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这就是江湖
    (下班晚了,更晚了,大家见谅,周末肯定正常,求推荐票支援,新书友收藏。)

    九里岗,胡府。

    阴寒妖气溃散,祥和佛光也消弭,但空气中已不是冬日夜晚的清寒,而有一股暖风在吹拂,令人心灵澄澈,似要忘却一切尘世杂念。

    少林传承!一百零八绝技!

    这有些震动人心,五千四百多年前,佛门初立,少林开寺,不过一十八绝技,千年之后三十六,再千年,四十九,到了而今五千四百多年过去,已然有了整整一百零八之数。

    少林一百零八绝技威震天下,佛门开枝散叶,远达四方诸国,武道时至而今已到达一种巅峰,而能被列入少林一百零八绝技之列的,都至少是一流武学,其中诸多顶尖武功,更是直指元神大道,乃至涉足天命运转的无上之境。

    “这就是妖族?”

    这时,几名江湖客就看到,在那掌印的沟壑中,一个中年汉子筋肉虬曲,怒目圆瞪,一身短打,若非是一身阴寒妖气,看上去和普通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其大口咳血,那鲜血呈暗黑色,冒着灰蓝色的寒气。

    “少林的小秃驴,竹杖芒鞋酒葫芦,大力金刚掌乾坤,好一个醉酒僧明觉小和尚!我躲了你三百里,还是被追上了。”

    妖族中年汉子咬牙,很快又露出狰狞的笑,他咳血不止,身受重伤,却浑不在意,道:“我妖族诸圣终将归来,少林的秃驴们,你们将会成为第一个被清扫的对象,这世间佛门,都该死!”

    小和尚微醺,并不以为意,反而眼睛有些发亮,嘀咕道:“老和尚不肯小和尚喝酒,佛祖不要吃饭,不要洗澡吗?不如还了俗随小和尚一起喝酒。”

    苏乞年眼中闪现一抹异样,这个少林小和尚可真是胆肥,连佛祖都敢戏言,有这样的徒弟,这做师父的怕是没有一天安生吧。

    胡家老爷子哭笑不得,至于几个江湖客也是面色古怪,腹诽不已,这就是少林弟子?

    似乎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小和尚干咳两声,双目一凝,就有几分宝相庄严,如苏乞年也不禁有些嘴角抽搐。

    “一个妖兵,也大言不惭,到佛爷宝葫芦里忏悔吧。”

    小和尚斥道,他一只手取下明黄的酒葫芦,葫芦口对准,那妖族汉子顿时神色大变,然而紧接着,一股无可抵挡,沛然无铸的力量就将他整个禁锢。

    苏乞年露出诧异之色,眼前的一幕有些超出他的想象,这妖族汉子似乎被一股无形之力拉扯悬浮,可以看到其极力挣扎,扭曲而狰狞的面孔。

    噗!

    衣衫被撑破,须臾间,妖族汉子的形体就开始生出变化,双臂化成鱼一样修长的鳍,双腿并拢,成为一条丈长的漆黑鱼尾,生满乌黑黝亮的鳞片,若铁水浇铸而成。

    “一条鱼化成了妖?”

    毛九眼珠子瞪圆,几个江湖客也睁大了眼睛,对于他们这样的小人物而言,就是妖兽也没有见过几次,不用说是真正的妖族了。

    “不是鱼!是妖族中的鲲鱼一族!”

    黑袍青年沉声道,他眸光闪烁,原来如此,难怪此妖拥有如此阴寒的真气。

    “《妖经》中似乎有提到过这一种族,”苏乞年也蹙眉,精神力运转,过往读过的四十九册《妖经》历历在目,“鲲鱼一族,乃是妖帝鲲鹏的血脉后裔,五千多年来,出过不少至强妖王,可以勉强算是顶尖妖族了。”

    一念及此,苏乞年就有些诧异,鲲鱼一族历代强者辈出,族人稀少,一旦成年,即便没有内功心法,甚至都可以自主契合天地,开辟丹田,孕育内家真气,但是此妖在他看来,就有一些名不副实。

    再看那小和尚一眼,苏乞年又有一些猜测,多半不是这鲲鱼族妖兵不强,而是此前已经被打伤,所以才需要借助这胡府稚童所谓的天阴气修补伤体,并借此再做突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样看来,倒是他占了便宜,否则要是此妖全盛时期,即便是领悟寻阳指真意,也未必能够一击建功。

    一条鲲鱼,能有一丈五尺长,长长的胡须似两条钢鞭,一张大口幽深,利齿森森,但现在就有些狼狈,暗黑色的鲜血汩汩,自口中流出。

    “收!”

    小和尚再轻斥,那鲲鱼就越来越小,须臾间就只剩下巴掌大,再过半息,就只剩下花生米大,眼看着要被那酒葫芦收进去。

    “阴风下酒,魂儿逍遥,真是鲲鱼最逍遥!小和尚让给我如何?”

    没有半点征兆,有声音响起,同时一道暗紫色剑光湛亮,似乎一条游蛇,在虚空中闪烁,那花生米大的鲲鱼被一下刺穿,顿时不翼而飞。

    “小和尚口中夺食,佛爷渡你姥姥!”

    明觉小和尚看了眼空空的酒葫芦,就勃然大怒,他满脸酡红瞬间散去,眸子睁开,好像灵山上点燃的不灭的青灯,下一刻,众人眼前一花,小和尚就消失不见。

    轰隆隆!

    似有惊雷滚滚,飞沙走石,整个胡府都好像陷入了风暴中央,苏乞年立住脚跟,精神力外放,但很快就缩回身体周围三丈之地,因为此刻外界有两团热血,似乎两座沸腾的火炉在虚空中摇晃,那种灼热几乎可以熔金化铁,哪怕他精神力步入《迷魂大法》第二重,比之前更加凝练,也不能够接近。

    只能够靠眼力!

    精神力汇聚双目,苏乞年勉强看穿眼前的风沙,就看到不远处的屋顶上,小和尚月白僧衣轻扬,月光下宝相庄严,仿佛得道的高僧,身上浮盈起一层淡淡的金芒。

    这一刻,他抬起手掌,指关节变得晶莹,他一掌擎天,仿佛天地四方都尽在手中,他的掌心如成了一个漩涡,四周空气极速向当中坍塌,而后朝着前方一掌按下。

    月光,屋顶,小和尚这一掌似裹挟着整个天地压落下来,这样的威势看得苏乞年心神激荡,如果说当初金光真人与青阳剑一战如神灵在征伐,那么眼前的交锋就是人世间的巅峰一战,苏乞年虽然依然感到渺小,但已能看清一些虚实,这种震撼更加浸透心灵。

    此时,在小和尚对面的屋脊上,跨坐着一个眉眼阴柔,面色枯黄,看上去病恹恹的书生,他一只手持一柄暗紫色的四尺长剑,一只手抓着一个紫黑色葫芦,他拇指一弹,葫芦口就打开,那鲲鱼坠入其中,他晃动两下,满脸欣喜,摇头晃脑道:“小和尚要谢我,清规戒律心中驻,喝酒吃肉这样的罪孽,不如穷酸我一人承担。”

    吟!

    说着,书生手中长剑震,剑若惊雷划长空,这剑光如黑夜里的一道闪电,刹那间照亮了人间繁华。

    一声巨响,伴随着一点炽盛的光迸发,苏乞年再也看不见,只感到两股可怕的真气在碰撞,剑道锋芒交织,梵唱阵阵,隐现金刚佛影。

    等到风沙沉淀,再也不见两人的身影,只有远方时而有惊雷声滚滚,再远一些,就再也没有了痕迹。

    整个九里岗都被惊动,村民们小心打开窗棱一角,一些顽童争着朝外窥看,有的什么也没见到,有的则惊鸿一瞥,就兴奋不已,伸手比划,仿佛那如风在半空中飞跃的身影是自己一般。

    胡府。

    毛九几个江湖客很快离去,几人羞愧不已,临走时彼此相视一眼,决定将今日种种经历全都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说出去。

    黑袍青年又恢复冷傲,不过临走时他深深地看了苏乞年一眼,欲言又止,终究选择了孤独离去。(下班晚了,更晚了,大家见谅,周末肯定正常,求推荐票支援,新书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