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夜读书,采药去
    (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

    “发生了什么事!”

    “着火了!”

    “是天柱山,什么人出手,好可怕!”

    岸边,很快有人走出茅草屋,多是一些尚未达到练武骨龄的少年和幼童,此时都目瞪口呆,身在逍遥谷,在武当山中自成一隅,除了中年道士静笃这么一个三流开天境的外院执事,他们何曾见过这样近乎伟岸的手段,那横贯长空的指芒,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月内,将如神灵的光辉,深深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中。

    不等这些少年幼童全都聚集到岸边,静笃道士淡淡地瞥了苏乞年一眼,并未有所表示,径直转身离去。

    苏乞年也很快回到茅草屋中,透过破陋的窗口,他看到深山中将要燃起的大火很快被扑灭,显然身为镇国大宗,武当自有深湛的底蕴,足以应付各种变化。

    “这外院执事,不简单!”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收回目光,刚刚在岸边,他暗中凝聚了所有的不多的精神力,时刻防备着,以他而今见微知著的精神感应,直到最后,都没有捕捉到一丝敌意。

    这并不是说这道士静笃心思简单,粗枝大叶,事实上,武林中人孕内家真气,中间要经过重重关隘,寻求力量之道,本身就是一种人生积累,可以说,不论大汉天朝多么重武轻文,一个真正的练武之人,都至少读过书,学过圣贤道理,否则就算一本武学秘籍摆在眼前,也读不懂意思,再高深一些,更要具有足够深厚的积累,才能够融会贯通。

    所以,在苏乞年看来,如静笃道士这样孕生了内家真气的高手,读书明智,一身圣贤道理,各种书本杂记,道经佛典,诸多经义的积累,未必在他之下。

    眼中有温润之光流转,自诞生精神力后,各种淡忘的记忆历历在目,融会贯通,苏乞年每时每刻都生出或多或少的明悟,当初那位长安武师说读书人知礼明义,通达六合,自然身合天地,上达天听,现在苏乞年终于彻底领悟,对于这道士静笃更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

    一整天,这位逍遥谷外院执事都没有一点异常,不过傍晚时分,自武当山中归来的采药死囚们却带回来一些消息。

    指剑横天段青云,混元榜上成名多年的上一代一流高手,云南道大理州段氏这一代家主的嫡亲兄弟,带着几名段氏年轻子弟,前来武当外院切磋论道。

    “混元榜上的人物吗?”

    苏乞年感叹,这是由天朝大内发布的江湖榜单之一,收录整个天朝境内最强的四十九名混元境一流强者,这混元榜上的每一个人物,都名动天下,可以称之为武道大家,当今一些成名武学,很多都是由这些人创造推演出来的,且皇家书院都有专门的学士为其作传,记录其一生点点滴滴,各种奇遇以及辉煌战绩,可以说,已经在整个天朝史记中,留下了不轻的一笔,足以被后人所铭记。

    入夜。

    冬月清寒,窗口,苏乞年秉烛夜读,劣质灯油散发出来刺鼻的气味。

    “夜哭草,形如人面,夏冬两季生长,其叶如墨,味微苦,治刀痕剑伤,上品金疮药主材。”

    “猫耳朵,四季常生,冬季性凉如冰,安抚炙热真气,阴阳相济,五十年以上珍品难得……”

    明日就要入山采药,苏乞年重读《妖经》第八卷药石篇,查漏补缺,中午和晚上两顿妖虎肉汤下肚,他浑身气血充盈,第三层《龟蛇功》也稳步精进,迈入门槛。

    一直到月上中天,这看似单薄,实则内容繁多的第八卷《妖经》,诸多生僻难辨的草药,尽皆被他熟记入心,这样的速度,是他以前两三天都未必能够达到的。

    精神力略微消耗,苏乞年兔毫笔起落,浓墨化开,写几遍《太极歌》,凝心定神,很快打坐入定,一炷香后,他长身而起,精神力饱满,再次回归巅峰。

    “可惜,若是有足够的血气补充,我能够日夜苦练不辍,现在,一天三顿妖虎肉汤的血气,已经都被吸收殆尽了,再练下去,就是消耗自身的气血了。”

    苏乞年凝神,他能打坐入定,这在整个逍遥谷一众死囚中都少见,加上精神力见微知著,《龟蛇功》第三层的关隘很快会被全部悟通,现在差的就是足够的血气补充,相信他很快能够完成第三层的修行,步入第四层,练筋圆满,开始练骨。

    ……

    朝阳初升。

    立冬后的第五天,屋檐下的冰凌更粗了,一溜溜,狰狞料峭,寒意入骨。

    甫一走出茅草屋,苏乞年就察觉到暗中一些窥视的目光,他祖窍神庭孕育出精神力,感知敏锐了不知道多少倍,这些人自以为很隐蔽,却不知道他尽收眼底。

    岸边,可以看到青碧湖水已经有了薄冰,两层《龟蛇功》的拳架子打下来,苏乞年吐出浓浓的一团白气,浑身热烘烘的,再看道士静笃演练几趟一至七层的拳架子,打一趟七式龟蛇拳,《龟蛇功》第三层最后的几处窒碍终于全部被打通,完全悟透。

    这时,肚子里传出饥饿感,苏乞年蹙眉,他的精进太快,这一趟晨练又有领悟,血气的转化更快了,这是肉身传递出来消息,督促他尽快进食,好将感悟运用血气转化成自身的力量。

    今天的早膳,也是最后一餐妖虎肉和虎骨汤分下来,苏乞年没有犹豫,三两下就碾成肉沫,吞入腹中,热腾腾的虎骨汤下肚,他整个人都好像变得火热,血气渗透,一身大筋酥麻,愈发坚韧。

    没有理会暗中三三两两的窥视目光,他自杂役道人手中接过准备好的药篓和短柄药锄,就迈开步子,朝着武当深山中行去。

    四百里武当山,被历代武当先贤高手加固,布下了威震天下的真武七截剑阵,即便是顶尖高手,元神出窍,一旦陷入其中,也十死无生,对于妖气更是洞察入微,就算是妖王到了这里,也不可能隐匿身份潜行进来,可以说是天下除了大汉皇宫之外,最固若金汤的地方之一。

    苏乞年没有放松,他清楚的知道,有时候,人比妖族更加危险。

    走进武当山老林里,随着深入,那身后的窥视目光渐渐消失,苏乞年明白,在那九波人马看来,他也不会是什么重要人物,没有必要日夜紧盯,可能唯一有些在意的就是,每一天回归后,稻米成熟后的收割。

    ……

    噗!

    挥掌如刀,苏乞年蓦地转身,将一条三四尺长的竹叶青斩飞,这是一种通体翠绿如竹的毒蛇,尚未筑基,练出内家真气的人被咬中会很麻烦,毒性十分剧烈,半个时辰内不能解毒就极可能毒发身亡,若非是精神力时时刻刻笼罩周身丈许之地,苏乞年也很难防备这样的偷袭。

    如武当这样的道家圣地,镇国大宗,深山老林之中毒虫蛇蚁也层出不穷,四百里武当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以武当道士的手段,想要清理其中的毒虫猛兽,绝非是难事,但现在如苏乞年这半个时辰内所观,各种生物种类繁多,蛇蚁虫兽皆现,十分兴盛,除了海纳百川的气量之外,苏乞年也体会到了一种道,这是属于天道自然的规律。

    前世有生物链,苏乞年早已明晰,现在他体悟更深,结合武当《太极歌》,看似简单的阴阳道理,独阳不生,孤阴不长,他慢慢对第四层的《龟蛇功》也有了一些体悟。

    “难怪有先圣前贤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世事洞明皆学问,看得越多,听得越多,学问自然增长,诸多领悟也就纷至沓来。”

    苏乞年眸子发亮,他上前将那被掌刀斩得半死的竹叶青剥皮,撕裂藏了毒牙的蛇头,就着伤口就开始饱饮蛇血,连同一枚暗红色的蛇胆,也吞入腹中,这种普通的猛兽蛇虫虽然远不及妖兽气血浓厚精纯,但是大量食用,也能够补充一定血气。

    现在,苏乞年就不放过一点机会,他已经开始参悟第四层的《龟蛇功》,但是实际修为还是初入第三层,就是因为缺少足够的血气补充,否则血气渗透,淬炼之下,练筋的功夫怕能很快完成大半。

    嗯?

    苏乞年挑眉,看来这条竹叶青生长了一定年头,常年吞食草药雨露,蛇血并不腥甜,反而有淡淡的药香,入腹的刹那绽放的血气,竟然不下于半块妖虎肉。

    足踏龟蛇桩,苏乞年眸光锐利,当即演练起第三层的《龟蛇功》,这一层的拳架子叫龟蛇撞山,说是拳架子,其实就是第三式龟蛇拳拆解下来的诸多拳法动作,可以推动气血,淬炼全身大筋,一旦融会贯通,自然能够施展出来这第三式拳法。(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