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京城长安的方向
    (第二更送上,求每天免费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

    苏乞年直言不讳,告知一切,他明白武当在这片土地上的威严,各种神庙林立,人们日夜香火供奉,膜拜祷告,若是有心,没有什么可以隐瞒,而且他心存光明,除了事关自身安危的一些隐秘,事无不可对人言。

    “醉酒僧明觉小和尚,穷酸书生洛霜!”

    静吾道人挑眉,就露出几分凝重之色,有些诧异地看了苏乞年一眼,道:“你倒是好运道,不过也多半是遭了池鱼之殃,鲲鱼一族的妖兵,就算是受了创,也不是你能抵挡的,天阴气,倒是可惜了一个好苗子,现在先天之气被吸干,倒是沦为普通,更伤了根本元气,加上肉身稚嫩,没有经过修炼,难以自行愈合……”

    “不过,龙虎榜上接连两人现身我十堰州,真的只为了一条鲲鱼?”

    静吾道人喃喃道,苏乞年却是心中一动,居然是龙虎榜上的两位,难怪举手投足之间都令人惊艳,难以抗衡,不知道修为已经到了哪一步。

    放眼整个大汉天朝,三十岁以下年轻一辈,最强的八十一人的其中两位,不论他们的武功修为有多高,只是其本身的这一份天资和才情,就足以令得如武当这样的镇国大宗也要重视,因为在数十年后,极有可能就是这样一群人纵横江湖,舞动风云。

    他们站在武林的最巅峰,也守在四海边疆的最前端,与魔门角逐,与妖族厮杀,守护着这一片人类共有的净土。

    取下背后的包裹,苏乞年放到静吾道人面前。

    “胡府愿出五百两雪银,恳请执事出手,不吝施救。”

    “五百两雪银。”静吾道人回过神来,道,“倒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官印的雪银,购买力最高,不过这些我不需要,读书人施恩图报,就不是君子,不过这些草药都是属于门派所有,若是门人弟子后裔,倒是没什么,现在修补元气,至少需要一株百年老参做主药,这老参也得要三百两雪银才能够得到,得交付门派,说明取用之道,其余一些为辅,到没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办到,只取三百两雪银便可,唯一可虑的就是一味药引子。”

    “什么药引子?”

    苏乞年开口,没想到这静吾执事到颇有君子之风。

    “一流混元境高手亲自采集的天地元始之气!”

    静吾道人沉声道:“可惜,你若是晚来半年,说不得我将要跨入那一层境地,现在就不行,需得请一位护法出手,以天地元始之气点燃这一副药的元气火焰,才能驱逐根治所有的妖气,修补根基,补充元气。”

    天地元始之气?

    苏乞年还是第一次听说,但这已经涉及到一流混元境,这样江湖中的一流人物,远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揣度的。

    略一沉吟,静吾道人开口道:“这样,我去丹灶峰请护法下山,你再走一趟九里岗,这小童的毛病耽搁不得,你不通药理,多半算错了,以我看,就算那胡府大户人家,有药石吊命,至多也就是七日性命,现在有了两天,四天之内不能根治,第七天回天乏力。”

    什么!

    苏乞年心中一震,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不过对于药道生死,静吾道人绝对不是他能比的。

    “多谢执事,弟子这就去。”

    苏乞年告辞,不敢耽搁,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更糟糕,没有回青羊峰,他直接下了武当山。

    时至而今,他斩妖功成,即便依然是戴罪之身,但于下山已经没有了限制,不过不能走出一州之地,不能离开武当山超过一个半月的期限,否则就有大祸临头。

    皇崖峰。

    古月河在院子里赏梅,他一身纯白长袍,手握白玉龙龟,腰间环佩,看上去似一个翩翩佳公子,气质卓尔不群。

    “怎么,这苏乞年又下山了,是去往郧阳县的方向。”

    “胡府闹妖,九里岗,明觉小和尚与穷酸书生洛霜交手,两大龙虎榜上的人物现身,此子曾与胡府家主老爷子密谈半个时辰,这当中定有蹊跷。”

    “派人跟着,联络我古家在青山镇的典当行,一切行踪都要如实报告,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事无巨细,都要搜集到。”

    ……

    甫一下山,苏乞年嘴角就泛起一抹冷笑,精神力散开,就察觉到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赫然是两名外院弟子。

    而今,他七层《龟蛇功》圆满,更窥见第八层的修行路,眼力也涨了不少,现在就从这两人的行走和筋肉鼓荡的轨迹看出来,两人的功夫并不低,但也不及他,只是初入第七层的功力。

    慑魂术无声无息地展开,半个时辰后。

    两个身着灰色道袍的年轻道人从官道两边的密林中走出来,一人蹙眉道:“不是前往郧阳县,这是去往竹山县的官道。”

    ……

    两日后,皇崖峰。

    “去了竹山县,在城里松鹤楼上饮了一壶酒就回来了。”

    古月河开口,异常的平静,道:“没有想到,你们两个也生出了异心。”

    什么!

    这一下,两个年轻道人就大惊失色,他们追随这位古家嫡长子两年,清楚知道其脾性,这样心平气和,几乎就不可能再有转圜的余地。

    “古师兄,我们的的确确一路相随,绝不会看错,师兄此言是不信任我二人了?”

    “不错,古师兄,我二人绝无二心。”

    “绝无二心?好一个绝无二心,古苏,你来告诉他们,你们看到了什么。”

    古月河并不为所动,这时,从其身后走出来一名身着锦衣的老者,这老者脚步轻盈,呼吸稳健,甚至刚刚隐于古月河身后,两个年轻弟子都没有察觉到。

    但这老者两人如何不识,正是郧阳县青山镇古家当铺的掌柜,别人不知道,两人追随古月河两年许,却是明白,这老者乃是古月河的心腹,古家一位经年的老仆,更是一位筑基有成的内家高手。

    “苏乞年此子老奴也远远看过一眼,或许有一些不凡,但不该让两位生出异心。”

    古苏开口,他自称老奴,在古月河面前把身份摆得很低,接着道:“老奴亲眼看见,那苏乞年进入胡府,并接走了胡府唯一的嫡长孙,现在恐怕已经回到了这武当山中。”

    “不可能!”

    两名年轻弟子惊喝,这绝对不可能,但是古月河根本不信,只是转身,径直走进了屋中。

    面色惨白,两名年轻弟子甚至不敢生出怒意,就那么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梅花满地的院子,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但以后在这皇崖峰外院,多半要举步维艰,这将是他们今日之后,不得不面对的严酷。

    ……

    此时,武当山中,苏乞年一只手怀抱着一个病恹恹的小男孩,行走在老林里,他不走山路,而是穿越山林而行,可以最快到达武当诸峰山脚下。

    当然,也只有他这样筑基功修为精深,才有胆魄如此做,武当山中也有猛兽,寻常弟子行走在深山中不但缩短不了距离,更会消耗大量的时间。

    “这样驱虎吞狼,不知道现在皇崖峰上那一位是否得到了消息。”苏乞年冷笑,又蹙眉,“也是我行走江湖的经验太浅薄,没有注意到那远处潜藏,看似普通的老人,但这样也好,倒是还以颜色,令其自乱阵脚,不过这一路上,我还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一些窥视的目光,不是同一波人马,看来这些天下来,消息已经传递出去了。”

    苏乞年遥望远方,他的目光穿透枝叶间的罅隙,朝阳初升,那是京城长安的方向……(第二更送上,求每天免费推荐票,求新书友收藏,十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