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玄武楼前的背影
    (今天第二更够早吧,明天又周一了,最后四天新书榜,求大家凌晨推荐票支援,新书友收藏下哈。)

    “静守师伯,有逍遥谷苏乞年求见,欲进玄武楼。”

    值守弟子开口,老藤椅上没有一点反应,值守弟子眼中的玩味之色愈盛,又道:“静守师伯,有逍遥谷苏乞年求见,欲进玄武楼。”

    半晌,值守弟子转身,看向苏乞年无奈道:“静守师伯常嗜睡不醒,苏师弟你就静候一二,师兄我还有轮值在身,不便久离,就此告辞。”

    说完,这值守弟子也不等苏乞年回应,就径直迈步离去。

    目光平静,苏乞年心中冷笑,这值守弟子以为背对着他就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他拥有精神力,方圆十丈之地纤毫毕现,没有什么能够逃过他的眼睛。

    这时,他看向那老藤椅上看似酣睡的老道士,一般人或许察觉不到,但是刚刚那值守弟子开口的刹那,他分明捕捉到那老道士眼角微不可查地一跳,这就不是所谓嗜睡不醒,而是故意不醒。

    玄武楼前,苏乞年静立着,耳边传来不远处接引山泉的汩汩声,池塘中有一两尾锦鲤飞跃而起,又噗通一声坠入泉水中。

    半盏茶过去,一盏茶过去,一炷香过去,半个时辰后。

    苏乞年甚至双目微阖,开始静修,他脚步微错,却是自然而然地站起了龟蛇桩,时至而今,这龟蛇桩已经渐渐融入了他的举手投足之中,就是此时,若是一般《龟蛇功》没有练到家的外院弟子,根本看不出来此刻苏乞年的桩法,只以为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老藤椅上,静守执事就微微有些诧异,他是根本不想理睬这个少年,缓刑死囚却霸占了他武当青羊峰的传承,在他看来,这传承就应该交给外院中一些杰出弟子,乃至是诸峰的入室弟子,如此才能物尽其用,在这妖族环伺的世道,他武当立世,唯有后辈弟子中,不断有强者辈出,才能够继往开来,永世传承下去。

    现在,他就要看看,这个逍遥谷盛传的苏乞儿,到底能有几分耐性。

    当然,他也得到一些传闻,不过在他看来,那恰恰是应验了他当初的话,让这样一个乞儿得到了奇遇,修为大进,更加是他武当的耻辱!若是传扬出去,其他一些武林宗派,江湖同道会怎么看?他武当弟子还不如一个缓刑死囚,更是一个曾经颓废,没有一点血性,有着乞儿之称的废物。

    整整一个时辰。

    小八角木案上的茶水都已经冷却,炭火熄灭,但是那静守执事还是没有醒来。

    苏乞年亦不动,似成了一尊石像,到了后来甚至连呼吸都微不可查。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老藤椅上的静守执事却隐隐感到如芒刺背,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他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感应,难道是这个少年乞儿?

    不可能!

    老道又仔细感应,苏乞年静立不动,风淡云轻,但是他总感到与最初有一些不同,他注意到少年背后的那口青铁长刀,看刀柄上的云纹,似乎有一些意思,是一口断发利刃,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应该让他生出那样近乎不安的刺背感。

    又半炷香过去。

    几名外院弟子来到玄武楼前,就看到了这样近乎诡异的一幕。

    怎么回事?

    几个年轻人相视一眼,有些摸不清虚实,但是接下来他们打量苏乞年,就越来越感到不对,这样的装束与年纪,似乎并非是他们白云峰外院的弟子。

    一个年轻弟子离去,半盏茶后归来。

    “什么!逍遥谷的苏乞儿!”

    “是这个废物!”

    “青羊峰的传承,就落到了他的手中?真是明珠蒙尘,我武当的大不幸!”

    几个年轻弟子顿时挑眉,眼中就迸射出来冷光与不善,当日青羊峰传承续接的消息自天柱峰上传下来时,他们白云峰外院多少弟子扼腕叹息,感到不甘,虽说那清羽与清夜两个寒门弟子同样籍籍无名,但到底同为外院弟子,他们虽然不甘,却也不会不忿,唯有这逍遥谷的苏乞儿,甫一得到传承,就回到逍遥谷中耀武扬威,听说还打伤了几个为首的,身份不凡的缓刑死囚,这样的人物,怎么配让他们心悦诚服,将一脉之传承拱手相让,甚至日后有一天,还要躬身见礼,尊称一声掌峰师兄。

    “这个小人得志的东西到我白云峰外院来干什么?”

    “听值守的师弟说,此子居然下山斩杀了一头妖兽,得到了逍遥谷静笃师叔的腰牌,要来我白云峰玄武楼参悟《龟蛇功》第八、九、十层的功法。”

    “不可能,他能斩杀妖兽?见鬼了,我不信,这其中肯定有一些猫腻,当初那静笃师叔就不听静守师伯劝告,才酿成这样的恶果,这两人之间,多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有一些利益关系也说不定。”

    一名弟子突然开口,几个年轻弟子都愣住了,没想到他突然说出这样石破天惊的话来。

    “慎言!庙堂是禁忌,不能随意污蔑静字辈师叔伯。”

    “怕什么,逍遥谷历来都是鱼龙混杂,那静笃师叔当年身在紫盖峰,若非是他一时失手,逞强被擒,宁云子师叔祖一代顶尖人物,武林泰斗,怎么会陨落在北海岸边,什么看守逍遥谷,是贬去逍遥谷才是,这么多年来,可曾见过他再踏出逍遥谷一步,这是在忏悔,在赎罪!”

    那名弟子却是丝毫没有顾忌,一些秘辛过往直接说出来,肆无忌惮,另外几名年轻弟子虽然目光闪躲,有责怪之意,但也没有真的阻止,显然在他们看来,这所说的一切,都是有根有据,不算是造谣生事,污蔑诋毁。

    “我不信此子可以独自斩杀妖兽!这当中定有玄机,我要上禀天柱峰真武堂执法道人,彻查一切,我武当戒律不容亵渎!”

    “不错,要彻查,这当中若有藏污纳垢,决不能容忍放过,我武当数千年清誉不容有失!”

    “现在先拿下此子,真假未明之前,怎容他进入我外院玄武楼,再次泄露我武当武道之传承。”

    呼!

    下一刻,一名十八、九岁的弟子就出手,大手探出,落到了苏乞年的肩上。

    嗯?

    刹那间,这名弟子就挑眉,他的手似落到了一块铁铸的雕像之上,纹丝不动。

    “给我起!”

    他冷喝一声,浑身气血勃发,气力涌动,筋骨齐鸣如战鼓擂,赫然是《龟蛇功》第六层圆满的修为。

    一匹火红大马撕裂空气降临,四蹄如碗,踏落虚空,发出无声的长嘶。

    拉不动!

    这弟子几乎涨红了脸,手掌连连发力,甚至另一只手也按落在苏乞年另一边肩头,双臂连用力,青筋都凸起,却依然不能够令苏乞年动弹半分。

    数息后,他双手猛地松开,蹬蹬蹬连退数步站定,大口喘息,看向苏乞年的背影就有些惊疑不定。

    见鬼了!

    另外几名外院弟子蹙眉,他们死死地盯住苏乞年的背影,就那么风淡云轻地站着,背对众人,却好像拥有一种莫名的气韵。

    “难道是,龟蛇桩!”

    有人目光如炬,修为精深,这时候似看穿一些虚实,目光就慢慢变得凝重。

    龟蛇桩?

    有一人立即转身离开,剩下的几人则上前,各自占据一方,将苏乞年围在中央。

    合共四名外院弟子,把持四象方位,最大的似乎弱冠之龄,最小的也有十七、八岁,随着四人脚步站定,玄武楼前,空气很快变得凝滞起来,风声止息,寒风都被屏退,四股灼热的气息缓缓升起。(今天第二更够早吧,明天又周一了,最后四天新书榜,求大家凌晨推荐票支援,新书友收藏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