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光明大道,纯阳退避!(6000字)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光明大道,纯阳退避!(6000字)

    b??(=k??i?1p-1?vt?&?t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6ooo字奉上!)r

    光明大道!r

    这是一门轻身法,也是苏乞年传承光明本源,得到的唯一一部法门。r

    初步运转这门光明大道,苏乞年顿时生出一种莫名的体悟,仿佛这整个星空,只有他一人前行,但很快他又现,不是只有他一人前行,那三圣宗的盘圣同样在动,却比普通人还有所不如。r

    这一出刀,苏乞年就动用极尽之力,光阴不灭刀第三十二式,演化辟世之光,裹挟一缕时空之力。r

    刀光一闪,甚至令得这片星空都生出了几分细微的褶皱,脱气息沸腾。r

    哐!r

    仓促间,九色罡斧裹挟着的混沌气几乎被一刀劈散,那三圣宗的纯阳高手盘圣闷哼一声,整个人被这一刀劈得横飞出去近百里之遥,手中九色罡斧都生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破碎,分崩离析。r

    更令人心惊的是,他竟张口吐出一道逆血,在这一刀下,居然受伤了。r

    相比于此前苏乞年的境况,这一刻局势似乎开始了逆转,盘圣流溢九色道光的眸子,此时现出无比凝重之色。r

    太快了!r

    难以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极,似乎不仅仅涉及到了光明本源,更蕴藏有时间之秘,在那真龙甲勾动的时空之力催动之下,甚至隐隐又蕴藏有几分虚空之秘。r

    这就令得对方的身法,几乎出了他纯阳元神把握的极限,不用说那刀法,刀意锋芒在一缕时空之力下,比之此前更强了一倍不止。r

    轰!r

    一刀之后,苏乞年如影随形,他一步迈出,如有一条光芒大道在足下延伸出去,横跨星空,几乎没有半点间隔,就迈过了百里之遥。r

    铛!r

    又一道恢宏的撞击音,九色罡斧彻底破碎,一缕时空之力下,即便是六转准圣界勾动混沌,也显得有些无力,最重要的是,那盘圣尚未登临天命,六转准圣界之力根本难以引动几分,此消彼长之下,苏乞年打开了六重神藏大窍小世界的小成圆满道体,就令得那盘圣勃然色变。r

    这一刀,不仅斩碎了九色罡斧,更令得其一身筋骨皮膜震颤,几乎被这一刀震散了架。r

    这一次,那盘圣足足横飞出去近三百里之遥,又一口逆血吐出,洒落星空。r

    苏乞年再迈步,他身若龙行,足踏一道光芒大道,如行走在星空之中的先天神祗,威严很盛,一条浩瀚长河的虚影在背后沉浮,足以震慑世间一切生灵。r

    咚!r

    光阴不灭第三十二刀,这已经是第三刀!r

    这一刀,被一口九色斧勉强架住,纯阳气机如海,两者之间迸溅出漫天火星,每一颗火星都炽烈如太阳,坠落星空,落下九天,在十堰州境内,顿时下起了漫天流星雨。r

    一口通灵帝兵!r

    星空古战场,苏乞年看被震退十里之遥的三圣宗纯阳高手盘圣,其一身九色甲胄晶莹,即便是此前那九色罡斧破碎了,其也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苏乞年能够感到,那盘圣一身气血体魄,不过初步凝炼了道体,比之他相距甚远,若非是这一身九色甲胄,刚刚那一刀,多半要令其筋骨粉碎。r

    现在看来,即便眼下的他稍胜一筹,但想要将其彻底镇压,也几乎没有半点可能,更不用说更进一步。r

    最重要的是,苏乞年能够感到,晋升成为准劫器,并没有令他与龙舟合一,衍化真龙甲的时间延长多久,至多再有半炷香,真龙甲再不离身,以他的修为境界,元神就要承受不住,有崩溃的迹象。r

    第四刀!r

    苏乞年身形不止,几乎每一步落下,都令得他对于光明大道的体悟更深一分,尤其是在一缕时空之力加身的境况之下,他感悟到光明与时间、虚空之间的契合之处,这对于他日后感悟时间,乃至虚空本源,明悟时空之道,当有着难以估量的好处。r

    该死!r

    如三圣宗的盘圣,这位一代纯阳绝顶人物,也不禁生出了浓烈的心火,杀伐之力比他更胜一筹,身法极更是他远远不及,即便倚仗他三圣宗的六转准圣界之力,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却再也看不到半点胜算。r

    铛!铛!铛!r

    转瞬之间,两人交手数十招,刀光伴着朦胧的时空之力,光明道火炽盛,照亮了千里星空,熊熊光明火中,又有九色斧光纵横,如有开天之意,混沌气缭绕,固守一片净土。r

    天命之下,这堪称是最为巅峰的一场武战杀伐。r

    哐!r

    半盏茶后,星空古战场炸开一团炽盛的光,既而,那三圣宗纯阳高手盘圣沐浴混沌气,从中抽身急退,他长啸一声,背后混沌气扭曲,那伟岸浩大的准圣界虚影蓦地凝实,将其一下吞入其中,消失不见。r

    咻!r

    刀光斩过,如入虚无,什么也没能留下。r

    崩碎那团炽盛的光,苏乞年沐浴沸腾的光明气焰迈步而出,他通体萦绕时光沙砾,真龙甲晶莹,若水晶雕琢而成,古拙沧桑,仿佛可以镇压无穷气运。r

    看那三圣宗的盘圣消失的星空之地,现在只剩下了小半炷香,若是对方再不退走,时间一长,他便会曝露出自身的不足,即便对方届时同样没有多少余力,但那四位天命陷入武当准圣界,尚未尘埃落定,就是最大的变数。r

    更令苏乞年警惕的是,他能够感到,一旦他回归玄黄大地,天道劫数不久之后就会降临,那是属于半劫器晋升成为准劫器的劫数。r

    倏尔,苏乞年眸光一冷,他环顾这片星空古战场四方,冷喝一声,如天雷炸响:“走得掉吗!”r

    咻!r

    休命刀绽放,刀光刹那间斩过千里星空,时空之力流淌,没入虚无。r

    铛!铛!铛!铛!r

    接连数道金铁交鸣声响彻这片古战场,能有七道身影自虚无中显现,横飞出去,显得极为狼狈。r

    这七道身影,每一道都弥漫纯阳之气,威严隆重,赫然是七位纯阳绝顶高手。r

    当然,七位纯阳人物,不都是生面孔,当中有五位熟人,苏乞年却是记忆犹新。r

    青海道隐世大族玄家老祖!南诏天巫道芒种!大元狼神!木中剑句罡!斧尊武跃!r

    当初身在虚空圣域的五位纯阳尽皆到了,苏乞年可以想象,此番四大天命逼山武当,这五位多半居功至伟。r

    同时,通过刚刚那一刀,苏乞年也看出来,这七位纯阳绝顶人物之中,当以那斧尊武跃修为境界最高,身上已经孕育出来一丝极为朦胧的脱气息,七人合力挡住他一刀,这斧尊武跃虽然显得很吃力,却并不是很狼狈。r

    而七人中,当以那玄家老祖的脸色最为难看。r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在虚空之地,被他视为蝼蚁的年轻人,转眼间,居然已经到达了这一步,连那接下景唐神凰山天命老祖凰长空一剑的盘圣也不是对手,唯有引动六转准圣界之力遁去,失去战意。r

    自然,苏乞年的目光,也是在第一刻锁定在了这位玄家老祖身上。r

    “苏乞年!你要与我等七大纯阳生死一战吗!”r

    玄家老祖喝道,他一身碧蓝长袍,眸光锋锐,锋芒剑意凝聚,纯阳之气内蕴,随时都准备出手。r

    苏乞年却冷笑一声,目光一一扫过斧尊武跃六人,淡淡道:“六位当真要留在此地吗?”r

    斧尊武跃微怔,既而深深看苏乞年一眼,沉声道:“这是光明龙王之私怨,武某不会插手,就此告辞。”r

    说完,这位景唐斧尊转身迈步,毫不迟疑,落下九天,几乎在须臾之间消失不见。r

    什么!r

    这一下,玄家老祖就神色骤变,他如何也想不到,苏乞年居然有如此气魄,也想不到,其对于他的杀心,居然如此坚凝。r

    “告辞!”r

    紧接着,木中剑句罡,天巫道芒种,大元狼神等五位纯阳毫不犹豫,转身就走,而今这位光明龙王大势已成,除非是天命出手,准劫器龙舟之下,莫能相抗。r

    玄家老祖浑身毛,背脊生寒,他也想抽身而退,但却不敢动弹分毫,因为苏乞年一身气机将他牢牢锁定,可以想象,只要他一动,迎来的,必将是如狂风骤雨般的杀伐。r

    这一刻,如这位玄家老祖,一代纯阳绝顶人物,也隐隐有些后悔,当初不过是随性而为,抹去了几个蝼蚁般的小人物,却遭到了这位光明龙王如此的敌视,甚至不惜在虚空之地放弃大量的虚空之晶,也要将他埋葬。r

    而今,这一位将那龙舟晋升成为准劫器,强得简直离谱,他这才明白,为何世间几乎难觅劫器之影,当真是有着通天造化之力。r

    “光明龙王,何必咄咄逼人,你大势已成,却远未天下无敌,做人留一线,才能在这乱世获得更多的机缘与造化!”r

    玄家老祖喝道,多少有点声色内荏,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现在真的不是这个杀星的对手,对方准劫器在身,即便与真正的天命准圣,怕都能交手一二,他虽然身为纯阳高手,但也仅仅只是纯阳人物,与天命之间,有着难以弥补的差距。r

    “做人留一线?”r

    苏乞年冷笑道:“面对那些普通渔民与稚童时,你怎么没有留一线,于你而言,他们是蝼蚁,那么于现在的我而言,你同样是蝼蚁!做人留一线,按照你的说法,我需要对蝼蚁留一线吗?”r

    苏乞年说话很不客气,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种羞辱了,他也是动了真怒,本来虚空之地出世,已经影响到了青海湖畔的民生,身为一代纯阳人物,即便高高在上,却也不能藐视生命,更不用说践踏人命,这是底线,任何人触及这道底线,在苏乞年看来,已经失去了成为人的可能,既然不能够再称之为人,那么还留着这一身皮囊何用,不若上路,重新投胎,若有来生,说不得可以重新做人。r

    你!r

    玄家老祖闻言气冲顶门,怒不可遏,曾几何时,他被人如此轻视过,身为纯阳绝顶人物,世间少有,都是有望自证天命的存在,寻常天命准圣,对他也要礼遇,眼下却被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年轻后辈如此羞辱,甚至被称之为蝼蚁,这种奇耻大辱,简直是生平仅见。r

    “你敢辱我!”r

    玄家老祖死死地盯住苏乞年,他周身冷气森寒,如万年冰霜,这是杀机酝酿到了极点,却又强行忍住,没有迸出来。r

    “不止辱你!今日这片古战场,就是你的埋骨地!”r

    苏乞年语气很冷,同时开始迈步,他没有动用光明大道这种轻身法门,刚刚与那三圣宗盘圣一战,对于光明、时间、虚空之间的契合,他有所领悟,哪怕不施展光明大道,度也比之前狠狠提升了一大截,有真龙甲加身,那玄家老祖不是那三圣宗盘圣,怎么也不可能逃得掉。r

    咚!咚!r

    苏乞年的脚步很沉重,如一头真龙在星空中踏步,龙爪步虚空,铿锵有力,如天鼓在擂动,震动人的心魄,可以磨灭一切战意与精神。r

    玄家老祖如临大敌,眸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直到这一刻,他才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头顶之上。r

    该死!r

    他想到了当初身在虚空之地,就是因为此子与那汉阳郡主联手,演化时空之力,令他难以把握自身气运,不能预知与这两人有关的祸福,到了这一刻,气运感知回归又能如何,他已经出现在此子的面前,一战在所难免,而胜负渺茫,几乎没有半点把握。r

    嗡!r

    一口碧蓝长剑在掌心浮现,纯阳之气流溢,这是他的本命神兵,一口通灵帝剑,伴随他近两百载,蕴养多年,平常时候轻易绝不会动用,眼下握剑在手,他才有了几分宁定,但依然感到若风雨飘摇,有摇摇欲坠之感。r

    “你心神已散,战意缺失,也是一代纯阳,可惜了。”r

    苏乞年迈步的同时开口,并摇摇头,这一幕落到那玄家老祖眼中,更是令他怒火攻心,这种如长辈指点晚辈一般的语气,简直比直接出言不逊更加恶毒。r

    “小子!你欺人太甚!”r

    玄家老祖暴喝一声,他彻底失去了平衡心,连苏乞年的名字也不称呼了,他一头黑激扬,剑意喷薄,即便在这星空之中,也不容小觑,锋芒弥漫,令得数十里外数颗数里大小的陨石被切割得支离破碎,成为齑粉。r

    苏乞年一步迈入了其身前十里之地,他一身真龙甲铿锵作响,火星四溅,那是凌厉无匹的剑道锋芒劈斩在上面,却不能够留下一丝痕迹,更不能够令他止步,甚至没能令他的身形生出半点停滞之象。r

    玄家老祖的眸光变得沉凝无比,到后来,却生出了大浪翻滚之音,极静极动之间,有一种难言的韵律,天地间的水行本源似乎在这一刻沸腾了,苏乞年再看向这位玄家老祖,他通体浮盈起氤氲水气,又仿佛一层湛蓝光焰,那是水行道火,却并不炽烈,反而有一种刺骨的冰寒,要渗透人心魂魄。r

    眼中浮现一抹异色,苏乞年心中点头,到底是一代纯阳绝顶人物,曾经经历过无数生死,武斗切磋的经历比之他多出太多,在最后一刻,终于强行抑制住翻腾的心神,转动为静,动静之间,尽显水行道韵。r

    此刻,这玄家老祖如同化成了水行之道的载体,手中玄冰弱水剑铮鸣,下一刻,他长啸如剑鸣,湛蓝光焰熊熊,他整个人如融化了一般,融入了其中,又全部凝聚在了那口通灵帝剑剑身之上。r

    化身为剑!r

    这是一种至强的剑道之境,放眼天下,都没有多少人领悟,能够领悟的,只要不死,必定能够成为一代剑帝,这是江湖武林中所公认的,谁能化身为剑,就是一位准剑帝,身份地位立即大不相同,顶尖势力都要礼敬。r

    可惜了!r

    苏乞年也有些惋惜,这样一位剑帝,居然将普通人视为蝼蚁,随意抹杀,这是已经忘却了初心,这样的人物,即便成为天命,也只是一个祸害,他心中唯有大道,已经失去了最根本的人性那仅剩的一丝人性,也仅存于家族之中。r

    咻!r

    下一刻,苏乞年出手了。r

    他没有留手,一出手就是光阴不灭刀第三十二式。r

    辟世之光再现,他在演化那种本源之象,体悟掘那种道韵,借用那种最根本的光明之力,与时间、虚空契合,更加契合那真龙甲所勾动的一缕时空之力。r

    刀光跨越十里星空,几乎在那通灵帝剑未曾来得及动弹之时,斩在了剑身之上。r

    铛!r

    火花四溅,伴着一道悲鸣声,那口帝剑横飞出去,如流星划过了数百里星空,剑身之上生出了一道清晰的裂痕,虽然不是很大,却已经有精气灵性流溢,未曾成就魂兵,哪怕是通灵圣兵,兵体破碎,兵灵也极难长存。r

    随着帝剑悲鸣,更有那玄家老祖的闷哼声,哪怕化身为剑,勾动纯阳大世界之力,在眼下的苏乞年面前,也几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r

    就算是苏乞年自身,也可以肯定,由虚空与时间两大禁忌本源淬炼晋升的龙舟,绝非是一般的准劫器可比,甚至可以勾动一缕时空之力,这是比之混沌更为久远的力量,真龙甲加身,即便是真的天命准圣,他也有把握与之交手,不会再如当初与那当代鲲鹏皇于这星空古战场一战一般,再无半点反抗之力。r

    既然出手了,苏乞年也不再留情。r

    他一步迈出,几乎在瞬间出现在那口帝剑身前,休命刀刀身晶莹,神圣气息萦绕,时光沙砾飞舞,刀锋凌厉异常。r

    铛!r

    这一刀,甚至有一小块碧蓝碎片飞溅,那是属于帝剑的剑身,被苏乞年一刀斩出了一个不小的缺口。r

    精气灵性流溢更快,那玄家老祖痛哼一声,直到这一刻,他才真切感受到那位三圣宗纯阳高手盘圣的憋屈,因为根本来不及反应,于他更盛,对方出手甚至快过了他的纯阳念头,即便知晓是时空之力在作祟,却没有半点破解之法。r

    铛!铛!铛!r

    一缕缕刀光横亘星空,斩碎万千陨石,崩碎一具具横呈的尸骸,昔年的星空古战场,只剩下了残肢断臂,能够留存至今的,生前都是了不得的强者,但眼下在苏乞年的光阴不灭刀下,也唯有灰飞烟灭,彻底归墟。r

    一片片帝剑碎片飞舞,坠落星空,落下九天,落到大地之上,顿时留下了一道道绵延数十里,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氤氲水气沸腾,伴着碧蓝光焰,这是帝剑碎片,哪怕不是神铁,却也是一种珍贵的灵铁,曾经过玄家老祖近两百年的孕养,称之为道铁都不为过,尤其于参悟水行之道的练武之人而言,得之随身存放,都可以日日悟道,令一身道法突飞猛进。r

    武当山四方千里之地,许多顶尖元神人物忍不住抬头看天,但太过遥远了,星空古战场的一切难以入眼,但那坠落的兵器碎片,分明伴着纯阳之气,却又不像是那位三圣宗纯阳高手盘圣的九色斧。r

    还有纯阳人物潜伏!r

    有元神人物心中一震,是了,这样的大事,又怎会没有纯阳人物到来,因为难以与天命争锋,唯有隐忍潜藏,直到此时方才择机出手,但眼下看来,似乎境况并不是太好。r

    在那九天之上,到底生了什么?r

    很多元神人物心痒难耐,但那是一片于寻常顶尖元神人物而言的禁域,非是他们可以轻易涉足的天地。r

    星空古战场。r

    整整十八刀,苏乞年刀意不绝,第十八刀,他周身气血沸腾,真龙甲晶莹,光明气焰喷薄,一身武力攀升到了此生至今的最绝颠。r

    噗的一声,刀光落下,一截碧蓝剑身被斩断,激射出去,坠落到了千里星空之外。(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6ooo字奉上!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