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血气如火,神庭动
    (终于赶上了,大家看完早点休息吧,不要熬夜,嗯,求推荐票收藏。)

    明月渐升,九里岗的村民差不多都缩到了自家屋中围炉烤火。

    村口,一个书生慢悠悠地走进村子,他看上去身形瘦削,眉眼阴柔,脸色有些枯黄,病恹恹的,似乎寒风一吹就要倒下。

    他衣衫单薄,这时浑身打一个哆嗦,解下腰间一个紫黑色葫芦,往口中倒了两口,咂咂嘴,摇头晃脑,长吟道:“阴风下酒,魂儿逍遥,可惜存货不多,不多矣……”

    ……

    胡府。

    黑袍青年气血翻腾,拳头捏紧,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年轻人能看穿本妖的真身所在,倒是有几分眼力,看来传承的不是无名之辈,说出你的师承,本妖不杀无名鬼。”

    小男孩开口,却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他负手而立,惨绿的眸子透着沧桑,看上去诡异而渗人。

    “真的是,妖族!”

    胡老爷子身子摇晃,面色一下苍白如纸,年轻夫妇二人上前将他搀扶住,泪水止不住地流下,嘶声道:“小儿何辜!你要附体,冲着我们来!”

    闻言,小男孩嗤声道:“可惜,你们不是阴年阴月阴日的时辰,这种天阴气正是本妖需要的,附体你们?本妖虽然天生精神强横,却可惜缺少一门精神武功,不然根本不用动手,只是这幻境就可以将你们所有人埋葬。”

    “本来还想慢慢抽取天阴气,现在看来不能够再耽搁下去了,否则被武当那群杂毛截住就麻烦了,贡献出来你们的血气吧,借助你们的血气,本妖将剩下的所有天阴气一举吸纳,最后一条十二正经也就有了足够的积蓄,可以贯通了。”

    呼!

    小男儿话落就身形一闪,他行如妖魅,几个闪烁,根本看不清轨迹,眨眼间就来到了黑袍青年身前三尺之地。

    妖族身法!

    黑袍青年终于震惊,这就不是寻常的筑基功,而是真正的武学,属于妖族的身法武功。

    筑基强者!三流开天境的存在!

    这名妖族根本不屑于隐藏修为,他直接出手,雷霆一爪,就要洞穿黑袍青年的脑壳。

    嗡!

    瞬间,一股奇异的波动自黑袍青年身上升起,他身若拂柳,轻盈摇曳,于间不容发之间躲过去。

    嗤啦!

    虽然两者差之毫厘,依旧有几缕黑发如被无形之力斩断,飘落下来。

    气芒!内家真气!

    黑袍青年的脸在霎那间失去血色,以他的气血,施展这门柳絮身法太过吃力,哪怕只是三流武学,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轻易施展的。

    当然,他现在也生出几分懊悔,原本只为历练,见识江湖险恶,三教九流,哪知道这首战就遭遇到这样的对手,筑基的妖族,三流开天境的人物,在等级森严的妖族中,比寻常妖丁更上一层,已然属于妖兵一级的强者。

    “柳絮身法?原来是轻烟门的弟子,黄石州区区一个三流门派,就是你们门主亲至,也拦不住本妖的去路!”

    呼!

    小男孩再次出手,这一次动作更快了,甚至隐隐在原地留下了残影,惨绿眸子狰狞,须臾间如化成了十数双,冰冷的目光令人心惊,寒意渗到骨子里。

    这种妖族身法太可怕了,伴随着阴森寒流,那是属于此妖的内家真气,充满了一种似乎可以冻结人心,粉碎战意的寒气。

    太快了!

    这一次,黑袍青年就彻底色变,这妖族就算是附体,速度也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的眼睛根本跟不上,不用说闪躲了。

    弹指间,他就头皮发麻,五缕凌厉的锐气洞穿下来,他眼前一黑,心跳都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

    咚!

    一声闷响,如战鼓擂动。

    “好胆!”

    没有如想象中一般来临的黑暗,劲风扑面,伴着那妖族惊怒的冷喝,黑袍青年就感到手臂一紧,一股大力拉动,将他朝后远远抛出去。

    一身干净的暗青色布袍,一个看上去有些清秀的少年,身姿挺拔,虽不说丰神俊朗,但此时站在众人面前,却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

    “是你!”

    黑袍青年深吸一口气,他之前也察觉到这个少年的不同,但以为最多也就和他在伯仲之间,现在就发现不对,这个少年恐怕还要远远超过他。

    “我轻烟门的筑基功是推演《奔马劲》更进一步的《天马功》,有八层功法,七层圆满超越一匹烈马之力,但还远及不上武当《龟蛇功》那样的十层筑基功,七层圆满可拥一匹汗血宝马之力,我轻烟门的《天马功》七层圆满不过拥有几分神形,唯有破入第八层,才能真正达到,并超越一匹汗血宝马,不过天马就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还远远达不到,不知道这少年能有几分功力,但不筑基,还是希望渺茫,这妖族说还剩一条十二正经未贯通,就是接近了三流人物中饿虎跳涧的强者,远不是那些初入开天境的可比……”

    黑袍青年心思百转,还是看不到一丁点希望,但他没有惊慌,眸子愈发冷了,从进入十堰州,来到这郧阳县,和师父分开之后,他就有了在江湖武林中殒身的准备。

    身为武林人,哪有不挨刀!

    只是死在妖族手中,他十分不甘,但面对这样的强敌,他连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有。

    苏乞年的眼中透出凌厉无比的战意,这是劫数,不过他尚有心愿未了,怎么能够在这里倒下。

    “少年人,我很好奇,小小年纪有这样不俗的功力,小门小户不可能培养出来你这样的弟子,难道是武当弟子?不对,武当剑道为尊,近两、三百年都没有出过什么刀客,你到底师承何人?好了,也不用你说,试试就知道了!”

    小男孩仿佛自言自语,他稚嫩的手掌抬起,嘴角泛起狰狞的笑意,这笑意透着一股沧桑、嗜血、残忍,而苏乞年看到更多的,甚至自始至终看到的,都只是一种稚嫩。

    一个刚满三周岁的小男孩,本该有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现在却这样被附体,精神损伤,肉身被妖气侵蚀,就算是侥幸活下来,也多半残废了,很难与常人一般成长,甚至都不知道还能活过几年,对于一个初生没有多久的生命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残忍。

    苏乞年心中积郁着一股翻腾的血气,这血气如火,灼烧得他心中的战意愈发凌厉、坚凝,属于《迷魂大法》第二重的功夫自主运转,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巅峰,他的双目甚至隐隐射出毫芒,看得那小男孩微微蹙眉,那目光太凌厉了,一个少年人拥有这样的目光,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祖窍神庭中。

    那沉寂多日的金色太阳开始转动,阳光洒落,若金色光雨,照亮了整个神庭识海。

    一股明悟涌上苏乞年的心头,连同他的眸子,也微泛淡金色,令得那妖族心中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浓重的厌恶情绪。

    “死!”

    一瞬间,小男孩儿动了,他整个身影模糊,须臾间就消失不见,下一刻,在苏乞年四周,同时出现了十数个小男孩儿,每一个都仿佛真实存在,十几只稚嫩的手掌指甲很长,透着锋锐,隐现寸许灰蓝色气芒,朝着苏乞年头顶落下。

    看不透!

    黑袍青年捏紧拳头,大汗淋漓,他双目充血,小男孩儿动了真功夫,他已经看不透,这到底是身法武功,还是精神幻境。(终于赶上了,大家看完早点休息吧,不要熬夜,嗯,求推荐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