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地火明夷,君子骨气
    (今日三更怎么样,求大家登陆点击新章节增加会点,推荐票再疯狂一点吧,嗯,新书友喜欢就收藏下。)

    随着苏乞年拔刀,那属于清落的真气场域似乎纸糊的一般,直接被一股无形气机剖开,他大惊失色,因为感受到一股无形的锋芒,这锋芒并不很凌厉,却堂皇、正大,甚至散溢出一种惨烈的气息。

    “锋芒?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孕育出来锋芒之气?”

    静守道人喃喃道,别人不识得,他怎么会不识,此时随着苏乞年拔刀,那剖开清落真气场域的,分明就是唯有兵刃大家才能够在练出内家真气之后,孕育凝练的锋芒之气。

    “天将降大任,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苏乞年拔刀,口中诵亚圣孟子《告子》书,他目光迎着升起的朝阳,背脊笔直,而双腿微躬,沧桑古老的气机流淌,在静守道人眼中,眼前的苏乞年人影模糊,似乎一头古老的神龟自沉睡中苏醒,被妖魔大山镇压了千年,蓦地发出震天的怒吼。

    “第四式盘风坐水挪移借力,第六式地火明夷承载蓄力,入神得髓,都是入神得髓!”

    静守道人隐隐明白了什么,再观摩苏乞年身上那股即将喷薄的锋芒之气,那仿佛被黑暗压抑多年的光明,一轮大日自深渊中升起,要照亮整个人间大地。

    “传说中,《龟蛇功》第六层,以及龟蛇拳第六式地火明夷,就是参照那门刀法其中的一刀演化而成,前进必然有危险,危险必然有伤亡,当邪恶猖獗,光明被诋毁、创伤,正义的力量蛰伏,君子收敛光芒,艰苦隐忍,终于苦尽甘来,冲破黑暗。”

    “不好!是《休命刀》!快退!”

    静守道人终于大惊失色,他暴喝一声,而苏乞年的长刀已经出鞘。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刀的光辉,红艳艳的血气如赤霞,在刀身上凝聚,甚至在刀尖吞吐出寸长的气芒,这气芒不是内家真气,而是蕴藏了锋芒的气血之力,空气如裂帛,被一刀割开,拉出一道长长的白练。

    这一刀,是压抑后的光明,是隐忍千年的神龟苏醒,是君子坦荡,卧薪尝胆的骨气!

    这一刀,不是休命第一刀,是第二刀,是苏乞年化入了逍遥谷中种种人情冷暖,无数口冰刀雪剑凝聚而成。

    这一刀,是君子明心,是光明见性,是属于练武之人的忍耐和血气!

    清落咬牙,面对这一刀,他感到生生的无力,在那股锋芒与意志之下,他丹田中的内家真气都变得凝滞,甚至他的目光都隐隐闪避那刀光,在这样不屈而隐忍的光明刀下,君子坦荡的精神让他自惭形秽。

    不远处,四名外院弟子呆住了,就是一些得到消息赶来的其他弟子,也在远处止住了脚步,很多人闭住呼吸,如痴如醉,这样的刀法让他们看到,原来除了剑法之外,刀法也同样可以如此堂皇,甚至极尽辉煌,而非是想象中的粗犷狂放。

    该死!

    清落心中怒啸,静守道人开口,他却是想避也避不开,因为那属于休命刀的锋芒已经锁定了他。

    那股无形意志融入了苏乞年一身精神修为,不说是清落,就算是寻常二流龙虎境的武林高手,也休想轻易摆脱。

    锵!

    白铁剑出鞘,剑光闪烁,内家真气灌注,剑身颤鸣。

    武当剑法第一式,朝阳初升。

    这是诸多外院弟子筑基后普遍修习参悟的一门三流剑法,虽说是三流,若论剑道入门之功,纵观整个大汉天朝境内,少有能出其右,乃是初代三疯道人创演,融入了最初的阴阳道理,对于阴阳太极的剑理阐述最为坚实的一门奠基剑法。

    清落出剑,剑啸破空,剑光如朝阳东升,带着丝丝微不可查的紫气,不得不说,这武当剑法第一式,其领悟颇深,已然融会贯通,得悟几分真理。

    在其剑尖上,不足半寸的纯白气芒吞吐,同样撕裂空气,纯正道家真气的阳和气息散溢开来,抵挡那煌煌傲骨的刀光。

    铛!

    一声巨响,刀剑交鸣,仿佛要渗入人的魂魄,一股无形气浪卷起狂风,朝着四方席卷开来。

    蹬!蹬!蹬!

    除了静守道人之外,四名外院弟子尽皆后退,狂风扑面,有劲风如剑似刀,割得面庞生疼。

    风声止息。

    苏乞年收刀入鞘,长身而立,七丈外,清落静立不动,白铁剑斜指地面,他面无表情,低头看自己持剑的右手。

    鲜血顺着虎口潺潺流下,而宝蓝缎衫手臂处,赫然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有寸长的袖口飘落在地,而里面的纯白里子毫发无伤。

    “好刀法,我输了。”

    清落收剑,深深地看了苏乞年一眼,道:“看来你骗过了所有人。”

    “人情冷暖,都不过为了活着。”

    苏乞年长吸一口气,再看向静守道人,道:“师伯可曾满意。”

    目光变幻,静守道人竟似有些走神,良久,他叹一口气,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没想到年过花甲,还没有能够看清,时隔五百年了,多少代春秋过往,还能再见到这一门只存在于史记典籍中的刀法,你没有辱没它,是老道侮辱了它。”

    “师伯言重了。”

    苏乞年有些诧异,没想到静守道人如此拿得起,放得下,心中最后一丝翻腾的气血也终于平复下去。

    这是一个心存坦荡的老道,在武当这片土地生活了数十载,把整个青春和岁月都留在了这里。

    摆摆手,静守道人道:“不用多说,你进去吧,不要上楼,走过一楼,到了后院,就是参悟《龟蛇功》最后三层心法的地方。”

    看着苏乞年的背影消失在玄武楼中,远方一些聚集的弟子皆感叹,放眼他们白云峰外院,又有几个弟子将龟蛇拳第四式和第六式参悟至巅峰大成之境,入神得髓。

    一个尚未筑基的少年,凭着两式龟蛇拳借力蓄力,最终劈出了那惊艳至极的一刀,连开辟丹田,初入三流开天境的筑基弟子都不是对手,这样的天资和悟性,不得不令人感叹。

    “可惜,大多数筑基有成的师兄师姐都下了山,开始行走江湖,生死磨砺,否则倒是可以探探这苏乞年的底。”

    “今日之后,再无苏乞儿。”

    ……

    皇崖峰。

    腊梅幽香的院子里。

    古月河端坐在一张雕云纹花梨木椅子上,屋里的摆设很精致,博古架上一件件青瓷釉色细腻,桌上的香炉中点着长安城里独有的静神香。

    他一只手摩挲着龙龟龟甲,羊脂白玉的把件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浆液,另一只手手指在扶手上轻弹。

    “经过就是这样,这是半个时辰前白云峰外院传来的消息。”一名十八九岁的外院弟子站在下首,小心道。

    “哦,这么说来,周秦没有能够截住他,看来是吃了大亏,倒是走眼了,此子足够隐忍,倒是有些小看他了,”古月河淡淡道,“青羊峰一脉传说中的那一门刀法吗?顺天休命,抑恶扬善?这世间种种,又怎么是善恶两个字就能够说清的,但现在此子一鸣惊人,不日就将名传诸峰,却是不能够如此前一般行事了。这样,查!查此子下山后的种种经历,到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明天一早,我要全部的消息。”

    “是,古师兄。”(今日三更怎么样,求大家登陆点击新章节增加会点,推荐票再疯狂一点吧,嗯,新书友喜欢就收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