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妖族
    (中午一更送上,推荐票啊推荐票,收藏呀收藏,啦啦啦啦啦啦!)

    小和尚东倒西歪,面色酡红,但是看上去年岁不是很大,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样貌十分俊秀。

    他肌体白皙,双目微眯,半醉半醒,看得一些河边灌洗衣物归来的妇人们张大了嘴。

    “和尚的酒!到了彼岸不回首!和尚的酒!菩提树下定春秋……”

    直到小和尚的身影远去,几个妇人才回过神来,一个个都面色古怪,看这小和尚也点了戒疤,僧人不都要守清规戒律,怎么来了一个酒肉和尚。

    胡府。

    厢房前,黑袍青年修长的身子绷紧,他的眸子凝重,也很冷,灼热气息散溢,身后的空气微微扭曲,有赤芒闪烁,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挣脱出来。

    寒气逼人,不似这冬日的清寒,而是一种仿佛可以深入冻结人魂魄的寒意。

    几个中年江湖客很快承受不住,踉跄后退,只剩下黑袍青年,和在他身后一丈外的苏乞年。

    “这少年……”

    这一下,苏乞年就变得鹤立鸡群,几个江湖客苍白着脸,眼中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胡老爷子则眼前一亮,那毛九几个江湖客,修为高的《奔马劲》都接近了第六层圆满,这黑袍青年他不清楚,但是如苏乞年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少年,他原本只以为是个心性稚嫩,想凑热闹显热血的江湖雏儿,却没想到收到这样的意外。

    “人不可貌相,古来圣贤都说过这样的话,身为读书人,也是近日乱了心神,忘了平日里的处变不惊,走眼了,走眼了!”

    胡老爷子心中叹息,但眼睛却是紧紧盯住那厢房中的稚嫩身子,看那张令人不寒而栗的小脸,老人的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一样,呼吸都变得凝滞。

    “妖孽,还不现形!”

    突兀的,黑袍青年弓步如马,冷斥一声,背后的空气化开,一匹火红的烈马迈动蹄子,昂首阔步,降临世间。

    “《奔马劲》七层圆满,一匹烈马之力!”

    几个江湖客惊呼,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颇为冷傲的青年居然有这样惊人的修为,《奔马劲》七层圆满,已经有了冲击筑基,开辟丹田,孕育内家真气的资格了。

    “等等!什么妖孽!这小孩被妖孽附体了?为什么感应不到妖气?”

    紧接着,那汉子毛九面色更为苍白,妖孽附体可不是小事,不是强大的妖兽都不可能做到,遑论让人感受不到妖气,此时,几个江湖客都感到背脊生寒,若是为真,那就多半难以善了了。

    什么!

    胡老爷子也是大惊失色,妖孽?什么妖孽?他的小孙子被妖孽附体了?

    皇家书院刊发刻印的七七四十九册《妖经》,胡老爷子也是读过不少的,但无论是怎样的记载和描述,被妖孽附体之后,几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他的小孙子,四天前才刚刚满了三周岁。

    苏乞年挑眉,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黑袍青年也能够看出虚实,不过观此人身上升腾的气血波动和摆出的拳架子,分明就是第七层的《奔马劲》无疑,而他现在也隐隐看出来,这胡府中的妖孽,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咯咯!

    这时,厢房中那小男孩看向黑袍青年,惨绿的眸子现出厉色,但是嘴角却咧得越来越大,小孩子咯咯咯的笑声直往人的脑袋里钻。

    阴风起,一股狂风席卷,沙尘漫天,转眼间就生出了异变。

    等到众人再看清眼前,一个个都忍不住腿肚子打颤,因为此时此刻,哪里还是在胡府,他们脚下踩着粘稠的湿泥,有腐臭的味道,可以看到裸露在地面上的森白的骨头,还有一块块或是残破,或是歪斜的石碑,也有木质的碑铭,但早已腐朽,烂掉,看不清刻字。

    点点碧绿磷火漂浮,寒气比之前还要浓重了数倍。

    现在,那小男孩就站在一块缺角的残碑前,脚下是堆积成小山的白骨,咯咯咯的笑声好像地狱里招魂的手。

    “这是村子后边山头的乱葬岗,历代被妖兽害死的村民的埋骨之地!”

    年轻夫妇惊呼一声,就神色大变,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不对,这是幻境!”

    几个江湖客到底还是有一些见识,虽然未能走出一县之地,也不是一无所知。

    “传闻中有妖兽或妖族精神强大,可以迷惑人心,创造出来幻境,使人沉沦,迷失,最终走向死亡。”

    “果然是妖孽!我们这是陷入了幻境中,不过这幻境要怎么挣脱?一些史记手札上,都是练出了内家真气的武林高手,精神坚定,以力破道,强行破灭幻境。”

    汉子毛九几人又很快慌了神,他们在青山镇还算个小人物,放到整个郧阳县,就普普通通,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根本束手无策。

    “妖孽还要害人!”

    忽然间,那黑袍青年出手了,他身如奔马,脚步一踏,似一下跳跃过深涧悬崖,拳音尖锐,那火红烈马长嘶,也奔腾起来,与他合为一体,这样的异象,也令苏乞年眼中异彩连连。

    人马合一,入神得髓!

    这是七式马形拳全部入神得髓的象征,一匹烈马之力融入己身,人马合一,全身气力十成,足以施展出来十二成的攻伐力。

    呼!

    黑袍青年的拳头一穿而过,那小男孩的身影如同虚幻一般,一下破灭。

    “幻境之中都是幻影!”汉子毛九哑声道。

    然而,黑袍青年身形不止,甚至在那拳头穿过小男孩的瞬间也没有露出半点诧异之色,他蓦地转身,一只拳头接连迸发,三拳连环,几有群马奔腾之势。

    “好拳法!”

    苏乞年赞叹,这就不是马形拳了,这黑袍青年果然还有压箱底的功夫,甚至这拳法在苏乞年看来,比之龟蛇拳也不差多少,那包裹青年的火红烈马也瞬间暴涨一圈,有了几分汗血宝马的神形。

    嘭!

    黑袍青年身形止住,他一拳打在空气中,却似乎遭到了阻隔,虚空震荡,一个稚嫩的身影就出现,小手按在那拳锋之上,轻轻一震。

    蹬蹬蹬!

    黑袍青年色变,一连退出七八步站定,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是妖兽!妖兽不通武学变化,不可能这么轻易挡住我的拳法,你是妖族!”

    黑袍青年此言一出,就石破天惊!

    什么是妖族,相比于人族,这样一个天外种族天赋太强了,天生妖体气血之雄浑,就远在同龄人族之上,更有诸多天赋,各种妖族武学诡异多变,甚至还在魔道变幻之上,最重要的是,妖族只要一成年,都几乎能有一匹烈马之力,稍加修炼,就有很大的可能孕育出来内家真气。

    虽然历代汉天子重视武举,甚至皇家书院也编撰出来适合天下人修炼的《奔马劲》,但是人族相对先天体弱,能够练出内家真气的比率,还是要远远小于妖族。

    苏乞年瞳孔也微凝,就和练武之人行走江湖一样,不是如武当这样的镇国大宗,筑基功神妙无比,武道不筑基,甚至很难走出一县之地,换成妖族也一样,有武林宗派、世家,乃至天朝护龙山庄的龙卫,地方驻军,都经常对潜伏在荒野中的妖族进行清剿,通常而言,敢出现在天朝境内,并进入县镇等人群聚居之地的,尚未筑基的都很少。(中午一更送上,推荐票啊推荐票,收藏呀收藏,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