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一章十步自己非常满意,欢迎评论猜想,揣摩主角心思,喜欢就投推荐票,嗯,收藏。)

    天牢阴寒,不见天日,苏乞年想到了母亲苏氏,早年虽然也练过两层《奔马劲》,但出身穷苦人家,很早就丢了功,人过中年,膝盖关节入了寒气,每到阴寒天气,总会阵痛不止。

    他此时虽然清苦,这青羊宫中断垣残壁,荒草丛生,而相比于此时身在北海炮灰营的长兄苏乞明,还有天牢中不见日月的父母,却要舒服了太多倍。

    苏乞年心中难安,看篝火上香气四溢的獐子,仅有的一点食欲也消散殆尽。

    起身,寻来一张残破的供桌,取出自逍遥谷中带来的缺角砚台和兔毫笔,用瓦罐烧开一蓬雪水,仅剩一小撮的虬结的兔毫泡开。

    注水,磨墨。

    没有墨香,劣质的墨条只剩小指那么大,杂质斑斑,苏乞年提笔,点墨,身前铺开一张焦黄的麻纸。

    一张老八仙桌,几副碗筷,一只酒壶,几盘饺子,四道身影。

    笔墨勾勒,寥寥数笔,苏乞年忽然叹息一声,搁笔放弃。

    重新盘坐下来,苏乞年看殿外雪花飞舞,寒风凛冽,透过破陋的窗棱吹进来,呜呜如鬼哭。

    篝火摇曳,烤得金黄的獐子逐渐焦黑,烧成骨灰。

    最后,苏乞年闭上双眼,横刀于膝前,他宁心定气,于入定的边缘,平复下躁动的心绪。

    不知过了多久,倏尔,苏乞年心有所感,他猛地睁开双眼,就看到一道如雪的背影,清冷比这寒冬更甚一分。

    “刘清蝉。”苏乞年开口。

    残破的供桌前,这位汉阳郡主扫过那半幅残卷,缓缓转过身来,如瀑的青丝荡漾,青鸾簪子很朴素,不过落入其中却有一种异样的雍容。

    如墨玉点漆的眸子落到苏乞年身上,刘清蝉点点头,道:“没想到这么快,这武当《龟蛇功》,你就练到了第七层圆满,你说话如此平静,看来心境也大有长进,多半是入定了,不过这幅画为什么不画全,你的笔墨更精炼了,精气神有了蜕变,看来这一个多月,你经历了很多。”

    她语气波澜不惊,有一种了如指掌的从容,苏乞年看她的眼睛,不似一个多月前那么锋芒毕露,变得内敛圆融,似乎籽玉千年,被打磨掉了所有的棱角。

    挑眉,苏乞年道:“你的《螭龙功》练到第八层了。”

    “眼力不错,”刘清蝉弹指,纤细如玉的手指头在供桌上连敲数下,秀眉微蹙,道,“三分之一时光之心还没有觉醒。”

    她言语笃定,不是在询问,而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苏乞年却并不怀疑,因为他知晓,这位汉阳郡主的三分之一时光之心早已觉醒,种种神伟不可测,就是这瞬间移动也可怕至极,堪称保命绝学,或许因为修为不足,若是不以同样具有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他为终点,最多只能瞬移数丈之地,而一旦遭遇生死危机,只要两人不身在一地,除非对手一瞬间的杀伐超越精神和思绪,那么就不可能斩尽杀绝。

    关于他是否觉醒时光之心,不仅是刘清蝉,那一位即便相隔遥远,也多半会有所感应。

    “看来你要尝试晋升《龟蛇功》第八层,或许才能有一些收获。”

    刘清蝉道,她眸子很亮,倏尔露出几分玩味,道:“青羊峰的传承,不知道你得到的是哪一门武功,《青阳剑》?还是《乾离元亨步》?或是《泽雷掌》……”

    “《休命刀》。”

    “《休命刀》?”

    这位汉阳郡主罕见地露出几分慎重与沉凝,她琼鼻如玉,即便是寒冬,也裸露小半截如凝脂般的小臂,沉吟道:“父亲点评青羊峰诸门武功,《青阳剑》虽然位列顶尖上乘,但是前路几定,很难超脱,《乾离元亨步》太过局限,《泽雷掌》刚过易折,阴阳关难悟,《青光斩妖剑》凶险,无上剑意少有人成,唯有这门《休命刀》,虽只一流上乘,却没有极限,上可入顶尖,亦可触天命,皆在一念之间。”

    嗯?

    苏乞年有些诧异,那一位名震天下的镇妖王居然有这样高的评价,如此看来,对于这一门刀法,他尽管从近日种种经历有感,或许非同小可,现在看来,怕还是大大低估了。

    呼!

    就在他思量间,这位汉阳郡主刘清蝉突兀地出手了。

    她一步迈出,矫若游龙,一只秀拳打出,霸烈异常,风声呜咽如龙吼,生出剧烈的爆鸣声。

    螭龙拳!

    这是皇族女子专修的筑基拳法,通常而言要比诸多皇子小王爷练的鱼龙拳来得柔弱,取阴阳御力的奴役之道,但到了这位镇妖王独女手中,反而更加霸道、凌厉异常,那拳风都要令人窒息。

    空气扭曲,并未有马蹄声,反而有一道虚幻的赤色龙影在其背后呈现,密布龙鳞,没有角,龙爪生三趾,一股无形的威严气机弥漫开来。

    螭龙影!

    苏乞年心神一震,普天之下,若论筑基功不同,唯有皇族筑基功,在第七层圆满之际,显化出来的不是烈马,亦非是汗血宝马,因为蕴藏天子皇气,现世的是诸多不同的龙影。

    而苏乞年也曾听清羽言及,武当《龟蛇功》第十层,虽然历代三疯道人也没有几人达到,但史记中有一些记载,到了第九层,天马生鳞角,化成蛟马,到了第十层,蛟马涅槃,彻底蜕变,就成了横行九天的龙马。

    这一拳,苏乞年感到了生死危机。

    他浑身汗毛竖起,一股浓重的风压扑面而来,螭龙威严,天子皇气,这种拳法太霸道了,即便只是皇族筑基拳法,但放眼天下,若论精妙和神伟,也绝不在寻常入流武学之下,甚至更胜一筹。

    这是一股远超一匹汗血宝马的拳力。

    不过下一刻,苏乞年念动,却是生生忍住了拔刀的冲动,他抬起右臂,一根食指朝着前方虚空点落,指尖变得殷红如血玉,如赤霞一般的气芒吞吐出半寸许。

    指落,刘清蝉就轻咦一声,仿佛看到了一轮朝阳跳出了地平线,阳光洒落大地,一道孤独的身影行走在朝阳下,他身沾雨露与霜雪,自亘古黑夜里,就开始寻找光明。

    叮!

    拳指相交,如金珠落玉盘,一声脆响,既而就有一股狂风呼啸席卷,不远处,残破的供桌被掀飞,篝火被震散,整座青羊殿都轻轻一震,有木屑尘土簌簌而落。

    两人交手一击,就分开数丈,收手止步。

    “好精妙的真意。”这位汉阳郡主深深地看了苏乞年一眼,就收回目光,转身迈步,“希望下一次,能看到你的《休命刀》。”

    青羊殿前。

    刘清蝉止住身形,她仰望天穹,雪息,乌云撕开一道缝隙,冬月如冷玉,钻出一角清辉。

    数息后。

    “苏编修和夫人安好。”

    声音很轻,苏乞年浑身一震,看那婀娜,却仿佛有些孤寂的背影逐渐变得透明,直至十息后,彻底化成虚无。

    他看不到,那背对着他的身影,嘴角泛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呆呆地站了半晌,苏乞年才苦笑着摇摇头,收敛心绪,他深吸一口气,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静静地扶起倒下的供桌,将飞落的残画拾起,最后看一眼,就着一点残火点燃,化成灰烬。(这一章十步自己非常满意,欢迎评论猜想,揣摩主角心思,喜欢就投推荐票,嗯,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