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震惊
    (第一章提前送,求周一推荐票,求收藏,今日推荐票破千,周六十步放假就三更。)

    古桂树虬曲,枝叶繁茂,冬月清冷,寒雾渐生。

    就在杂役道人想要出手时,苏乞年退后一步,一只脚就抬起,落到了那野山参的上方。

    “你想干什么!”杂役道人挑眉,惊喝道。

    “不想干什么,我只想知道,武当山中到底是什么人与朝中勾结,我也不问你是朝中的哪一位,你只需要告诉我武当山中是什么人,否则即便是毁去这株野山参,我也不让你顺心如意。”苏乞年咬牙,低吼道。

    “你好胆!”

    杂役道人斥道,这个中年人没有想到,苏乞年这样一个懦弱之辈,居然敢和他鱼死网破,但他也是真的担心,这样一株满了三十年的六品叶野山参,对于身在杂役房的他太重要了,甚至他可以去换取开天丹,加上他这么多年的一些积蓄,未必不能够请动外院的静字辈师叔伯指点他《龟蛇功》第七层的功夫,助他臻至圆满之境。

    筑基,筑基,一旦筑基,就不再是眼前的境况,可以重回外院,甚至都不再是一般的外院弟子,而是正经刻了命牌,列入宗祠后堂,进行排位的入门弟子,可以进入武当外院玄武楼传承武当内功心法,等待二十七脉的勘定与挑选。

    “横竖不过一死,我要死得明明白白!”

    苏乞年毫不相让,他眸子充血,愤怒到了极致,脸色都涨得通红。

    该死!

    杂役道人心中暗骂一声,却也不能真的出手,将死之人,一些顾忌全都抛弃了,他不能够行险,他相信若是出手,那苏乞儿一定会将野山参真的踩碎。

    但真的要说出那一位的名字,他就有些心中发毛,但想到眼前这苏乞儿已是将死之人,心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摇摇头,杂役道人看向苏乞年,嘴角泛起若有若无的苦笑,道:“知道了只会让你更加绝望,不过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告诉你,但是你要保证一定将脚收回,我甚至可以给你三息的时间逃,相信你也应该明白不可能得寸进尺,否则即便不要这一株野山参,你也休想有一点机会。”

    “好,我答应你!”苏乞年道。

    略一迟疑,杂役道人沉声道:“那是我武当年轻一辈,唯一身在龙虎榜上的那一位。”

    什么!

    即便是早有准备,苏乞年也是瞳孔收缩,没想到居然会是此人,除了武当诸脉峰主之外,几乎比任何一个执事或护法都麻烦。

    龙虎榜,由天朝大内发布的江湖榜单之一,收录有天朝境内年轻一辈最强的八十一人。

    放眼整个大汉天朝,亿万人口,多少武林宗派,世家门阀,还有皇家书院,满朝官宦家世,能有多少年轻人,在这么多的年轻武者中披荆斩棘,问鼎最强的八十一人之一,可见其艰难之处,这龙虎榜蕴藏的意义也可见一斑。

    “好了,现在给你三息时间。”

    杂役道人再次开口,脸色很不好看,被苏乞儿这样逼问出来,他脸上无光,遑论他也是真的忌惮,他不过是杂役道人,都没有真正入门,被列入宗祠,若是为那一位所不喜,日后在武当山中,多半寸步难行。

    古桂树下。

    苏乞年收回脚掌,向前迈出两步,在杂役道人身前九丈处站定,摆出一个起手式。

    杂役道人顿时就露出古怪之色,他上下打量背影佝偻,看上去气质颓唐的苏乞年一眼,嗤声道:“你还想和我交手?不要以为你每日辰时前去向静笃执事请益我不知道,好高骛远的东西,第一次就向执事请教第七层的功夫,想来静笃执事也对你十分不喜,明明已经完成了采药量,还被罚入玄阴洞受阴风蚀体之苦,现在我给你三息时间,你不去珍惜,竟然还想要出手,你以为自己学了不到一个月,能有什么成就,还是你以为我身在杂役房,就没有多少功夫?很明白的告诉你,我的《龟蛇功》已经第六层圆满,正在参悟第七层的功夫!”

    闻言,苏乞年面露惊惧之色,但还是咬牙止住身形,没有退后,他盯紧了杂役道人,甚至摆出起手式的手臂有些颤抖,腿肚子都开始打颤。

    “苏乞儿就是苏乞儿,不说连摇尾乞怜,连逃跑都不会,”杂役道人冷笑,“真是可惜了,杀死这样的你,让我都有些觉得惭愧,要是一个第五层,甚至是《龟蛇功》练至第六层的人物,还能够让我提起几分战意,现在杀死你,就和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杂役道人走来,一只拳头微抬,最后看一眼苏乞年衣衫褴褛的模样,眼中寒芒迸溅,喝道:“练武之人血气方刚,下辈子记得死体面点!”

    呼!

    一只拳头在苏乞年面前放大,杂役道人出手,他身如老龟,沉睡万年后苏醒,沧桑古老的气机在拳头上流淌。

    嗡!

    与此同时,在其背后的空气扭曲,一匹火红烈马撕裂开虚空,挣脱出来大半个身子。

    哪怕是面对苏乞年,杂役道人都动用了至少第三层《龟蛇功》的功夫,龟蛇拳第一式龟蛇万年,这一式拳法他苦悟多年,早已臻至武学第二境,融会贯通多时。

    眼看着自己的拳头到达苏乞年面前寸许之地,杂役道人甚至可以看到苏乞年额头上的毛孔,那一头披散的头发被他的拳风激起,向后扬起。

    然而,这最后的寸许之地,却似在这一刻化成了永恒,因为一只强健的手掌不知在何时按在了他的手臂上。

    霎那间,微风起,一股无形的场域将他笼罩。

    太极圆转,盘风坐水!

    双目骤然间瞪大,杂役道人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瞬间,苏乞年背后,虚空扭曲,一匹火红烈马踏步虚空,降临人世间,雄浑的气血涌动,散发出来灼热的气息。

    此刻,眼前哪里还是之前那佝偻的身影,虽然依旧是衣衫褴褛,但是那挺拔的背脊,就好像一根笔直的青竹,节节贯穿。

    还有那颓唐的气质,也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锐气,一股刚阳炽烈,宁折不弯的气势。

    这哪里还是那个被所有缓刑死囚唾弃,乃至是名传外院的逍遥谷苏乞儿,此时这个少年身上涌动的力量,足以震动人心。

    而最重要的是,这一刻,杂役道人感到自己被黏住的双臂难以挣脱,落叶以两人为中心,化成一张三丈方圆的太极图,并随之沉浮。

    “盘风坐水,入神得髓!”

    他惊呼出声,这心神震颤的瞬间,一道剑鸣声尖锐,眼角的余光就看到月光下,一道剑光冰冷,一分为二,两道雪亮的剑影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一气化三清!”

    伴随着这一剑,还有身后也传来呜呜的拳音,那种气韵在空气中传递,即便不转身,杂役道人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是龟蛇拳第三式龟蛇撞山,七式龟蛇拳中最为刚阳至大的一拳。

    浑身汗毛竖起,背脊生寒,弹指间毛骨悚然!

    一场绝杀!

    一场针对他的伏杀!

    杂役道人脸色一下苍白,一身力道随着苏乞年太极圆转,须臾间就挪移走了九成以上。

    嘶!

    烈马长嘶,那是苏乞年的背后,火红烈马蜕变,四蹄如碗,鬃毛飞舞,马身一下拔高了尺许。

    汗血宝马!

    属于《龟蛇功》第七层圆满才能够拥有的力量,汇聚了杂役道人与苏乞年两者的力道,短暂显化世间。(第一章提前送,求周一推荐票,求收藏,今日推荐票破千,周六十步放假就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