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武安邦,文定国
    (这一章写得有点吃力,想阐述清楚,求推荐票安慰,求新书友收藏。)

    惨叫起,马蹄惊!

    年近天命的车夫有些惊慌,他拉紧缰绳,但是马儿受了惊,即便是两匹老马,一旦发力也不是他这样《奔马劲》只有一两层的普通人能够拉得住的。

    这时候,苏乞年睁开了眼,他一睁眼,身下原本处于摇晃中的货车立即就不动了,两匹老马也安定下来。

    这……

    车夫有些目瞪口呆,但也没有怀疑到苏乞年身上,只以为是自己的心意传递给了两匹老马,看来这赶车的技艺,是更上一层楼了。

    “妖兽!妖兽!”

    有惊恐的嚎叫声,从元家车队的最前方传来,苏乞年下车,就看到前方二十来丈外,一头足有半丈来高,浑身生满灰白长毛,眸子猩红的巨狼口中咬着一名车夫的小半截身子,寸长的利齿上下一磨,就全都吞入腹中。

    吃了人!

    这是一匹妖狼,不是寻常山野中的老狼,不仅身形更加巨大,属于妖的气息散发,方圆十数丈内,一些元家家仆护院全都瘫软在地。

    面对寻常野兽,哪怕是狼群猛虎,这些护院武夫也敢搏杀,但是面对妖兽,妖的煞气一散发,就夺去了他们的心神,心神麻痹,不能驾驭肉身,只能瘫软在地,使不上半点气力。

    妖族!

    苏乞年眸子一凛,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种族,事实上,这妖狼的祖上很多年前也就是山间群狼中最普通的一头,就是因为在机缘巧合,甚至就是有妖族刻意之下,吸纳了一定的妖气,产生了异变,蜕变成了妖。

    这种妖不是妖族,妖族天生就能在妖体与人体之间自由变化,智慧超群,远不是这些山间野兽蜕变后能比,它们还维持着茹毛饮血的本体,虽然灵智大开,却也更加残暴、嗜血、阴毒、狡诈,所以称之为妖兽。

    人妖不两立,自五千四百多年前,人族诸位先贤联手,将九大妖圣打入虚空之后,人族才迎来了久违的宁定,却也危机四伏,也正是如此,五千多年来,大汉天朝,乃至四方诸国,江湖武林中奇功异法层出不穷,一个个绝代人物横空出世,超越先贤,名动天下,才生生将九成以上的妖族镇压阻隔在四方深海之中。

    “孽畜你敢!”

    不等苏乞年出手,斜地里一道剑光闪电般刺出,刹那间一分为二,两道剑影凝若实质,伴随着一匹烈马横空,四蹄如碗,隐隐比寻常马匹还要大上一圈。

    灰色道袍,一气化三清的基础剑法,武当外院弟子!

    这一剑拿捏得正是时候,恰恰是那妖狼将人彻底吞下去的一瞬间,这一剑生出凌厉的剑啸,空气如裂帛,拉开两道长长的白练。

    噗!

    两道剑影几乎同时贯穿了妖狼的双目,血花溅起三尺高。

    咚!

    妖狼倒地,即便头颅之中被搅成一团浆糊,也犹自抽搐不止,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不过苏乞年却眉头微蹙,他判断出来,这个外院弟子显然早就潜藏在暗中,甚至很可能就是追踪这头妖狼到达这里的,否则以其出手透露出来的《龟蛇功》第六层圆满的修为,还不能在一瞬间进行这样精准的绝杀,那头妖狼血气涌动十分雄浑,甚至比那外院弟子还要更胜一筹。

    如此来看,那名车夫是可以免去一死的,但现在就要和那妖狼一齐火化。

    这外院弟子是一名十八九岁的青年,鼻梁很高,唇红齿白,十分俊逸,但一双眸子里透着倨傲,径直提剑剖开妖狼,将一颗妖狼心用布包裹起来,背到身后。

    妖兽的心,是斩妖的凭证,汇聚了妖兽一身的气血精粹,与整个妖兽庞大的躯体所蕴藏的血气相比,几乎相差仿佛。

    收起妖狼心之后,这名外院弟子终于露出笑意,他小心潜伏追踪这头妖狼近一个月,终于等到了今天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毫发无损,一击必杀,如此一来,《龟蛇功》第八层至第十层的功法,算是被收入囊中。

    武当戒律,任何人筑基,想要得到《龟蛇功》第八层至第十层的心法口诀,都要领一枚斩妖令,独自下山,斩杀一头妖兽后方能得授。

    这时,老管家上前,躬身一拜行大礼,起身后笑道:“可是武当外院的高足?一气化三清的剑法高妙,小老儿佩服!”

    青年点头,有些讶异道:“倒是有几分眼力,能够认出我武当剑法,此番出手也算是缘分了。”

    “小老儿早年鲁莽,也曾在山野中为武当弟子所救,所以有一些浅薄见识,让少侠见笑了,”老人小心恭维道,“我们是青山镇元岭山的元家,此行只有家中女眷回乡省亲,不便见客,若是少侠不弃,这里离元岭山不过一二十里,我元家之主与贵派外院静吾执事自幼相识,少侠到了定当重谢,一尽地主之谊。”

    静吾师叔!

    青年眼睛一亮,这是他武当外院的医道圣手,于丹道亦有不浅的造诣,甚至外院每个月分配下来的寥寥数枚筑基丹,就是出自其手。

    原本并不打算逗留,但现在青年就改变了主意,他故作迟疑,老人几番相邀之后才勉强答应,被请到车队前面一辆紫檀木马车上,檀香阵阵,可助习武之人宁心定气,而拉车的,也是两匹十分矫健的高头大马。

    摇摇头,苏乞年就坐回到车辕上。

    “怎么,小兄弟你也不用丧气,”车夫反而安慰起苏乞年来,道,“武当是我十堰州境内唯一的镇国大宗,每一年多少人想要入门而不可得,别看这青年现在只是外院弟子,但能独自下山斩杀妖兽,说不定哪一天筑基成功,就成了入门弟子,成为哪一峰的门徒,话说回来,寒门弟子还是有不少拜入武当门下的,小兄弟你回去苦练《奔马劲》,来年说不定就能得偿所愿。”

    车夫念叨着,就开始倒苦水,自家老来得子,也到了练武的年纪,整天喊打喊杀,不喜欢读书。

    不过苏乞年也看出来,车夫也是极想要儿子拜入武当门下的,读书不读书,历代汉天子不都重武轻文,只有武举没有文举,书读得再好,在车夫看来能高中吗?能护住一家老小不被妖族掳掠吗?

    “可惜,这些老百姓都领会错了皇家的意思。”

    苏乞年暗道,生在长安城内,苏乞年耳濡目染,也接触过一些皇家书院子弟,出身儒门,彬彬有礼,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甚至有一些武功就化入其中,玄奇高妙之处令他目眩神迷。

    “历代汉天子重武是为了安邦,妖族大患,唯有以武为尊,但没有废除经史策论的考试,就是为了不使人误入歧途,道理在书本中,人族原始先民也曾茹毛饮血,那时候生活都困难,不用说创演出一门神功绝技,基础招式都总结不出来,就是因为不通道理,不明自然天道的变化,不懂人心,不谙世事。”

    “武能安邦,抵御妖族,文能定国,定民生疾苦,定人心,定道理,道理一正,武力就不是无根浮萍,可以生长,可以开花,可以结果,这是一个轮回。只是当世妖族环伺,荒野中妖兽横行,文武百官没有武力,乃至弱小不堪,江山社稷就难以运转,想一想,一个文举宰相巡察诸州,不仅要消耗大量武力护卫,甚至一旦被妖族擒拿,诸多隐秘就全都落入敌手,而现在就不同,越是身居高位,越是武力强横,甚至证道顶尖,成为元神人物,堪比四海妖王……”

    苏乞年想着,这些领悟,他也是近日里才有所得,《龟蛇功》愈深入,他就愈发感到自身的不足,早年读书的种种积累几乎耗尽,就是这《龟蛇功》第七层大圆满,他也感到有些吃力,血气可以积蓄,但境界就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这一章写得有点吃力,想阐述清楚,求推荐票安慰,求新书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