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太极歌,武当三疯!(6500字)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6500大章奉上,还差5500,十步歇会儿继续去写。)

    “无量天尊!”

    “南无阿弥陀佛!”

    “朝闻道,夕死可矣!”

    有道音悠远,如跨越了遥远的时空,哪怕是足以湮灭一切的白洞,也无法隔绝。

    武当山四方,五国诸多江湖高手,几乎九成以上,都分属于佛道儒三家,骤然间得闻道音,皆是浑身一震,既而,就看到虚空之上,那十丈白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如被一股无形伟力镇压了一般,很快,那被遮掩了神形的九色祥云,以及那三圣宗纯阳人物盘圣的身影,便再次显现出来。

    九色甲胄晶莹,佛道儒三道气息交织,一口九色罡斧自那盘圣手中浮现,一如当初混元榜第一的三圣宗传人盘今,丝丝缕缕的混沌气自斧身垂落下来,令得数百里外一座孤崖之上,斧尊武跃瞳孔剧烈收缩。

    那不是混沌虚影,而是真实的混沌气,也非是源自九大神铁之首的混沌神铁。

    难以想象,这三圣宗的盘圣,如何能够以纯阳之身勾动混沌,这种伟力足以令任何一位纯阳元神胆寒,乃至身为一代天命的景唐凰家老祖,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啾!

    下一刻,凰长空出手了,有凰鸣惊世,震动长空,剑指划过虚空,留下一道圆满无瑕的剑轨,一缕鲜红如血的剑光自指尖迸射而出,不是很凌厉,也不是很夺目,却仿佛神凰涅槃最初的挣扎,生命灿烂的极致,就是毁灭之后重生,破而后立,不破不立。

    这种剑意超脱于天道之外,剑光甚至不是很快,就算是寻常一流混元境的人物也能够轻易捕捉,随着凰鸣声,这剑光甚至幻化出一头不过尺许长的微小神凰。

    幼凰展翅,自火焰中涅槃,自毁灭中重生,从枯寂中苏醒,这是天道之外的轮回。

    这一剑,令得诸多顶尖元神人物目眩神迷,这样的武道,才是他们追寻的极尽巅峰,比九天更高,比生命更绚烂。

    九色道光在晶莹的甲胄之上浮盈而起,却不见那三圣宗盘圣的真面目,那九色罡斧彻底被混沌气包裹,可以看得出来,这位三圣宗的纯阳高手虽然气定神闲,却也提起了十二分的战意,任何人,即便同为天命,也不能轻视任何一位准圣人物,遑论身为纯阳,与天命之间,尚有着天道内外的距离。

    一步之遥,就是天地之别。

    咩!

    盘圣动了,被混沌缠绕的九色罡斧迎着展翅的幼凰落下。

    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也没有斧刃破空的尖锐啸音,反而生出了一道响彻天宇的婴儿啼鸣声。

    不错,这一斧落下,如婴儿降世,瓜熟蒂落,这是生命诞生最初的哭泣。

    出乎意料,却又仿佛殊途同归,一剑一斧,有着相同的气韵,一种难以言叙的,属于武道的感动。

    看眼前这一幕,无论是大元当代天狼,还是南诏天巫道芒冬,抑或是不周共家水神,皆露出沉凝之色,这世间之伟岸,莫过于生命之浩瀚,能将本源武道衍化到达这一步的,今日还依然与他们一般来到这武当山前的,不是表里不一,就是真的心念坚凝,大道之外皆为虚无。

    驾驭奴役生命的,未必都是有情众生。

    叮!

    斧与剑碰撞,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破灭之音,仿佛碧珠落玉盘,又好像孵化无尽岁月的蛋壳,由里而外被挣开了一道口子,迎接下来源自天地的第一口空气。

    一点白洞乍现,又悍然破碎,斧剑交击的尺许之地,显现出来一方枯寂的星空,冥冥之中,武当山四方所有的五国武林高手,这一刻如看到了未来朦胧的一角,从未有哪一刻,他们对于己身之气运,把握如此明晰过。

    斧与剑交击,不过刹那之间,一触即收。

    九色祥云之上,九色甲胄铿锵,那盘圣后退一步,身形止定,再看凰长空,这位景唐凰家老祖,一代天命准圣,江湖中的无上大宗师,此时亦向后稍退半步。

    这就令得四方皆震,很多武林高手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武当山四方,一些并未显露身份的纯阳人物,更是目透精芒,什么时候,纯阳绝顶人物也能与天命准圣交手,不过稍落下风,这就超出了常人可以想象的极限,跨越了一整个生命层次。

    相比于此前,凰长空的目光现出前所未有的郑重之色,同样如此的,还有大元当代天狼等三位天命宗师。

    “六转准圣界!”

    几乎是一字一顿道,凰长空看向那九色祥云之上的神秘三圣宗纯阳高手盘圣,道:“没想到贵宗居然能有如此底蕴,佛道儒三道合一,若非是阁下正气本源缺失,怕是未尝没有冲击、登临天命的可能,凰某很好奇,贵宗曾经走出的,是哪一位天命,或者是哪几位天命。”

    在凰长空看来,一方准圣界的缔造与晋升,绝非是想象中那么简单,身为天命准圣,更加清楚的知晓,想要令准圣界晋升一转,到底是何等艰难,尤其是三转至四转的突破,准圣界拥有了进入浩瀚时空长河之力,而到了六转之境,便能勾动混沌,尝试接引下来真正的混沌之力,这是开天辟地之前的无上伟力,世间有几人可挡。

    六转准圣界!

    对于诸多一流混元境的武林高手而言,或许准圣界三个字显得十分陌生,但对于诸多顶尖元神人物而言,却是如雷贯耳,不同的生命层次,所接触到的天地也截然不同,是以他们也更加明白,准圣界六转,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

    “四位道兄于盘某至此,可还有什么要说的。”九色祥云之上,盘圣淡淡道。

    凰长空四人相视一眼,所幸这一位并未登临天命,否则今日于此,便是他们四人的难堪,不过以纯阳之身驾驭准圣界,还是他们闻所未闻的六转准圣界之力,怕也没有那么轻松,不过眼下,却不是他们交手和试探根底的时机,那光明龙王与汉阳郡主此刻身在武当山中,每过去一息,就可能多接受一分传承,甚至几位天命怀疑,那虚空之地内,本该于此番出世的虚空之心,也被这二人得到了。

    凰长空轻笑一声,道:“三圣宗愿意出手,自然是天下武林之福。”

    这位景唐天命说完,便缓缓转过身,目光重新落到四百里武当山上,而武当山四方诸多五国江湖高手,明眼人都能听出来,这位凰家天命虽然承认了那三圣宗的资格,却也只是承认了三圣宗,对于那九色祥云之上的纯阳高手盘圣,依旧并不认可。

    于此,那九色祥云之上,一身九色甲胄蔽体的盘圣也不以为意,这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想要令一代天命放下姿态,即便是纯阳绝顶人物也不行,到了这样的生命层次,认同的,也只有同等生命层次的生灵,除此之外,世间万灵,也都一般无二,无所谓一流、顶尖或纯阳。

    这时,大元当代天狼开口了,他声若惊雷,响彻在天地之间:“我等已至,三疯道友还不现身。”

    随着这话音落下,四方诸多武林高手皆浑身一震,这一场传承之争,终于拉开了帷幕,只是不知道最后,那虚空圣域的传承到底花落谁家,这是天命之争,没有人能够推算到结局。

    “动静之机,阴阳之母……”

    也就在这一刻,自四百里武当山中,响起了一道沧桑浑厚的道音,如同自开天辟地之初传来,穷尽阴阳之道,诞生太极之理。

    太极歌!

    这是武当名传天下的太极歌,自初代三疯道人创演太极之后,这太极歌便公诸天下,自黑暗岁月起始,无尽岁月以来,不是没有惊采绝艳之辈,依靠这太极歌,参悟出来无上太极之理,明悟阴阳虚实之变化,成就元神大道。

    这就是历代三疯道人的气魄,也是武当的气魄,将立道之基昭告天下,以求人族百姓人人成道。

    “……阴阳相济,接济神明,开合虚实,内外合一……”

    这太极歌,自三疯道人的口中诵出,如蕴藏无穷大道,阴阳之根似乎在这一刻显化人世间,在诸多武林高手的心灵深处扎根,日后若是机缘造化,当可生根发芽,乃至开花结果。

    这一下,诸多五国武林高手面面相觑,无形中承受了这样的机缘,顿时令不少人心生退意,机缘因果最难偿还,尤其是对于诸多顶尖元神人物而言,到了这样的生命层次,已经开始渐渐接触到无形之中的气运,更加明白气运纠缠的麻烦,于此,佛门将因果之理,阐述得最为清楚。

    道音流淌,武当山中,诸门人弟子、执事、护法、长老,乃至诸峰主真人,几乎是福至心灵,同时开声吐气,以音合道。

    “……太极阴阳,有柔有刚,刚柔并济,劲发自如……”

    一首太极歌,数千近万武当门人齐诵,以四百里武当山为中央,阴阳二气流溢,朝着四方弥漫,这是天地间的阴阳本源之道,被太极歌勾动,显化当世。

    大元当代天狼等四位天命准圣,眸光皆生出一抹凝重之色,那九色祥云之上,三圣宗纯阳高手盘圣也不例外,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小觑武当三疯道人,初代三疯道人生在黑暗岁月近末,留下了无尽传说,三疯之名,并非是空穴来风,而是真的曾经令得四海诸妖皇胆寒,乃至九大妖圣,都为之侧目。

    咚!

    有脚步声响起,一张黑白太极图在武当山中浮现,源自武当天柱峰,那是一名身着灰色道袍的老道,黑发如墨,生机浓烈,足踏黑白太极图,一步一步,登临虚空之上。

    大汉武当,一代天命,三疯道人!

    四方诸多五国武林高手屏住呼吸,相比于景唐凰长空等四位天命,这位武当三疯道人同样是一位武林神话级的人物,已经百年未曾出手,坐关于武当天柱峰金顶之上,太和宫中。

    随着三疯道人迈步虚空而上,虽然足踏虚空,却如脚踏实地,每一步落下,都铿锵有力,如天鼓擂动,又好像天匠在捶打神铁,震彻人心。

    三疯道人的脚步看似不疾不徐,但不过十步之后,就登临高天之上,与四位天命准圣齐高,平静而立。

    武当太极歌,也在此时渐渐消弭,但此前由四位天命准圣营造出来的深重压迫,无形大势,也随着这太极歌的止息,如春风和雨,化为虚无。

    “好一个武当三疯,多年不见,道友一身道法愈发精深,芒冬佩服。”

    这是南诏天巫道芒冬开口了,他一身兽皮坎肩,精赤着半边身子,显露出来的肌体晶莹如神铁,流溢宝光,可以感受到当中蕴藏的浩如烟海的可怖气血,这一位于肉身体魄的造诣,足以令天下人心惊。

    三疯道人看这位南诏天巫道当代道主,平静道:“芒冬道友自证天命,才是惊艳古今,老道不过残喘之身,何足道矣。”

    不周共家水神深深看老道一眼,道:“普天之下,谁能说三疯道友残喘之身,而今看来,三疯道友果然好造化,这一身生机之浓烈,当能再续一甲子。”

    什么!

    随着这位共家水神开口,四方诸多五国武林高手又是心神一震,据他们所知,武当三疯道人,已经临近五百岁,至多也就剩下十余载寿元,眼下若是再续一甲子岁月,于整个武当而言,当有难以估量的好处。

    但岁月寿元最难延续,放眼天下,数千年来,延寿灵药现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延续寿元,哪怕对于历代天命宗师而言,都极为奢侈,可遇而不可求,眼下武当三疯道人再续一甲子寿元,即便是天命准圣,也唯有心中感叹,当今武当,气运之隆重,放眼整个人族诸天命传承,除却五国皇室之外,都足以纳入前五之列。

    却见三疯道人轻轻摇头,道:“不成神圣,终究归于尘土,于吾于尔,存世长短,不过俗世羁绊,命运纠葛。”

    “三疯道友好心性。”

    大元当代天狼沉声道,他一身月白狼袍,体态雄伟,如神祗转世,威严如狱。

    “天狼道友《太阴天狼拳》才真正穷尽太阴之道,老道佩服。”

    三疯道人随即目光一转,就落到了景唐神凰山凰家老祖凰长空身上,平静道:“凰家的道友,是否欠武当一个交代。”

    此言一落,四方诸多武林高手皆了然于胸,果然传闻不假,当初这景唐神凰山,于武当准圣界晋升,六天魔皇伐山一役,曾经横插一手,而今武当未曾败落,武当准圣界更一举吞噬六天魔皇的残破准圣界,晋升四转之境,这无形中的因果,就缠绕很深了。

    凰长空一身长袍鲜红如火,仿佛神凰泣血,凝聚而成,他形如一名青年,眸光聚沧海桑田,此刻神色不变,淡淡道:“三疯道友,此番乃是天下武林共讨大汉光明龙王与汉阳郡主,德行有亏,篡夺虚空圣域传承,还望三疯道人不要转移目光,等到此间事了,再行论断。”

    三疯道人笑了,他看一眼凰长空,冷笑道:“是非曲直天下人心知肚明,为求大道,却也逃不过贪婪二字,老道面前,就不要冠冕堂皇,人心贪婪不是罪,月有阴晴圆缺,人有七情六欲,何必遮遮掩掩,到底还是要做过一场,不过看拳头大小罢了。”

    顿了顿,三疯道人盯住凰长空,沉声道:“即便此间事了,也没有所谓再行论断,老道已经认定,自会往你景唐神凰山一行,看看到底是你神凰山的炼凰炉坚固,还是我武当真武七截剑阵无坚不摧!”

    嘶!

    随着三疯道人两句话掷地,武当山四方,诸多五国江湖高手皆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哪怕是一干顶尖元神人物,也心生摇曳,这位武当三疯道人开口,当真是百无禁忌,揭开一切虚伪,直指本源,世人皆传光明龙王桀骜不驯,肆无忌惮,眼下虽然青羊宫一脉自立门户,而今看来,这份百无禁忌,却也是一脉相承。

    即便是大元当代天狼,不周共家水神,南诏天巫道芒冬,三圣宗纯阳高手盘圣,也不禁凝住目光,随着三疯道人话音落下,就不同于他们今日几大天命逼山,而是正式昭告天下,两大天命传承之争,已经势在必行。

    这其中的变数,就不同于今日的角力,极可能要染血,还是准圣血。

    “三疯道友息怒,或许这其中有所误会。”天巫道芒冬开口,认真道。

    三疯道人瞥他一眼,语气反而恢复平静,道:“若是炼凰炉高悬于芒冬道友你天巫道道门大殿前,芒冬道友还能口出此言,三疯自当拜服。”

    摇摇头,天巫道芒冬不再多言,这是武当与神凰山之间的恩怨,他天巫道不宜涉足。

    “好!”凰长空冷声道,“凰某倒要看看,武当真武七截剑阵,是否当真如传闻中一般,莫要如纸皮里子,一触即破。”

    “修命不修性,不过虚天命。”三疯道人语气冷漠,道,“出手吧,和你多说一个字,老道都觉得浪费口水。”

    “好!好!好!”

    连道三个好字,震动苍穹,摇曳星光,凰长空怒极而笑,道,“今日来领教你的玄武大九式,看看我神凰山的神剑,能否戳破你的玄武壳!”

    不周共家水神蹙眉,一头湛蓝长发如海浪翻涌,道:“三疯道友何必如此,只要将那光明龙王二人交出,由我等剥夺传承,择以有缘人传之,自不会伤他二人性命,遑论青羊峰一脉早已脱离武当,自立门户,三疯道友何必要趟这一趟浑水。”

    三疯道人嗤笑一声,道:“何谓有缘人,拳头大就是有缘人?尔等认可就是有缘人?笑话!一入武当门,死亦武当魂!想要人,先入我武当真武七截剑阵走一遭!”

    说完,三疯道人看也不看五人一眼,转身便走下虚空,没入四百里武当山中。

    疯子!

    共家水神叹息一声,如非是知晓那虚空圣域的传承极可能是一位神圣所留,身为一代天命,又如何会如此不顾及脸面,联手逼山。

    一般人不知道,但身为一代天命,又如何不清楚,这乱世已至,大世之争开始,九大妖圣至多还有十年,就要自时空乱流中归来,届时身为天命人物,一代宗师,自然首当其冲,面对九位妖族圣人,谁人感言不败,实在是没有半点把握。

    正因为看不到胜算,难觅光明,所以更要把握一切机缘,尤其是如这般,极可能直指神圣的传承,其意义,丝毫不亚于大夏末代人皇留下的难觅踪影的《人皇经》。

    如此一来,若真是神圣传承,还有十年,未尝没有一丝机会,可以打破天命,摆脱命运长河的枷锁。

    是以,身为天命宗师,少有人愿意放弃这样的可能的造化,不过这其中又牵扯太多,无论是五国皇室,还是诸天命传承,都不愿意看到人族内乱太深,令四海诸妖国有机可乘,再加上当初进入虚空圣域的五位纯阳人物推波助澜,最终,便由他们这四国天命出手,以洞彻虚实变化。

    如非必要,即便是寻常天命准圣,也不愿意招惹而今如日中天的武当山。

    不过眼下看来,却是不得不做过一场了。

    退!

    也就在三疯道人回归武当的一刻,武当山方圆三百里外,诸多顶尖元神人物深吸一口气,而后抽身急退。

    准圣人物交手,攻伐武当山,势必石破天惊,区区三百里之遥,于天命人物而言转瞬即逝,即便已经证道元神,在准圣气机之下,也不过稍强一分的蝼蚁,依旧逃不过陨灭之危。

    嗡!

    有剑吟声响起,随着三疯道人回归武当,四百里武当山,生出了连绵的剑吟声。

    这剑吟声不是很高,却如长江之水,浩瀚不绝,又好像九天之上的星辰成海,深邃无尽。

    这一刻,武当山中,白云峰外院,雷石峰外院,天柱峰外院等六大外院,乃至伏魔峰上,七道通灵剑意升腾而起,交织缔结,纯阳气息弥漫,隐隐显化出来七道朦胧的身影,那是七名道人,屹立在四百里武当山上空,每一道都能有数千丈高,耸入云天,如七尊不朽的神祗,呈现出无上道相。

    “祖师!”

    随着这七道身影浮现,武当山中山呼声不绝,有门人弟子分明认出来,那七道身影中,正有自家峰上,祖师堂奉祭祀的祖师。

    七位诸峰祖师之象,都是武当历代成就纯阳元神的绝顶高手,都曾经在武林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七道通灵剑意,正是源自他们生前的元神剑,早已超脱了寻常通灵神剑的极限,晋升成了通灵帝兵。

    七口帝剑成阵眼,另有七七四十九道巅峰无痕宝剑铮鸣,分别矗立于四百里武当山诸地,随着当代三疯道人引动,皆绽放出来积蓄了漫长岁月的可怕锋芒,这锋芒之盛,蕴养多年,甚至已经超出了寻常无痕宝剑的极限,有了几分通灵之象。

    吼!

    等到四十九道剑道锋芒交织,一道震天动地,仿佛可以撼动星河的嘶吼声响起。(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6500字大章奉上,还差5500,十步歇会儿继续去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