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初刀
    (三更毕,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写得意犹未尽,明日再奉送给大家。)

    皇崖峰。

    坐落于天柱峰之北,春秋时节,有金璧障空,瑞光交映,夕阳回景,辉射九霄,雨霁之间,飞虹绚彩,可仰而不可及。

    皇崖峰下,武当外院六处分院之一。

    一座独立的院落里,栽着成片的腊梅,明黄花瓣绽放,暗香浮动,馥郁数里之地。

    此刻,这院落里,一个青年男子静立着,他剑眉很长,生着薄唇,长发用雪白的蚕丝缎带束着,一身纯白道袍,腰间也挂了一块洁白如羊脂的玉佩,这样道家与儒家的气质交融,顿时有一种鹤立鸡群的味道。

    身在武当外院,外院弟子着灰袍,虽不说是戒律,却也约定俗成,青年能够随心而行,可见地位身份不低。

    此刻,在青年身前,两个灰袍弟子很小心地站着,一人恭声道:“古师兄,值守山门的两个小道已经得了消息,会将那苏乞年押送到这里。”

    摆摆手,这位古师兄手中同时抚摸着一块明黄的古玉,这古玉能有婴儿拳头大,纯净无瑕,似龟,却生有龙首和利齿,不是玄武,却是真龙九子之一的霸下,亦称金鳌或龙龟。

    手指再摩挲几下龙首,这古师兄才慢条斯理道:“说话要有礼法,那是青羊峰的掌峰弟子之一,怎么能用押送这两个字,还有你们,也站直了身子说话,同为清字辈,不要坏了我武当的定制,乱了辈分,否则日后出去,我岂不是要被别人戳脊梁骨。”

    “古师兄说的是,看时辰,再过小半个时辰人就该请到了。”

    两个灰袍弟子相视一眼,不但没有站直身子,反而腰脊更弯了两分。

    这是他们武当外院为数不多的筑基弟子,当年以第八层《龟蛇功》开辟丹田气海的古月河师兄,已经孕育出内家真气,跨入开天境,成为江湖武林中的三流人物。

    古月河,出生于武当山下十堰州一古姓典当世家,放眼整个十堰州境内,都是为数不多的金主,甚至有传闻,其母亲母族中,早年曾有一位进入宫中,伴龙而行,被封为皇贵妃。虽然因为年月太长,古家远远不足以位列皇亲国戚,在外人眼中,也是存在着一丝极稀薄皇室血脉的,所以古氏典当行经营多年,十堰州内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各种政令关窍,从未受阻,就是与当今十堰州刺史,逢年过节,也常有一些礼尚往来。

    甚至两个灰袍弟子还知道,近日金锁峰的金光真人派人召见了古月河师兄,意欲亲自收入门下,成为入室弟子。

    这就非同小可,成为武林泰斗,顶尖元神人物的入室弟子,这与被各峰的执事或者长老收入门下不同,峰主弟子,日后修行有成,不但有机会成为掌峰弟子,传承一脉之主的顶尖武道,更有机会争夺一代武当七子的身份。

    历代武当掌门,皆出于武当七子,是以在诸多武当人,乃至是整个江湖武林看来,武当七子,等同于七位少掌门。

    此时,腊梅树下,古月河纯白道袍轻扬,他薄唇微抿,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

    武当山脚,解剑石前。

    苏乞年看眼前两个年轻道人,没想到一个月过去,还是他们值守山门,时至而今,对于武当山中的一些规矩、戒律,日常运转诸多事宜,苏乞年也从清羽二人口中了解得七七八八。

    他一见到两人就明白,他们是没有将静笃道人的话听进心里去。

    “走一趟,去哪里?”苏乞年不动声色道。

    “也是你的运气,”一个年轻道士道,他目光微挑,再次打量苏乞年一眼,道,“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你倒是有了几分人样,居然侥幸得到了青羊峰的传承,不过你也是胆大包天,你是什么地位身份,以为真的可以媲美诸峰掌峰弟子吗?”

    “不错,你也是书香家世,不知道自知者明的道理吗?这样狂妄,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另一名年轻道士颇有些不耐烦道,“好了,不多说了,跟我们走一趟,皇崖峰外院的古月河师兄要见你,能被古月河师兄记住名字的可不多,算是你的运气了。”

    此刻,两个年轻道士脸上尽显嘲弄之色,外院中,被古月河惦记上的,除了寥寥一些人,能有几个全身而退的?

    “那就不好意思了,还请两位师兄转告,我已接下斩妖令,需下山斩妖,刻不容缓,日后有机会,自然会登门拜见。”苏乞年好整以暇道,似没有看见一样,并没有发怒。

    “嗯?这么不识抬举?”一名年轻道士眸子立即一冷,斥道,“真以为自己脱胎换骨,把自己当成掌峰弟子了?我也隐约听说,你在逍遥谷中有苏乞儿的窝囊名头,但似乎昨天就小人得志,打伤了几个逍遥谷的老人,不要逼我们动手,你自己走还能少吃一些苦头!”

    “不要浪费时间了,误了古月河师兄读经的时辰,你我担待不起。”另一人蹙眉道,就走上前,要驱赶苏乞年转身。

    看眼前两人模样,苏乞年不禁摇头道:“看来你们是真的没有将静笃执事的话听进心里,《龟蛇功》的蛰劲是蓄力,沉淀,积累底蕴,太极轮转,有柔有刚,却让你们练成了缩头龟,这就不是神兽玄武,霸下龙龟,而是淤泥污水中沉浮藏首的王八。”

    脚步一滞,目光也在这一刻凝滞,而瞬息后,两个年轻道士就涨红了脸,眸子立起,迸发出来森冷与羞怒。

    “放肆!真是敬酒不吃!”

    一人猛地上前一步,浑身骨头噼啪作响,一只拳头静谧无声,龟蛇拳第五式暗流涌动被化拳为掌,朝着苏乞年肩头抓去。

    这一爪若是抓实了,暗劲涌动,恐怕当场就抓出来五个血窟窿,肩胛骨裂开,伤筋动骨,一百天都动弹不得。

    “忠言逆耳利于行,我好言相劝,你却要下毒手,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斩去心中邪祟,涤荡灵魂,想来也都是读书人,有了光明本心,刚正念头,自然蜕变重生,再不如前。”

    呜!

    苏乞年说着,右手化掌为刀,就朝着前方劈落,这一刀不快,甚至可以清晰地捕捉到每一丝轨迹,却生出了极为凌厉的刀鸣声。

    这一刻,苏乞年的眸子很亮,在两个年轻道士眼中,似乎两轮太阳,阳光普照,光明的力量撕开了他们的心灵壁垒,照见了往日被刻意隐藏的阴暗之地。

    吼!

    精神力汇聚双眼,苏乞年仿佛看到了两头生有弯角,通体赤红如血的邪祟恶灵自两人胸口爬出,张开带血的獠牙,朝着他狰狞嘶吼。

    眸光不动,苏乞年回忆当初立于青羊峰之巅,青白大日当空,他挥刀斩日,于光明中行走,无所畏惧,诸邪退避。

    他的掌刀似乎在这一刹那绽放无量光,两头邪祟恶灵惨呼一声,就在这炽烈的刀光下解体,成为灰烬。

    越过静立不动如呆滞的两人,苏乞年走到解剑石前。

    这块武当名闻天下的解剑石并不很高,只有约三丈,苏乞年凝视解剑石后的那口长刀,铁锈斑斑,已看不清刀身,没有刀镡,一头玄武环抱刀柄,延伸出四尺刀身,还有不知几许没入地底,消失不见。

    微微蹙眉,苏乞年有些狐疑,原本接近山脚时,他就感到祖窍神庭中那虚幻的刀影轻鸣颤动,他有一些猜测,谁知道来到这解剑石前反而彻底沉寂了下去,再没有半点异动。(三更毕,求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写得意犹未尽,明日再奉送给大家,下面的故事一定更加激动人心,一个新的江湖武林,朝廷、秩序,妖魔与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