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寒门道士蝼蚁心
    (大家圣诞快乐!求圣诞礼物推荐票,求收藏!嘻嘻!)

    幽谷中,风雪无踪,暗香盈袖。

    而古桂树下,清羽与清夜两个年轻道士却是浑身筋肉绷紧,怒目圆瞪,火气冲顶门,瞳孔都隐隐充血。

    他们出身贫寒,论及各种关系,当然比不上眼前的三人,都是出身武当山周边州县,或是富甲一方,或是世代田主大户,书香家世,是以在外院之中,即便同为武当弟子,也都有着各自的群落,如他们这样的寒门子弟,就几乎被孤立起来,外院诸多执事、护法,分发下来的各种斩妖、除魔令箭,平日里几乎轮不到他们,就算是有剩余,也多是一些十分艰难,对于外院弟子而言,几乎不可能完成,九死一生的令箭。

    就算如此,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坚守,从来不去主动亲近,甚至在江清流等人看来,这些寒门子弟性情古怪,都有些孤僻,人情世故十分浅薄,根本不懂得去经营。

    泥人都有三分火,遑论是此刻的清羽二人,眼前的江清流三人,分明是将他们当成了砧板上的肉,可以随意分配,决定归属,根本将他们看成了空气。

    哪怕是孤立也好,不屑也罢,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荣华富贵是过活,粗茶淡饭亦有自由,但这样的轻视与霸道,人情冷暖似冰刀雪剑,狠狠扎入了两人的心灵深处。

    “江清流!赵清琥!黄清礼!”

    年轻的道士清羽双目通红,他吐字沉重,目光灼热,自三人身上一一扫过。

    “夺人机缘,如杀人父母,不共戴天,想要东西,从老子的尸体上踏过去!”胖道士清夜也咬紧了牙,目光变得凶厉,几乎要将眼前的三人吃进肚子里。

    江清流三人蹙眉,似乎没有想到清羽二人会生出这么大的反应,不过三人也不在意,在他们看来,这两个寒门道士比他们还要小上一两岁,《龟蛇功》的修为还只是第五层的功夫,而他们三人哪一个,都已经臻至第六层,淬骨的功夫到了最后一步。

    “怎么,两位师弟何必推辞呢?我等三人也是好意。”

    赵清琥双目微微眯起,他脸上生有不少雀点,一双眼睛很大,而眉毛很淡,此时身上散发出来丝丝冷意,道:“难道两位师弟是看不起我三人,觉得我们三人不够资格?”

    “不错,两位师弟要懂得,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要知进退,明取舍,才能够过得长久。”黄清礼接口,不紧不慢道,他是三人中唯一带着兵器的,是一口四尺来长的宽刃长剑,用裹了一层蚕丝的牛筋缎带背在身后。

    “两位不要心急,我想也是两位师弟一时心急,才乱了方寸。”

    这时,江清流插口,面露微笑,不得不说他很有气质,身材修长,丰神俊逸,剑眉星目,此时看向清羽二人,再次道:“这样,两位师兄,我想两位师弟也是想要磨砺自己,我们也不要强人所难,一些历练还是必须的,不如这样,你我三人各自分担三成,剩余的一成,就交给两位师弟带走,也算是不虚此行。”

    “可以。”黄清礼点头。

    赵清琥略一沉吟,也颔首道:“如此也好,不要再有什么变化。”

    “哈哈哈……”

    至此,胖道士清夜怒极而笑,他伸出一根食指自江清流三人身上一一点过,道:“强取豪夺说得如此不要脸的,老子活了十九年,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以为吃定我等,就算是鱼死网破,今日也不让你们顺心如意!”

    “三个趋炎附势,狗一样仰人鼻息的东西,也来装身份,摆姿态,我装你二大爷!”

    锵!

    长剑出鞘,剑刃三尺六寸,清羽剑尖扬起,指向江清流三人,这个看上去很清秀的年轻道士,这一刻爆出粗口,顿时让江清流三人愣住了。

    峭壁上。

    苏乞年有些诧异,想要转身离开的脚步顿住,重新站定,他收起看客的目光,认真地将清羽二人上下打量一遍,眸子里露出几分沉吟、几分慎重、几分考虑,还有几分冰冷与灼热交织。

    古桂树下。

    短暂的沉寂过后,就听到骨骼关节噼里啪啦的声响,这是江清流三人,道袍下的拳头捏紧,脸上的血色褪去,变得苍白,因为所有的气血都冲到了脑子里。

    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平日里看上去老实巴交,甚至有些憨厚可笑的寒门道士,此时竟如泼妇骂街一般爆出粗口,且字字如刀似剑,仿佛在他们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换做平日,像清羽二人这样不起眼的小人物,三人根本不会拿正眼去看一眼,甚至若非是因为这样一株三十年的野山参,三人都不可能记得两人的长相。

    武当外院太大了,一千多外院弟子,甚至都在武当山中开辟出来了五、六处分院,否则这么多人居住、练武,四百里武当山以天柱峰之雄奇,也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地方供应。

    “好!好!很好!非常好!好得很!”

    江清流剑眉立起,此时看上去有些狰狞,他嘴唇很薄,脸色苍白后再次变得铁青,身上的气质转变,竟有些阴森恐怖,声音也变得混浊,气息都生出了灼热之感。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蝼蚁一般的出身,也敢妄论我等,告诉你们!蝼蚁永远不会知道真龙的眼界,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人之立世,人情世故也是一种磨砺,出身贫寒,还装什么孤傲!想要离群独居,就要准备好承受这样的结果!”

    赵清琥冷斥:“再说得不好听一点,今天就算让你们跪着把东西送上来,也得跪着!直一下腰都打断你们的腿!”

    “跪下!”

    黄清礼目透寒芒,他很冷漠,盯住了清羽,道:“敢拿剑指着我,看来你是不懂得长幼尊卑了,现在跪下来,还有一条活路,虽然我武当严禁同门相戮,但杂役房那里,却可以给你们提前定下位置!”

    摆出龟蛇拳的起手式,胖道士清夜嗤笑道:“三条狗,还想装大尾巴狼,摇尾乞怜我们可学不来,跪?跪你二大爷!”

    呼!

    下一刻,在江清流三人愈发铁青的脸色下,胖道士清夜竟然主动出手了,他双拳如龟甲,浑身筋骨噼啪作响,整个人猛地拔高数寸,好像一头生长了数年的老龟骤然间苏醒,浑厚的气血勃发,掀开层层虚空,在其背后,一头火红烈马扬蹄,被接引,降临世间。

    “好胆!”

    赵清琥挑眉,横跨一步,双手如封似闭,龟蛇拳第四式盘风坐水在他的手中似乎成了一种记忆,心神动则拳至,意在拳先。

    心领神会!

    远处峭壁上,苏乞年眸光雪亮,大多数武学领悟,有四重境界,第一重初窥门径,指招法初学,招式连贯,轻重自若;第二重融会贯通,指招法收发于心,招式衔接如臂使指,无所断绝;心领神会,则说明武学领悟到达一定程度,通达精义,开始揣摩招法的本源,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小成;第四重入神得髓,一招一式形神兼备,法理流露,就是大成之境。

    通常,逍遥谷辰时演武,只能看到道士静笃演练前两重境界的龟蛇拳,即便是苏乞年辰时前请益,因为有所顾忌,也没有求教过后面两重境界的道理,而现在,看到这青年道士的拳法,对于苏乞年就有很大的冲击,他目光如电,精神力提升到极致,开始捕捉这赵清琥的每一个动作,乃至每一道拳锋轨迹,都烙印进脑海中,并与己身相印证,开始查漏补缺,不知不觉间,他领悟的五式龟蛇拳就开始提升,有了臻至新天地的迹象。(大家圣诞快乐!求圣诞礼物推荐票,求收藏!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