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王传说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五章 战椒
    “你出主意我送死,得到机缘多半分。”

    我口中叨念了几句。

    “大道争锋切忌犹豫不决,上还是不上,都在你。”女山道。

    “上!”

    我目光坚定起来,看了看身后的一群人,不能拉着他们一起送死,便沉声道:“我去试试看看能不能用貔貅袋收了这头凶兽椒图,如果能最好,不能我就逃命,小颜、阿瑶你们不要太接近,也不要出手帮我,椒图是太古流传下来的绝世凶兽之一,就算是经历了雷劫也不能小看。”

    “你真的要一个人去挑战椒图?”苏颜一双大眼如同宝石,十分灵动,带着一些不悦看着我,似乎不愿意我那么冒险。

    “没事的,真龙宝殿那种大凶大险我都过来了,区区的椒图又算得了什么。”我牵起她的手安慰道:“等我回来就是了。”

    “嗯。”

    一旁澹台瑶笑道:“别借机揩油了,需要我们怎么帮你?”

    “你们隐藏好,阿瑶给我加上一些护身符阵,让我有更多把握一些。”

    “这个没问题。”

    澹台瑶爽快答应,随后拍出了一堆阵法书籍,一缕缕璀璨符号在她胸前升起,随后化为一道道各种形状的符阵加持在我身周,敦厚气息浓郁,她果然是个妖孽,几乎在三息之间就拍出了二十多个护身符阵,也就是拥有慧心的她能做到,换作别的阵法师,恐怕早就灵元耗尽了。

    整个人仿佛被包裹在一层符阵的“茧”中一般,荧灿无比,我看看大家,道:“我去了,你们别轻举妄动,千万别动手……椒图不同于别的对手,动手就可能会是瞬间斩杀,我可不想你们任何一个有事。”

    “明白。”宋骞笑了笑:“轩哥,你也小心为上,实在不行就逃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好,我去了。”

    ……

    夜色中,我踏入虚灵界,笔直的走向了椒图所在的方向,接近椒图的千丈内就感觉空气被压迫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几乎让人窒息,周围的山石与草木都被压碎了,变成了一堆堆的齑粉,几乎没有什么生灵能接近那只受伤了的椒图。

    螺壳泛动七彩霞光,在夜色中十分闪耀,漫天繁星更像是落下一道道雨幕投射在椒图的身上,这太古血脉凶兽正在疗伤?

    “就趁着现在,用炎黄弓破坏力最强的一击,直接从虚灵界给它来一发。”女山平静说道。

    我最近没有潜心修炼炎黄弓,最强一击是龙胆箭,虽然没有专注于去修行,但大道归一,在我领悟一剑一世界的时候事实上炎黄弓的修为已经提升了不少,龙胆箭不知不觉也融会贯通了,双手一合,拉开阵仗,以战伐诀真解之力为本源来凝聚炎黄弓,一瞬间,一支蓝色箭矢出现,缭绕混沌气,隐隐有真龙之气喷薄。

    “你以后若是能熬炼出真正的真龙之躯,能凝聚纯正真龙之气的话,这种武学的威力至少会翻倍。”女山笃定道。

    我没有搭理她,只是将龙胆箭锁定了椒图的气息,远远的,螺壳周围泛动神辉,一缕缕气机波荡,椒图凶兽在蛰伏治愈,丑陋的头颅轻轻耷拉在螺壳上,一双眼睛中透着慑人的凶光,仿佛有横扫一切的气势,在夜色中看起来十分恐怖。

    “飕~~~”

    湛青色龙胆箭破空而去,卷起一道白色气浪,宛若神箭贯空般的惊世而动,周围的虚空被压迫得滋滋作响,急剧扭曲下更增加了几分龙胆箭的威力!

    “蓬!”

    光辉暴涨而起,龙胆箭射杀在椒图外围的神性力量护身罡气上了,顿时像是尖锥击碎了蛋壳一般不断的向内压迫而去,终于穿透了罡气,但龙胆箭的威力也被削弱了至少八成以上,这还是椒图重伤的情况下,否则龙胆箭根本连椒图的一根毛都碰不到。

    大地震动起来,椒图怒吼,巨大的头颅无比狰狞,那一对目光犹如鬼火般的看向了我,这头太古血脉凶兽已经盯上我了。

    龙胆箭被它的强悍肉身磨灭破碎,巨大螺壳爆发出强烈光辉来。

    “它来了!”

    我低声道:“现在呢?”

    女山冷静道:“动用太皓真经,镇压它!”

    我腾空而起,浑身散发符文光辉,整个人宛若谛临的战神般,一个个符号冲出了身躯,在空中凝聚出滚滚云层,一个个上古符号被混沌气所缭绕着,不多久,两个金色大字浮出迷雾,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芒轰向了椒图的身躯,越来越近,不足百丈了!

    “吼~~~”

    椒图的吼声十分难听,并且似乎蕴藏着一种类似于狮子吼的音波攻势,只不过更加霸烈一些,吼声一出周围的林海和山石尽数崩碎,甚至就连一旁的石山都产生了一缕缕龟裂,转眼就要化为一堆齑粉了,好可怕的椒图!

    我的肉身也受到极大震动,一缕缕鲜血渗出口鼻,仅仅被椒图一声吼就已经脏腑受伤了,太古凶兽,恐怖如斯!

    一字蕴天威,镇压!

    金色的杀字裹挟着滚滚天威轰在了椒图的头颅之上,“蓬”一声巨响,椒图凝结的伤势重新崩裂,金色鲜血横流,哀嚎声中不断向前冲击,螺壳坚硬无比,飞快磨灭太皓真经的攻击符文,当第二击坠落的时候,依旧难以阻挡其攻势,太强了!

    我极速后退,此时听从女山的话简直就是找死,必须随机应变,手掌一抖,兵铸山破空而出,凝实为一座霞光璀璨的征伐山脉,神圣气息涌动,对着椒图浑身的螺壳就是全力的一次镇压!

    “轰~~~”

    山地崩裂塌陷,兵铸山在女山的蕴养下威力暴增,只一击就把椒图的螺壳上打出一道裂缝来,金色血液流淌而出,但椒图的攻势更加狂猛,一声咆哮,无形声波碾压,直接将我整个人都轰了出去,手臂火辣辣的剧痛,急忙灵念一动,命令兵铸山自行轰杀。

    一时间,兵铸山横空,散发着上古神兵的气势,百万兵刃解体重聚,化为一柄散发混沌气的战剑,猛然轰下!

    天地轰鸣连成一片,兵铸山连续攻击,时而化为混沌缭绕的宝剑,时而化为神圣光明的战斧,时而化为无坚不摧的铁矛,时而又化为镇压一切的古钟,不停的攻击轰杀,使得螺壳上的龟裂越来越多,但椒图攻势猛烈,一声呼啸,一棵棵金木在大地上遍地延伸开来,拔地参天,有种滂湃生命力涌动。

    “不妙……”

    女山声音微微一颤,道:“这只椒图似乎并不简单,已经悟法到了这一步了,兵铸山必须收回,否则会再次损毁,后果不堪设想。”

    “收回兵铸山拿什么跟椒图打?”

    “用你自身蕴藏的力量啊……”女山幽幽道:“如果你想逆天就无法避开这一步,不肉身成圣的话你永远都只是一介凡人,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战吧,斩杀掉椒图将会是你关键性的一战!”

    我瞪眼道:“扯犊子,分明是让我去送死!”

    女山扑哧一笑,竟有种绝代风华的韵味,道:“原来你不傻,坑不到你,还不赶紧逃命?”

    我已经在逃命了,但身后椒图小山般的螺壳凌空飞来,没错,它是用飞的,并且祭炼出一片片的金木来镇压我,这些金木每一株都蕴藏着凶兽威力,有极强的破坏力,太吓人了。

    一边逃命,一边运起我的法,脚下冰莲遍地盛开,一朵朵的出尘无比,宛若天界谛临的圣物一般,转眼之间就爆发出一缕缕剑气交织在一起,阻挡椒图的攻势,果然有效,椒图怒吼,在踏步成莲领域被与凌厉剑意拼杀在一起。

    就是现在,动用最后手段——貔貅袋!

    当貔貅袋出现在掌心里的时候,一息间祭炼完成,虽然融合不好,但已经可以用了,袋口猛然张开,一缕缕金色符号蕴含着十凶之一貔貅的战灵气势,咆哮不觉,前方的领域瞬间开始虚空扭曲,万物都受到了貔貅袋的吞噬,甚至就连光线与声音都难以幸免。

    “吼~~~”

    椒图的声音开始扭曲,浑身爆发耀眼光辉,一缕缕凶气涌动,将一剑一世界的剑气破灭,随后螺壳发光,浑身颤抖,与貔貅袋包容万物的力量抗衡。

    貔貅袋的吸力我见识过,以我的强横肉身都无法抗衡!

    但椒图十分超然,纵然受过雷劫,力量也所剩无几,恐怕能发挥的实力不足十之一二,但依旧怒吼着与貔貅袋抗衡半柱香的时间,而这段时间里我的灵力疯狂被貔貅袋消耗,转眼之间就脸色苍白了,妈的,还没把椒图吸进来我恐怕就要被吸干了!

    “滋滋……”

    就在这时,椒图的肉身开始剥落,一块磨盘大小的血肉脱离了身躯,带着一缕缕金色血脉被貔貅袋给吸了过来,这头太古凶兽怒吼,浑身颤栗,一缕缕凶气涌动,拼死抵抗貔貅袋的威力。

    ……

    “小子,别杀我,我赐你一个大造化。”一个声音在我心底响起,是椒图的传音。

    “别信他!”

    女山淡淡道:“椒图臭名昭著,躲在螺壳里要么闭门不出,一出门必然流血千里,它在太古年代即便不能列入十大凶兽也足以跻身于二十大凶兽之一了,这种玩意怎么能信得?”

    椒图冷声道:“臭娘们,你闭嘴!小子,明白告诉你,我的血肉之身早就在雷劫中受到了诅咒,血肉根本吃不得,符骨更是有太古先祖的血脉禁制,别想获得我的符骨了,你猎杀我只是白忙一场罢了……你信她还是信我?”

    我手持貔貅袋,道:“说真的,你们两个我都信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