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筋骨化秋蝉,髓血酿琼浆
    (时间慢慢正常,新年第二天,大家快乐吗?十步还是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

    逍遥谷中寒风起,临近冬至,风中都裹挟了冰渣子。

    临水七间茅草屋的主人,一个个目光凌厉,《龟蛇功》都在五层圆满乃至更高,这一下围拢,苏乞年就感到祖窍神庭之外,七座烧得旺盛不一的炉火在跳动,这是属于七人的气血之力。

    但是《迷魂大法》第一重功夫练成,第一处星位点亮,这点气血他根本不在意,精神力呼啸而出,笼罩方圆十丈之地,风吹草动,乃至七人每一寸筋肉变化,都尽收眼底,了然于心。

    在见识了证道顶尖的元神人物出手,观日月无光,山河变色,这七个人与之相比,就好像毛毛雨,当初青羊宫上空一战,苏乞年虽然没能领悟到一丝半点,甚至精神力都不敢破体而出,怕被那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灼热气血淹没,炙烤成灰烬。

    但如此开拓眼界,他捕捉神韵,精神力渗透己身,不断调整,练骨的功夫巩固,彻底大圆满,已然开始涉足第七层的洗髓功夫。

    七人不动还好,这一动就被他捕捉到了气血变化,个人的修为曝露无疑。

    修为最高的,是那临水第三间茅草屋的主人,一个看上去马脸短须的青年,观其气血涌动,修为大约在《龟蛇功》第六层接近圆满的程度。

    七人中,除了那第十间茅草屋的主人尚在第五层大圆满,其余皆处于第六层功夫的修行路上,只是修为深浅不一。

    “苏乞儿!你是什么东西!不过得了奇遇,这就觉得自己翻身了,不过小人得志而已!”

    “不错,早先怎么没有血气,现在一朝得势,就耀武扬威起来,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真是蝼蚁的心态,我等尚未受刑前,也是俯仰长安三百里的侯门大户,官宦家世,一些混元境的一流人物也都见过,你能吓住我们!”

    七人彼此眼神交流,刹那间齐齐出手,他们也看出来一些古怪,今日让苏乞年走出逍遥谷,日后就没有了机会,所以现在也放开了一些顾忌,要先将其摄拿住,七人在逍遥谷一众缓刑死囚中积威已久,也不怕有人敢说闲话。

    轰!

    这一刻,七道拳音同时响起,竟好像一口战鼓被擂动,振聋发聩。

    空气扭曲,七匹火红烈马降临,有的甚至已经长出了长长的火红鬃毛,生出了几分属于汗血宝马的神骏。

    七只拳头,七匹烈马,七股气血连成一片,似化成了一口灼热的血气熔炉,将苏乞年吞入其中。

    手中的包裹放下,苏乞年凝神,他倏尔长吸一口气,身前的一小片空气都被扯动,雾气冰渣子成为一道白色匹练,被他纳入腹中。

    “一粒金丹吞入腹,仙人问我要长生!”

    苏乞年长吟一声,这是道经中的一句话,七人听得莫名其妙,而须臾间,七只拳头都齐齐打在了他的身上,无一落空。

    还不躲!

    不仅是观战的一众缓刑死囚,就是临水七间茅草屋的主人,也觉得出离的愤怒了,这是在轻视他们,觉得他们七个的拳头是在挠痒痒吗?

    咚!

    七股拳力临体,苏乞年浑身一震,就感到七股裹挟着熊熊气血的拳劲透体而入,甚至其中几股暗劲,如江底暗涌,变幻莫测。

    起风了!

    突兀的,没有丝毫征兆,拳头落在苏乞年身上的七人就有些错愕,这微风似凭空而生,没有丝毫方向,到好像是一个浑圆的大球,按照既定的规律在转动,且伴随着一股极其熟悉的感觉。

    又黏住了!

    紧接着,七人就同时色变,七股拳力没有受到丝毫阻碍,势如破竹,透入了苏乞年的体内,但他们的拳头也被一股莫大的吸力黏住了,动弹不得。

    临水岸边。

    静笃道人眸子里骤然间迸射出几缕精光,喃喃道:“盘风坐水,入神得髓,好大的胆魄,能有几分把握,真是乱来……”

    ……

    “不信真的挡得住,怕是强弩之末,步步维艰!”

    七人咬牙,又再次催动气血,大筋拉动,如连珠强弓,骨骼噼啪作响,一股股气血拳力再次涌动,齐齐灌入苏乞年体内。

    连续几股拳力泥牛入海,七人就察觉到不对,因为就连周身的空气都隐隐凝滞,对他们产生了无形的禁锢之力。

    “难道是……”

    第三间茅草屋的主人,那青年似想到了什么,一张马脸瞬间色变,喝道:“盘风坐水,入神得髓!这是太极圆转的阴阳场域!借力打力,风水流动,海纳百川!”

    “什么!不可能!”

    另外六人顿时惊骇出声,七层《龟蛇功》,七式龟蛇拳,第七层之前,最难以参悟深入的就是这第四式盘风坐水,这一式拳法容纳风水、易数、阴阳,最接近武当太极轮转的道理,所有一直有一种说法,只要将这第四式龟蛇拳参悟到达入神得髓之境,七层《龟蛇功》圆满可期。

    “不好!大家不要再用力,平息气血,准备借力打力!”马脸青年厉喝,就想要收住拳力气血。

    “收不住!”

    “气血不由人!该死!”

    等到七人反应过来,拳力气血源源不断,似放开的闸口,再也收束不住。

    “发生了什么?”

    此刻,四方诸多缓刑死囚也察觉到了不对,眼前的境况已然超出了想象,临水七间茅草屋的主人出手,似乎同样并未讨得好去,甚至现在看来,也有了不小的麻烦。

    嗡!

    这时候,苏乞年周身筋骨齐鸣,并不是很剧烈,反而如同秋蝉鸣动,拥有一种神气和韵律。

    “筋骨化秋蝉,髓血酿琼浆!”

    薄冰越来越厚的岸边,静笃道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眼中透发出几分难以置信。

    “血肉变得透明了,看到骨头了!”

    这时候,一些缓刑死囚惊呼出声,因为苏乞年的皮膜血肉竟慢慢变得透明,四肢百骸若隐若现,乃至气血流动,五脏六腑都显化出来。

    两百零六块骨头似烙铁,众缓刑死囚看到,自七间茅草屋的主人落在苏乞年身上的拳头中,冲出一股股气血拳劲,如七蓬烈火,在苏乞年皮膜血肉中流动,最终汇聚成一蓬大火,将所有的骨骼笼罩。

    “炼髓!这是炼髓的功夫!”

    不知道是谁洞悉虚实,惊喝出声,一众缓刑死囚顿时沸腾了。

    皮、筋、骨、髓,四步筑基功夫层层递进、深入,先练皮,再练筋,后淬骨,最后炼髓,不可能逾越而行,现在苏乞年筋骨齐鸣,蝉音炼髓,这分明就是《龟蛇功》的修行到达了最后第七层的象征。

    第七层《龟蛇功》!

    即便还没圆满,也令得无数缓刑死囚瞪大了眼珠子,都感到有一种如梦似幻的错觉,整整一个月,这苏乞年自长安押解至这武当逍遥谷,才刚满一个月,一个月的功夫,就是当初明阳侯的独子,小侯爷刘子明,家学深厚,自十五岁开始练武,到而今整整四年,方才臻至《龟蛇功》第七层圆满,而其第六层《龟蛇功》圆满,步入第七层功夫的修行,也花了足足三年时月。

    一个月,步入《龟蛇功》第七层,开始炼髓,在很多缓刑死囚的记忆中,也就史书上有一些记载,有人机缘巧合服食宝药,一日练皮,三日练筋,七日练骨,十一日炼髓。难道这苏乞年也是得到了这样惊天的机缘造化?(时间慢慢正常,新年第二天,大家快乐吗?十步还是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