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指尖光明,大力金刚
    (中午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支援,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

    苏乞年闭上了双眼。

    乱葬岗磷火点点,他站在森森白骨中,气质平静,格格不入。

    等死吗?

    胡老爷子等人心中叹息,几个江湖客终于一屁股坐倒在地,从来没有哪一刻,他们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嗡!

    不过,仅仅是刹那之间,苏乞年陡然间睁开了双眼,两点夺目的金芒一下迸射而出,仿佛黎明升起的朝阳,驱散了黑暗,清气上升,浊气下沉。

    一根食指抬起,苏乞年背后,空气震荡,竟有若真实的长嘶声,一匹通体火红,鬃毛修长,四蹄如碗的烈马降临人世间。

    “汗血宝马!”黑袍青年目光剧震。

    既而,所有人就看到那属于苏乞年的食指,骤然间变得晶莹血红,那是一身气血的凝结,这一根手指如同火玉雕琢而成,一股灼热、正大、光明的气息流淌出来。

    这气息甫一现世,整个乱葬岗就生出大地震,苏乞年四周,那十数个小男孩同时尖叫,发出气急败坏的声音。

    “云南道大理州,段氏一阳指,不对!”

    那妖族怒喝,但是苏乞年一指已经点落下来,且随着苏乞年臂动,弹指间就生出了十数道残影,接连十数道赤红晶莹的血气如箭,迸射而出。

    这一刻,在黑袍青年乃至那妖族小男孩眼中,似乎一轮朝阳跳出了地平线,暗夜里的沆瀣、浊气全都烟消云散,什么黑暗、阴气尽皆无所遁形,阳光普照,充斥世界的是博大的生机。

    “真意!”

    那妖族小男孩只来得及吐出两个字,十余道血气似划开了整个天地,径直将一个个小男孩洞穿,最后落到东方第三个小男孩身上时,嘭的一声巨响,一个真实的身影横飞出去,而整个乱葬岗也因此彻底崩毁,天空大亮,那是一轮明月升起,清冷月华在此时的胡老爷子等人眼中,反而更多了几分生气。

    “孩子!”

    这时候,年轻夫妇冲上前去,将小男孩抱在怀中,此时,小男孩只剩微弱的呼吸,但是那原本尖锐的指甲就恢复了原样,还有那原本发暗的嘴唇,也多出了几分血色,不用看也知道,那妖族附体的妖气和精神,却是在苏乞年这一指下被彻底驱散了。

    面色微白,苏乞年站定脚步,施展出这一指,消耗太大了,不仅仅是他一身血气,以这样的方式破体伤敌,只是一指之力,就消耗了近半,《迷魂大法》第二重的精神力,也在刚刚与那神庭中的金色太阳合一,消耗过半。

    此刻,苏乞年就注意到,祖窍神庭中那金色太阳已然消失不见,他心中生出一种明悟,关于《寻阳指》这一门指法的种种关窍,就融会贯通,更有一种博大的力量,似烙印在了他的精神中。

    “那妖族说,是真意?传闻中,二流龙虎境的武林高手涉足精神层次,就要开始参悟武学之中的真意,师法自然,道取天意,酝酿属于自己的武道之势,但现在我就领悟了这门《寻阳指》的武学真意,难道那是……”

    “真意种子!”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无论是《道经》还是各种佛经儒卷中,都有一些记载,传闻中,真意种子是属于二流以上武学才能够被创造者凝聚出来的传承种子,如果没有真意种子,练武之人就需要依靠自己参悟领会其中的真意,这不亚于重走一遍前辈先贤的创武路,十分艰难,而有了真意种子就不一样,那融入了创武者的精神领悟,只要练武之人能够触摸到这门武学的门槛,就能够融合真意种子,初步掌握这种武学意境。

    此时,苏乞年想到那鹅黄长裙,美得不似人间凡俗的女子,云南道大理段氏的族人,他忽然觉得,哪怕是因缘际会,按照佛门轮回的道理,这因果也有些大了。

    真意种子多难得,就是他青羊峰在五百年前,残破的青羊阁中,也不过被金锁峰取走的一门《青光剑法》,还留存有一枚真意种子。

    一枚真意种子,至多能够进行三次传承。

    “那妖族,被杀死了?”汉子毛九开口,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因为苏乞年身子依然绷紧,甚至一只手抬起,落到了背后的刀柄上。

    “段家一阳指的路数,你是段家子弟!”

    眼前凌乱的厢房中,那沧桑的中年声音再次响起,但现在就充斥着浓浓的忌惮。

    嗯?

    黑袍青年几人相视一眼,云南道大理州的段家,怎么会有子弟到了十堰州?但想到苏乞年的年纪,这样武功造诣,恐怕也只有顶尖门阀的子弟,才能够这样出类拔萃。

    “不过可惜了,你尚未筑基,若是你筑基,就算是初入三流开天境,你把握这门指法真意,本妖转身就走,现在就没有这样的机会,等等……”

    厢房中寒气涌动,比此前更加阴寒,显然现在身在厢房中的,是那妖族真身所在。

    那妖族声音戛然而止,而苏乞年则精神力一动,就看向了拐角处,数息后,黑袍青年等人也察觉到异样,有脚步声响起,伴着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有一种微醺的味道。

    “喝了和尚的酒,睡觉安稳不上头!喝了和尚的酒!灵山佛祖不长寿!喝了和尚的酒,一步踏上九重楼!九重楼!到了彼岸不回首!不回首,菩提树下定春秋……”

    紧接着,一个月白僧衣,眉清目秀的小和尚,脸上带着酡红,竹杖芒鞋,踉踉跄跄地出现,朝着众人走来。

    “这是……”

    毛九等江湖客目瞪口呆,今儿个怎么尽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年轻人,这一天的诡异,都要远远超过他们过往十数年的惊险。

    高手!

    或许其他人察觉不到什么,但是苏乞年精神力何其敏锐,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比他大不了两岁的少年和尚,绝对是一个武林高手。

    此刻,他手握刀柄,锋锐之气已在酝酿,但是看向这小和尚,却满眼都是破绽,但这些破绽汇聚在一起,又让他冥冥之中生出一股莫大的危机,若是真正出手,恐怕并不能讨得任何好去。

    倏尔,苏乞年目光一变,他看向厢房中,那阴寒妖气如潮水般退去。

    “不要走,来陪和尚喝酒。”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那小和尚就出手了,依然是醉醺醺的样子,但是甫一出手,就有一股浩大庄严的气息升腾而起,伴着阵阵梵唱,如在众人心灵深处响起。

    金色佛光如煌煌大日,隐约照见西天灵山,大雷音寺前,一尊金刚怒目,伸出一只大手,刹那间如乾坤在握,盖落下来。

    “大力金刚掌!”

    虚无中,那妖族声音响起,惊怒交加,更有一种惊恐的嘶哑。

    轰!

    一声巨响,地面震动,这一次不是幻境,而是真实的力量呈现,狂风席卷,苏乞年亦暴退,他精神力敏锐,穿透尘烟,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原本厢房所在的位置,赫然只剩下一片废墟,原地留下了一个足有七、八丈大的掌印,甚至可以看到清晰的,粗大的掌纹。

    一掌之力,威严如斯!

    “大力金刚掌!少林一百零八绝技!”

    苏乞年眼中精芒一闪,这是少林弟子!

    等到尘烟散尽,如黑袍青年,亦是瞳孔收缩,他满脸震惊,不见之前冷傲,反而目光炙热,死死地盯住了那看上去风淡云轻,极为随意的小和尚。(中午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支援,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