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一阳当空
    (求每日推荐票冲新书榜,求收藏!)

    “看来精神力的提升不是无穷无尽,首先需要的就是一具足够坚固的肉身,否则连冲击星位窍穴的反弹之力都承受不住,遑论承载精进暴涨的精神力。”

    苏乞年心中生出明悟,如果说人是舟楫,那么灵魂就是舵手,灵魂用精神力驾驭舟楫,摆正方向,驶向彼岸,若是舟楫脆弱,精神力就撑破船身,船毁人亡,若是舟楫足够坚固,哪管它洪水滔天,也岿然不动,灵魂掌握船舵,精神力转动方向,自然乘风破浪,直达彼岸。

    “中医有君臣佐使,练武之人,肉身与精神同样各司其职,缺一不可。”

    苏乞年感叹,对于武之一道,他有了更深的体悟,这也是《迷魂大法》这样江湖罕见的精神武学,令得他提前涉足了灵魂的领域。

    而孕养出精神力,就可以修习慑魂,移魂,灭魂的武功,但《迷魂大法》中也有告诫,打开、点亮五处星位之前,只能参悟慑魂的功夫。

    慑魂术!

    说是慑魂,其实与幻术有几分相似,但也只是最初的功夫,在精神力笼罩范围之内,干扰对手的感知,甚至缔结、勾勒出种种幻象,迷惑、震慑对手。

    这只是最粗浅的慑魂术,随着精神力修为的加深,这门慑魂术最高深的,是一种观想法,以精神力观想,缔造出神魔鬼怪,乃至由虚化实,干涉现世,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这样的武学,已经近乎神通了。

    现在,苏乞年就开始修炼慑魂术最粗浅的部分,整个晚上,他都在不断尝试,甚至精神力渗透到地底,迷惑虫蚁,勾勒出春暖花开之象,令得其大规模复苏,钻出地底,而寒风一吹,很快冻僵,死了一大片。

    这期间,苏乞年也发现,愈小愈脆弱的个体,愈是好迷惑,而一些大的虫体,就需要多消耗一丝精神力才能够迷惑住。

    ……

    辰时,朝阳初升,苏乞年自入定中苏醒,消耗的精神力恢复,他气血充盈,皮膜坚韧,舒展手臂如弓弦紧绷,充满了力道。

    至此,苏乞年明白,练武之人筑基,皮、筋、骨、髓,这第一步的练皮,他已经差不多圆满,这也是《龟蛇功》前两层拳架子着重淬炼的部分,到了第三层、第四层,就是第二步的练筋了。

    咕!

    肠胃蠕动,传递出饥饿感,苏乞年挑眉,一夜苦修,加上精神力诞生,打坐晋入入定之境,同样半天练武,进境远超从前,而消耗的气血自然也大大增加。

    岸边,中年道士静笃照例演练《龟蛇功》第一层至第七层的拳架子,他的龟蛇桩十分精深,每一层都有变化,原本这是苏乞年难以察觉的,但是眼下他诞生精神力,见微知著,道士的动作在他眼中甚至比之前慢了许多,足够他捕捉体悟种种细节,等到静笃道士收功,他居然彻底领悟了《龟蛇功》第三层的种种变化和要旨,或许还有一些欠缺,但他相信明日再观摩一次,便可彻底圆满,剩下的,若是拥有足够的气血补益,也就是一天一夜打熬的工夫。

    没有刻意展现自己的变化,甚至在道炉测力时,苏乞年也留了几分力,依旧是一百六十斤的拳力,他端着属于自己的那一碗虎骨汤离去。

    岸边,静笃长身而立,黝黑的脸上露出几分狐疑之色,他看向远方苏乞年的背影,这个少年今天虽然没有什么异常,但总给他一种莫名的感应,说不清,道不明。

    遥遥背对着静笃,苏乞年气息愈发内敛了,精神力诞生,他的感知无比敏锐,静笃道士的目光落在身上,就好像烙铁一般滚烫,他都不用转身,就能够感受到那一股属于内家真气的独特气韵。

    直到回到茅草屋中,苏乞年才松一口气。

    “这就是开天境的三流武者,诞生出内家真气之后,对于肉身的把握鞭辟入里,哪怕是极细微的变化也能够察觉到,索性我不是诞生内家真气,而是精神力这种通达灵魂的力量,不然肯定掩盖不了肉身精进的变化。”

    这时,苏乞年也发现精神力消耗不少,想要迷惑住静笃道士这样修为精深的三流高手,若是时间再长一点,苏乞年就不敢保证自己这样粗浅的精神力修为能否掩盖得住了。

    虎骨汤入腹,妖虎肉入口,苏乞年上下两排牙齿一磨,就成为了肉沫,《龟蛇功》第二层圆满,由表及里,牙齿的咬合力也大大增强。

    练了两趟第三层的拳架子,入定打坐,妖虎汤肉中的气血被快速吸收,精神力恢复,连带着血肉中的一根根大筋,也生出了淡淡的酥麻感,这是《龟蛇功》逐渐深入,气血开始渗透的象征。

    一炷香将尽。

    就在苏乞年将要苏醒之际,冥冥之中,在空旷无边的神庭祖窍中,竟生出了淡淡的灼热感,很快,一轮火红的太阳带着万丈霞光浮现,光芒笼罩,竟挤满了整个祖窍。

    什么!

    苏乞年霍地起身,一下惊醒,他感到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竟在他的神庭祖窍中显化出来了异象。

    呼!

    他足踏地,猛地蹿出茅草屋,循着气息感应,就来到了岸边泥石滩上。

    这时候,逍遥谷的诸多缓刑死囚都已经深入武当山采药,湿润的泥石滩上,除了苏乞年之外,就只有一道威严肃穆的身影。

    逍遥谷执事,道士静笃!

    不好!

    苏乞年暗道不妙,这一下就隐隐暴露了自己。

    静笃挑眉,黝黑的脸上生出诧异之色,不过等不到他开口,远方天柱峰半山腰上,一轮赤红的光芒缓缓升起,似乎朝阳初升,大片的真空扭曲,即便相隔数十里,也能够感到周围的空气慢慢变得灼热。

    这灼热不仅仅是肉身感应,如苏乞年,精神力更受到了巨大的压迫,龟缩在神庭祖窍中,动弹不得。

    他惊骇欲绝,遥看那赤红朝阳冉冉升起,而这时,道士静笃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字一顿道:“大理段家,一阳指!”

    大理段氏,一阳指!

    苏乞年也是大吃一惊,大汉天朝地域广阔,方圆近万里,境内存在着数之不尽的武林世家,各种武学层出不穷,百家争鸣,但能够称之为顶尖世家的,却是寥若晨星,其家学渊源,底蕴深厚,甚至可与镇国大宗比肩,这大理段氏,就是一方顶尖世家,天朝一十八道,一百零八州,位于云南道,大理州境内,当代段家家主,更是汉天子破例亲封的镇南侯,见一州刺史不拜,爵位隆重。

    大理段氏一阳指,乃是段家仗以横行天下的顶尖武学,当年大汉立国之初,初代段家家主证道天命,位列宗师,便是以这一阳指成道,焚天化地,生生将三大妖王炼成飞灰,至此,大理段氏一阳指名震天下,被誉为人族最为至大刚阳的武学之一。

    这些掌故,在皇家书院历代大儒编撰的七七四十九册《妖经》中都有专门的列传记载,各大武学世家,顶尖武学,辉煌战绩,苏乞年孕生精神力,此前读过的,都回忆起来七七八八。

    “朝阳初升,这是一阳指第五品的功夫,一阳指历经五千余年精炼,承载段家历代天命宗师和绝顶人物的武道意志,九品化七品,即便是初入门径的第七品,三流开天境人物,没有十二正经全通,饿虎跳涧的修为,轻易也难以施展,大理州身在南方边陲,段家老中青三代,年轻一代初出茅庐,这第五品的一阳指指力浩大刚阳,朝阳初升之势,没有一流混元境的修为多半施展不出来,看来是段家中年一辈哪一位成名高手到了。”

    道士静笃看似自语的声音一响起,苏乞年就明白,对方这是在说给他听。

    “的确是暴露了,这静笃道士好毒辣的眼睛,不过也难怪,还有少数人没有进山采药,却只有我察觉到这一阳指的指力波动……”

    苏乞年目光微动,道士静笃演练的龟蛇拳,相比于此刻这煌煌如朝阳大日的段家一阳指,仿佛少了一些什么,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但至少刚刚这静笃道士演练龟蛇拳,并不能在他的祖窍神庭中显化出异象来。

    ……

    朝阳初升,那一团扭曲的赤光一直升过天柱峰金顶,方才绽放出刺目的神光。

    嗤!

    那是一道长达十数里的赤色指芒,似一口神箭贯穿长空,撕裂空气,发出剧烈的破空声,指芒所过之处,真空扭曲,掀起苍白的气浪。

    轰!

    瞬息之间,远方深山中,一连数十株百龄之上的虬曲古木炸碎,木屑飞溅,乱石穿空,留下了一个方圆二十余丈的空洞。(求每日推荐票冲新书榜,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