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八目,君子慎独
    (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谢谢各位的厚爱。)

    立冬后的天气冷得很快,尤其是武当这样的深山中,此时虽不说吐气成冰,也足以令得普通人冷得打颤。

    道士静笃的竹楼很雅致,甚至在竹身上雕刻有道家真武大帝的形象,一头龙龟相伴左右,细微处精巧得令人心醉。

    “果然人不可貌相,这静笃看上去粗犷,却是一个风雅的人儿,肚子里的笔墨绝对不少。”

    苏乞年这样想着,印证自己此前的猜测,不知不觉来到了台阶前。

    竹楼里的灯火还没有熄灭,门前点着经年不灭的长明灯,用的是一种祭祀用的香油,加入了地底埋藏数百年的沉香粉末,淡淡的沉香味入鼻,可以令人心神宁静。

    苏乞年的心却紧绷着,尚未完全恢复的精神力笼罩周身丈许之地,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

    吱!

    这时,竹门打开,一名杂役道人走出来,手中抓着盛放香油的葫芦,就要给门前的长明灯续接灯火。

    “是你!”

    已过而立之年的杂役道人蓄着短须,看向苏乞年:“你来交草药?咦?满了!”

    注意到苏乞年身前的药篓,这名杂役道人先是微微诧异,既而就露出几分古怪之色,道:“随我来吧。”

    提着药篓走进竹楼,苏乞年就看到墙角一堆堆如小山般的草药,都分门别类,没有一点混杂。

    除此之外,居然有几个大书架,上面都是经史子集,各种版本,道经佛典反而很少,道士静笃就站在书架前,手中正翻阅着一本木刻板《礼记》。

    苏乞年鼻翼微动,又看到不远处一张架子上的大锅,用炉子煨着,锅里散发出来的浓香很熟悉,那是妖虎肉的味道。

    杂役道人开始挑选倾倒苏乞年的药篓,时而露出惊疑的目光,因为同样一药篓的草药,苏乞年采摘的,有很多都是十年以上的老药,比之很多来了逍遥谷数年之久的老人都要更胜几分。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在未曾筑基,成为武当外院弟子之前,除了看守逍遥谷的执事之外,任何武当人不得与逍遥谷中人接触。

    因为武当知晓,哪怕是死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也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和潜在势力,如非必要,武当并不愿牵扯进去官场沉浮,是以,在历代废去了数名与逍遥谷中死囚勾结的杂役道人后,这一代轮值的杂役房道人,没有人敢僭越一步。

    静笃道士似乎并没有理会苏乞年的意思,杂役道人也很快将药篓中的药材清理分类完毕,再从大锅旁取了一大碗煨着的煮得烂熟的妖虎肉,汤水雪白,浓香四溢,足以抵得上过往两顿的分量。

    “多谢。”

    接过陶碗,苏乞年就要转身离去。

    “苏乞年。”

    一直沉醉于书本中的道士静笃终于转过身来,而杂役道人目光一闪,又很快恢复平静,只是别有深意地看了静笃一眼,没有开口。

    “见过执事。”

    苏乞年抱拳行礼,浑身看似轻松,但精神力在这一刻运转到了极致,慑魂术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编修之家,四书五经想来是读过了,不知道你读懂了几分?”

    道士静笃甫一开口,不仅是苏乞年愣住了,杂役道人也微微错愕,同时隐于袖中捏紧的拳头缓缓松开。

    “四书五经学生自幼熟读,不说融会贯通,自认也能理解三分。”

    苏乞年愣神之后,微微放松下来,恭敬作答,却不明白,这道士静笃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错。”静笃道士点头,又扬了扬手中的《礼记》,道,“我近日读《礼记》,揣摩儒家真意,我且问你,什么是八目?”

    几乎不假思索,苏乞年道:“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六证是什么?”

    “止、定、静、安、虑、得。”

    “《大学》中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那么,读书人要如何明德,如何亲民,再臻至至善之道?”

    苏乞年有些诧异,这道士静笃绝对不是初读《礼记》,字里行间绝对有了很深的体悟,不过他也没有迟疑,略一思索,就开口道:“所谓明德,我辈读书人要心存光明,也只有革故鼎新,才能亲民意,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可至至善之境。”

    “不坏,不坏。”

    静笃道士挑眉,眸子湛亮,又扫了扫墙角的一座座小山,道:“今日你收获的十年以上的冬莲根不少,等同于寻常两人入山的收获,这样,明日辰时之前半个时辰,练武中如有什么困惑,可来此处请益。”

    “多谢执事!”

    苏乞年闻言就是心中一震,连忙施礼道谢,有人指点和没人指点,完全就是两种境况,就算在京城长安,侯门大户人家,也供奉有专门的武林门客,各房子嗣筋骨长成之后,就有专门的人负责引路,传道授业,进行启蒙,解除困惑。

    哪怕是孕育了精神力,见微知著,但若有道士静笃这样练出内家真气的高手指点,苏乞年相信,他悟透《龟蛇功》第四层全部精义的时间,绝对要更快一倍。

    “去吧。”

    摆摆手,道士静笃就重新转过身去,将《礼记》放回书架,又取了一本雕版《周易》翻阅起来。

    ……

    回到茅草屋中,将空药篓放下,盛满了妖虎肉和汤水的陶碗取出来,苏乞年肚子里不断传出咕咕的声响,这是肉身在督促他进食,尽快补充血气,来恢复消耗的精神。

    苏乞年抓起陶碗,又轻轻放下,眸子微凛:“不对,太古怪了!这道士静笃无缘无故,为何要考校我的学识,采摘的草药质量超出定制,直接奖赏就是,又为什么要详细点出来,不对,到底哪里有问题!”

    祖窍神庭中,精神力运转,苏乞年仔细回忆在竹楼中的每一处细节。

    “询问我《礼记》,为什么偏偏问八目这样看似浅显,却历代都有不同解释,释义极多的问题,通常而言,说君子要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应内外一致,不自欺欺人,诚意在心……等等!诚意!”

    倏尔,苏乞年眸子浮现出锐利之色:“《礼记·大学》中说,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八目,君子慎独!”

    这正是静笃道士真正想要告诉他的!

    这时,苏乞年再看向桌上陶碗中的妖虎肉汤,目光就变得无比凝重:“为什么君子要谨慎独处,《大学》中紧接着也有解释,说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异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是他!”

    苏乞年浑身筋肉绷紧,脸上就显露出来愤怒之色,再回忆此前的种种细微之处,他心中愈发笃定。

    再次抓起陶碗,苏乞年放到鼻子前轻嗅,精神力笼罩,数息后,他果然捕捉到了丝丝缕缕极细微的异味。

    “居然连武当逍遥谷都渗透了进来,让轮值的杂役道人甘冒奇险,真是好大一张网,好大的手笔!想要斩草除根吗?”

    苏乞年浑身溢杀气,眸子变得前所未有的凌厉,不过很快,他又恢复镇定,冷笑道:“既然如此,我自然要你们如愿以偿,看这一盘棋局,最后到底是谁满盘皆输。”(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谢谢各位的厚爱。关于书评区提问,十步会看,但不一定有空回答,因为新书开端最难写,十步得琢磨,当然,一些问题大家看下去,文中自然会有道理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