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苏乞儿
    (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大家都来投票吧,新书榜被爆得疼死。

    冬寒刮肉,山风刮骨,立冬后的第一个月末,逍遥谷中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

    雪花一簇簇,一汪碧湖早已凝成了碧玉,再铺上了一层雪白的毛毡,只剩下岸边一片腊梅初开,幽香传十里,沁入心肺。

    “看!是苏乞儿!”

    “苏乞儿过来,大爷赏你一片猫耳朵,哈哈!”

    “你穷得连衣服都穿不上了,来求我,我施舍给你一件!”

    ……

    辰时演武,远远的,一群缓刑死囚就看到最角落里的茅草屋,走出来一个略显佝偻,衣衫褴褛,气质颓唐,头发随意披散,没有半点边幅的少年。

    这个少年,正是来到这武当逍遥谷中已有大半个月的苏乞年。

    苏家家业微薄,大猫小猫三两只,苏望生穷苦近半生,中年入仕,两个儿子一个取名苏乞明,一个取名苏乞年,对于寻常十数年苦读的寒门学子来说,大过年的,是他们记忆中最美好的一天。

    除此之外,苏家也还有一些亲戚,不过就偏远了,身在淮扬道海陵州,都是一些乡下辛苦耕种,日落而息的老实佃户。

    所以,苏乞年来到这武当逍遥谷大半个月,一身换洗的衣服早已在入山采药时被撕破,补都很难,却也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不说旅途遥远,以苏家亲戚的身子,怕是一出海陵州,就要被荒野中的妖兽猛禽撕成碎肉,尸骨不存。

    但是这逍遥谷中的其他缓刑死囚就不同,至少都是六品以上的官宦世家,家底殷实,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即便被发配到这里,也都有着外界各种照顾和资助,除了每日要入山采药,担心铡刀临头之外,其实日子过得很不错,甚至苏乞年都看到,有人得到了整整半头妖熊,此后连续半个月,逍遥谷中都飘着浓烈的肉香。

    道士静笃演武,七层《龟蛇功》的拳架子一尘不变,此后又是一趟龟蛇拳,也是中规中矩。

    与往日不同的是,晨练结束后,有三个人没有被允许继续入山采药,其中一个人,就是苏乞年。

    “呼,真是逃过一劫!幸亏有那苏乞儿,不用去伏魔峰玄阴洞遭罪!”

    “你是走了运,以后有苏乞儿代你,倒是不用忧心再垫底了。”

    不远处,一个少年松一口气,不无得意道,旁边另一名少年也笑道,同时用戏谑的目光看向岸边的苏乞年,这个少年,已经成了整个逍遥谷所有人的笑料,也是一天为数不多的谈资,对于这样一个失去了血性与锐气,出身微薄的少年人,他们没有半点同情与怜悯,唯有嘲弄与不屑。

    大汉天朝重武轻文,九成九的官员都是武举出身,连带着家族子嗣,也都自幼以武养生,甚至一些官员底蕴深厚,创造出来了家传武学,族中子弟十四岁筋骨长成之后,就开始进行摸骨,因人而异,分门别类进行传授。

    是以,如逍遥谷中这一干缓刑死囚,也都可以说是出自半个武林世家,他们尊重强者,鄙夷弱者,不寻根底,也不会追根溯源。

    逍遥谷苏乞儿的名声,就这样被传开了,甚至都经由一些途径传递进入了武当外院。

    这大半个月以来,曾经有那么一天,逍遥谷中来了另外一位外院执事,指着弯腰低头,回到茅草屋中的苏乞年的背影,对静笃道士说:“此子一蹶不振,与死人何异?我武当虽然太极圆融,却也不屑收容这样的人物,世事无常,若是有那么一天,被他得到一些奇遇,成功筑基,这逍遥谷苏乞儿,岂不是要成为武当苏乞儿,我武当堂堂镇国大宗,声名何在?威仪何在?”

    面对这位外院执事的质问,静笃道士只是微笑不语,最终惹得这位外院执事拂袖而去。

    岸边。

    此时另外两名少年脸上火辣辣得疼,平日里还好,今时今日,与苏乞儿站在一起,绝对不会传出什么好名声,甚至都让他们自己惭愧,得多么的不努力,运气多背,才能轮到与苏乞儿一起前往伏魔峰,接受玄阴洞阴风蚀体的惩罚。

    “如果没有什么想说的,你们有一炷香的时间回去准备,随后跟我去伏魔峰。”目光淡然,自苏乞年三人身上扫过,静笃道士淡淡道。

    两名少年相视一眼,也不去看苏乞年,逃也似的奔走,似乎站在苏乞年身边每多一息,都会让他们的意志消沉,晦气缠身。

    “去吧。”静笃道士深深地看了苏乞年一眼,再次道。

    苏乞年点头,转身离去,看着这个少年褴褛的背影,道士静笃的嘴角慢慢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茅草屋中。

    甫一进门,苏乞年原本佝偻的背影一瞬间消失不见,他背脊挺直,如山涧青竹,节节贯穿,笔直向天。

    那一身颓唐之气也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那褴褛衣衫下饱满的筋肉,每一寸肌体都红润细腻,这分明就是筑基的功夫深入,练筋大圆满的象征。

    有些浑浊的目光骤然间变化,有锋锐之气斩破混沌,苏乞年眼中有冷意,嘴角挂着冷笑,真真假假,他就这样成了苏乞儿,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人情冷暖如刀剑,反而让他更多出了几分体悟,人生路上,各种各样的境遇,大多不会一帆风顺。

    “伏魔峰吗?”

    随即,苏乞年又喃喃道,对于道士静笃的安排,他没有什么异议,事实上,这大半个月以来,他偷天换日,每日上交的草药,在整个逍遥谷中都位居前列,也都得到了每天另外的两顿妖虎肉汤,但这些,逍遥谷一干缓刑死囚没有一个人知道。

    现在静笃道士这样安排,就给他免除了后患,让一切更显得自然,否则他不前往伏魔峰接受惩罚,反而有了异常,这一众逍遥谷死囚,都出身大家族,府中诸多仆役削尖了脑袋向上钻营,各种勾心斗角全都尽收眼底,一旦把握到破绽,恐怕没有多久就能够发现端倪,这隐秘也肯定再瞒不住。

    一炷香后。

    苏乞年背上包裹,在走出茅草屋的那一刻,他身上的锐气再次消失,背影变得佝偻,眸光浑浊,仿佛什么都不能够再引起他的注意,撼动他的心神,世间一切,都再与他无关。

    ……

    一个时辰后。

    行走在武当山中,有道士静笃引路,循着开辟出来的山路,一行四人没有遭遇到什么危险,即便有偶尔蹿出来的山林猛兽,在静笃道士这样筑基成功,练出内家真气的开天境人物面前,也都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那举手投足之间的极速与力道,令得其身后的两名少年双目发光,艳羡不已,一路上,他们幻想着有那么一天,也能够成功筑基,练出内家真气,从此摆脱罪籍,就有了重新翻身的机会。

    但一直等来到伏魔峰下,两人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他们还是一如从前,甚至现在就要接受惩戒,连每月的采药数量,都远不如人。

    最重要的是,他们与苏乞儿这样公认的残废人物站在一起,两人呼吸沉重,这一刻竟是被激起了血性,都暗自发誓,等到三天惩戒结束,一定要日夜练武,苦心钻研,进山采药也不再畏畏缩缩,多走进一些人迹罕至的山涧,采摘到更多的草药,这样一来,即便有着临水九间茅草屋主人的收割,也不会再如今日一般颜面扫地。(求每天推荐票冲榜,求收藏,大家都来投票吧,新书榜被爆得疼死,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