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阴风练骨(求推荐票)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最渴望的说三遍,还有收藏!)

    阴风蚀体,玄阴洞如九幽炼狱,伐戮人的肉身与心灵。

    气血乱,难慑服!

    苏乞年却是不信这样的邪,这样阴冷的环境,祖窍神庭中,精神力似乎活了过来,仿佛生出了灵性一般,有一种自主复苏,渗入皮膜筋骨的迹象。

    嗡!

    既而,一股无形的波动自苏乞年身上浮现,祖窍神庭东方,两点星芒浮现,彼此呼应,如两根峥嵘双角,连带着苏乞年的气质也骤然间变化。

    如果说此前的苏乞年只是气息凌厉而锋锐,那么现在就更多了一分古老与沧桑,且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霸道和峥嵘,仿佛沉淀酝酿了漫长的岁月。

    这样的气质改变,就是《迷魂大法》第一重练成之后赋予苏乞年的,在第四层《龟蛇功》圆满之际,苏乞年就一鼓作气,贯通第二枚星窍,这第一处星位,也在那一天被真正点亮。

    远比之前强盛了数倍的精神力,在慑魂上的功夫也更进一层,又生出了种种妙用,随着《迷魂大法》的修习深入,时月流逝,苏乞年愈发感到其中的博大精深,难以想象,若是修到第十五重境界,会是怎样的光景。

    此刻,苏乞年勾动精神力,渗入每一寸肌体皮肉,筋骨之间,原本混乱的气血一下被慑服、擒拿,服服帖帖,开始随着一层层《龟蛇功》的拳架子运转、流淌,行走到肉身的每一处角落。

    自第一层《龟蛇功》一直到达第四层,虽然拳架子的演练远比在玄阴洞外要慢上许多,但是等到苏乞年完成第四层《龟蛇功》,拳架子一变,就自然而然地步入了第五层。

    半炷香后。

    肉身气血消耗剧烈,腹中传出饥饿感,苏乞年停下动作,但是此时他浑身热气腾腾,肌体红润,血气灼热,全身两百零六块骨头传递出来淡淡的酥麻感。

    “好快!”

    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眼中就透出浓郁的兴奋之色,气血乱是一种折磨,但是一旦慑服住气血之后,阴风蚀体,不断压迫,随着《龟蛇功》的推进,这一身气血淬炼渗透的速度疯长,几乎是平日里练功的数倍,哪怕练功时间变长,效果也绝对有玄阴洞外的两倍以上。

    “对于其他尚未筑基的缓刑死囚来说,这里是惩戒受苦之地,但对于我来说,有精神力慑服、擒拿气血,这里就成了练功宝地!”

    苏乞年又看向这一处风口的深处,即便相比于他此刻所在的位置更加黑暗,阴风也更加冰冷与凌厉,但在此时的苏乞年眼中,这里将是他突飞猛进之地。

    三天玄阴洞,每天三顿妖虎肉供应,乃至是平日里的双倍以上,更不用入山采药,苏乞年几乎想要一直待在这里,不过很快他又摇摇头,收束心神和杂念,也就只能想想,即便他对于天朝境内诸多玄奇武功远远不能尽知,但他身为天朝武库编修之家,也隐隐知晓,能够涉及精神力的武功,寥寥无几,整个天朝武库中的收藏也不是很多,都放置在内库之中,十分宝贵,轻易不能够外借,需要皇帝手谕才能够通融。

    ……

    午时,苏乞年走出风口,来到玄阴洞外,就看到地上早已准备好的篮子,里面是满满两大碗的妖虎肉汤,热气腾腾,甚至其中的量比寻常两顿还要多上不少。

    看了看一边,还有两个篮子,都已经空了,想来另外两人已经取走,苏乞年也佝偻着背,双目无神,端起两碗妖虎肉汤,回到洞中。

    风口。

    苏乞年低头在碗中轻嗅,就露出冷笑,而后,他将身边早已准备好的包裹解开,里面赫然是数株晶莹雪白的冬莲根。

    连着两株冬莲根,两大碗妖虎肉汤下肚,苏乞年只感到浑身火热,体内似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精力,他再次开始练武,拳架子展动,第五层的《龟蛇功》稳步推进。

    三天后。

    黢黑的洞中,原本苏乞年所在的风口位置,只能隐约看到一双模模糊糊的脚印。

    风口内十丈之地。

    阴风怒号,如刀似剑,苏乞年震拳,似一头复苏的神龟,拳架子开阖之间,满是沧桑与雄浑,拳锋与阴风碰撞,甚至发出嘭嘭的声响。

    练到极致,苏乞年体内顿时响起噼啪的骨骼脆响,好像年祭时家家户户点燃的鞭炮,连成一串。

    练骨如点炮,连环一线天!

    呼!

    有灼热的气血喷涌,苏乞年最后一拳破空,背后的空气扭曲,一匹火红大马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彻底挣脱开重重时空,冲了出来,伴随着苏乞年的拳头而动,狠狠撞击在一处山壁上。

    砰!

    碎石飞溅,被阴风侵蚀,留下的坚固的山壁,在苏乞年这一拳之下,也留下了一道寸许深的拳印。

    拳架子收起,龟蛇桩散去,苏乞年吐出一口长长的气,足有半盏茶工夫,才渐渐止息。

    “这就是一匹烈马之力,也就等同于民间普及的《马形拳》第七层圆满,四百九十斤的气力!”

    苏乞年有些感慨,在不到一个月之前,他还只是《马形拳》第二层的功力,甚至都苦修了近一年,却没想到身陷囹圄,来到这武当山逍遥谷后,却有了如此多的际遇,连武当闻名天下的十层筑基功《龟蛇功》,也在短短的时间内修到了第五层,若是此前生活宁定时候,是万万不敢想象的。

    “不过,这第五层的《龟蛇功》还没有圆满,总还差一些火候,这最后的关窍还没有悟通,否则这一下发力,一匹烈马之力应该立即提升到巅峰,呼之而出,而不是如现在这般需要凝聚一个刹那。”

    苏乞年蹙眉,随着《龟蛇功》功力的加深,越到后面,涉及到的人体奥秘愈多,很多时候,即便有精神力见微知著,也不能够立即领悟,需要后来悉心琢磨,才能够慢慢吃透。

    现在,苏乞年就发现,自己似乎到了一个瓶颈,这第五层《龟蛇功》的圆满之境,怕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晋升的了,精神力不是万能的,这么多年来熟读圣贤经典,乃至一年多时月翻阅道经佛典的种种积累,到了而今,恐怕有了渐渐耗尽的趋势。

    玄阴洞外。

    道士静笃看了看渐暗的天色,等到浓浓的山雾透过几分隐约的晚霞,洞中终于传递出来脚步声。

    有些杂乱,没有稳重与从容的脚步声。

    两个少年的身影,彼此搀扶着,面色惨白,嘴唇发紫,一双眼睛无神,头发也披散着,甚至都冻结虬曲在一起,带着冰渣子。

    “见……见过执……执事。”

    看到洞外的静笃道士,两个少年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哪怕以第三层《龟蛇功》的修为,三天玄阴洞,也几乎令得两人承受不住,阴风蚀体的折磨,让他们心力交瘁,精神萎靡。

    十数息后,哆哆嗦嗦地接过两碗虎骨汤,大半碗热汤下肚,两个少年才感到活了过来,脸上慢慢恢复两分血色,精神微震。

    随后,他们就再次看向玄阴洞入口,眼中有些恐惧,但同时也有几分好奇,不知道那苏乞儿是否还活着,这三天来,他们只能从空了的食篮大约猜测到,那个意志消沉的残废少年,也在苟延残喘着。

    没有让他们等待多久,半盏茶后,洞内就传递出来微弱的脚步声,这脚步声虚浮,似乎有些不稳,但却在坚定得靠近。

    真的还活着!

    两个少年相视一眼,都有些诧异,他们本来以为大约第二层《龟蛇功》的功力,以苏乞儿那样日日只有一顿妖虎肉汤进补的虚弱身体,是不可能撑得下去的。(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最渴望的说三遍,还有收藏!新书榜资深书友都懂的,十步不说破,大家都来投推荐票,让纯阳凭实力冲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