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地方志,刀光三千里
    (中午一更送上,求每天免费的推荐票,求新书友点击加入书架收藏)

    胡府,正厅。

    倒流香烟气如流水,这种香气令苏乞年精神明净,消耗的精神力也隐隐恢复了几分。

    果然是大户人家,书香家世,苏乞年心中感叹,连点的香塔,都是精心制作的,混合了沉香与檀香的静神香,这种静神香苏乞年知道的,只在京城长安文昌街上的一家千年老店,宁神阁中有供给买卖。

    “少侠之恩,胡府上下铭感五内,这是区区谢礼,少侠不要嫌弃,日后如有所需,胡府上下定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胡老爷子端坐在上首,他笑容满面,气质儒雅,现在祸患泯灭,他也恢复了几分名门大户的风仪,言辞之间,令人如沐春风。

    一个仆从下人捧上一个紫檀木盘子,上面盖着红布,到了苏乞年面前后打开,赫然是一枚枚婴儿拳头大,一枚足有五两重,洁白如雪,上面印刻有“奉天承运”四个大字的雪花银。这是朝廷印刻,发行的雪银,成色很好,不是平民百姓间流通的那种白银,购买力很高,而现在摆放在苏乞年面前的,足足有一百枚这样的雪银。

    五百两银子!

    这就与先前胡府悬赏的两百两不同,足足多出了一倍还多。

    苏乞年心如明镜,都是读书人,他自然明白对方的心思机巧,这也是人间处世之道,世情变幻,各种关门过节,这不过是毛毛雨。

    没有接下来,苏乞年取出一张焦黄纸页,放到托盘之上,看向胡老爷子,道:“胡老还请过目。”

    胡老爷子微怔,等到仆从来到近前,他抓起焦黄纸页一看,就浑身一震,凝住了目光。

    “青山镇九里岗,武当青羊峰良田一十九亩,凌家家主,凌远河立,赤霄历四千八百九十一年。”

    凌远河,胡老爷子记得清楚,那是现在郧阳县城中凌家五百多年前的一位老祖宗,也是亲家离开青山镇前,连同那一十九亩良田,特意交代过的。

    “退下!”

    胡老爷子喝退几个伺候的仆人,而后看向苏乞年,沉声道:“敢问少侠名姓,可是青羊峰一脉,传承续接了。”

    “武当青羊峰,苏乞年。”

    苏乞年开口,他很平静,就这样淡淡地看着胡老爷子。

    胡老爷子闻言深吸一口气,就有些迟疑起来,关于武当青羊峰,虽然远在郧阳县村镇中,但因为这一十九亩良田,自接收之后,就时常翻看一些郧阳县地方志,乃至整个十堰州州府刊发的十堰州地方志,也明白他十堰州境内唯一的镇国大宗武当山上,当有七十二脉,但诸脉不全,时至而今只剩二十七脉,而他接手的这一十九亩良田,五百多年前,就属于已断绝传承的七十二脉之一的,青羊峰一脉的私田。

    沧海桑田,时光流水,五百年岁月足以湮灭一切,胡老爷子没想到,时隔五百多年,这青羊峰一脉竟然又再次续接了,他不禁心中苦笑,没想到当初接了这样一个烫手山芋,身为一村大户,有亲家身在郧阳县开辟商路,自家也有一两支行走一县之地的商队,胡老爷子也明白一些虚实,整个郧阳县,就存在着武当诸峰不少私产,甚至涉及布行、文宝店、陆陈行等等,很多商号行走商路,各种买卖,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交道避之不开,自然能够察觉到这暗中的一些角力。

    多年人情世故,世情冷暖看过来,胡老爷子想到的东西有很多,青羊峰一脉续接,武当没有通告天下,各大门派,乃至朝廷礼部没有派遣使节前来恭贺重开山门,就足以说明一些东西,他胡府虽然在这九里岗,乃至整个青山镇有一些脸面和微薄产业,但与武当这样的镇国大宗相比,就小巫见大巫,贸然介入其中,胡老爷子难断祸福。

    但念及后院里的小孙子,此时依然昏迷不醒,稚嫩的小身子各种虚弱,五脏衰竭,胡老爷子就变得犹疑不定。

    见此,苏乞年也不去催促,正厅里灯火摇曳,又静止,空气有些凝滞。

    足足过了半炷香工夫,这寒冬时节,胡老爷子却额间见汗,细密汗珠滚落,他终于长吸一口气,看向苏乞年,道:“胡家接了这一十九亩良田不假,少侠也尽可取走,但少侠于我胡府有大恩,胡家虽不是什么豪门大户,也历代书香,学圣贤道理,经史子集不说精通,也都铭记于心,理由,我需要少侠给我胡家一个理由。”

    略一沉吟,苏乞年点头道:“你要理由,好。”

    锵!

    一道青色刀光绽放,在胡老爷子眼前放大,仿佛一轮太阳高悬九天,阳光普照,心灵深处的每一寸角落都纤毫毕现,一切邪祟与黑暗都被净化,至此之后,没有什么再好隐藏,世间种种都已看透,眼前流水潺潺,命运长河涛声依旧。

    良久之后,胡老爷子回过神来,精气神一震,他目光湛亮,气质变得更加圆融、通透,原本因为岁月年轮而有些浑浊的瞳孔,也再次变得纯净剔透,杂质尽消。

    “可是青羊峰一脉,传说中的《休命刀》。”

    “正是。”

    苏乞年点头,他面色微白,刚恢复一点的精神力又再次消耗,气血也下降不少,以他而今的修为,施展这样的一流上乘刀法还有些勉强,若是凝聚全身的气血精神,全力出手,多半只能够勉强出三刀。

    “好!”胡老爷子郑重点头,“今日之后,若青羊峰有所需,胡府自当竭尽全力。”

    关于《休命刀》这样一门已几乎被世人遗忘的失传刀法,胡老爷子却曾经在十堰州地方志中惊鸿一瞥。

    七百七十多年前,青羊峰一脉峰主真人不修镇峰《青阳剑》,一门《休命刀》在其手中顺天应命,借此涉足天命之力,某一日,其在武当青羊峰上坐关,突然劈出一刀,刀光横贯三千里,照亮了整个黑夜,生生将隐藏在州内竹溪县的一尊来自北海的妖王斩得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

    接下来,宾主尽欢,苏乞年也不客气,在接下来的家宴中,胡老爷子准备了妖狼肉汤,时至而今,他《龟蛇功》臻至第七层,皮、筋、骨、髓的淬炼到达最后,这妖狼肉汤入腹,也很快被肉身吸收炼化。

    三个时辰后,自胡府客房中走出,苏乞年看远方,橘红阳光纯净,他迎着朝阳挥刀,目不转睛,那阳光似被他的瞳孔吸纳,昨日一战,虽然不过短暂交手,但后来那唤作明觉的小和尚与那无名书生一场对决,却是让他获益良多。

    对于天时、地利,乃至是借势运势之道,苏乞年深感自身的肤浅,功力修为是一方面,真正与人交手却又是另一番天地,若非是修为差距巨大,这当中的胜负,孰难预料。

    练刀,摆拳架子,晨练完毕,正厅用过早膳,苏乞年起身告辞。

    “苏少侠请收下,小孙子还望多多费心。”

    胡老爷子递过来一个包裹,苏乞年也没有客气,接了过来,他精神力敏锐,自然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小男孩儿被妖孽精气神附体,五脏皆衰,寻常药石难救,苏乞年感应,至多就剩下半月性命,即便是此番回山,耗尽这包裹中所有,能否有一线生机,苏乞年也难以断定。

    一个时辰过去,走出青山镇地界十余里,苏乞年就止步,平静道:“跟了苏某十里地,阁下也该现身了。”(中午一更送上,求每天免费的推荐票,求新书友点击加入书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