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外院,武当气象
    (中午一更送上,求每天免费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

    青铁长刀归鞘,一枚拳头大,暗红晶莹如玉髓,属于血睛狮子的妖兽心就被苏乞年收起来。

    君子以刚正定方圆,苏乞年以休命刀凝光明心,但至此,也到了极致,他最后看一眼目光复杂至极的周秦,将那血睛狮子的尸体留给他,一言不发地远去。

    武当逍遥谷。

    明月如盘,月华如水,冻结的碧湖上烙印月影,苏乞年行走在湖面之上,四野开阔,寒风呜咽,但他修行日深,气血若一口火炉在燃烧,寒气不能够侵入皮膜,未及身前寸许之地就被震散了。

    竹楼前,长明灯火摇曳。

    道士静笃长身而立,看远方踏湖而来的苏乞年,这个少年气质日新月异,现在看来,这短短两天江湖行,就有了不小的收获,不得不说是气运隆重。

    “见过执事。”

    长明灯前,苏乞年行礼,将一个布包取出,打开,暗红晶莹的血睛狮子心散发出来浓烈的血气。

    “血睛狮子。”

    静笃执事眉头微挑,妖兽中,狮虎熊最难降服,气力磅礴,就是他武当弟子,寻常《龟蛇功》七层圆满,拥有一匹烈血宝马之力,也很难击杀。

    而在狮虎熊之上,还有角犀妖象,传闻中,四方深海有妖鲸,更是力大无穷,即便不能化形人身,不能孕育内家真气,但天赋体质无与伦比,远不是寻常武林高手能够撼动的。

    “好。”

    静笃道士颔首,道:“妖兽心可以自留,拿了这块腰牌,自可去外院玄武楼求取《龟蛇功》八、九、十层的心法。”

    一块黑檀木牌子落到手中,苏乞年凝视,上面一个笔锋古朴的笃字,没有飘逸,没有笔画转折的钝角,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的心灵都有一种渐入宁静的迹象。

    ……

    白云峰。

    武当七十二峰之一,在天柱峰金顶之西。紫盖峰、皇崖峰东西互拱。下有一岩,名曰白云,虚寂轩豁。傍一石穴如星,名曰星牖。俯视万虎涧,松风哮吼,涧云交飞。

    白云峰下,是武当六处外院分院之一。

    一路观摩白云岩,星牗石穴,走过万虎涧,苏乞年感叹天道自然运转的力量,万物玄奇莫过于此。

    “止步!来者何人!”

    白云峰外院,值守院门的两名弟子喝道。

    苏乞年不是外院弟子,一身暗青色布袍,在两名值守的弟子看来,外院中的确有一些弟子不喜灰袍,但他们白云峰外院似乎并没有苏乞年这样一个人,太面生了,且通常而言,若有外院之间彼此拜访,都提前有帖子差杂役道人送来,约定时间,以免走空。

    “青羊峰,逍遥谷苏乞年。”

    什么!

    两名值守的外院弟子一愣,就露出古怪与好奇的神色,他们上上下下打量苏乞年一眼,一人蹙眉道:“未脱离罪籍的死囚,我武当戒律,不得进入外院等门派重地,退下!”

    “这是斩妖令和腰牌,两位师兄过目。”

    苏乞年取出斩妖令与静笃道人的腰牌递上去。

    “你接了斩妖令,斩杀了一头妖兽?”

    两个外院弟子有些怔神,既而就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妖兽潜藏于荒野之中,时而现世伤人,凶残异常,尤其是那妖煞之气,极易夺取心神,就是寻常练武之人,只要尚未筑基,面对妖煞之气,一身修为也要十去其三。

    同样而言,能够下山斩妖的,在两个外院弟子看来,都是《龟蛇功》筑基有成,起码有了第七层修为,外院中精修多年的弟子师兄,就算如此,也不是人人下山都能有所收获,重伤乃至葬身荒野的并不在少数。

    逍遥谷苏乞儿?

    两个外院弟子感觉有些不真实,这个少年来到他武当逍遥谷才几天,至多不过一个多月,现在就领了斩妖令,下山斩了一头妖兽回来,他才几岁?满打满算筋骨初步长成,不过练武刚有一年,一年时月,《龟蛇功》第七层?那不是足以与外院那几位冲破《龟蛇功》第九层的师兄师姐们媲美?

    甚至在两个外院弟子的印象中,当初苏乞儿之名传出逍遥谷,他们白云峰外院,还有一名执事师叔亲往逍遥谷,要求静笃执事将此子打回原籍,遣返刑部,以免连累武当山威仪有损,但不知是什么原因,被那位看守逍遥谷的静笃执事拒绝了。

    一念及此,两个外院弟子的目光愈发古怪,但斩妖令与腰牌不假,一人开口道:“随我来吧,你虽然斩妖功成,依然是戴罪之身,除了进入玄武楼参悟《龟蛇功》最后三层的心法,还有进入藏经楼阅读我武当先辈前贤的道经论述之外,其他地方不能擅闯,否则按我武当戒律,定有重惩。”

    苏乞年目光一闪,没有多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进入院中,甫一踏入院门,苏乞年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气,再看四周,一座座半丈高的香塔足有十来个,全都在燃烧,凝心定神的檀香不要钱一样,这样一天的消耗,银钱如流水,原本苏乞年还觉得背后包裹中的五百两雪银是一个不小的数目,现在看来,还是他的格局太小了,阅历眼界还差不少火候。

    而即便是外院,身在武当这样的钟灵毓秀之地,也显得尤为雅致,各种亭台楼阁,甚至接引了山泉到了院中,成为一片清澈的池塘,上面架了木桥,精雕细琢有真武伏魔的景象,威严与精巧并存,神圣与清雅相融,与苏乞年映像中长安城中的巍峨宫阙相比,却是各有千秋,难分轩轾。

    路过演武场,可以看到一个个身着灰色道袍的外院弟子在苦悟修炼,或是摆拳架子,琢磨《龟蛇功》几层功法的精义,或是在打龟蛇拳,揣摩拳法运转的轨迹,体悟阴阳太极的道理,还有的在练剑,一气化三清,两道剑影凝若实质,空气被刺穿,尖锐的啸音连绵不绝。

    除此之外,还有掌法,指法,不过只是寥寥几人,一个个气度森严,步履稳健,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莫名的气韵,周围空气流动,成为无形的场域,令得其他一些外院弟子都远远避开,不敢靠近。

    真气波动!入门弟子!

    苏乞年心中一动,这熟悉的气韵,分明就是已经筑基功成,开辟丹田,孕育出来了内家真气,成为了三流开天境的武林高手。

    这样的弟子,就不是寻常外院弟子,而是正式入了门墙,刻了命牌,列入了宗祠后堂,可以算是真正得承了武当真意的弟子了。

    但与当日见过的明觉小和尚,还有那无名书生比起来,这几人的真气波动就太过孱弱了,武学指掌间的气韵也大大不如,差了十万八千里。

    似乎也察觉到了路过的苏乞年二人,一些弟子落下目光,并不识得苏乞年,过于面生了。

    演武场一角,一名身着纯青蚕丝道袍的执事道人微微蹙眉,却也没有阻止,武当有武当的规矩,外院也有外院的戒律,他相信值守的弟子不会不懂。

    玄武楼。

    一座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阁楼,但是透过门梁上厚厚的包浆却可以看出一根根耀眼的金丝。

    金丝楠阴沉木!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这武当可真不是一般的底蕴深厚,甚至胆子也不小,按照大汉天朝律法,金丝楠唯有皇室成员才能够使用,非皇室成员,一旦僭越定制,必定严惩不贷,甚至抄家灭族,永世流放。

    这时,那带路的值守弟子背对着苏乞年,就露出几分玩味之色,看向玄武楼前,一个执事道人白发垂髫,懒洋洋地躺睡在一张老藤椅上晒着太阳,旁边一张小八角木案,上面煮着一壶清香四溢的茶水。(中午一更送上,求每天免费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