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不是休命第一刀
    (第一更提前送上,凌晨周一了,求大家推荐票狂砸支援,求新书友收藏。)

    玄武楼前,老藤椅上,静守道人再也按捺不住性子,他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眼前的一幕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苏乞年依然闭着双眼,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他的身姿挺拔,黑发轻扬,仿佛一株参天的古青竹,看得静守道人眉头紧蹙,这样的气质,在他的想象中,是不应该出现在如苏乞儿这样突然得志,就搅动风雨的小人身上的。

    不仅如此,静守道人感到苏乞年的气息越来越沉稳,龟蛇桩在其手中竟然臻至一种出神入化的境地。

    动手!

    这时,四名外院弟子相视一眼,四股灼热的气血瞬间迸发了。

    轰隆隆!

    四名外院弟子,修为最弱的,也有了《龟蛇功》第六层大圆满的修为,修为最高的,则接近了第七层圆满,举手投足之间,都伴着筋骨齐鸣,气血勃发,探出去的一条手臂都猛地涨大一圈,好像成了巨灵的手掌,空气被推动,生出了连绵的褶皱。

    髓血酿琼浆,开天盘古皇!

    这是形容练武之人筑基功第七层圆满的异象,髓血如琼浆,一念之间,全身气血勃发,可以肆意到达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力量凝聚,造成一种巨大化,好像神话传说中的盘古,顶天立地,为巨灵之神。

    当然,一般来说,寻常七层筑基功是不可能如眼下这名弟子这般气势磅礴,也只有如武当《龟蛇功》这样由历代三疯道人推演精炼,去芜存菁的十层筑基功才能够做到,将这一句谶语的异象展现到极境。

    空气扭曲,四匹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汗血宝马降临人世间,尤其是其中一匹,几乎凝成实质,一声长嘶,宛若真的生灵,神骏矫健,气势逼人。

    砰!砰!砰!砰!

    四声闷响,四只大手几乎同时按在了苏乞年的肩头,其中一个包裹叮当作响,四个外院弟子目光如炬,一下就猜测出来当中为何物。

    “好一个苏乞儿,来我白云峰外院,居然带了一包裹的银两,你想做什么,收买人心,还是暗中行贿,欲行不轨!”

    一名弟子冷斥:“一个正八品京官一个月的俸禄也不超过二十两,还要维持府邸用度,这一包裹起码数百两,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银子,果然不是一个安分的主,还不束手就擒!”

    嗯?

    四只大手压落,四人齐齐发力,却发现苏乞年纹丝不动,而他们的力道若泥牛入海。

    “盘风坐水,阴阳风水流动,太极圆转的手段!”

    “好胆!什么修为,这么目中无人,我们四个人的力量,你也以为是逍遥谷中那些个半吊子!”

    “盘风坐水,我们一起挪移,搬空他所有的力道!”

    嗡!

    既而,四名外院弟子脚步生根,他们手臂画弧,似乎变得软绵绵的,四只手掌在苏乞年的肩头游弋,好像真的化成了流水,慢慢有了一种生生不息之感。

    不错!

    静守老道颔首,这四个弟子他虽然不全识得,但也都有过几面之缘,这样的年纪和修为,尤其是这龟蛇拳第四式盘风坐水,蕴藏阴阳风水的道理,也是七式龟蛇拳中最贴近武当太极圆转的一式筑基拳法,而这四个弟子领悟最浅的,也半只脚踏入了武学四境的第三境,心领神会,参悟最深的,第三境也近乎圆满,不过最后的第四境,就要看机缘造化了,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瞬息之后。

    “什么!居然挪移不到一点力量,空空落落,浑不受力!”

    “我也不行,什么鬼!撤掌!”

    四人同时收手,暴退,六丈外重新站定。

    这时候,四名外院弟子就真的不能够保持镇定了,他们刚刚撤掌,居然没有受到半点阻碍,而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竟然依然一动不动,不睁眼,不动手,这就有些高深莫测,一时间,四人相视一眼,有些难以决断,琢磨不透了。

    “怎么会,我们四个人出手,还拿不下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古怪,实在古怪,难道传言有假?”

    现在,四人就思绪万千,他们虽然看不起苏乞年,但是也有自知之明,这样围攻已经是丢了外院弟子的身份,别人一动不动也不能够立即拿下,更加可以看出来差距,但正因为如此,四人才不愿意接受,他们苦练多年,甚至也曾经在外院师叔伯的带领下下过山,见识过妖兽的凶残煞气,更有交手,行走于生死边缘的经历,现在输给了苏乞年,他们自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挫败感。

    “我们也读圣贤书,君子以厚德载物,现在看来,或许过往种种并不真实,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一个人的话或许可以欺瞒很多人,但是气质却很难骗过人的眼睛。”

    那曾经开口指责静笃道人的弟子深吸一口气,沉吟道:“乞儿之名先入为主,但我等不能被虚妄迷惑眼睛,先退下吧。”

    另外三人闻言浑身一震,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苏乞年一眼,还有一些不甘,但最终目光都变得堂皇,往日读书养性的功夫占到了上风。

    这时候,苏乞年终于睁开了双眼,他很平静,并未有一点胜出的欣喜之色,看向前方的静守道人,开口道:“师伯可曾满意。”

    静守老道挑眉,他活过了六十多年岁月,看过了世间很多风云变幻,这外院中的风风雨雨,诸多人情冷暖,寒门和富家子弟,乃至折翼重生,摆脱罪籍的官宦子弟,各种势力交错,盘根错节,即便眼下苏乞年展现出这样的气质和法度,更有一身不弱的武力,他还是不会轻易认同,多少人前人后,这些年来他看过太多。

    “你是什么身份,这样和师伯说话!”

    不等静守老道开口,远方就有一道身影几个起落,须臾间就跨越了十余丈远,来到了众人身前。

    “清落师兄!”四名外院弟子恭声道。

    这是一个看上去弱冠之龄的青年,眉眼修长,眸子如剑,十分冷峻,他一身宝蓝缎衫,持一口四尺白铁剑,剑刃寒光闪烁,有一种森冷的气机流淌。

    “师兄……”

    一人想开口,却被其抬手止住,而后,那双比剑还要凌厉的眸子就落到了苏乞年的身上。

    筑基弟子!

    那是一股属于内家真气的独特气韵,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场域,随着其目光落下,就笼罩在了苏乞年的身上,这种场域压迫肉身,肉身被挤压,自然也就压迫精神。

    苏乞年念头清明,祖窍神庭中精神力流转,把握肉身精神的每一寸变化,种种明悟就涌上心头。

    嗯?

    清落眸光愈发凌厉,他虽然刚刚筑基不足半年,甚至第一条十二正经尚未打通,但是内家真气的修为已经巩固,这属于真气的威压场域笼罩,寻常尚未筑基的同门师兄弟根本承受不住,战意一退,未战先败。

    不过现在看来,却不能够慑服这苏乞年,看来有一些门道。

    “静守师伯,若是还不满意,请看这一刀。”

    苏乞年开口了,真气场域中第一次露出郑重之色,他语气很平淡,但是字里行间却透发出来一种坚凝与堂皇。

    静守老道怔神,四名外院弟子错愕,清落眼中精芒爆闪,宝蓝缎衫无风自动,他衣袂飞舞,气势凌厉如剑。

    嗡!

    有刀鸣颤动,苏乞年抬手握刀柄,背后青铁长刀一寸寸拔出,一股难言的气机弥漫开来。

    这一刀,不是休命第一刀。(第一更提前送上,凌晨周一了,求大家推荐票狂砸支援,求新书友收藏,若有空的书友可以每天去投下三江票,在三江频道里有个点击领取,要领了三江票才可以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