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立足传媒业的法宝
    冷眼看着张毅行的嘲笑,吴墨只是轻轻笑道:“你们这个正确答案其实有问题,我只是复述了一遍,这位张主持没必要如此激动吧?”

    “有问题!有什么问题?”这一次倒是刘雪有些激动了,她之所以敢出这个题,就是因为她去美国出差的时候听当地人说过这个事情,对此了解比较清楚。

    而现在吴墨居然说自己的正确答案有问题,这如何能不令他激动啊。

    贺前进跟刘约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他们甚至已经在心中判决了吴墨的“死”刑了。

    因为他们觉得吴墨这个人太年轻骄纵,没有一点踏实的样子,我们费心竭力出的题,答案肯定是经过仔细推敲和调查过的,怎么可能是错的,你这小子也未免太不把海河电视台的人当回事儿了吧?

    从几个面试官的表情上,吴墨就已经看出来他们心里头的想法了,不过吴墨却并不着急,比起这个正确答案,他更相信波兹曼老龟发给他的视频。

    那个视频从头到尾都很忠实地记录了老龟看到的一切,整个案件过程清晰明了,有错才见鬼了呢。

    “我可以把自己的答案说出来了吗?”吴墨看着刘雪问道。

    “说吧。”刘雪面无表情,虽然她对吴墨质疑自己的正确答案有一些不满,可这个人还是公平的,而且她也想知道,吴墨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其实你们给出的正确答案大部分都没错,这也就是我复述它的原因,只可惜这个正确答案搞错了一件事情,一件完全让这个案子的性质变得不一样的事情。”

    当吴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很成功地调动了几个面试官的好奇心,当然了,张毅行还是一脸的不屑,因为他觉得吴墨是装腔作势。

    吴墨并未理会他,而是继续说道:“这个案子的混淆点就是那个十岁的儿子杀了自己的父亲,媒体公布出来却说是死者的丈夫不小心开枪杀死的,你们出这道题估计就是想要用这个混淆点来让面试者们犯难吧?”

    “没错。”刘雪并未否认。

    “可是实际上呢,这根本不是一次意外杀人,而是有预谋的设计杀人!”

    吴墨说道。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众人无不惊愕,因为这个案子早就被美国那边定性了,属于未成年人意外杀人,吴墨现在居然要推翻它?

    “诸位不必这么惊讶,事实就是事实,它是永远无法被湮灭的。其实因为一些原因,丈夫的妻子早就有了要杀死丈夫的想法,于是便哄骗自己十岁的儿子,说那把枪是玩具枪,让儿子跟父亲玩游戏,结果后面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

    吴墨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这不可能!”

    刘雪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见过这个女人,她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对她的儿子非常好,她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吴墨啊,你要知道,做新闻的要讲究事实证据,千万不能凭自己的想象胡说八道。这是大忌,虽然胡说八道短时间内可以提升名气和关注度,可是长时间下去,就没人相信你的新闻了,因为人们会觉得你是在写小说!”贺前进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也不相信吴墨的话。

    “你走吧,我们电视台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为了自己能够进入公司,居然去污蔑一个无辜的女人!”卫视新闻频道副经理张楠也是个女人,所以她很愤怒地冲着吴墨摆了摆手道。

    其他人都没有阻拦的意思。

    “污蔑吗?早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所以我准备了一样东西,你们可以看看。”

    吴墨笑了笑,拿出了一个U盘,里面存放的就是波兹曼老龟发给他的视频。

    “这是整个案发过程的视频,不,确切的说,还包括案发之前那个女人对十岁儿子的挑唆!”

    “你怎么会有十九年前的视频?”刘雪惊讶地问道。

    “这不是问题吧,视频的内容才是关键,正好这里有液晶屏,麻烦张老师播放一下吧。”吴墨将U盘交给了张楠说道。

    张楠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接了过来,然后插入了液晶屏的USB插孔之中,之后进行了播放。

    “嘭!”

    视频一开始那个妇女哄骗儿子的场景播放出来的时候,本来站着的刘雪竟然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实在无法相信这视频的内容,可是这个视频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剪辑过的,作为传媒业的专业人士,这个眼力她还是有的。

    其余几个人也是脸色难看,刘约为干脆将视频关掉了,反正看了关键的内容,后面的就不用看了。

    他拿出U盘对吴墨说道:“这个我可以拿去让台里的人进行专业鉴定吗?”

    “当然。”吴墨点了点头道。

    海河电视台的工作效率还是非常高的,半个小时之后结果就出来了,视频判定的确是真实的,并没有任何剪切和PS的痕迹。

    为了等待这个结果,几个面试官都没心情去听吴墨接下来两道题的答案了,这半个小时他们一直坐在那里喝咖啡和焦急的等到。

    “你究竟是怎么得到这份视频的?”刘约为非常认真地看着吴墨问道:“就算是美国当地政府也没能弄到这样的视频啊。”

    吴墨想笑,不过笑不出来,虽然他很高兴,可是一想到这个案子的阴暗,却怎么也无法将微笑的表情表露出来,只能叹了口气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贼有贼道,这是我自己立足于传媒业的法宝,不想轻易说出来。”

    立足传媒业的法宝?

    对,没错,这的确是法宝,一个过去了十九年的案子,居然在十几分钟之内就查出了不为人知的真相,这要是做记者,那真得太合适了。

    刘约为感觉自己都有点嫉妒了,这样的人才,其实根本都不用进行下面的考核了,直接录用就好了,否则这要是落到了竞争对手手里,绝对会成为对方的一大利器的。

    他不禁怀疑网浪的人是脑残吗,竟然会放走这么一块宝贝?

    其实不止是他,屋内几个人都有同样的想法,包括一直瞧不上吴墨的张毅行。

    张毅行心中也实在太震惊了,因为他印象中,吴墨根本没有这么厉害啊。

    见鬼了!

    没错,就是见鬼了,眼前坐着的这个家伙还是不是人啊?

    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之中。

    过了许久之后,还是刘雪第一个恢复了冷静,她看着吴墨说道:“你的这项特质,其实已经符合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要求了,不过我们今天面试是三个题目,一切都要按照规矩行事,否则别人会说不公平的,第三道题就不用问你了,相信你既然知道我是这里的经理,这个题的答案就不会搞错。”

    “凭什么啊?”张毅行不解地问道:“你这可是公开开后门啊?”

    “张主持,如果我告诉你今天早上八点的时候我就跟他在一起,你还会这么说吗?”刘雪看向张毅行问道。

    张毅行顿时傻眼了。

    不过他也误会了,误以为刘雪跟吴墨有一腿,这让他潜意识里,对吴墨的不屑转化成了嫉妒和警惕。

    作为主持界的大红人,他同时也是一个花丛高手,刘雪虽然冰冷,可是这种冰山美女,更能令他生出征服的快感。

    可是现在突然听到这个冰山美女居然跟吴墨在一起,他就感觉好像吃了一口****一样难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