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传道,庙堂内外
    (中午一更送上,推荐票今天有点少哈,大家都来投票吧,嗯,继续求收藏。)

    “阴谋阳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镜花水月!”

    苏乞年语气很坚定,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小人现,君子以血气斩鬼神!

    “不错,我要闭关!”

    清夜吼一声,胖子一身肉颤动,几日不见,他似乎更涨了一圈。

    啪!

    这是清羽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斥道:“你这憨货,事不宜迟,你我二人各领一枚斩妖令,再下山一趟,不管有无收获,八天之内必须回来。”

    苏乞年心中一动,就明白了清羽的打算,这是想借下山斩妖更进一步,于生死间磨砺,将《龟蛇功》的修为向前再推进一步,以他现在的眼力来看,清羽二人的修为之精进,着实非同小可,这短短的时月未见,两人皆已跨入《龟蛇功》第七层的修行,若是斩妖功成,当可感悟第八层的心法,或许不能再做突破,亦可作为借鉴,推动前面七层的功力趋于圆满。

    一顿妖熊肉汤下肚,两人正准备下山,却被苏乞年叫住。

    “看好了。”

    苏乞年低喝一声,清羽二人一怔,就看到眼前斗转星移,一下从白天化成了黑夜。

    星空浩瀚,一轮冬月清冷,悬挂九天。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苏乞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庞大的神龟,玄黄龟甲,比枯木还要沧桑的老皮,满是褶皱的龟掌,好像一座古神山坐落在那里。

    昂!

    有嘶吼声若龙吟,只见那龟首向天,对准了九天明月,狠狠一吸。

    月华如柱,坠落下来,似乎整个天地都开始朝着那龟口中坍塌,这是一种惊人的气象,那每一片比磨盘还大的龟甲上都浮现出来异象,山川江河,刀枪剑戟,日月星辰,诸多景象交织,映入两人的眼中,不断烙印进脑海里。

    这是……

    到了此时,两人哪里还不明白这是什么,皆是双目放光,他们仔细观摩,不断铭记,印证己身,诸多感悟涌上心头,内腑五脏轻颤,体内血气开始遵循一种玄奥的轨迹流淌,逐渐渗透进内腑深处。

    然而仅仅是数息后,世界破碎,星空崩毁,又有朝阳灿烂,他们再次回到青羊宫内。

    再看苏乞年,却是面色苍白,大口喘息,目光都变得极其黯淡。

    没有开口,他扫了清羽二人一眼,就径直盘膝打坐,借助早膳妖熊血气,弥补精神,恢复精力。

    一炷香后,苏乞年睁眼,精神力还有些萎靡,不过恢复过来了六成许。

    第一次,他以慑魂术缔结这样恢宏的幻境,改天换日,将记忆中铭刻的神龟神形再现,自精神力缔结勾勒神龟神形的那一刻起,消耗就暴增,不过短短数息,他一身精神力就几乎告罄。

    “难道是……”

    胖子瞪大了眼珠子盯着苏乞年,但转头一看,清羽已经摆摆手,径直出了宫门,他挠挠头,终究没有问出来,不过依然双目放光,拍了拍苏乞年的肩膀,挤眉弄眼,小声道:“等师兄回来再来几次,师兄给你带好酒,对了,花姑娘要么?”

    苏乞年闻言翻了个白眼,一把拍开他肥大的手掌,转身就走。

    撇撇嘴,胖子也转身,嘴里还嘀嘀咕咕,自语道:“有嘛好羞涩的,小时候胖爷还不是经常偷看隔壁二花洗澡,好吧,非礼勿视,非君子之道,不过山下的姑娘真漂亮……”

    不远处,苏乞年嘴角抽搐,对于胖子的杂念,他颇感无言。

    ……

    青羊峰十里外。

    这是一座白云缭绕的灵峰,有白鹤飞舞,鸾鸟筑巢,山顶笼罩霞光,有紫气氤氲,一条清瀑垂落四百余丈,阳光下似一道金光长河,璀璨辉煌。

    峰顶,亭台楼阁叠嶂,流水山泉,雕栏玉砌,檐牙高琢,处处都精致,华光四溢。

    在这诸多亭台楼阁中央,一座高楼耸起九十九丈高,通体紫光熠熠,金星点点,仔细看,竟然全是由紫檀木修葺而成。

    在大汉天朝,金丝楠木与紫檀木都列为皇族御用,民间不得逾越定制,但这里有这样一座巨大的紫檀高楼,看那阳光下厚厚的包浆,就知道一定经历了至少十余年的岁月积淀。

    这,就是紫气氤氲的源头。

    此刻,这高楼之巅,一名身着淡金道袍的中年人长身而立,手中一杆拂尘金光灿灿,似阳光凝聚。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我这紫光楼高九十九丈,不知能否触及那十重雷劫,纯阳元神的绝顶之境……”

    淡金道袍轻扬,中年人鬓发垂髫,眉毛很修长,一双眸子似乎凝聚了满天金光,如琉璃宝玉,隐现雷霆闪电的气象。

    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中年人手中拂尘轻漾,嘴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淡淡道:“《休命刀》又如何,逝去五百年的岁月还想重生,过去的终将湮灭,唯有现在才能把握未来,这就是天道罔替,岁月轮转的无上大道。”

    ……

    长安城。

    皇宫高墙绿瓦中,一行身着织锦朝服的命官走出宫门,看守的卫士噤声不语,目光敬畏。

    紧接着,这一行十余人的命官就小心让开,不同于他们之前出入的侧门,一架有四匹汗血宝马拉辇的金丝楠马车缓缓驶出正门,直到其缓缓消失在街道尽头,这十余名命官才重新开始行走,他们目光忌惮且敬畏,有人不忿,有人艳羡,诸多神情目光交织。

    但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敢出声交谈,直到这些人远去,一名值守的卫士才迟疑道:“刚刚是哪一位皇子,还是后宫中哪一位贵妃娘娘,但就算是皇后,没有礼部发文,除非年祭的祭天大典,恐怕也不能够开正门吧。”

    “噤声!”

    另一名卫士闻言大惊,立即喝道,直到半炷香过去,才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道:“你小子初入宫,战场上的草莽气要收敛干净,这皇宫大内多少高手,就是刚刚那些徒步的大人,不少都是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你这么开口,他们隔了数里都听得到。”

    “还有那辆金丝楠宝马车,你记住了,千万不能够冲撞,那是当朝武库之主,凌通凌爵爷的宝辇,凌爵爷皇恩隆重,异姓爵爷,更是百官中少有的大高手,传说中的顶尖人物,他走正门,乃是天子荣宠,岂是你能够妄加评论的。不是我胆气薄,但实话和你说一句,这宫里宫外,多少势力纠缠,就是后宫的诸位娘娘,身后的亲族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诸多经营角力,我们这样的侍卫,宫内一年不知道有多少新旧罔替,老人哪里去了?不是得宠高升,就是脑袋落地。”

    嘶!

    那开口的卫士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一张脸发白,早年战场上马革裹尸也没有这样心悸过,现在他倒是有些怀念当年刀头舔血的日子,至少不似而今这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

    冬至。

    武当山中大雪不止,雪花一簇簇,比鹅毛还大,将四百里武当山彻底染成了雪白。

    青羊宫。

    苏乞年看殿外屋檐下挂着的一溜溜粗大的冰凌,身前篝火燃烧,上面架着一只烤得金黄的獐子。

    肉香扑鼻,苏乞年却没有多少食欲,宫中冷冷清清,不知不觉,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想到了北海,边疆苦寒,他读过天朝地理,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吐气成冰的气候,比这武当山中冷了不止一倍,史记有记载,很多驻守的兵士到了这时候,禁受不住严寒,生生冻死在了北海岸边。(中午一更送上,推荐票今天有点少哈,大家都来投票吧,嗯,继续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