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盘风坐水,入神得髓
    (求推荐票呀求推荐票,求收藏呀求收藏,啦啦啦啦啦!)

    咻!咻!

    胖道士出手的同时,清羽也出剑了,一口长剑冰冷,森寒的剑光一化为二,同时指向了江清流与黄清礼二人。

    “一气化三清!”

    黄清礼低喝一声,没想到这清羽道士的武当基础剑法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火候,唯一一式一气化三清的剑招已经可以做到同时分化两剑,就是与他相比也不遑多让。

    “来得好!”

    锵!

    一道沉浑,且带着呜呜怪风的出鞘声响起,黄清礼出手了,四尺来长的宽刃大剑同样一分为二,两道剑影虽然还有些虚幻,但是相比清羽道士,却要凝实了不少。

    铛!铛!

    两剑相交,金属颤音不绝,激烈如锻铁,有火星四溅。

    须臾间,双方就交手十余招,相比于胖道士清夜二人的龟蛇拳,清羽二人的交手就要惨烈许多。

    武当初立,以太极拳剑立世,剑之一道,放眼整个大汉天朝,也屈指可数,甚至这么多年衍化,历代三疯道人中,更有惊采绝艳者,精研武当剑道,令其更上一层楼,甚至创演出了如《真武七截剑》这样的盖世剑法。

    是以,即便只是武当基础剑法,对于基础剑法的阐述与道理,也远不是外界可比,所以基础剑法之前,才加有武当二字,甚至武当基础剑法,都通过一些隐匿的渠道流传了出去,但也不敢示之于众,只被少数一些势力用作族内后裔或门下弟子剑道奠基之用。

    峭壁上。

    苏乞年一双眸子光华流转,眉心祖窍神庭东方,两处星窍勾连如双角,《迷魂大法》第一重所有的精神力都散发出去,他见微知著,虽然对于兵刃可能连粗通都算不上,但于细微处,却可以得见凌厉,现在就一一记下,若是日后练兵刃功夫,自然可以借鉴印证。

    古桂树下。

    四匹火红的烈马撕开层层时空相遇,气血如烟,在半空中交织。

    仔细看,相比于清羽道士二人的气血烈马,属于黄清礼二人的就要神骏不少,体态上生生大了一圈,这是走在了汗血宝马的蜕变路上。

    不远处,江清流负手而立,静静观摩,目光淡然,但仔细看,那瞳孔深处,却有丝丝缕缕的寒光迸溅。

    也仅仅只是十余招。

    赵清琥与胖道士清夜的双臂就黏在了一起,两人不断推动,划出一个又一个圆圈,这是武当太极圆转,阴阳道理的根基,在这第四式龟蛇拳中得到了体现。

    盘风坐水,风水流动,阴阳圆转!

    在此刻的苏乞年眼中,那赵清琥的身影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了一个风水流动的阵眼,这就让他眼前一亮,传闻武当《龟蛇功》经过历代三疯道人不断完善,虽然只是一门筑基功,但是论及道理精深奥妙,丝毫不下于这世间任何一门顶尖武学。

    而这其中,肯定有一代三疯道人精通阵法,将风水阴阳的阵理融入了拳法之中。

    旁观者清!

    对于这第四式盘风坐水,苏乞年忽然有了一种别样的体悟,他目光温润,双手微动,虽然幅度不大,却掀起一阵微风,气流无声,被圈禁在咫尺之地。

    噗!

    双臂相交,划出第十三个圆圈之际,胖道士清夜面色苍白,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他浑身骨骼咯吱作响,几欲碎裂,一口逆血再也忍不住,张口喷出。

    咚!

    两人头顶半空中,两匹火红烈马角力,一匹悲鸣一声,被生生撞得粉碎,血气光雨飞舞,簌簌而落。

    拳出如暗流,拳力涌动,哪怕胖道士清夜双臂格挡,因势利导,也力不从心,暗劲吞吐,砰的一声,被打得横飞出去,撞击在古桂树上,有清晰的骨裂声响起,那是肋骨断裂的声响,他再次吐出一口暗红的血块,那是内腑被暗劲震得移位,重伤凝结的淤血。

    再也动弹不得,唯有一双凶狠的眸子,殷红充血,依然死死地盯着赵清琥。

    锵!锵!锵!

    剑刃交击,如火树银花,在空中绽放,然而每一剑交击,道士清羽脸色都要苍白一分,十剑过后,他口角溢血,同样被震伤了内腑。

    “你以为,我的剑法就只是这样的程度?”

    倏尔,黄清礼嘴角泛起冷笑,手中宽刃长剑剑式一变,原本分化出来的两道剑影瞬间凝实了两分,已经可以见到模糊的剑形。

    “一气化三清,心领神会!”

    就是赵清琥与江清流也被这一剑吸引了,一气化三清是武当基础剑法中唯一的一招,有三个层次,第一层化出两道剑影,第二个层次三道剑影,第三个层次就没有限制,若是功力足够,化出四道剑影,五道剑影,乃至是千百道剑影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一般武学四重境,也同样适用于其中,在赵清琥两人看来,黄清礼这一气化三清第一层的剑法,已经到了心领神会之境,可以将两道剑影幻出剑形,若是真正入神得髓,两道剑影就真正如若实质,难以分辨。

    如那道士清羽,虽然同样是第一层的剑法,分化两道剑影,但领悟上就要差上不少,只有融会贯通的境界,两道剑影只不过是模糊的影子。

    铛!

    一片火星迸射,这一剑交击,金属音震颤耳膜,道士清羽长剑脱手而出,随后就有一只拳头吞吐暗劲,十分歹毒,落到了他胸口之上。

    咔嚓!

    一连串的筋骨断裂之声,却是那江清流突然间出手,身形一闪,雷霆一拳,暗流涌动,将其震飞出去。

    噗!

    一连吐出三四口逆血,清羽看了看身边的胖道士,视线有些模糊,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但随即两人相视一眼,又放声大笑。

    “你蠢!”

    “是你蠢!”

    “我们都蠢!”

    江清流三人看眼前的一幕,都露出几分嘲弄之色,赵清琥冷声道:“怎么,现在知道自己愚不可及了,但已经晚了。”

    “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与人无忧!”

    黄清礼收剑归鞘,傲然而立,他显露出一手一气化三清的剑法,看出来江清流二人有些忌惮,心中也是颇为自得。

    “哈哈哈,咳!咳!”胖道士清夜又大笑,哪怕嘴角不断有血沫溢出,咳嗽不止,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他勉力抬起一条手臂,朝着三人袖手一挥,嗤声道,“懂个屁!三条狗!不与夏虫语冰!”

    江清流三人的脸色很不好看,赵清琥的脸色阴沉,脸上雀点皱起,他捏紧一只拳头,就朝着两人走去,眼中寒芒闪烁,冷冷道:“本想就此放过你二人,现在要打掉你们满口牙,才能宽恕你们的口无遮拦,让你们铭记,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呼!

    下一刻,赵清琥向前一蹿,就来到胖道士两人身前,他双拳同时挥出,就要打碎两人满口牙。

    “小心!”

    突兀的,江清流与黄清礼二人同时暴喝,赵清琥只感到眼前一花,胖道士两人身前,就出现了一道有些褴褛的身影。

    一只强健有力的大手按在了他的手臂之上,太极圆转,坐水盘风!

    古桂树下突然起了风,但仔细感应,却又仅仅局限在赵清琥周身丈许之地,落叶飞舞,刹那间竟似化成了一个浑圆的太极图。

    “盘风坐水!入神得髓!”

    瞬间,不远处准备出手的江清流二人一下止住身形,脸上同时露出惊骇之色,他们感到了一方无形的场域,将赵清琥笼罩,令他们冥冥中感到了绝大的危机。(求推荐票呀求推荐票,求收藏呀求收藏,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