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蛇出洞
    (晚上临时出门更新晚了,明天第一章在凌晨,马上又周一了,提前求周一推荐票冲新书榜,十步在这里拜托大家,拜谢。)

    青羊涧。

    坐落于武当七十二峰之一的青羊峰中,青羊峰一脉,于五百年前断绝,最后一代峰主极元真人与魔门十三宗之一,那一代的欲魔宗宗主于雷劫中搏杀,双双陨落。

    “《青阳剑》,《乾离元亨步》,当年青羊峰闻名天下的顶尖武学,可惜五百年前成为绝响,”清夜双目放光,“还有《休命刀》,《泽雷掌》,也是精深奥妙的一流武学,可惜一门都没有能够传承下来,五百年前那一战太过突然,青羊峰一脉瞬间没落,我们猜测,那极元真人的元神世界,多半留下了青羊峰传承,若是可以得到,按照我武当的规矩,自可继承青羊峰一脉,入主青羊峰,日后有人臻至一流混元境,便能重开山门,挑选入室弟子。”

    重开一脉,入主青羊峰!

    就是苏乞年此刻听到,也是心神震动,入主武当七十二峰之一,成为一脉之主,今日之前,根本是他想也不敢想的,身为镇国大宗,武当一脉之主,几乎都是练就元神,闻名天下的顶尖人物,与这些人物并列武当,其身份地位,不用说,也要远远超过武林中寻常二流乃至是一流人物。

    五年后,若是拥有青羊峰未来一脉之主的身份,想来也能够拥有更大的话事权,面对天朝皇室,也能更多几分底气。

    ……

    是夜,月明星稀,寒风肃杀,窗外的北风很烈,茅草屋咯吱作响,似乎随时都会倒塌。

    苏乞年打坐,神情宁静,波澜不惊,床前的火盆烧得很旺,不远处的桌案上,几页《太极歌》还没有干透,若是此时静笃道士来看,就会发现,苏乞年的字似乎生出了一些变化,字里行间都有一种混凝如一的气韵。

    辰时,岸边。

    道士静笃立于薄冰之上,《龟蛇功》的拳架子在他的手中十分朴实,看上去并不高深。

    但今时今日,苏乞年再观摩就有所不同,龟蛇拳第四式盘风坐水入神得髓,他对于武当太极阴阳的道理,领悟更深一层,现在顿时明白,不是道士静笃演练的《龟蛇功》十分浅薄,而是他的拳法比大成更进一步,返璞归真,一招一式都蕴藏阴阳至理,不过神韵内敛,不是对于阴阳道理参悟到达一定层次,是看不出来的。

    第六层!

    很快,静笃道士的拳架子就攀升到了第六层。

    苏乞年双目隐隐放光,光华流转,只片刻间对于这一层的领悟就推进了大半,等到第七层的拳架子也演练完,苏乞年轻吐一口气,嘴角泛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龟蛇功》第六层,已尽全功!

    接下来,就剩血气补益,水磨的工夫,若是供给足够,只需一天,苏乞年自信可以直接将修为推至第六层圆满。

    又是一趟龟蛇拳,入神得髓的第四式龟蛇拳就好像一块烧融的炭火,不断将周围预热的木炭点燃、同化,而静笃道士的一趟拳,就是不断鼓风的风箱,风助火势,辰时演武的最后,不知不觉中,苏乞年就感到其它四式拳法彻底冲破了桎梏,步入了武学四境的第三境,心领神会。

    除此之外,对于那第六式地火明夷,苏乞年也有了一些体悟,但因为初悟,还只停留在初窥门径的第一境。

    “苏乞儿,你还来看什么演武,回去睡觉吧。”

    “来来来,苏乞儿,要不要我教你第一式龟蛇拳,我看你怕是连第一式都还没有领悟吧,哈哈!”

    一些缓刑死囚大笑,看到苏乞年不动,一身褴褛思索的摸样,更感到好笑。

    没有理会这些人,苏乞年背起药篓就孤身一人走进深山之中。

    临水岸边第二间茅草屋。

    窗口,一双眼睛闪烁精芒,如剑一般锋锐,看着苏乞年消失的背影,良久之后才收回目光。

    三天后,月圆之夜。

    冬月如冰玉,茅草屋后,苏乞年如一道幽灵潜行,进入了武当山老林中。

    竹楼前,长明灯下。

    道士静笃负手而立,他肌体黝黑,络腮胡子在寒风中轻扬,一双虎目在月色下晶亮,好像世间最纯净的墨玉。

    看着远方消失的佝偻背影,十息后,又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消失在老林中,他微微蹙眉,既而叹息一声,转身走进竹楼中。

    武当山的夜很冷清,老林中的沆瀣很浓重,甚至毒虫蛇蚁都归巢准备过冬,这样的季节,就算是毒液刚出口,也被冻结了。

    苏乞年的步子不很快,他依然佝偻着背影,足足过去了半天时间,他才来到了那一座生长着古桂树的幽谷中。

    月华如水,古桂树轻轻摇曳,桂花洋洋洒洒,落到苏乞年的头顶、肩头,幽香扑鼻,心灵都变得宁静下来。

    伸手拨开地上的落叶,显露出一根缠绕着古铜线的红绳,红绳的一端,赫然是一株生出了六品叶的老山参。

    明黄的老山参在月光下显得有些晶莹,散发出来淡淡的参香,甚至这参香都不能够被桂香掩盖,缓慢而坚定地弥漫开来。

    然而,就在苏乞年佝偻着背,想要取出背后药篓中的药铲挖掘时,一道略显玩味,且有些贪婪的声音自身后不远处响起。

    “苏乞儿,你真是好机缘,才来逍遥谷不到一个月,就寻到了这样一株珍贵的野山参。”

    “什么人!”

    苏乞年惊呼,瞬间转身,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中年道人,身着杂役道袍,熟悉而普通的体貌,此时,那一张脸上挂着贪婪与狰狞,眸光开阖之间,更有寒光闪烁。

    “怎么,你想不到吧?”杂役道人嗤笑道,“你以为自己身体不断衰弱是因为什么?你这乞儿的名头,却也要好好感谢我才是。”

    “是你!”

    苏乞年满脸愤怒,一双眼睛变得赤红,死死地盯住了十丈外的杂役道人,他佝偻着背,努力想要挺直,但身体孱弱,甚至不时有些咳嗽,连续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似乎想到了什么,杂役道人又露出几分好奇之色,道:“不过我之前就很奇怪,你居然能够采摘到这么多的草药,被临水几间那几个人盘剥之后还能够上交足够分量,现在我明白了,没想到你居然还精通药理,这采参的道理我隐约听过,想来困住这株野山参也是出自你的手笔,这就难怪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是谁指使你的!你背后是谁!是朝中哪一位这么急迫,现在就要动手!”苏乞年又痛斥道。

    嗯?

    杂役道人瞳孔微微收缩,就露出几分忌讳与惊惧,但很快收敛,他左右看看,再看向苏乞年,就露出森冷之色,寒声道:“没想到你也不傻,居然能够猜测到这么多,你也没有猜错,不过至于我背后那一位,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要带着绝望死去,朝中哪一位,你认为我会告诉你?那一位说了,要你死不瞑目。”

    说到这里,杂役道人又不禁摇头叹息一声,道:“本来还以为要再过两个月,药力才能够积蓄到达一定分量,让你在孱弱与无力中孤独上路,没想到你居然会给我这样的机会,这就不能够怪我,深夜入山采药,我武当山中也不全是净土一片。”

    “你要杀我?”苏乞年满脸难以置信。

    “何必要说出口呢?”杂役道人冷笑,“逍遥谷历年都有几个缓刑死囚在深山老林中身陨,今年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这样上路岂不是一了百了,下辈子记得好好投胎。”(晚上临时出门更新晚了,明天第一章在凌晨,马上又周一了,提前求周一推荐票冲新书榜,十步在这里拜托大家,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