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行路难
    (中午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暴风骤雨般砸来,求新书友收藏,新书榜被人爆了,十步后面真疼。)

    山道清冷,太阳撕开了云雾,树梢的冰凌开始融化,水珠子成千上万,如春雨绵绵。

    解剑石前,两个年轻道士终于回过神来,在目光凝聚的一刻,他们背脊也开始挺直,脊梁骨一正,整个人的气质就开始生出变化,有了一种锐气与刚阳。

    “回首种种,真是一场大梦!”

    “邪祟迷惑了心灵,失了读书人的方正,多亏了苏师弟,否则你我二人还要继续沉沦,筑基无望。”

    两个道士的目光平和,气质虽然变得凌厉,但并不迫人。

    “苏师弟不是池中之物,你我二人得到他的恩惠,却是不能够不报答,那古月河盯上了他,我们要尽力为他拖延一二,古训有言‘士为知己者死’,我们虽然不是猛士,也要有一颗君子之心,遑论同为武当弟子,那古月河再大的关系网,也不能够同门相残,最多就是各种打压,给养克扣,逆境中磨砺精神,反而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至此,两个年轻道士如变了一个人,他们迎着朝阳上山,背影拉得很长,却并不阴暗,反而如苍松翠竹的倒影。

    ……

    越过武当解剑石,下了山,就是一片茂密的老林。

    到了这里,就脱离了武当真武七截剑阵的笼罩,空气立即变得肃杀起来。

    昔日,苏乞年是被刑部官差押解上山,这一路上也经历过数次凶险,不过刑部官差,都是好手,很多都跨入了开天境,是三流人物,甚至还有即将龙虎汇聚,迈入二流之境的刑部捕头,最重要的是,随行的那位留着山羊胡子,目光温和,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老人。

    皇宫大内的妃子,镇妖王府的管家!

    这是当初在长安城中流传极广的一句话,皇宫大内的妃子,说的是当代汉天子极为宠爱的一位贵妃,曾有顶尖人物自持武功,深夜潜入皇宫,想要在后宫刺杀汉天子,谁知道汉天子未动,安然就寝,第二天,那名顶尖人物的尸首就被高悬长安城门之上,而当夜侍寝的,正是那位皇贵妃。

    至于镇妖王府的管家,说的就是那随行护送苏乞年的老人,镇妖王威慑四海妖族,镇妖军所至,群妖辟易,光是死在当代镇妖王手上的妖王,就不下十个,然而早年也有顶尖妖王潜入王府,第二天被这位老人一只手提出来,浸在了猪笼里。

    “行路难,多歧路,妖气伏。”

    苏乞年有些感叹,到了荒野里,就几乎看不到人影,他捕捉到一些残留的妖气,这是一种极为妖异的气息,只可意会,但只要是经历过的人,都难以忘记。

    不过这些妖气很淡,显然已经有了很长时间了,这也难怪,在武当山脚,周围一些深山老林,常年累月都有武当弟子进去清剿,可以说,以武当山为中央,方圆数十上百里,除了一些流窜而至的,都几乎很难看到妖兽的痕迹了。

    苏乞年穿越老林,踏上一条七、八丈宽的官道,果然没有遭遇到一头妖兽。

    来到官道上,再行了一、二十里,就逐渐有了一些人类的足迹。

    不过独行的几乎没有,大多是成群结队,赶着马车,配着刀枪剑戟,强弓劲弩,有商号、有镖师,还有大户人家的车队,家仆护院数十上百人,一个个看上去身强体壮,筋肉绷紧,没有人敢生出一点懈怠。

    看到苏乞年,这些队伍就多多少少有些诧异,一个少年人,看上去细皮嫩肉的,居然敢一个人行走在官道上,这就让他们心生狐疑和警惕。

    难道是武当弟子?

    有人猜测,但很快摇头,武当以拳掌剑道威震天下,这些年来,还没有见到用刀的弟子,遑论这么年轻,通常而言,他们看到的下山的武当弟子,至少都有了十七八岁,且很多还是在门中长辈的带领下,尚未拥有独自行走江湖的修为和阅历。

    还有一些马车上,帘子被掀开一条缝,有女眷露出好奇的目光,偷偷打量苏乞年,觉得这个少年怕是不要命了。

    因为每一年,都有求道的寒门弟子走出村子,镇县,想要寻访名师,求取机缘,还有一些热血少年,阅历浅薄,心思桀骜,书没有读好,就整天想与人争强斗狠,幻想着驰骋江湖,得到奇遇,一鸣惊人。

    这是很可笑的,尤其是一些贫瘠、偏远的地方州县,军队供给不足,武力孱弱,也没有多少武林门派、世家,妖兽横行,潜伏的妖族很多,普通老百姓一出门,就极可能再没有了人影。

    人最怕没有自知之明!

    不过苏乞年走得很从容、镇定,青袍干净整洁,他黑发在寒风中轻舞,面容清秀,尤其是一双眼睛,看不到半点杂质,很多看到这双眼睛的人都微微一震,那是一种温和的目光,好像初春滋养万物的太阳,洒落下来的点点光辉,没有阴暗、没有污秽,只有无限光明。

    渐渐的,官道上的这些队伍车马就放松了下来,因为妖族不可能拥有这样的目光,妖兽再能幻化,也掩饰不了身上的妖异气息,都是畏惧阳光的存在。

    “小兄弟,你是武当弟子?一个人赶路要去哪里?”

    似乎是一支大户人家的队伍,从身边经过时,一个看上去似管家,年约花甲的老人上前来问话,脸上的褶皱如树皮,语气很祥和。

    “现在还不是,我要去郧阳县青山镇。”

    苏乞年微笑道,他精神力敏锐,自然知道是那马车中少见世情的女眷动了菩萨心,但他此行为探虚实,轻易也不透露身份,而在未曾筑基之前,他这青羊峰掌峰弟子的身份,也的确名不正言不顺,算不得武当真正的弟子。

    闻言,那老管家就叹息一声,以为苏乞年是求道不成,毕竟武当为镇国大宗,寒门弟子先天不足,千挑万选才能有被看中的,再看苏乞年的衣着扮相,也不像是什么名门大户,至于所谓的现在还不是,就被老管家当成了少年人的倔强,年轻人血气方正,自然是不肯轻易认输的。

    “小兄弟你也算是走运,夫人心慈,就随我元家的车队同行吧,只是我元家身在青山镇元岭山,听小兄弟的口音不是本地人,这到了青山镇地界,就要你自己寻路了。”

    “多谢老丈,代苏乞年谢过夫人。”

    苏乞年怎么看不出来老人的念头,并不解释,也不拒绝,这通往郧阳县青山镇的路他也只是知道方向,随本地人而行,倒是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到底来路不明,哪怕苏乞年气质光明,老管家也只是安排了车队末尾的一辆货车,苏乞年往车辕上一坐,那拉车的两匹马就轻嘶一声,看上去吃力不少。

    这让马夫有些狐疑地瞥了苏乞年一眼,看这少年也没有多重,尚未成年,怎么突然间马儿就吃力起来。

    不过很快他又摇头,多半是年岁大了,加上赶了百十里路,这会儿终于疲累了,下车给马儿喂了几口草料和生水,缰绳用力一甩,啪的一声,两匹老马再次发力,慢慢赶上队伍。

    一路风平浪静,苏乞年就端坐在车辕上闭目静修,梳理所得,也不打听什么,这令得前方的老管家彻底放下心来,午时还派人送来了一大碗热腾腾的肉汤,一块葱香四溢的烤面饼。

    夕阳渐落,官道上的车马人影渐渐稀疏,也临近了青山镇地界。

    “啊!”

    突兀的,车队前方传来惨叫,惊起一片蛰伏的黑鸦,很快,有浓重的血腥气在空气中弥漫。(中午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暴风骤雨般砸来,求新书友收藏,新书榜被人爆了,十步后面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