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元神现,青阳当空
    (求推荐票,求收藏,一千票到周五都有效,有一天达到周六就三更,这几天十步也正好酝酿下情节,一个重要节点要到了。)

    山壁陡峭,几乎笔直,就是那条隐约的山路,五百年过去,也生满了墨青苔藓。

    五十丈的陡坡,清羽二人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才下到底部,这时二人看向苏乞年的目光更加古怪,甚至有些羞恼。

    “苏变态,你是怎么练的,这眼力和劲道,像是有了十数年的功力积累。”

    胖子清夜忍不住大呼小叫,他感到极度不平衡,这小子才来武当几天,不但《龟蛇功》练到了第五层,这出手之间的劲力把握,眼力之毒辣,根本不像有一点根基不稳,甚至底蕴之深厚,都超过了他们两个进入武当外院已有近四年的弟子。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苏乞年身怀《迷魂大法》这样武林少有的精神武功,尚未步入龙虎境,就涉足了精神领域,精神力笼罩周身,十丈之地见微知著,论力道的掌控,自然远远超过寻常尚未筑基的武者。

    而听到胖子的话,苏乞年唯有朝他翻个白眼,《迷魂大法》非同寻常,他也是自行摸索修行,甚至第十五重后的功法都不全,不知道是否有大的缺陷,否则苏乞年倒是不介意传给二人。

    青羊涧不小,能有方圆两、三百丈,不过此时眼前荒草丛生,哪里还有昔日清泉汩汩,山药荟萃的灵动。

    有几处老旧的道观,琉璃玉瓦间可见当年盛景,不过此时只剩断垣残壁。

    “这是当年的青羊宫,昔年《乾离元亨步》冠绝武当,比之初代三疯祖师的《梯云纵》更上一层楼,青阳剑亦是光明浩大,与太极剑亦可一较长短,没想到五百年前遭劫,就此断了传承。”清羽感叹道。

    此时,苏乞年三人就站在一处残破的宫门前,看脚下乱草生长,就连那块青羊峰初代峰主亲笔所书的匾额,也生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只依稀可见青羊二字。

    “兴衰罔替,天道轮回,谁也逃不过,只是我等凡人难以看透。”苏乞年有所悟道。

    “不过现在就是我们的机会,”胖子清夜有些兴奋,“得到青羊峰一脉传承,就如枯木逢春,前面一个轮回结束,我们就是下一个轮回的开辟者。”

    进入宫中。

    苏乞年就看到一些石灯,里面的灯油早已干涸,地上的青砖还算完整,不过也生满了数尺高的杂草。

    “青羊宫巅峰时,除主殿与青羊阁外,一应屋舍有一百三十六间,门下弟子近百人,不乏二流龙虎境,甚至是一流人物,龙虎榜上有名。”

    清羽道出一些典故,都是外院藏经楼中的武当史记,七十二峰,每一脉都曾有过辉煌,如青羊峰一脉,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若非是五百年前一战,而今的青羊峰,多半会更加鼎盛。

    三人走过青羊宫主殿、青羊阁,除了一些残破的桌案,就连主殿中供奉的真武大帝道身,也都消失不见。

    “青羊峰没落,五百年前就被诸峰瓜分一空,青羊阁中残存的一些二、三流的武功秘籍,也都被诸峰取走,”胖子冷笑道,“就如那金锁峰的《金光剑》,五百年前,应该是唤做《青光剑法》,是当年青羊阁中残存不多的二流剑法,甚至连真意种子都完整留存了下来,哪知五百年物是人非,人走茶凉,连武学正宗都被篡改了。”

    苏乞年闻言却是沉默,岁月流转,人情冷暖,就是武当这样的道家正宗也不能免俗,人练武,自然有争强好胜之心,这当中的是是非非,若是青羊峰一脉尚未断绝,不知道诸峰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绕过青羊宫主殿,来到青羊宫后,苏乞年三人就看到了一汪枯竭的泉眼。

    能有三丈大小的泉潭,只剩下丈许深的潭底,铺满了一层干枯龟裂的鹅卵石。

    “当年闻名天下,洗炼兵刃的青羊泉也干了,十大古泉至此断绝了一口。”

    清羽深吸一口气,而后伸手入怀,取出了一枚婴儿拳头大的青铜把件,这青铜把件雕刻的是一只羊,羊角粗大虬曲,尖角刺天,足有半个羊身大,这青铜羊把件通体都生满了暗绿的铜锈,显然是经过了漫长岁月的磨蚀。

    “元神世界的入口在这里。”苏乞年目光微凛道。

    郑重点头,清羽道:“这青羊令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在武当山中得到,否则即便这元神世界的入口在这里,我们也打不开。”

    下一刻,没有迟疑,清羽将手中的青铜羊把件一抛,就落入了干枯的青羊泉中。

    叮!

    一声轻响,却好像回荡在久远的岁月里,既而,苏乞年就看到潭中一点青金光芒浮现,须臾间就如流水一般的荡漾开来,看似缓慢,但苏乞年甚至来不及有丝毫动作,就漫过了他的脚下。

    青金神光大盛,遮蔽了一切视线,就连苏乞年放出体外的精神力,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道逼迫回来,龟缩至祖窍神庭中,动弹不得。

    等到三人再次恢复视线,眼前的一切就再不相同。

    “这就是,元神世界!”

    就是以苏乞年读书明理的心性,不说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也不会轻易被撼动心神,但是眼下,他却是连呼吸都微微一滞。

    因为眼前虽然还是曾经的青羊宫,但是一切都已大变,就如身前,哪里还是曾经干枯的泉潭,只见一泓清泉汩汩,清蓝如玉,泉水上甚至漂浮着一层淡淡的白色寒气。

    “青羊泉,复苏了?”

    胖子清夜眨眨眼,甚至忍不住动手掐了自己一把,直疼得龇牙咧嘴,但随后又喜笑颜开:“真是宝地啊,就是这一泓青羊泉,也是无价之宝,普天之下多少兵匠要趋之若鹜,通灵层次的灵兵,更是非十大古泉的泉水不能够成功淬炼,断痕宝兵,得一口古泉水淬体,多半能更上一层楼。”

    转身再看,断垣残壁不再,琉璃宝瓦,青砖绿墙,又是一座恢宏的青羊宫。

    “那是……”

    苏乞年抬头,就有些愣住了,他看到了一轮青金色的太阳,离地不是很高,约有两三千丈,散发出来温暖如春的光辉。

    此刻,整座青羊宫都被青金阳光笼罩,看青羊宫外,却是白雾迷蒙,再看不到来路。

    “走吧”

    三人相视一眼,就朝着青羊宫主殿行去,还有数十近百步,就听到了鼎沸的呼喝声,乃至兵刃破空的声响。

    转过青羊阁的拐角,苏乞年三人就不禁止住了脚步,此刻,青羊宫内百丈见方的演武场上,竟有数十近百人在演武。

    有练剑者,青光熠熠,如流电穿空,留下数十上百道青色剑影。

    “《青光剑法》!”清羽喃喃道,他初涉剑道,看得心驰神往。

    还有人练掌法,一招一式都掀动滚滚雷音,掌心内敛,如孕育有一口雷池,掌力一吐,就震碎一片空气,真空坍塌,隐现雷光闪烁。

    “难道是,《泽雷掌》!”

    胖子眼睛都要瞪出来,青羊峰传说中至刚至阳的掌法,雷霆蛰伏于大泽之中,脱胎于《易经》中“泽中有雷,万物蛰伏”的道理,放眼整个武当诸多一流武学,也少有可及,乃至有史记手札记录,初代青羊峰峰主,化雷劫于掌心,持之与丐帮《降龙掌》争锋,以一流撼顶尖,硬撼一十八掌,全身而退。(求推荐票,求收藏,一千票到周五都有效,有一天达到周六就三更,这几天十步也正好酝酿下情节,一个重要节点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