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无所不知的动物
    实际上海河电视台的两位台长想的也没错。

    吴墨的确作弊了,只不过这个作弊跟他们两个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离开电视台之后,吴墨本来是打算回家的,可是到了门口,他忽然间想到了自己加入的那个动物聊天群,鬼使神差地就把三道题给发到了群里面。

    起初他也没有期待什么,就是觉得好玩,可以试试。

    谁知道刚发上去,群里边的动物们就开始热情地讨论了起来,尤其是那只叫范二的猫最为积极。

    虽然它不知道答案,可是群里边的动物实在太多了,还真得有动物知道。

    “97年美国那道题我知道啊,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一只乌龟,发生那个案子的时候,我就在鱼缸里头,整个过程我看得一清二楚,到现在也没忘记”

    “我是洛省山村里的一条黄狗,那个孩子我知道的,他现在就在我们村啊,当是他来的时候,我还是个小狗崽儿呢,现在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了,不过记性还行。”

    “范二,正义的热血青年,我是欢乐园小区外的流浪忙啊,今天早上八点的时候,我被连个人救了,一个就是帮了范二你的那个吴墨,另外一个就是海河卫视频道的经理哦,她叫刘雪,暂时住在欢乐园小区,对我们可好了。”

    吴墨看到这三条消息的时候,已经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起来自己还是有点小瞧这个动物聊天群了。

    另外两道题的信息已经有了,不过第一道题那个需要复述整个案件发生的全过程,吴墨赶紧输入了一行字。

    “老龟,你有什么办法帮我叙述一下当时案子的发生过程吗?”

    “这个简单啊正义的热血青年,群里有视频功能的,只要是我们看到的,都可以当成视频发出来,我现在就发给你。”

    “视频!太好了!”

    虽然搞不清楚这原理是什么,不过如果有了视频的话那就更棒了,自己到底是科班出身,写新闻稿的水平还是不差的,看完视频之后复述整个案件的过程就变得很简单了。

    视频并不长,只有四分钟,但是非常详细。

    吴墨看完之后,就已经在自己的脑子里组织好了要说的话,然后就又返回电视台了。

    这一次接待他的,不再是一个面试官,五个!

    海河电视台台长贺前进、副台长刘约为、卫视新闻频道经理刘雪、副经理张楠,还有一个居然是《趣闻三人行》的主持人张毅行。

    本来事情不会这么夸张,主要是他这回答问题的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以至于贺前进跟刘约为都觉得他是作弊,而张毅行则是因为失算,想要借机会拦住吴墨进入海河电视台的路。

    他可是要面子的人,刚刚才给网浪那位灭绝师太打了电话,讽刺挖苦了吴墨一番,还说什么只要有他在,吴墨就绝对不能进入电视台云云,这要是让吴墨进来了,他这张脸还往哪儿搁啊?

    “各位老师好。”

    吴墨看到这些人,真是有那么一点小紧张,对于刘雪居然是卫视新闻频道经理这个事儿,他更是感觉到惊讶,不过坐在面试官位置上的刘雪此时却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似得,完全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只是冷着一张脸。

    他有点小失望,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自己只是个刚刚被辞退工作的传媒新人,而别人已经是全国最火的新闻频道经理了,都说贵人多忘事,记不住他也正常。

    “我叫吴墨……”

    吴墨本来是想将自己简单介绍一下的,不过很快就被张毅行给打断了。

    “行了,我们知道你是谁,刚刚被网浪辞退的实习记者嘛,你也不用硬撑着呢,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作弊的,是谁把答案告诉你的?”

    张毅行这完全就是来问罪的,根本不给吴墨分辨的机会。

    听到这厮这么不友好,吴墨也干脆冷笑道:“哎呦,我当是谁呢,这不就是人在曹营心在汉的张毅行张大主持吗,你跟网浪那位灭绝师太的关系发展如何了?估计是不错,我好像听那位灭绝师太说你经常会把电视台的一些新闻偷偷卖给网浪啊,自己做贼,也不能把全天下人都当贼吧?”

    本来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的,可这个张毅行太他娘不是东西了,一上来就是兴师问罪的样子,那他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贺前进跟刘约为都看了张毅行一眼,脸上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不过也并未说什么。

    毕竟这也算是电视台里的丑闻了,再加上这个张毅行本身也是海河电视台的当红主持人之一,就算犯了这种错,估计也不会怎么样的,除非有人可以直接顶替他。

    不过张毅行此时也不敢说话了,铁青着脸坐在那里,心里头不知道想什么呢。

    刘约为干咳了两声说道:“吴墨是吧,你也不要怪张主持一上来就兴师问罪,这一次的三道面试题难度很高,一个星期之内能不能有人答出来都是问题,你却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就说自己知道答案了,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啊。”

    “嗯,那你们公布正确答案吧,如果答案跟我的完全一样,那我自动放弃这一次的面试机会。”吴墨笑了笑道。

    “刘经理,公布答案吧,没看到吗,人家可是很自信啊。”张毅行主观地认为是刘雪把答案给了吴墨,因为知道这三道题答案的人,只有刘雪,除了她之外,不可能有别人可以随便给答案的。

    当然了,靠自己的本事知道答案的那除外,不过那种答案与标准答案肯定是会有出入的,不可能完全一样。

    刘雪看了吴墨一眼,从内心深处来讲,她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好感,当然,不要想歪了,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而是因为吴墨可以不顾自己受伤去救一只流浪猫,这让她觉得吴墨最起码品行是好的。

    这年头像这种品行的人少见了。

    她也不知道吴墨怎么会这么快回来,只不过她跟别人想的不一样,她觉得吴墨可能是把答案搞错了,最后一题或许没错,但前两道题可能不对。

    但眼下骑虎难下,她也只能将三道题的答案公布了出来。

    第一道题那个美国的枪杀案,大概的过程还是比较容易查到的,可是这个案子之中有一个难点,也是混淆点,那就是案子对外公布的时候是说那家的女主人自己不小心开枪杀死了自己的丈夫。

    然而实际上呢,开枪杀死她丈夫的是他们当时只有十岁大的儿子。

    估计大部分人都会在这个上面搞错的。

    所以当答案公布出来的时候,贺前进跟刘约为对视了一眼,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态度,如果这一点吴墨都没搞错,都弄得一模一样,那多半就是有人告诉了他答案了。

    张毅行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个题,他也搞混了,虽然他之前也查到了这个案子,同样用了十来分钟的时间,可是这个关键点却搞错了,他觉得吴墨不可能比他更厉害,如果吴墨真得把这一点也搞对了,那么绝对就是得到了某人给的答案。

    卫视新闻频道副经理张楠看着吴墨说道:“第一道题的答案已经公布了,你可以给出你自己的答案了。”

    吴墨笑了笑,将刘雪给出的正确答案复述了一遍。

    “哈哈哈,看到了吧,看到了吧台长、副台长,这小子果然是提前得到了答案了。”张毅行还没等吴墨把话说完,就迫不及待地大笑了起来,仿佛是一下子抓到了某人的把柄似得。

    当然,这个某人并非吴墨,而是刘雪。

    吴墨对张毅行来说,终究只是一碟小菜,张毅行真正想要对付的其实是刘雪,有这个刘雪在,他就没法继续赚外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