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青苔藏锋,刀光如雪
    (求推荐票保新书榜,五体投地求推荐票,求收藏!)

    武当深山中,苏乞年双足发力,在泥沼枝叶间跳跃,他动若奔马,好像一阵风。

    达到《龟蛇功》第五层的修为,即便还没有圆满,也初现威仪,不能小觑,这是足以碾压寻常天朝普及的《马形拳》大圆满的力量。

    不刻意遵循方向,苏乞年专拣人迹罕至之地深入,很多地方都有泥沼,甚至乱石嶙峋,一些山崖陡峭,数十丈高足以要人性命。

    半个时辰后。

    以苏乞年的速度,很快就深入了数十里,他周身气血鼓荡,第五层《龟蛇功》已经开始渗透淬炼人体的两百零六块骨头,即便尚未圆满,以苏乞年而今的功力,这样一口气奔行数十里也没有半点吃力,甚至早上一顿妖虎肉汤的血气在这样快速流动的气血之下,被更快更好地吸收。

    嗯?

    倏尔,苏乞年停下了脚步,这里是一处断崖,不是很高,只有十余丈,可以看到断口处生满了青苔,但是苏乞年精神力敏锐,总感到有些异样,似乎这断崖上,隐藏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呼!

    双足蹬地,苏乞年脚步连踏,踩在凸起的山岩之上,几次滑落之后,才艰难攀上了断崖。

    “可惜,没有练出内家真气,不能够修习轻身的功夫,一些寻常的呼吸提纵之术,在这样的断崖峭壁面前就根本不够看。”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若非是他精神力笼罩周身,把握入微,怕是其他第五层《龟蛇功》圆满的缓刑死囚,想要一下攀上这处断崖也绝对够呛。

    低头看脚下厚厚的一层青苔,苏乞年略一思索,右脚猛地踏地,用力一震。

    轰!

    方圆丈许之地,一片青苔被掀起,四分五裂。

    嗡!

    刹那间,苏乞年浑身剧震,祖窍神庭中,一道绵长的嗡鸣声似跨越了久远的岁月,直接传递进入了他的心中。

    锵!

    紧接着,就是一道雪白的刀光,什么叫做完美无瑕,此刻苏乞年祖窍神庭中出现的这一缕刀光,就可以算得上是完美无瑕。

    这雪白不是冰冷,而是一种炽烈的白,如九天之上的神阳,在跳出地平线的那一刻,迸发出来了夺目的光和热。

    苏乞年难以想象,这是怎样的一刀,仿佛不是凡世间存在的刀法,随着这一缕刀光浮现,那承载了《寻阳指》的一丈来高的金色太阳,也猛地绽放出来了夺目的光,与之交相呼应,却也仅仅只能作为陪衬。

    天柱峰金顶,大岳太和宫。

    古老的大殿里空无一物,只有一个老旧的蒲团,蒲团上,一个须发皆白,身形瘦削,佝偻着背影的老人盘坐着。

    老人看似打坐,但仔细听,空旷的大殿里,轻微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就在苏乞年踏脚震破断崖上的青苔时,呼噜声戛然而止,既而,老人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而后睁开了双眼。

    一双温和的眼睛,没有什么奇异的地方,仿佛就是一个活过了大半生的老人,瞳孔中透着沧桑与积淀的人间世情。

    “好熟悉的声音,是什么人触动了它,这么多年沉寂,没想到,还有再次听到的一天。”

    老人似是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中,良久才醒过神来,嘴角又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不坏,不坏,不早不慢,刚刚好……”

    ……

    断崖上。

    苏乞年静立良久,方才回过神来,他有些愣神,既而就露出一抹苦笑。

    因为此刻,在继那《寻阳指》所化的金色小太阳之外,祖窍神庭中,又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刀影,这刀影修长,很朦胧,远不如那《寻阳指》所化的金色太阳凝实,如若实质,甚至苏乞年都看不清这刀影的形状,只有一种朦胧的感知,这淡白色的虚影,应该是一口刀。

    苏乞年尝试以精神力接触,却发现与得到《寻阳指》的过程不同,面对这虚幻的淡白色刀影,他的精神力并不能够渗透进去,或者说,这刀影仿佛不是真实存在的一般,令得他的精神力一穿而过,浑不受力。

    再看脚下,那青苔破碎之后,显露出来了光滑如镜的断口,甚至可以照见人的毛孔。

    有些迟疑,但苏乞年还是动手,将断崖上覆盖的所有的青苔震碎,扫落崖下。

    “这是……”

    纵览全貌,苏乞年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脚下所在的这断崖平台,一直到悬崖边的断口处,都浑然一体,乃至眼睛观摩,都有些生疼,好像这寒冬的风更冷更凌厉了。

    “好可怕的一刀!”

    苏乞年又深吸气,他虽然不通兵刃,但是一些基础刀法和剑法还是学过几天的,他看出来,这悬崖边的断口处留下的,应该是刀刃斩过的痕迹,那么说来,这断崖,曾经应该是一处峰头,之所以成为断崖,是被人一刀截断的。

    “难道,这股流淌在空气的锋锐,就是传说中的锋芒之气。”

    苏乞年喃喃道,刀剑有锋芒,他曾经听长安的那位武师说过,一般练出内家真气的三流武者,可以凭借肉身经脉,或者借助兵刃施展出来一寸到尺长不等的气芒,但是锋芒就不同,那是只有明悟了兵刃真谛,真正的兵器名家才能够参悟孕育出来的,融入了这股锋芒之气,如刀剑,施展出来的就不再是寻常的气芒,而是凌厉锋锐,无坚不摧的剑气与刀气。

    “武当山中,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斩断一峰。”

    苏乞年环顾周围的地形,似乎并不是七十二峰任意一峰所在,但武当钟天地之灵秀,即便是这样的小山峰,也绝对都成形了数以万年,今人讲风水,有阵法大家,寻龙点穴,如武当这样的镇国大宗,最初选址立派之时,也肯定有高人堪舆,一锤定音。

    风水大势是流动的,不说七十二峰,就是山中任意一处小山峰,乃至是千年以上的古木,也都是整个武当风水气运的一部分。

    对于武当这样的立宗数千年,甚至可以追溯到五千九百多年前,妖族最初降临的时代,后世的不少道经中都有记载和阐述,像武当名震天下的真武七截剑阵,就是利用武当山中风水大势,再结合七口通灵神剑,以及七七四十九口无痕宝剑缔结而成。

    随着时间流逝,苏乞年感到风中散溢的无形锋芒越来越弱,再过半炷香,就再感不到半点异样。

    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面对这武当山中的玄奇与神秘,苏乞年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数息后,收起思绪,苏乞年跃下断崖,到达另一头。

    双足甫一落地,苏乞年就敏锐地捕捉到了浓浓的腥臊气味,再一转身,就看到一处一丈来高的洞口,一头能有半丈来高,通体乌黑油亮的大狗熊扑了出来,铜铃大的眸子里散发出狰狞、残暴的气息。

    腥风扑面,苏乞年浑身汗毛竖起,居然惊动了这样一头猛兽,狮虎熊,都是深山老林中的霸主,甚至可以比拟一些最孱弱的妖兽。

    而瞬息之后,苏乞年整个人都变得战意熊熊,周身气血好像要燃烧了一般,这正是他想要的,筑基到了他这样的功力,一般的深山老林,都如履平地,寻常蛇虫兽蚁,都不是对手,除了妖兽之外,能够带给他压力的,已经越来越少。

    呜!

    人头大的熊掌拍落,空气都被掀动,呜呜作响,近在数尺,苏乞年甚至可以看到那张开的血口,以及淌落的粘稠恶心的涎水。(求推荐票保新书榜,五体投地求推荐票,求收藏!中午有点小事,更晚了点,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