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青羊峰
    (求推荐票,求收藏,看来今天推荐票破千难了。)

    一剑,两拳!

    剑是武当基础剑法一气化三清,一拳龟蛇撞山,一拳盘风坐水,再转为暗流涌动。

    汗血宝马踏空,火红鬃毛飞舞,神骏之姿就是另外出手的两人也是心神一震,有些目眩神迷。

    噗!

    剑尖贯穿,又有两拳同时落到前胸后背,杂役道人浑身一震,就一动不动。

    瞳孔瞬间收缩,又放大,直到最后一刻,他还死死地盯着苏乞年,似乎要将眼前这个少年的身影永远铭刻在灵魂中,轮回带到下一世。

    “果然不出乞年你所料,此人还真的一直在暗中窥视,若是被他知晓我们的行踪,哪里还有我们的机缘造化。”

    收剑归鞘,清羽又凝声道:“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那个人,此人出身清白,同为寒门子弟,想不到……”

    嗤笑一声,清夜挺了挺有些发福的肚子,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年头,黄蜂尾后针,无毒不丈夫,不止妖吃人,太多人吃人,但现在说出去,不可能有人相信,我们只有先烂在自己肚子里。”

    “先斩了逍遥谷的这只触手,本就是贬去杂役房的外院弟子,偏偏不思进取,却要蝇营狗苟,走捷径,”清羽沉吟道,“现在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随时都会将我等卷入其中,青羊涧之行,迫在眉睫。”

    苏乞年明白,不仅仅是他,就是清羽两人而今在外院也多半不太平,那些人尚未出手,恐怕就是在打探他这个神秘的外院弟子的身份和底细。

    武当戒律,禁止同门相残,死一个杂役道人或许不算什么,但若是死一个外院弟子,即便是尚未被纳入门墙,刻下命牌,至少在武当山中也会彻查,这涉及到武当数千年的清誉与威仪,绝对不容门下弟子亵渎。

    “今日天色已晚,明日辰时,你我三人准备一二,就入青羊峰一探。”

    咬咬牙,清羽开口道,他愈发感到压力,若是再无准备,怕是难以善了。

    苏乞年点点头,而后弯下腰,将杂役道人睁大的眼睛抚平,这是今世死在他手中的第一人,到底心中有些感叹,却也没有什么愧疚,读书人内心方正,他自问没有做错,自然无所畏惧。

    ……

    月上中天。

    苏乞年又悄无声息地回到逍遥谷内,至于杂役道人的尸首,武当山中的兽穴太多了,一些尚未冬眠的猛兽还需要补充食物,积蓄血气。

    明月如盘,高悬九天,窗外北风呜咽,苏乞年凝望圆月,心中生出一丝淡淡的想念。

    马上就满一个月了,一个多月前,他苏府被查封,府中仆役丫鬟全都被遣散,父亲苏望生与母亲苏氏被打入天牢,而长兄苏乞明散尽举人功名,被发配至北海边境充军,抵御深海妖族,才换来五年苟延残喘。

    然而,军中杀敌,抵御妖族又岂是那么简单,北海边境,每日血流漂橹,多少人族将士埋骨他乡,想要靠军功换取赦免,在大汉军中,早有明例,需得击杀至少一名妖族绝顶强者,而绝顶人物哪一个不是名动天下,不说大汉天朝,就是大汉之外,四方诸国也是威名远扬。

    而放眼大汉境内,就是少数一些镇国大宗,顶尖世家,掌门或家主也都未曾踏足绝顶之位。

    “不知父亲母亲是否安好,大哥是否平安……”

    苏乞年喃喃道,眼中闪过一抹忧色,朝中有人欲破灭一切变数,父亲母亲身在天牢,大汉关押重犯之地,大内高手如云,想来皇室也绝不容许有人伸手,但北海边境就不同,大哥被发配,进入的是炮灰营,无论诱敌深入还是冲锋陷阵,永远是冲在最前方的,在军中的地位最低,死亡率也最高。

    他已经进入了武当山中,还遭受到种种窥视和暗算,不用想大哥的境遇,绝对要比他还要艰难数倍不止。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将种种念头收回,五年岁月,说短不短,但对于武林中人,武功精进哪里有那么容易,没有十数年的苦修,有几人能够有所成就,练武问道、求长生、破碎虚空,求道之路上,多少先辈前贤染血,断了前路,他苏乞年又怎么敢说一定能有成就。

    而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住一切机会,否则即便是他成功筑基,脱离罪籍,成为武当弟子,乃至日后武功有成,名传江湖武林,却要孤独一人前行,身边亲人不在,也没有了丝毫意义。

    眼中有坚凝之色闪过,苏乞年在木床上盘坐下来,他呼吸悠长,随着《龟蛇功》愈发精进,练骨的功夫也慢慢到了尾声,此时甫一打坐,福至心灵,竟是弹指间入定,这不知不觉中,打坐的功夫也更进一步。

    再次醒来,苏乞年就感到浑身无一处不精力充沛,再看明月移位,发现自己打坐入定的时间,已然稍稍不足一炷香。

    “肉身是舟楫,灵魂是舵手,灵魂掌舵,驾驭舟楫,在天地间遨游,彼此就如太极阴阳,缺一不可,是以一方精进,另一方自然也能摆脱旧观,有所进益。”

    苏乞年暗道,练武之人把握己身,寻求突破,同样也要知道精进的源头,才不是一知半解,将每一步都垒实,才能真正做到无所窒碍,勇猛精进。

    ……

    辰时。

    这一天的武当山中没有出太阳,阴雨绵绵,不是很大,却更多出了一分料峭的寒意。

    茅草屋中,苏乞年用完妖虎肉汤,气血滚滚而动,两百零六块骨头生出酥麻感,几趟拳架子打下来,《龟蛇功》第六层的功夫稳步精进,已然完成了一半,气力也有所增加,乃至他全力催动,一匹烈马之力也有了几分汗血马的气象。

    这样的天气,逍遥谷中一些缓刑死囚依然选择了入山,因为在第八册《妖经》中,一些草药正是在阴雨天绽放、结果,步入成熟,若是错过,极可能被人捷足先登。

    当然,对于诸多缓刑死囚而言,这样阴冷潮湿的天侯,更加令他们心中抑郁,没有人有心思待在屋中,中午和晚上,两顿妖虎肉汤没人想放弃。

    每一个缓刑死囚的缓刑年限都不同,对于筑基,即便出身不凡,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十拿九稳,都不肯放弃平日里哪怕一丝微不足道的积累,如此百川归海,积少成多,才能有迎来蜕变成蝶的一天。

    片刻后,推开烂木门,披上茅草屋中备着的破洞的蓑衣,苏乞年走进绵绵阴雨中。

    幽谷内。

    古桂树青碧,桂香在雨中不散,等到苏乞年走进谷中,清羽二人一身蓑衣,正立在树下,三人相视一眼,就同时起步,很快没入了老林里。

    青羊峰。

    武当七十二峰之一,在金锁峰之北,高耸突兀,林木丰茂,有传说,初代汉天子曾坐青羊游于此,山中有清泉,出于青羊涧。

    青羊峰约有四百来丈高,山势雄奇,清泉流瀑远远就能看见。

    山脚下,苏乞年三人没有逗留,也没有走山道,而是在清羽的引领下,循着一条隐蔽的小径蜿蜒而上。

    山路崎岖,荆棘丛生,却挡不住苏乞年三人,只半个时辰,三人就来到了半山腰,再走过一处峭壁,就看到了青羊涧。

    青羊涧不在山的另一边,而是处于青羊峰半山腰下五十丈,是一处凹陷之地,没有开凿出来山道,只有一条隐隐约约的石路,十分陡峭,且乱石嶙峋,即便是以清羽二人的身手,入涧时也十分小心,筋肉绷紧,不敢有丝毫大意。(求推荐票,求收藏,看来今天推荐票破千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