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刀合龟蛇,惊涛斩浪
    (中午一更送上,好久没写过这么酣畅淋漓的比武,怎一个爽字了得,求推荐票,求收藏。)

    寒风扎骨,荒草飞舞,大殿中的篝火明灭不定,苏乞年立于青羊殿门前,看不远处的李清河,他目光坦荡,没有遮掩。

    “好,接住我三刀,接不住,我要《休命刀》刀谱。”

    李清河眸子灼热,那不是贪婪,苏乞年看到一种对于刀的渴望与疯狂。

    剑痴与刀痴,父子传承,不愧是血脉亲人。

    “好!”

    苏乞年也应声,他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李清河再强,也尚未参悟《龟蛇功》第八层,若是这样都败了,《休命刀》交出去又何妨,遑论如《休命刀》这样的一流上乘刀法,若是心存邪祟与黑暗,那根本难以修成,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力量,苏乞年不怕落入不良人手中。

    叮叮叮叮!

    李清河挑眉,就迈开了步子,手中五尺长刀在地面拖动,青石砖上火星迸溅。

    他的步履极快,最初不过一步数尺,后来就一丈多,三步后,他一步数丈,背后空气扭曲,一匹汗血宝马落地奔腾,气血如烟如霞,照亮了数丈大地。

    好强的气势!

    苏乞年仿佛看到了惊涛骇浪扑面而来,须臾间,那五尺长刀划出一道极为刁钻的轨迹,斜斜地斩向他的手臂,空气如裂帛,在那薄如蝉翼的刀刃下被悄无声息地撕开。

    惨白的刀光,裹挟着一种惨烈,那是属于边疆战场的杀敌刀法。

    同样是基础刀法,却精简到了极致,对准要害,却又不似刺客的阴毒,虽然同样狠辣,却堂皇正大,铁骨铮铮。

    锵!

    苏乞年出刀了,青铁长刀如一道闪电,横在了那薄薄的刀刃前,刀刃相交,却没有生出一丝金铁交鸣之音,李清河感到刀身传来一股极为粘稠的力量,所有的力道都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龟蛇拳,拳法运力,太极轮转的道理被融入了刀法中。”

    李清河目光湛亮如电,他气血喷薄,战意很盛,一眼就洞穿了苏乞年的刀法虚实。

    “第二刀!”

    一声暴喝,那长刀掀起一股狂风,若暴风雨的海上,刀刃殷红,气血汇聚,却是凝成了不足半寸的气芒。

    狂风暴雨!

    这一刀起,苏乞年眼中就露出了凝重之色,这第二刀,就不再是基础刀法,这样一种刀法意境,在苏乞年记忆中的一些描述,似乎与其父赖以成名的惊涛斩浪剑极为相像。

    惊涛斩浪刀?

    苏乞年心念一动,就有些明白,这李清河果然有着非同一般的才情,化剑为刀,将其父的剑法化入自己的刀中,虽然才只斩出第一刀,已经能看出来,这刀法雏形不仅仅是三流而已。

    呼!

    苏乞年手中青铁长刀倒转,刀尖朝下,他身形一转,整个人气质骤然间变化,仿佛一头古老的神龟自漫长的沉睡中苏醒,挣脱了身上枷锁,撞向了镇压它多年的妖魔大山。

    李清河瞳孔骤然间收缩,苏乞年刀尖朝下,横推过来,在他眼中就化成了神龟的龟甲,烙印八卦坎离,巽风震雷,瞬间挤满了整个天地。

    铛!

    一声巨响,两人刀刃碰撞,终于擦出了夺目的火花,一大蓬火星迸溅,一缕劲风以两人为中心,朝着四方席卷,荒草满天飞,两人四方十丈之地,青石砖上干干净净,尘土尽消。

    蹬!蹬!蹬!

    下一刻,两人同时退后十步,相距六丈站定。

    这一刀,却是平分秋色。

    “入神得髓,你的龟蛇拳,若是我没有猜错,至少有六式皆已入神得髓。”

    李清河的目光变得很认真且郑重,亦有几分惊叹,短短一个多月,将武当《龟蛇功》参悟修习到这样的境地,就是他也自愧不如,遑论七式龟蛇拳,不少拳招都涉及武当太极阴阳的至理,初窥门径容易,心领神会不易,入神得髓更是要看机缘。

    “还有最后一刀。”苏乞年却是淡淡道。

    “这一刀,我也是初悟不久,本来以为两刀足以,现在看来,却是小看你了,连《休命刀》都没有逼迫出来,看来你还有底蕴未发,却是不虚此行。”

    到了现在,李清河却是言语利索,事关武学刀法,他神思如电,比饱读诗书的举人更加口若悬河。

    苏乞年慢慢握紧刀柄,因为此时,李清河的身上升腾起一股令他压抑的气息,就是散溢出体外,把握四方虚空的精神力也受到了压制。

    这气息无比熟悉!

    轰隆隆!

    李清河出刀了,第三刀,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无比凌厉,这一刀劈出,空中如炸雷,仔细分辨,却如碧海汪洋上掀起的巨浪,惊涛拍岸,震耳欲聋。

    惨白刀光砸落,不错,就是砸落,空气被压迫,生出爆鸣声。

    在那刀尖上,血色气芒吞吐,堪堪达到了半寸许。

    劲风扑面,好像刀剑切割,刮骨的生疼,苏乞年终于肯定,这不是其它,而是属于刀的锋芒之气。

    刀道锋芒!

    通常而言,这是唯有兵刃大家才能够体悟领会的兵刃真谛,是用兵者的分水岭。

    一步锋芒,手可摘星,否则咫尺之遥,就是镜花水月。

    眼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在这样的压迫下,苏乞年亦生出了勃勃的战意,说到七式龟蛇拳,他取当中的运力用劲之法,太极阴阳之理,只是初步化入刀法中,尚未完全融会贯通,此前两刀,也到了极限了。

    嗡!

    青铁长刀极速颤鸣,空气震荡,生出细密的褶皱,一瞬间,苏乞年浑身气血迸发,一下攀升至极颠,皮、筋、骨、髓齐鸣,若战鼓擂动,就连内腑五脏,也隐隐生出感应,心肺跳动,气息绵长而有力。

    锵!

    闪电间,苏乞年青铁长刀划破空气,刀光煌煌,如大日升空,仿佛世间光明的主宰,征伐黑暗,净化邪祟,那刀尖之上,半寸许的赤芒如霞如烟,什么惊涛骇浪,狂风骤雨,都在这股灼热凌厉的刀光下被截断,乌云若阳春白雪般消融,阳光普照大地,万物焕发生机。

    一刹那的光明,仿佛将这青羊宫中的寒意也驱散了不少,殿中的篝火升腾,火焰明亮,枯枝木柴燃烧,噼啪作响。

    青羊殿前。

    苏乞年收刀归鞘,看十丈外的李清河,手中五尺白铁长刀上,有鲜血潺潺,滴落下来,不过刀身一尘不染,并不沾血迹,显然也是一口断发利刃。

    且在李清河脚下,两道淡淡的犁痕向前延伸出三丈许,这是足足被震退了三丈之地。

    “你未在巅峰,我胜之不武。”

    苏乞年开口:“你可休养数日,择日再战。”

    读圣贤书,明真言道理,苏乞年有君子气度,不愿占便宜,君子以坦荡光明伏人心。

    李清河深吸一口气,却是摇头,语气再次变得生硬:“我十岁即随父征战边疆,杀死过许多妖丁,鲜血伤痛更合我刀法意境,这伤并未损我战力,我输了。”

    说完,他转身拖刀,就径直离去,似不愿再与苏乞年多言。

    看李清河略微踉跄的背影,苏乞年先是蹙眉,既而就眉头舒展,良久之后,他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

    辰时又至,朝阳初升。

    橘红的阳光拉得很长,青羊殿中篝火熄灭,青烟袅袅,苏乞年睁开眼,看青羊宫外,一道熟悉的身影渐渐临近。(中午一更送上,好久没写过这么酣畅淋漓的比武,怎一个爽字了得,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