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遏恶扬善,顺天休命
    (第二更提前送上,求推荐票求收藏,明日第一更在凌晨,周一又到了,新年第一个周一,求大家推荐票鼎力支持。)

    一个青年道士,背负一口四尺长刀,他身形修长,面容方正,一双眸子雪亮,似乎可以照见世间一切邪祟。

    这一眼,似乎洞悉了一切虚妄。

    这一眼,仿佛要净化苏乞年心中一切恶念,若两轮炽烈的太阳,至刚至阳。

    不过苏乞年心中坦荡,他读书明义,一直都觉得内心正直,鬼神不惧,现在青年道士这样看他,就是认为他心中有可能存在鬼祟,他怎么可能低头,他脊梁骨挺拔,眸子很正也很亮,就这样与青年道士对视,毫不相让。

    十息后。

    “有点意思,跟我走吧。”

    青年道士眸光敛去,点点头,他有些木讷,看上去不善言辞,也没有什么笑容,表情很生硬,说完也不管苏乞年,就转身离去。

    苏乞年看一眼清羽,发现他嘴角微不可查地抽动,颇有些无奈的样子,再看他面前,却是一个看上去约二十来岁的绝美道姑,背一口三尺七寸的长剑,这道姑身材极为高挑,背影婀娜,尤其是一双眼睛,仿佛秋水中孕育万年的玉髓,晶莹水润。

    仿佛察觉到清羽的轻视,道姑冷哼一声,一股寒气刹那间席卷十丈之地。

    嘶!

    苏乞年也不幸被波及,他倒吸一口凉气,如坠寒窖,半边身子都几乎冻僵了。

    吟!

    一道青色剑光一闪而逝,苏乞年精神力都不敢离开祖窍神庭,因为察觉到一股凌厉的锋芒,他毫不怀疑,若是精神力出窍,立即会被这股剑道锋芒绞碎。

    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剑光稍纵即逝,等到苏乞年再看一眼,就连忙抬脚追上青年道士的背影。

    青羊殿前。

    清羽一脸愤怒,他怒视着不远处的绝美道姑,身上只剩下一件雪白的里子,外面的道袍零零碎碎,都成了上百根布条。

    他再看向青羊殿前,极元真人不知何时已经没了人影,苏乞年也随着青年道士远去,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独自面对眼前这绝美道姑,清羽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

    苏乞年跟着青年道士的步伐,走出青羊宫,沿着山路蜿蜒而上,走进茫茫白雾里。

    直至到后来,山路断绝,青年道士就循着一条陡峭的山壁登顶,他不用手,只用双足跳跃,却十分稳健,哪怕只有些微的山岩凸起,也能轻松借力,力道的精微掌控令苏乞年自叹不如。

    不过他也竭尽全力,第一重《迷魂大法》运转到极致,精神力外放,寸许之地身动由心,除了偶尔动手借力,却也勉强跟上了青年道士的步伐。

    一炷香后。

    穿过最后一层薄薄的山雾,就是一片温暖耀眼的青金色阳光洒落下来,两人已经登顶。

    那一轮青金色大日愈发触手可及,苏乞年感受到浓浓的生命气机。

    锵!

    一声刀鸣,苏乞年看脚下,一口四尺青铁长刀插在地上,犹自嗡鸣不止。

    “《易经》有云:‘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我要传你的是《休命刀》。”

    《休命刀》!

    青羊峰一脉昔年闻名天下的一流刀法,在以剑道为尊的武当诸脉中独树一帜,传闻参悟到达巅峰之境,不弱于寻常顶尖武学。

    “为什么选我。”苏乞年抬头道。

    “是刀选中了你,不是我。”青年道士淡淡道,似乎很久没有开口,声音很干涩。

    苏乞年一怔,就沉默了,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就释然了,能得到《休命刀》这样的传承,对于他而言已经是得天之幸。

    普天之下,江湖武林多少宗派世家,又有几个人能够得到一流武学传承,就是京城长安的诸多官宦子弟,也只有参加武举,乡试中举之后才能够有进入皇家书院的资格,但一流武学也不是立即可以得到,需要经过书院中诸多学士、大学士的很多审核和考察,各种考验下来,才能够拜入门下,择优传授。

    接下来半个时辰,青年道士将一篇两千余字的心法口述传授给苏乞年,这是独属于《休命刀》的真气心法,虽然不如青羊宫镇峰的《青阳经》位列顶尖层次,却也是一流心法中最上乘的存在。

    一篇博大精深的真气心法,甚至没有名字,与《休命刀》一体同心,被苏乞年默记在心。

    当然,现在他还不能够修习这篇真气心法,需要等到《龟蛇功》圆满,成功筑基,开辟丹田,孕育出内家真气之后。

    等到苏乞年将心法记下,青年道士就开始演练刀法,他拔出背后的四尺长刀,修长的刀身对准了天上的太阳,他的手臂很稳,目光很正,迎着有些刺目的阳光,坚定而执着地一刀劈下。

    他的动作不快,就这样迎着太阳,一刀又一刀,直到三十六刀后,他收刀入鞘,开口道:“我只练到第三十六刀,《休命刀》大成,应该有七七四十九刀。”

    似乎是刚刚背诵了一篇经文心法,青年道士的语气渐渐流畅,但是表情依旧很淡,似乎天生如此。

    这就是《休命刀》?

    苏乞年目光有些古怪,从头至尾,他就看到青年道士举着刀,一刀一刀劈落,分明就是他早已学过,昔年打兵刃底子的基础刀法。

    大汉天朝,几个习武之人不会几招基础刀法,甚至就算是练拳脚的,也要熟悉最基础的剑式刀招,这些基础的东西,是最初筑基时都要有所涉猎的。

    “每过半个月,我在这里等你,考校你的刀法。”

    青年道士再次道,这一次直接转身下了峰顶,也不管苏乞年,几个跳跃就消失在浓浓山雾中。

    嘴角微微抽搐,苏乞年有些无言,他可是亲眼看到青年道士与极元真人交手,那样的刀法,比太阳还要炽烈,就算不动用真气,他也没有半点把握接下。

    每过半个月考校一次?苏乞年忽然觉得青年道士很不靠谱。

    “圣贤说,传道、授业、解惑,最后明心见性,知行合一……”

    苏乞年喃喃道,又住嘴不语,抱怨没有用,只能靠自己。

    他拔起地上的青铁长刀,掂了掂手,却是露出几分讶异,再仔细看刀身,一道道天然的云纹、流水纹交织,这看似不起眼的一口青铁长刀,竟然经过折叠锻打至少数十上百次,刀身沉重,逾百斤。

    拔下一根头发,于刀刃上轻轻一吹,应声而断。

    “果然,这是一口断发利刃,”苏乞年吸气道,“天下兵刃,断发,无痕,通灵,魂兵,就算是最普通的断发级利刃,也得要手艺精良的兵匠大师才能够铸造锻打出来,普通兵匠即便苦悟一生,也未必能够掌握锻打之秘。”

    “断发之上,无痕宝兵,通灵神兵,甚至还有传说中的魂兵,一些史记古册中说可以幻化人身,行走江湖,惩恶扬善,却不知真假,我看多半是武林野史,兵刃通灵已举世罕见,变化为人就成神话了。”

    手握青铁长刀,苏乞年平心静气,他运转精神力,摒弃驱逐杂念,很快心如止水。

    回忆青年道士的刀法,神情、目光、步法,苏乞年抬头看,在这青羊峰顶,青阳泛金,十分刺眼,仅是数息,他眼中就出现了光晕和幻影。

    一瞬间,苏乞年就明白,青年道士的刀法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二更提前送上,求推荐票求收藏,明日第一更在凌晨,周一又到了,新年第一个周一,求大家推荐票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