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斩妖令
    (第二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新书友加入书架收藏,第三更在10点左右,今天写得很慢,有一些细节考虑下。)

    地契!

    苏乞年三人相视一眼,不等开口,极元真人袖手一挥,阳光炽盛,若时光碎片飞舞。

    回过神来,青羊殿残破,苏乞年苦笑摇头,这极元真人四人也看出来,若是不想开口,即便想问也没有机会。

    翻看手中的地契,一叠老黄纸,纸性很脆,显然已经存放了较为漫长的岁月。

    “茅箭县,大川镇镇北良田十亩,赤霄历四千九百一十五年。”

    “张湾县,黄龙镇镇南良田一十五亩,赤霄历四千八百八十七年。”

    ……

    半炷香后。

    “这些,都不是朝廷赏赐,我武当历代传承的万亩良田,”胖子眉开眼笑,“看来,这些是我青羊峰当年隐藏的私产,并未被诸峰瓜分。”

    “合共五十七亩良田,虽然不是汉天子赠予我武当的免税田,也远不及我青羊峰当年鼎盛时候的三百亩,但一亩良田,就是种稻谷,一年也能有十五、六两银子,五十七亩,至少八百两,”清羽沉吟,又蹙眉道,“只是时过境迁,人心难测,五百多年,几代轮回,还能有几分情谊,就难以预料。”

    撇了撇嘴,胖子道:“地契在手,我大汉律法在上,可由不得他们,那可是八百两,若是种上我武当独有的虎牙米,一年就至少是八万两!何况这五百多年,到底积累了多少财富,要是用来重建青羊宫,数年内就能焕然一新。”

    苏乞年摇头,哪里有那么简单,财帛动人心,世间多少人铤而走险,占山为王,杀人越货,遑论五百多年,这五十七亩良田还有几亩尚存都尚未可知。

    “明日下山。”

    突兀的,清羽沉声道,抬头看夕阳落下,一轮冬月清寒,冉冉升起。

    “下山?”胖子声音拔高,随后也点点头,道,“的确要下山先探探虚实,现在我们虽然入主青羊峰,但是各种给养、丹药、兵刃,都与我青羊峰无关,就如筑基用的开天丹,现在我们连换取两枚还有些勉强,遑论是冲击《龟蛇功》第八层,三枚开天丹未必够,也要有各种准备,安神静心,帮助入定的千年沉香,万年崖柏粉末,还要沐浴,泡药澡,祛除身上的浊气,这些哪一样不要银钱,甚至有钱都换不到。”

    穷文富武,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才有十年、数十年寒窗苦读,拜师学艺,而入门无路。

    苏家曾位列正八品,苏乞年长安城中看了十五年,明白没有官宦家世,各种关系浅薄,除非文章惊世,有治世之才,寒门子弟想要高中太难,最重要的武功,寻常百姓人家除了汉天子普及天下的《奔马劲》以及一门《马形拳》,又如何能够接触到更加高深,千锤百炼的筑基功,穷苦人家传承先辈孱弱体质,根骨驳杂,又能有怎样的资质,就算后天补缺,也要大量的银钱,购买各种珍稀草药,老参灵芝,几乎不可能负担得起。

    “我们三人各自下山,一人行走一县之地,走访虚实。”清羽又道。

    茅箭县、张湾县、郧阳县,青羊峰五十七亩私田,主要分布在这三县之地,连同武当山,这三县之地皆在十堰州内。

    “也好,进山数年,苦练筑基功,未见妖兽血,枉做武林人!”

    胖子清夜大喝一声,身上却是有一连串的骨骼炸响,若霹雳齐鸣,他一扫平日的憨态,眸子凌厉,身上竟隐隐散发出一种迫人的气势。

    嗯?

    苏乞年挑眉,看来胖子也是精进不小,听其骨音,《龟蛇功》分明已经臻至第六层,且迈出了极为坚实的一步,距离筋骨齐鸣,战鼓擂动的圆满之境也不是很遥远了。

    由此可见,清羽也多半差不了几分,这样的修为,只要不是深入荒野中,沿天朝开辟的官道而行,加上几分小心,行走一县之地多半没有什么问题。

    月明星稀。

    青羊宫中老树根虬曲,乱石堆积,远远望去一大片的阴影,好像鬼神蛰伏在其中,阴森森的,寒气浓重无比。

    青羊殿冷清,一蓬篝火噼啪作响,火苗跳动,被风一吹,就有熄灭的迹象。

    离开了外院,就连冬天取暖的火盆和木炭都不供应了,杂役房不肯再赊欠。

    苏乞年三人都在静坐养神,谁也没有开口,因为他们都明白,这是诸峰在逼迫,要他们主动交出手中的传承。

    虽然天柱峰主峰掌门宁通道人开了口,甚至有来自金顶太和宫的声音,但历代三疯道人不问世事,除非有天命人物到来,抑或是妖族皇者降临,如一脉之传承,在其眼中也抵不过武当太极阴阳、天命运转的道理。

    事实上,当日之后,天柱峰上再没有了任何声音。

    辰时,天微亮,篝火熄灭,青烟只剩几缕在纠缠,苏乞年三人用过早膳,就走出了青羊宫。

    没有如清羽二人一般直接下山,一个时辰后,苏乞年来到了一汪冻结的清湖前。

    逍遥谷!

    再次走进这座山谷,苏乞年心中无比宁静,仿佛早知道他要来,静笃道人立在湖边,远远地将一枚青色如剑的铁牌子抛过来。

    接过牌子,背面雕刻有太极八卦,正面则是两个杀气腾腾的古篆字。

    斩妖!

    虽然而今入主青羊峰,成为传承人之一的掌峰弟子,位比诸峰长老,但苏乞年也明白,与读书人的道理一样,没有力量支撑的地位,也只能是如履薄冰,随时可能堕入深渊。

    他依然是朝廷刑部定案,正式签了文书,盖了大印的钦犯,缓刑死囚不得离开武当山,除非接下斩妖令,才能破例放行。

    一枚斩妖令,只有一个半月,若是一个半月内下山的缓刑死囚没有回来,天柱峰上真武堂执法的道人就会下山,或是确凿生死,或是捉拿归山,甚至直接斩首,以儆效尤。

    并且若是接了斩妖令,一个半月之内未曾斩杀一头妖兽,此后一年之内,都不得下山。

    这就令得逍遥谷一众缓刑死囚慎之又慎,历来并非是没有人接下斩妖令,未曾顺利斩杀妖兽,在此后一年之内苦苦哀求,然而缓刑期至,被押解回京,斩首示众。

    远远的,一些尚未入山的缓刑死囚再看苏乞年,目光就有些躲闪,仿佛昨日重现。

    岸边,静笃道人再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就落到了他背后的青铁长刀上,他凝视数息,就转身离去。

    这让苏乞年心中腹诽不已,无论是极元真人四人,还是这静笃道人,难道武林高人都是这样,神神叨叨,欲言又止,哪里有一点读书人的样子,苏乞年只知道,圣贤书中说,事无不可对人言,哪里那么多思量和顾忌。

    不过这也只能够想想,就是苏乞年自己,也有一些秘密不能够公之于众,虽然他内心正直,但念及自身安危,一些东西也着实匪夷所思,在没有自保之力前,他只能藏在心底。

    ……

    再次走在下山的山道上,苏乞年看四周雪花盖满了枝头,松树扎根在峭壁之上,心中就有一些感概,但他很快止步,因为前方解剑石前,两个道士并肩而立,却是两个熟人。

    “苏乞年!”

    一名年轻道士开口,淡淡道:“你可还记得我二人。”

    “自然记得,”苏乞年平静道,“当初是两位接引我入山,进入逍遥谷。”

    “那就好,现在随我们再走一趟吧。”(第二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新书友加入书架收藏,第三更在10点左右,今天写得很慢,有一些细节考虑下,十步尽量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