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寻阳指
    (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今天在新书榜就处于爆和被爆之间,这酸爽。)

    山溪前。

    透过枝叶间的罅隙,苏乞年也终于看到了袅袅东升的紫气。

    这是怎样一种恢宏的天象,尊贵无比,紫气东升,自古以来就是祥瑞的象征,很多时候,若是天朝祭天大典上出现这样的气象,汉天子都要亲**香祷告,诵经七七四十九日,以谢苍天护佑,江山社稷宁定。

    “我曾经听长安那位武师偶然提到过,武林中若有新的三流以上的武学现世,天地感应,会显化出来种种异象,佛道儒三家各有不同,似乎道家有一种异象,就是这紫气东来。”

    苏乞年喃喃道,看向眼前女子的目光就有些惊讶,居然有一门三流以上的武学在他眼前诞生出世,还是出自一个看上去年岁不是很大的绝美女子之手。

    这就不得不令苏乞年猜测,此女到底是什么身份,穷文富武,一般穷苦人家是很难接触到高深的武学的,遑论创武,一般读书人著书立传,没有足够深厚的底蕴和阅历,是肯定不可能得到认同的,同样,一门武学,没有千锤百炼,各种尝试,也不可能成功。

    最重要的是,深厚的武学积累不是寻常人家可以得到和负担得起的。

    苏乞年又思索女子刚刚的指法武功,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比划,刚刚一瞬间,他精神力外放,却是勉强记住了一招,不过这门指法显然非常精深,涉及到了内家真气的各种运用,血肉之身施展,怕是有着诸多限制,难以成行。

    这时,无声无息的,那鹅黄长裙的女子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双比秋水墨玉还要纯净的眸子看向苏乞年,心中生出些许好奇之色。

    “你居然能够记住一招。”

    女子一开口,苏乞年就是一惊,回过神来,他太入迷了,忘乎所以,精神力竟然忘了笼罩周身,没有察觉到女子的苏醒。

    “少年,你是武当哪一峰的弟子,悟性很不错。”女子又开口道,明亮的目光落到苏乞年身上。

    “我不是武当弟子。”苏乞年摇头,没有掩饰,道,“我来自逍遥谷。”

    “逍遥谷?”女子略一思索,就想起了什么,道,“看来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过今天在这里遇到我,又为我阻拦了创武重要关头的侵扰,倒是我们两个有缘分,你叫做什么名字,我倒是要好好记住。”

    “我叫做苏乞年,你又是谁?听你的口气,似乎并不是武当人。”

    苏乞年微微退开半步开口道,女子的美丽有些令人窒息,丝丝缕缕的暗香涌动,让他颇有些不自在。

    “嘻嘻,你真有趣,我叫段慕清,来自云南道。”

    女子一开口,苏乞年就目光微震,脱口道:“云南道,大理州段氏!”

    “原来你听说过,二叔说我段氏名闻天下,原来是真的!”

    女子脸上立即显露出来几分雀跃之色,一双眸子晶亮,在这一刻的苏乞年眼中,几有颠倒众生的力量。

    苏乞年有些无言,武林中的顶尖世家,只要是练武之人,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遑论是云南道大理段氏,这一代的家主,更是汉天子亲封的镇南侯,爵位隆重,镇守南方边陲,手握十万雄兵。

    武林世家入主兵部,把握军队,这在历朝历代都少见,其中的器重与恩泽可想而知。

    倏尔,苏乞年目光一动,看向远方,几乎是同时,段慕清也挑眉,嘟囔道:“看来是二叔他们寻来了,真是扫兴,一点自由都没有,就不能一个人痛痛快快地游赏。”

    顿了顿,女子眸光一动,有狡黠之色一闪而逝,看向苏乞年,道:“嘻嘻,我段慕清堂堂正正,不喜欢欠人人情,咳咳,你助我创武,这门……嗯,这门寻阳指,我就破例传授给你,这可是我段慕清的独门武学,记得以后出门不要堕了我的名头,接好了。”

    还不等苏乞年反应过来,一根晶莹的手指就在他眼前放大,一点金芒浮现,若朝阳跳出了地平线,刹那间光芒万丈。

    整个祖窍神庭一下被光芒充斥,到处都是光雨,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这时,山溪前,除了五头野狼的尸体,就只有苏乞年躺在溪水边,不闻一丝呼吸。段慕清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一切都安静得可怕。

    呼!

    半炷香后,空气微微波动,苏乞年身前,一道残影逐渐凝实,慢慢显露出来一个中年人的身影。

    看了看地上躺着的苏乞年,中年人蹙眉:“真是不知轻重,寻常尚未筑基的普通人,怎么能够承受得住武学真意灌顶,祖窍神庭一沉沦,这一辈子算是醒不来了。”

    但很快,中年人又露出几分笑意:“清儿小小年纪,就创出近乎二流武学,甚至天地意志降临,凝聚出来了传承的真意种子,若非是招法还显稚嫩,已经可以算是二流了。”

    一念及此,中年人叹息一声,再次看向苏乞年:“可惜,这第一次最接近创武心境的真意传承,就这样浪费了。”

    想了想,一把抓起苏乞年,中年人身形不动,等到数息后,就看到他与手中苏乞年的身影逐渐变得虚幻,再过一息就成为残影,很快消失不见。

    夕阳渐落,进山的逍遥谷缓刑死囚陆续归来。

    “什么人躺在那里!身上还有狼血!”

    “是他!”

    ……

    冬夜的寒意很重,山中更冷,屋檐下的冰凌更粗了。

    茅草屋中,灯火摇曳,明灭不定,苏乞年是被寒意拉起身的,他先是猛地摇摇头,脑袋有些生疼,既而就察觉到不对。

    “我的祖窍神庭中,这是……”

    苏乞年悚然一惊,此刻,在他的神庭识海中,赫然出现了一轮一丈来高的太阳,金色阳光温暖,并不炽烈,也不刺眼,就那么悬浮在识海上空,将整个神庭照得如圣境一般。

    精神力缓缓靠近,并未感受到丝毫灼热之意,反而很轻松地就渗透进去,瞬间,一股明悟涌上心头。

    “寻阳指!行走于黑暗与孤寂之中,指尖光影,无限光明……”

    半炷香后。

    苏乞年睁开双眼,目光就变得有些复杂,虽然不清楚那祖窍神庭中的异样到底是什么,但他却从中得到了一门名为《寻阳指》的武学,这是一门指法,阳和纯净,却也不乏凌厉,乃是武林中人筑基之后,才能参悟修习的内家武学。

    “大理段氏,段慕清!”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这样的经历简直和梦幻一般,一个谜一般的女子,居然就这样将新创的一门至少达到三流之境的武学传授给了他,那一瞬间的感受,简直像神灵一般,面对那一指,他根本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力。

    当然,现在他虽然得承了这一门指法,各种内家真气运行的轨迹,行走的经络路线都历历在目,却也不可能立即学会,那需要成功筑基,练出内家真气,眼下的他,只能学习运用其中的一些最粗浅的手段。

    咕!

    肚子里传出饥饿感,苏乞年看向木床前的药篓,不知什么时候,他装满了小半篓的草药,已经空空如也。

    看窗外明月如盘,高悬九天,苏乞年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这样真假混杂,他也就更加安全,一切都要等到他成功筑基,脱离罪籍,再来慢慢清算。(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今天在新书榜就处于爆和被爆之间,这酸爽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