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立神庙,胡家有妖
    (中午一更送上,求每日推荐票支持,求新书友收藏。汗,老口号了)

    青山镇地界。

    郧阳县有二十三个镇子,这青山镇虽然是镇,却也有方圆百十里大,各个村、岗、沟、窝窝,埭子,足有十数个。

    元岭山,就是一个依山而建的村子,而元家则是村子里最大的地主,因为早年几代前出过一个正七品的县令,也算是书香家世。

    车夫开了口,就喋喋不休,苏乞年倒是领略到不少这青山镇的风物,对于这镇子里一些大门大户也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到了地界,再次谢过老管家,苏乞年就孤身离开。

    九里岗。

    这是属于青山镇的一个小山岗,约有数百户人家,两千余人口。

    甫一进入青山镇地界,苏乞年就看到了布镇司巡察的捕快,布镇司是一镇衙门,也是一个镇子的最高长官,是官名,官居从八品。

    一般而言,这是乡试,也就是州试中举之后,才能够由朝廷吏部考核,安排的官位,普天之下,每三年天朝境内一百零八州,多少举人诞生,能够得到委任的,都是其中武功智计卓绝的人物。

    苏乞年一路走来,也不禁暗暗点头,青山镇境内看上去风平浪静,虽然临近傍晚,气氛有些凝重,但还是能够看出来这一方布镇司的励精图治,他精神力外放,并未捕捉到多少残留的妖气。

    不过来到九里岗,苏乞年就挑眉,他精神力步入《迷魂大法》第二重功夫的修行,极为敏锐,方圆十数丈,极细微的变化都很难逃过他的感知,现在,他就感到岗子里的气氛似乎不太对,有村民面露忧色,彼此窃窃私语,不见寻常百姓往日里谈笑风生的畅快。

    “凌家?凌家早不在我九里岗了。”

    “凌家的田产也都转给了亲家,百年前凌家长子开辟商路,发了迹,就都搬迁去了郧阳县城中。”

    苏乞年蹙眉,没想到拦住一个过路拄仗的老人,却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果然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九里岗中属于他青羊峰的一十九亩私田连主人都换了。

    “凌家的亲家是……”苏乞年问道。

    老人上下打量他一眼,蹙眉道:“少年人,你问这么多想要做什么,你也不用旁敲侧击,我劝你还是回去吧,那两百两悬赏虽然让人眼馋,但也不是你这样初出茅庐的少年能够应付的,这半个月来了不少武林人,多少都是行走一县之地的老江湖了,《奔马劲》六、七层的修为都挡不住,你认为自己比他们还强?《孝经》中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要白白伤了性命,以后谁给他们养老送终。”

    老人说着,花白的胡子都翘起来,拐杖连连拄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回去!回去!少年人武功没有成,行走在外太凶险了,我十堰州境内有武当这样的镇国大宗在,虽然潜伏的妖族不多,妖兽也被历代武当弟子清剿不少,一年十二个月,有十个月可以勉强算得上风平浪静,但荒野中还是危机四伏,少年人怎么这么认不清自己!不是刀剑在身,就能天下无敌,江湖武林是这么好闯荡的?过分狂妄,好高骛远是要丢命的!”

    苏乞年嘴角微微抽搐,没想到一下就碰到了一个老夫子,不过老人说得不错,活过了这么长的年月,看过多少世情,怕是亲眼看到过一些少年意气,在眼前白白送了性命。

    足足半炷香,老人才放过了苏乞年,依然念念叨叨,摇头远去。

    接下来,苏乞年就注意到,果然有一些紧身短打的江湖人,或是头戴斗笠,或是身背刀剑枪鞭,或高或矮,或样貌方正,或尖嘴猴腮,或满脸憨厚,却豪气干云,一些马匹风尘仆仆,被牵着进入村子里,留下一地还冒着热气的马粪。

    没有刻意询问,苏乞年就循着这些江湖人的方向,很快就路过一座庄严的庙宇前。

    三疯庙!

    一座神庙,供奉的不是神佛,而是武当这一代的三疯道人。

    祭祀神灵,在天朝境内是有定制的,普通百姓不得随意建立神庙,香火祭祀,需得由州县上禀朝廷,由礼部核定,方能拨下银两,或由地方自筹,择日动土。

    三疯庙,是十堰州内最多的神庙,历代三疯道人继位,都要改换塑像,而武当历代对此也十分重视,甚至除了历代三疯道人的神庙之外,武当诸峰,还有一些一脉峰主,顶尖人物,也拥有自己的神庙,平日里香火鼎盛,更时常派遣弟子下山,为信徒解忧,指点筑基功,或分发武当自制的良药。

    “胡家老夫人在里面祈福,都祷告一整天了,近耄耋的老人,一天香火,真是难为了。”

    “胡家虽然是大户,却也饱读诗书,历年租子都从未催促过,更时常帮衬村里穷苦人家,怎么就遭了这样的难。”

    “听说,那老夫人的孙子才刚满三岁,这一病,就和野兽一样咬人,力大无穷,指甲锋利,上次镇里一个《奔马劲》六层的高手,更通医术,被一下就掀翻出去,摔得头破血流不说,还差点被开膛破肚。”

    精神力捕捉种种声音,苏乞年眼中精芒一闪,看来就是这一户人家了。

    二百两悬赏,普通三口之家一个月也就一两雪银的用度,二百两不是一个小数目,在这样的村岗里,也只有像这样的大户人家才能够拿得出来。

    果然,在绕过了小半个村子后,苏乞年就看到了一座青砖黑瓦,甚至砖雕福禄寿喜的府邸,铜钉大门,朱红油漆,上面一张镀金匾额,写着胡府两个大字。

    “嗯?倒是真的书香家世,这两个字颇有风骨,笔力苍劲,不是依葫芦画瓢,临摹字帖能够写出来的。”

    苏乞年暗暗点头,俗话说字如其人,这样拥有风骨的字,得有足够的世情阅历,诗书底蕴才能够写出来,字里行间的气韵,是模仿不出来的。

    这时,胡府大门前就有仆人忧心忡忡,看管着几匹大马,对于刚刚进去的几个江湖客,他们并不看好,而两天前,村长亲往布镇司,已经派人前往武当山,但可惜折在了路上,遭了妖兽的毒口,今天辰时又重新派捕快上路,还要经过层层通禀,再顺利也得要再过两天才有消息。

    “小孙少爷多机灵的一个孩子,这两天咬死了两匹马,三只鸡,简直都不是人了。”

    “老爷曾怀疑是遭了犬瘟,但小孙少爷从未出府,府中也没有獒犬,还有犬瘟哪里会生出这么大的气力,现在没人能近身,一些郎中医生怕受伤,根本不能望闻问切,这实在让人心焦。”

    “咦,你也是来接悬赏的?”

    看到苏乞年,两个年轻仆人就挑眉,露出诧异之色。

    “正是。”苏乞年平静道,对于两人的反应也不以为意。

    “少年人真是不怕虎,劝你不要进去,二百两不是天大的难事会这么容易得到,不要白白伤了命。”一个仆人随后就摇头道。

    “无妨,伤不了我。”

    苏乞年摇头,就迈步踏进府中,两个仆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咦,这少年好快的手脚,我都没来得及说话就进去了,真是鲁莽,想少年成名是要付出代价的!愚蠢!”

    另一个仆人叹息道,这两天,他可是抬出了好几个重伤的江湖人,哪一个不是二十来岁以上,《奔马劲》都至少有了五层的功力,虽然早年未能被武当看中,也是周边几个村镇的佼佼者。

    妖气!

    这是苏乞年踏进胡府后唯一的念头。(中午一更送上,求每日推荐票支持,求新书友收藏。汗,老口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