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鼎盛岁月
    (第一更送上,天朝、武林、世家、妖魔、民生,这场大戏即将拉开序幕,求推荐票,收藏。)

    青羊宫残破,沉寂太久了,到处都是杂草乱石,要是五百年前鼎盛时候,每天都有数十上百的杂役道人早中晚三次洒扫,长明灯不灭,兽头铜鼎里的沉香弥漫整个青羊峰。

    整整一个上午,苏乞年三人也不过将青羊宫中清扫了一成,加上一些残垣断壁需要修缮,宫中空无一物,也需要购置各种条案、香炉、蒲团等等,诸多杂事,根本不是三个人能够忙得过来的。

    “他娘的,不干了!”

    午时,胖子扔下扫帚,一屁股坐在青羊殿前的石阶上,他灰头土脸,雪白的里子早已黑一块灰一块,衣襟敞开,浑身冒着热汗,在这冬日里,似乎一口大蒸笼。

    “三位掌,掌峰,这是你们的午膳。”

    一个杂役道人提着竹篮进来,放在堆积起来的杂草堆旁,他眼中满是古怪之色,似乎这样称呼很不利索,在扫过苏乞年三人一眼后,就连忙转身离开。

    阴沉着脸,看着那杂役道人逃也似的背影,胖子就要开口,却被苏乞年一只手按住,道:“既然不雪中送炭,他日也自然不需要锦上添花,武力可以缔造一切,我们先要壮大己身,如果你我三人尽皆筑基功成,想来定会有一些改变。”

    放下扫帚,清羽也沉吟道:“不错,现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我三人还要练武,这绝不能耽搁,只有先放下宫中一切,等到你我三人筑基之后,再来筹集银钱,可惜,五百年前,我青羊峰坐拥两百亩良田,种的都是浇灌了妖虎血的虎牙米,一斤虎牙米就等同于一两雪花银,那时白银如水,根本未曾有过忧心。”

    “空口无凭,当年诸峰瓜分,宫中搬运一空,五百年岁月流水,想要倒流回来,恐怕难以成行。”

    苏乞年摇头,五百年过去,一百年就是一代春秋,遑论五代轮回,早就成了一本糊涂账。

    取过竹篮打开,里面倒是三大碗热腾腾的妖熊肉汤,但清羽却知道,离开外院之后,这些血食的银钱,都算在了他们青羊峰头上,在杂役房中,甚至专门立了一个账本,上面清楚地记录着一笔又一笔的开销。

    这些,在他们青羊峰重开山门之后,都要一一清算,并重新开始上缴年例。

    在武当山中,七十二峰都有各自的良田,在武当周边县镇也都有各自产业,诸如香店、武馆等等,每一年,都有固定收入上缴门内,以供门派运转,挑选、培养弟子。

    真正入主一峰,苏乞年三人都感到了肩头的压力,诸多事务,一脉之运转,这掌峰之名并非只是身份地位,轻描淡写那么简单。

    ……

    妖熊肉汤入腹,苏乞年只感到浑身气血鼓荡,如吞了一团火焰,四肢百骸都燥热起来。

    这是荒野中一种比妖虎气力更大的妖兽,一头妖熊,甚至能够勉强搏杀两头妖虎,武林中寻常七层筑基功,一匹烈马之力都抵挡不住。

    摆出《龟蛇功》第七层的拳架子,苏乞年动作舒缓,看上去软绵绵的,但是落到清羽二人眼中就多了几分凝重,身在外院,强者如云,他们的眼力要比逍遥谷一众缓刑死囚强上不少,别看苏乞年现在动作舒缓,一旦发力,立即就会转为至刚,这分明就是太极阴阳的道理领悟到达一定程度方才能够做到的,就是他二人如今都远远不及。

    几趟拳架子打下来,苏乞年感到全身骨骼酥麻,血气渗透又更进一步,髓血愈发粘稠,但与此前借助七人气血拳力构筑熔炉,强行淬炼的效果相比,就差了许多。

    练了几趟拳架子,苏乞年又打坐,不到一炷香就醒来,他精神焕发,眸光熠熠,看得胖子目瞪口呆。

    “打坐一炷香,入定?你入定了!”

    清羽嘴角微微抽动,也有些无言,打坐静修,师法自然,调整自身与四方天地相融,从而借助冥冥之中的天地之力滋养恢复精神,加快肉身对于血气的吸收,调息、入定、龟息、先天、神照五重境界,通常而言,尚未筑基,开辟丹田的练武之人,打坐调息的功夫再深,也很难入定。

    因为只有孕生真气之后,见微知著,对于肉身气血的把握才能鞭辟入里,入定也才有了根基。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如他武当外院,就有几个弟子熟读道经三百卷,自幼修道,师法自然,也在尚未筑基前就入定宁神,加之悟性非凡,十五岁后,《龟蛇功》的修行一路突飞猛进,短短数年内就成功筑基,被诸峰争夺,收入门下,成为入室弟子。

    “没想到,我二人白白在外院待了数年,此时却要向乞年你请教,真是惭愧。”清羽不禁摇头道。

    “圣贤尚且不耻下问,我们连圣贤的一根脚趾头盖儿都不如,又有什么好羞耻的?”

    胖子清夜翻了翻白眼道,这样的比喻让清羽狠狠瞪他一眼,从这憨货嘴里,就从来没一句好话出来。

    一个时辰后。

    青羊泉前,清羽抛出青羊令,干枯的泉潭中,顿时又出现了汩汩的泉水,寒气如白雾,缭绕沉浮,好似一口仙泉,又仿佛天界的星辰坠落在大地。

    清静却庄严的青羊宫,沉香气入鼻,令人心神宁定,长明灯不灭,青石雕琢的兽首香炉中青烟袅袅。

    可以看到一个个杂役道人从身边走过,或是洒扫,或是搬运香炉,或是添加灯油,还有一些在运送蔬菜瓜果,有血红的稻米,弯曲如尖牙,晶莹剔透,清羽眼前一亮,这分明就是藏经楼武当史记中记载的虎牙米。

    五百年前的鼎盛气象,烈火烹油,连宫中诸弟子食用的,都是一两雪花银一斤的虎牙米,整个青羊峰一天下来多少消耗,根本不在意。

    苏乞年心中感叹,想要重现这样的鼎盛之景,实在不是一月两月,甚至都不是一年两年之功。

    青羊殿前。

    极元真人长身而立,还有那青年道士三人,也都立在殿前,似乎早在等候三人。

    “今日起,由他们三人指点,你们各自修行。”

    极元真人开口,他目光温润,扫过苏乞年三人,平静道:“掌峰弟子,《龟蛇功》不入第八层,不得筑基。”

    什么!

    苏乞年三人皆是一惊,《龟蛇功》不入第八层,不得筑基!

    胖子清夜立即苦了脸,想要突破《龟蛇功》第八层哪里那么容易,就是整个武当外院一千余弟子,当初以第八层《龟蛇功》筑基的,也不超过二十人,这样看来,想要突破《龟蛇功》第八层,并不比筑基来得容易,甚至也有人因为冲击第八层《龟蛇功》,经络寸断,气血逆流,爆体而亡。

    “孬货,跟我走!”

    不等胖子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就拎住了他脑后的衣襟提起来,突如其来的变化,苏乞年悚然一惊,他再看青羊殿前,竟不知何时少了一个人,那是一个身如铁塔,满脸憨厚的年轻汉子,此时一脸恼火,提着胖子径直大步远去。

    “放我下来,他娘的胖爷我一世英名……”

    啪!

    胖子的声音戛然而止,那年轻汉子一个掌刀,胖子就晕过去,耷拉下来脑袋,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

    如苏乞年,也不禁面皮抽动,但很快就凝住目光,因为一道身影没有半点征兆,就立在了他身前三尺之地。(第一更送上,天朝、武林、世家、妖魔、民生,这场大戏即将拉开序幕,求推荐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