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打出一片朗朗乾坤
    (元旦陪家人吃饭,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更晚了,也写得慢,明日更新时间会基本正常,求推荐票,求收藏。)

    这一刻,眼前的画面似成了永恒,在此后极为漫长的一段时月,都清晰烙印在所有缓刑死囚的脑海中。

    “苏乞儿?你是苏乞儿?”

    短暂的沉寂过后,就陆陆续续有人开口,实在让人难以置信,眼前这个看上去风采飞扬,气质桀骜的少年,会是昔日那个打骂不还手的乞儿。

    当然,他们根本不会知道,这世间还有一门精神武功叫做《迷魂大法》,以慑魂术缔结幻象,攻陷人的祖窍神庭。

    此刻,苏乞年就立在那里,他脊梁骨笔直,如一根通达天地的古青竹,这古青竹有十五节,每一节竹身都烙印了只属于他的岁月与沧桑。

    “哼!不过是碰到了狗屎运,真以为一下成了凤凰,道家经典《老子》中也说‘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哪里有一蹴而就的武林高手,那不过是神话,是传说!”

    临水第九间茅草屋的两兄弟很不屑,两人看向苏乞年,他们清楚得记得那一夜,这个孱弱的少年在他们手中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如稻草人一般,一触即溃。

    门前。

    苏乞年看眼前众人百态,他的心变得愈发沉静。

    “我辈读书人,知礼明义,通达六合,心如日月,亘古如一,即便鬼神,不亲不近,不畏不惧,外魔不加身,我是逍遥人!”

    哪怕人情冷暖如刀似剑,苏乞年自信亦可打出一片朗朗乾坤。

    体内的气血在沸腾,他抬脚迈步,一只手背着包裹,走出门外。

    “这世间,不是桀骜就能够睥睨一切,没有力量,什么都是镜花水月!站住!”

    两兄弟中的长兄冷喝一声,同时一只手掌伸出,朝着苏乞年肩头按落。

    这刹那间,很多缓刑死囚嘴角都浮现嘲弄之色,临水第九间茅草屋的两兄弟,刚满弱冠之龄,长兄悟性略逊,《龟蛇功》也到了第五层圆满,而弟弟更进一步,已经初步开始了第六层功夫的修行。

    无论如何,不管兄弟二人哪一个,在众人看来,都远远不是苏乞年可以抗衡的,只要还是缓刑死囚,没有脱离罪籍,这逍遥谷的谷口,岂是那么好进的。

    谁知道,接下来没有如众人所想的推金山、倒玉柱,甚至这长兄的手掌落到苏乞年的肩头,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无声无息,好像落入了一团棉絮中。

    不好!

    手掌落下的刹那,兄弟二人的长兄就察觉到不对,在苏乞年的肩头,似乎出现了一股粘稠之力,将他的手掌整个吸住,他想要发力,但是气血一涌动,气力传递,就若泥牛入海,悄无声息。

    嘭!

    不等他有所反应,又一股沛然大力自苏乞年肩头传来,他浑身酥麻,如遭雷击,好像离弦的箭,被一下崩飞出去。

    什么!

    四方皆寂,这一幕,如刚刚那被烂木门弹飞的少年,几乎如出一辙,他们原本还有些迟疑,现在就震惊不已,因为出手的不是其他人,正是苏乞年。

    一个他们从未放在眼中的颓废少年,突然间摇身一变,展现出来这样的武力,他们很难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

    “见鬼!他隐藏了修为,我一时大意着了道!”

    那长兄脸色阴鸷,他一跃而起,两兄弟并肩而立,同时朝前逼迫过来。

    苏乞年的脚步不停,他走得不快不慢,很镇定,很从容,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前路。

    看那一双平静的眸子,很多缓刑死囚忽然间生出一种错觉,似乎眼前出现了一座千丈峭壁,一株崖柏历经千年风雨,扎根于孤崖之上,任凭风刀雪剑,闪电霹雳,哪怕枝叶落尽,伤痕累累,也不动不摇。

    呜!

    两兄弟出手了,一上来就是龟蛇拳中最刚猛凌厉的第三式,两只拳头破空,生出呜呜的拳音,掀起一股不弱的拳风。

    轰!

    与此同时,两人背后,空气扭曲,两匹火红烈马挣脱束缚,降临人世间。

    “一匹烈马之力,甚至还有一些超出。”

    “开始向汗血宝马蜕变,只是功力还浅,不能够显化出来更清晰的蜕变之象。”

    一些缓刑死囚感叹,悉心记忆两人的拳法变化,这两兄弟能执掌逍遥谷诸缓刑死囚的第九把交椅,就不是浪得虚名,龟蛇拳的研习赫然达到了武学四重境的第二重。

    苏乞年没有闪躲,也没有出手,他向前走,任凭两只拳头不分先后落到了他的左右两肩。

    嘭!嘭!

    这一次,两人的拳头好像打在了一块坚韧的老牛皮上,也许是错觉,两兄弟只感到耳边有微风轻拂,似落入了一口无形的风眼中。

    两只拳头再次被黏住了,甚至两兄弟感到指掌之间的刚猛拳力又一次泥牛入海,只刹那间,又一股极其刚猛的力道反弹回来。

    咔嚓!咔嚓!

    两道清晰的断裂声,两兄弟如稻草一般飞出去,砸落到四、五丈外,滚了几滚,就惨叫出声。

    这一下,就是再蠢笨的人,也明白苏乞年不简单,这力道一收一放之间,分明就蕴藏了武当太极阴阳的道理,且有了不浅的造诣。

    “怎么会,这个苏乞儿像一下变了个人,就是这两兄弟都不是对手,被力道折断了手臂。”

    诸缓刑死囚看去,那两兄弟正抱着一条扭曲变形的手臂,甚至骨刺都钻破了皮膜,鲜血淋淋,这样重的伤势,就是练武之人,没有一两个月也根本恢复不了,甚至这一条手臂想要恢复巅峰之力,还要重新进行皮筋骨髓一层层的温养。

    弹开这第九间茅草屋的两兄弟,看到两人筋断骨折,苏乞年就感到一阵畅快,精神力也变得无比活跃,甚至就连《迷魂大法》第一重的功夫,也有了再次晋升的迹象。

    “这二人当初欺侮我,读书人以直报怨,现在他们咎由自取,这恩怨就了了,我和他们之间没有了仇恨,心中就少了一层束缚,连精神力都纯粹了不少,看来这魂魄的修行,不仅仅在于精神力,人生路上种种经历,也是一种积累,甚至于佛经中,这是一桩因果,因果终了,善恶有报,也是一个轮回。”

    瞬息之间,苏乞年就有所明悟,武道修行每一步都蕴藏道理,无论是肉身还是魂魄,有了力量才能够伸张道理,而有了道理,力量才不是无根之水,两者没有主仆之分,缺一不可。

    此刻,这一下解开了心中的束缚,苏乞年就生出一股豪气,他体内血气很灼热,此时不吐不快。

    “心有不平气的一起上!”

    他大喝一声,眸子变得凌厉起来。

    蹬!蹬!蹬!

    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十数名缓刑死囚踉跄后退,被苏乞年的精神气所慑。

    可以说是一种目击,诞生出精神力,苏乞年一言一行都有一股气势,且随着精神力修为的精进,这股气势在他动武时尤其浓重。

    剩下的临水岸边几间茅草屋的主人都是一惊,面对此时的苏乞年,他们感到了一股源自心灵深处的压力,这就令得他们很难受,因为在内心深处,一个月的认知累积,他们始终不肯摆正苏乞年的位置。

    “动手!”

    七个人相视一眼,就同时扑了出去,各自占据一处方位,封锁了苏乞年所有的退路。(元旦陪家人吃饭,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更晚了,也写得慢,明日更新时间会基本正常,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