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走在窒息的路上
    (转折部分基本结束,写了四个小时,接下来,就开始激动人心的故事,求推荐票,求收藏。)

    青羊宫凄清,乱草满地。

    青羊殿前,苏乞年三人相视一眼,皆心生摇曳,金顶太和宫,对于任何一个初入武当的弟子或来客而言,都无法忽视,甚至是需要用心朝圣之地。

    属于所有武当人的圣地,历代三疯道人的行宫,就是这金顶太和宫。

    太和宫,承载了太多武当人的梦。

    三疯道人不是传承,而胜似传承,是传道人,是护道人,是武当当代武道的最高成就者。

    历代武当,诸峰诸脉,除了斩妖除魔,所追求的,就是能够入主金顶太和宫,继承上一代三疯道人遗志,甚至对于诸脉峰主而言,即便是证道顶尖的武林泰斗,也没有踏足太和宫的资格。

    每一代三疯道人,都是转动天命的大宗师。

    天命宗师,那是与妖族诸皇媲美的,人世间至强的力量,他们呼吸间吞吐日月霞光,眸光开阖间崩毁山岳,张口一啸,就令日月无光,群星黯淡。

    乃至掌天命,转国运,除了无法长生,堪比古老神话《山海经》中的诸神。

    传说中,武林中人一旦涉足天命之境,就可捕捉到冥冥之中的命运长河,看到很多常人难以看到的景象。

    ……

    金光真人沉默,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太和宫中那一位难道预见了什么?

    不过很快,他又心中摇头,即便是天命宗师,也不能够窥破他人的命运,就和这世间存在的风水师一般,循着天道运转的方向,最终能够把握到一丝气运的轨迹,只不过相比于寻常精研易道的风水师,天命宗师把握到的轨迹更加清晰,却也仅此而已。

    “掌门,这二人可以等到他们筑基成功,甚至就是十年也无妨,届时若他二人不能踏足一流混元境,自然由我等诸峰挑选门下精良弟子过继,入主青羊宫。”

    金光真人一开口,苏乞年就感到祖窍神庭中精神力躁动,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但这个少年就不同!”

    话锋一转,金光真人的目光就落到了苏乞年身上。

    不好!

    心中一沉,苏乞年就知道不妙。

    另外五位峰主也落下目光,会仙峰的老道微微蹙眉,而其余四位峰主皆是摇头。

    “不错,此前听说,此子并非是我武当外门弟子,而是逍遥谷一个唤作苏乞年的缓刑死囚。”

    系马峰峰主接口道,这是一个看上去身材矮小,生有髯须的老道,他眼睛很大,眸光凌厉,似有龙虎的气势,这时颇有些不满地摇头:“我武当五千多年的清誉不容亵渎,一个缓刑死囚,怎能传承我武当一脉武学,入主一峰,不行!绝对不行!”

    “我等武林宗派、世家,向来不管庙堂沉浮,若是让此子入主一脉,来年若是成功筑基,多半会有风雨相伴,于我武当百害而无一利。”

    九渡峰峰主,一名看上去年过花甲的道姑,她眸子很冷,气势很盛,站在半空中就如一口出鞘的利剑,目光所过之处,皆是锋芒之气,此时,她一点不客气,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很是不耐。

    “掌门三思,”金光真人再次道,“此子我也偶尔听闻,在逍遥谷被戏称为苏乞儿,人言没有血性,不如乞儿,现在看来,此子身上似乎有一些隐秘,而刑部有文书,其父苏望生,因与魔道勾结,盗取天朝武库三门魔道顶尖武学而入罪,而今缓刑有五年之限,庙堂之高,不说其中种种是非对错,我武当为道家正宗,魔道诡诈,不得不防。”

    魔道!

    金光真人话音落下,几位峰主真人,乃至是会仙峰的老道,也露出几分诧异之色,既而就有些目光凝重,若是涉及魔道,就不能够等闲视之,这一脉之传承非同小可,可以用时月来打磨,却容不得有半点差池。

    “这金光真人好深的城府,看似不经意,实则暗藏机心,我一个逍遥谷的缓刑死囚,对于一脉之主这样的顶尖人物而言实在微不足道,他却了如指掌,而其他诸脉之主则一无所知,儒家说人心险恶如深渊弱水,当真足以埋葬性命,如武当也不例外。”苏乞年心中暗道,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掌门!”

    清羽二人几乎在同时开口,但甫一开口,两人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人轻言微,在掌门与诸脉峰主面前,实在没有丝毫左右的分量。

    略一沉吟,宁通道人道:“逍遥谷死囚入主一峰,我武当历代确无先例……”

    果然!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他神色不变,甚至目光愈发淡然,站在青羊殿前,腰脊挺得笔直,哪怕是几位峰主眼中也生出一分异彩,不论其它,这个少年的心性气度,已然可见一斑。

    然而很快,金光真人瞳孔就有了不易察觉地收缩,因为宁通道人再次开口了。

    “不过,我武当立宗以来,以太极阴阳为根,海纳百川,天道运转,亦有一线生机,这样,少年人,我给你两个选择,其一,现在就由我出手,剥夺传承印记,可以十枚开天丹助你筑基之用,而后循序渐进,若筑基有成,自可脱离罪籍,进入外院。”

    “至于其二,就只给你五年,若是五年之期将尽,不能筑基则罢,若是筑基功成,却未成一流之境,此后余生便不得再踏出我武当山半步,于这青羊宫中潜心研武,而前尘种种,烟消云散。”

    “第二条路。”几乎没有一点犹豫,苏乞年就开口道。

    他要逼迫自己,循序渐进未必有机会,破釜沉舟才能有一线生机,遑论而今,在见识到了证道顶尖的元神人物的武力,苏乞年不再有丝毫自信,此前他以为步入二流之境便能有所作为,现在看来实在可笑。

    大汉天朝能够立世五千余年,而与境内诸武林宗派、世家相安无事,互不干预,就绝对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底蕴,足以镇压一切变数,想要当代汉天子收回成命,这时候的苏乞年忽然感到了一种窒息的压力。

    即便是成就一流人物又如何?如今能够被苏乞年所看重的,也就只有这青羊峰一脉之主的身份,或许还能有少许分量。

    ……

    金光真人的目光愈发深邃,但终究没有再开口。

    五位峰主真人此时也终于收起几分轻视,认真地打量苏乞年一眼,这个少年的果断,就是他们也有些侧目。

    “既如此,此间之事就此终了,除几位闭关之外,皆不在山中,就请几位峰主见证,即日通达武当上下。”

    话落,宁通道人目光收回,转身迈步,如临天梯,只一步落下,就扶摇直上数百丈,没入云雾之中,这分明就是武当闻名天下的顶尖步法,《梯云纵》的功夫。

    冷哼一声,金光真人随后也转身,他化作一道璀璨的金光,虚空一闪,就消失不见。

    五位峰主也未多言,只是深深地看一眼苏乞年三人,就各自离去,三个尚未筑基的小辈,将这青羊峰一脉传承交予他们手中十年,即便有太和宫中那一位开口,也令人忧心,实在难知祸福。

    嘭!

    等到几位真人全都离去,胖子终于忍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他大口喘气,哪怕有青阳剑印护持,刚刚也感到有些窒息,心神都跳到了嗓子眼。

    清羽也一连深吸数口气,他胸腹起伏,擦掉嘴角的血迹,向前走三步,伸手拍两下苏乞年的肩膀,朝着他点点头。(转折部分基本结束,写了四个小时,接下来,就开始激动人心的故事,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