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练筋如弦动,圆满连珠弓
    (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凌晨周一就靠大家推荐票冲榜了!)

    灯火摇曳,刺鼻的灯油味与劣质木炭的气味混合,苏乞年看向窗外冰冷的月光,忽然笑了。

    “看来与前世官场的尔虞我诈相比,在这方世界,混杂了武道的力量,各种判断,甚至是天地自然的规律,都不能够遵循前世记忆了,每个世界都有它独特的轨迹,并非是重生就能够更进一步,高人一等的。”

    此刻,苏乞年感到一身轻松,此时此景,他终于放下了很多,不再执着于过去,现在的他,就是苏乞年,大汉天朝正八品武库编修次子,武当逍遥谷服役的一百余缓刑死囚中,出身最卑微的一个。

    “冬莲根,生于寒冬,初夏睡莲异生种,生食可固本培元,洗练气血……”

    苏乞年看向桌上的妖虎肉汤,道士静笃特意提到这冬莲根,想来这碗妖虎肉汤中的毒素,就是破坏根基,污染气血之物,这杂役道人敢冒险,却肯定不敢将我一下毒死,这种毒,多半是一种依靠时月积累才能够逐渐显化的慢性毒素。”

    苏乞年洞察入微,心中就有了定计,这一夜,他没有打坐入定,而是如常人一般睡去,依靠休眠来恢复精神力。

    辰时未至,天微亮,早寒入心,苏乞年就睁眼起身,他略一感应,一夜下来,精神力虽然恢复了一些,但并不多,却也有了全盛时候的七成,且在苏乞年感来,这七成的精神力,比之昨日,似乎更加凝练了一分。

    “看来精神力不断运用,也是一种淬炼的过程,就和《龟蛇功》摆拳架子,站龟蛇桩一般,皮筋骨髓层层淬炼,是一种需要打熬的功夫。”

    ……

    来到竹楼前,道士静笃早已起了身,正在长明灯前站桩。

    在苏乞年的精神感应中,此刻的静笃道士仿佛要消失了一般,气息变得若有若无,好像风中摇曳的灯火,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龟蛇桩!

    苏乞年看得眼睛发亮,显然之前每日岸边演武,这个道士还有所保留,在此时的苏乞年看来,眼前的道士静笃虽然是个人,却好像是一头老龟幻化而成,举手投足之间,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沉睡了千万年,甚至那眼睛睁开的一瞬间,苏乞年仿佛看到了无尽沧桑,沉埋了久远的岁月。

    半个时辰后。

    苏乞年心满意足地离开,他向道士静笃请教《龟蛇功》第三层和第四层的精义,虽然只是短短的半个时辰,但是苏乞年不仅彻底巩固了第三层的境界,第四层《龟蛇功》的领悟,也已经完成了大半,相信过不了两三天,就可尽全功。

    辰时。

    苏乞年照旧来到岸边,不过今天,就没有什么人再关注他,就算是目光时而扫过,也都是显露出来毫不掩饰的厌恶与不屑,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失去了血性与锐气,看上去懦弱,且气息奄奄,如病入膏肓的废物。

    当然,这也是苏乞年现在营造出来的一种形象,他以精神力笼罩周身,与迷惑,给他人缔造幻象不同,这样适当改变自身的气息,让他人的感应主动进入自己的精神力笼罩范围,从而被蛊惑,就容易了许多倍,不需要渗透,破入他人的祖窍神庭之内。

    道士静笃照例演武,七层拳架子下来,苏乞年再次印证己身,不过只稍稍站桩,摆了几个动作就停了下来,他现在肉身亏空,不能够剧烈练功,否则消耗的就是己身本源,随后入山,就要面对更多的危险。

    其他人不知道,昨夜收割的几个少年只以为他真的自暴自弃了,连晨练都不重视,这是将缓刑提前,半个脑袋已经放到了虎头铡下。

    看着苏乞年病秧子一样来领取早膳,那杂役道人脸上带着微笑,甚至给苏乞年的那块妖虎肉,都要比其他人大上一些。

    众目睽睽之下,唯一的一顿早膳,并没有被继续下毒,苏乞年分辨过后,就开始进补。

    咕嘟!咕嘟!

    随着妖虎肉汤下肚,甚至苏乞年都能够听到肉身吞咽的声响,好像沙漠里干渴了数天的迷途者,久逢甘霖,容光焕发。

    自然,这一切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唯有道士静笃看着苏乞年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赞叹之色。

    一炷香后。

    茅草屋中,苏乞年自入定中醒来,他眸光熠熠,面色红润,浑身气血充盈,精神力也恢复到巅峰之境,果然,比之前更精纯了一分,心念一动,如臂使指,甚至在这朝阳初升之时,破体而出感到的阻碍与燥热感也小了一分。

    背起药篓,还有一个包裹,里面是昨夜那碗两顿分量的妖虎肉汤。

    ……

    再次进山,苏乞年就熟门熟路,哪里有荆棘,哪里毒虫蛇蚁常出没,哪里有猛虎野狼,昨天经历种种,都历历在目。

    不过也只有十里范围,山中采药,不是走马观花,很多时候需要悉心观摩,以苏乞年敏锐的精神力,一天也只能推进十里,甚至肯定还有缺漏,换做其他人,即便比他早入谷多年,也未必就能够比他快上多少。

    今天再进山,苏乞年就比之前快了许多,昨天走过的十里之地很快被跨越,他的药篓中只多了薄薄的一层,出了十里之地,他的速度再次慢下来,走的也是少有足迹的老林,若是足迹过多,肯定都已经被搜刮过,他再走一次,未必能有什么收获。

    半天后。

    一座能有三丈方圆的水潭前,苏乞年下水,小心采摘下一株冬莲根,这种根茎处于水底,只有一小节能入药,十分脆弱,若是力道把握不当,极可能破损外皮,而外皮一破,半个时辰之内就会彻底腐化,失去所有的药性。

    看着手中比白雪还要纯净的莲根,苏乞年不得不赞叹造化玄奇,这是前世不可能看到的睡莲异种,而这些年来,苏乞年也发现,这方天地物种之丰富,远远不是他所能想象的,且就算是已知的,各种特征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不同。

    将背后的包裹打开,煨了一夜的妖虎肉汤还有些温热,苏乞年不再迟疑,雪白晶莹的冬莲根入口即化,成为一股甘甜的汁水落入腹中。

    妖虎肉再入口,两顿的分量在苏乞年两排牙齿几下一磨后就全部成为碎末,混着浓香的虎骨汤下肚,须臾之后,一股强劲的热流就开始在内腑迸发。

    呼!

    苏乞年长吸气,就站起了龟蛇桩,同时开始演练《龟蛇功》第一层的拳架子。

    《迷魂大法》运转,精神力凝聚,苏乞年见微知著,不断调整每一寸筋骨的发力,全身的力量拧成一股,他动作不快,甚至可以说得上缓慢,但是拳架子开阖之间,却沉浑异常,拳锋所过之处,空气竟慢慢生出了呜呜的声响。

    小半炷香后,苏乞年拳架子一变,晋入第二层,再过半炷香,他体内气血滚滚而动,竟传递出来了流水般的声音。

    嘣!

    下一个瞬息,有如弓弦拉动,可以看到,苏乞年肌体之上,一条条青黑色的大筋浮现,起伏拉伸,似乎一口强弓,生出连绵不断的离弦之音。

    练筋如弦动,圆满连珠弓!

    这是《龟蛇功》中对于第三层练筋圆满所做的描述,而今,苏乞年在充足的血气补充之下,却是一鼓作气,将这第三层的功夫推至巅峰,步入圆满,拳架子舒展之间,周身大筋连动,很多大幅度的动作都扭曲自如,若军中强弓连珠射箭,也岿然不动,不会有半点拉伤。(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凌晨周一就靠大家推荐票冲榜了!十步拜托大家,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