目透定色,他深吸一口气,体内气血涌动,接连四股气血之力冲起,六股气血之力合一,如百川归海,惊涛拍岸,猛地撞击在那窍门之上。

    轰!

    一声巨响,似混沌初开,天地开辟,苏乞年浑身剧震,祖窍神庭针刺一般,一股清凉的气流泄露出来,他双目刺亮,竟有精光闪烁,眼前的世界再不相同。

    “这就是,精神力!”

    苏乞年有些不敢相信,但此刻眉心神庭祖窍中散发出来的清凉气流却真实存在,这清凉气流很微弱,但从中,苏乞年却可以感受到一种亲近的气息,好像自己的双手一般,念动之间,便可掌控自如。

    脑袋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明,苏乞年再看茅草屋中,甚至连木床缺角处的毛刺都仿佛近在眼前,窗外的寒风呜呜作响,可以听到湖水被掀动,溅起的涟漪声。

    很多回忆都涌上心头,过往种种,事无巨细,甚至很多遗忘的事物,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除此之外,诸多圣贤经典,道藏佛经,武术手札,往日里不能够理解的段落,此时也都生出诸多明悟,思维无与伦比的清晰。

    嗯?

    苏乞年抬头,透过破陋的天窗,他遥望星空,这一夜群星闪烁,星河灿烂,他生出一丝莫名的感应,却又朦朦胧胧,只感到今夜的星光,比之前任何时候都令人亲近,对于他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当然,对于初生的精神力的体悟并能维持多久,很快,苏乞年就色变。

    “不好,精神力压迫肉壳,开始挤压腑脏!”

    此刻,苏乞年呼吸凝滞,胸口隐隐有坍塌之象,好像有两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挤弄,而体内残存的气血根本不能阻止,一触即溃。

    呼!

    苏乞年伸手,煨在火盆旁的妖虎肉和虎骨汤被抓起,他狼吞虎咽,须臾间就全部落入腹中。

    轰隆隆!

    下一刻,一股极其强劲的血气在体内迸发,好像潮汐流转,巨浪咆哮,之前冲窍耗尽的六成气血一下恢复过来,并开始暴涨。

    干瘪的胸口一下胀大,恢复原状,苏乞年浑身通红,甚至全身的毛孔中开始渗透出来细密的带血的汗珠。

    这一瞬间,苏乞年就明白,为何《迷魂大法》中讲究初次冲窍时需以养身草护持己身了,妖虎肉与虎骨汤中蕴藏大量的血气,以他而今《龟蛇功》第二层的功力,一餐的食量已经有些多了,需要练功和打坐来消化,这一下为了抵抗压迫,两餐全部入腹,根本把握不住当中的平衡,此时气血暴涨,已经抵住了压力,并开始反弹。

    “龟蛇万年!”

    霍地起身,苏乞年开始打拳,《龟蛇功》第一层圆满,衍生出来的龟蛇拳第一式,他虽然辰时有所领悟,自信可以轻松施展出来,但此时出手,还是感到了不同。

    太畅快了!

    他几乎把握住了这一式龟蛇拳出手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丝劲力的转换,乃至很多忽略的地方,都清清楚楚,映入心中。

    空气随着他的拳头流动,竟慢慢生出了呜呜的风啸声。

    “拳音?融会贯通!这龟蛇拳的第一式,我居然融会贯通了!”

    苏乞年大吃一惊,武学招式,通常划分为初入门径、融会贯通、心领神会、入神得髓四重境界,每一重境界都是一番天地,彼此之间难以逾越,想要晋升十分艰难,需要足够的悟性和积累,要有水磨的工夫。

    此前一年,苏乞年修习天朝普及的《奔马劲》,马形拳也只是初窥门径,想要融会贯通才勉强触到门槛,现在修习《龟蛇功》这样天下少有的筑基功,龟蛇拳刚领悟第一式,居然一下就达到了融会贯通,简直不可思议。

    融会贯通的龟蛇拳势大力沉,暴涨的气血大量消耗,这种速度甚至超出了苏乞年的预料,并慢慢与精神力之间达成了一种平衡。

    打坐!

    五心向天,眉心处,清凉气流内敛,一炷香后。

    苏乞年缓缓睁开双眼,他双目莹润,光华流转,数息后逐渐敛去。

    看向火盆中微微黯淡的炭火,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体内汩汩流淌的雄厚血气,比之前强盛了不止一筹,并有饱和之意,且皮膜坚韧,远胜之前,这分明就是第二层《龟蛇功》渐近圆满的象征。

    “精神力!竟令得我记忆力大增,见微知著,龟蛇拳大进!”

    苏乞年感叹,同时眼中精芒闪烁:“并且我打坐,现在醒来不过一炷香,气血精进,皮膜坚韧,这分明是入定!”

    调息、入定、龟息、先天、神照五重境界,练武之人想要入定,筑基前都未必能够拥有足够的积累,大多都是练出内家真气之后,见微知著,方才能够做到。

    在苏乞年的印象中,筑基前能够打坐入定的,当初在京城长安,也不是很多,大都是一些六品以上的官宦后裔,皇亲国戚,府中有成名的武林高手指点,且家学渊深,这才能够远超同侪。

    现在,苏乞年可以肯定,这《迷魂大法》多半有着不一般的来历,绝不是普通的一流武学那么简单。

    闭上双眼,精神力自眉心神庭祖窍中流淌出来,顿时方圆丈许之地,细如蝼蚁,尽收眼底,再尝试将其凝成一线,延伸出去,两丈之外,有些吃力,直到三丈远,方才力竭。

    又花了半个时辰,苏乞年逐渐熟悉了精神力的一些运用,当然,他初步诞生精神力,很多精髓还一知半解,需要时间来打磨,尽管如此,这精神力一生,对于他的武学之路,也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助力,且随着精神力修为的精进,这助力必将源源不断。

    一念及此,苏乞年又忍不住叹息一声:“二十八处星位,每打开一处星位,点亮每一处星位所在的星斗窍穴,都是一重境界,这《迷魂大法》当有二十八重境界,可惜只推演出来了十五处星位,后面十三重境界,还是镜中花,水中月。”

    ……

    又小半个时辰,苏乞年尝试打开第一处星位的第二个窍穴,可惜他虽然气血精进,功力加深,也只是勉强撼动,甚至因为血气反弹,差点震伤内腑,索性有精神力介入,强行收束气血之力,方才没有真的受伤。(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