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被录取了?
    “行了吴墨,说出你第二道题的答案吧。”刘雪看向吴墨说道。

    吴墨点了点头道:“这个2002年失踪的孩子,我已经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

    会议室里又一次传出了五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叫声。

    吴墨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等一等,你说你知道这孩子在哪里?你确定?要知道十四年了,警方也只是查到了一点点蛛丝马迹而已,想要找到这个孩子具体在什么地方,还很困难,你确定自己找到的真是这个孩子吗?”贺前进尤其激动。

    海河电视台卫视频道有一个寻亲类的栏目,是由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老主持负责的,收视率非常高,而且影响力也非常大,使得海河卫视的形象都变得十分钟正面。

    这个节目的名字就是《亲情友情爱情等着我》。

    名字很普通,但是内容却很感人,几乎每一期的节目,都能博得广大观众的泪水。

    之所以把这个节目安排到卫视新闻频道,主要就是因为这涉及到很多新闻因素在内,再加上节目内容比较正式和真实,放到娱乐太就不太合适了。

    不过要找人何其困难啊,贺前进一直都为这个而揪心不已,许多想要找栏目组帮忙的人,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因为真得是尽力了也找不到,人力毕竟有限啊。

    所以贺前进其实是很想找到一个像吴墨这样的人才的。

    冷静!一定要冷静!

    贺前进告诉自己,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还不能确定呢,期望愈大,失望也就越大。

    他看向了吴墨说道:“我不管你是如何得到这个消息的,只要是真实的,你不仅可以进入电视台成为一名工作人员,而且还等于是为社会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这个孩子的父母为了找他们的孩子,十四年的时间,几乎是倾家荡产啊!孩子的母亲说了,不找到这个孩子,她死不瞑目。”

    “我知道。”

    吴墨点了点头道:“为了确认我得到的信息是真实的,我还调查过这孩子的父母,不管是失踪时间还是长相,都是没问题的。当然,最后的确认还得看科学。”

    “你既然明白,那我也要提醒你一句,一条假消息,可能伤害的不仅仅是一户人家,甚至还有可能伤害到很多人。所以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确定自己得到的消息是真实可靠的吗?”

    贺前进变得非常严肃。

    “确认。”

    吴墨点了点头道。

    “好,那你把这个孩子所在的地方说出来吧,我们会立即联系当地警方协助调查的,只要消息属实,不管孩子能不能要回来,你这个人我们都要了。”贺前进直接亲自拍板了。

    他是海河电视台台长,三个频道的老总,他想要安插一个人,那非常简单。

    “洛省xx县xx乡xx村xx组……”

    吴墨将详细地址给了贺前进,贺前进立即联系了《亲情友情爱情等着我》栏目组,让他们联络当地警方以及附近的人。

    这个节目组一直做的就是这种事儿,所以由节目组出面,比他亲自出面还管用。

    “行了吴墨,你先回家等消息吧,只要这个事儿一确定,就知道你是不是有资格被我们录取了。”刘雪看了看吴墨,眉宇间有些惊讶和困惑,因为吴墨不过二十多岁,刚刚大学毕业,才实习了不到三个月的实习生而已,居然可以做到台里头老记着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人,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新闻天才吧?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现实中还真是有这样的人的。

    吴墨点了点头,虽然一般来说让回家等消息那就等于没被录取了,可他这情况有点特殊。

    台里头让他回去等消息,是为了确认他第二道题的答案是否正确,等待倒也正常。

    只是等待总是辛苦的啊,吴墨苦笑着点头道:“好吧刘经理,还有诸位老师,那我就先回去了。”

    虽然脸上是苦笑,可是吴墨心里头却一点都不苦,拥有了那么厉害的聊天群,不仅生活将会变得非常有趣,而且他以后难道还用发愁工作吗?

    实在不行干脆自己借点钱办个网站得了,先利用微博等工具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然后提升网站流量也是可以的。

    当然,那样子会很辛苦,因为没经验,他或许会经历更多的麻烦,所以其实最好的路子还是进入海河电视台锻炼几年,真正了解了这一行之后哪怕再另谋出路呢。

    吴墨并不知道,他人虽然离开了电视台,可是他的事迹却已经在电视台里面传开了。

    《新闻大家谈》、《亲情友情爱情等着我》、《秘境追踪》、《疑案解密》、《世界新闻解码》、《天天看世界》、《新闻焦点》等等栏目组都跑到刘雪那里要人去了。

    “刘经理,我们《疑案解密》现在缺的就是这种人才,连那样的机密视频都能搞到手,这个人我们要定了啊。”

    “小刘啊,你看我们《亲情友情爱情等着我》栏目组可是老百姓都很喜欢的公益节目,小吴这孩子厉害啊,虽然眼下还不能完全确定他说的那个线索完全准确,但基本不会出错了,还是让他来我们栏目组吧。”

    “我看这个小吴可不仅仅是这点本事,他对新闻的敏感反应令人吃惊,我们《新闻焦点》栏目一定要他了。”

    看着这些人在那里争执不休,刘雪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其实从心底深处来说,她已经决定要录用吴墨了,只不过有些程序还是要走的。

    而且录取了吴墨之后怎么用,也是一个问题啊。

    当然,这些问题都是幸福的烦恼,她到现在也无不能理解,网浪社会新闻部的那位为什么会放走吴墨这样的天才。

    她不理解,网浪总编也不理解呢。

    此时就在网浪总编辑的办公室里头,社会新闻部的负责人屈晓一脸的无奈和委屈。

    “总编,这个吴墨在咱们网浪的时候也没显露出这样的本事啊,是不是受了刺激了,反而开窍了?”屈晓苦笑道。

    “我说屈晓啊!你也是咱们网浪的老员工了,怎么就把这样的宝贝疙瘩给放走了呢?他没这样的本事?问题是你给过他机会吗?我可是调查过了啊,自从吴墨来了咱们网浪之后,你就一直让他打杂,打扫卫生、打印文件之类的,根本就没正经让他干过工作,最后居然还把那危险的黑作坊调查工作交给毫无经验的他,这不是明摆着赶人走吗?”

    “总编,人都走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吧?”屈晓说道。

    “上面给我施加压力了,让你立即去找吴墨,把他重新挖过来,如果办不到,你以后的福利减半,包括奖金、工资等!这还是我给你求情的,不然的话,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上头可是想让你走人的,就怕你再把人才白白送给别人。”

    “总编,不就是一个吴墨嘛,真要这样?”屈晓有些不满了。

    “这已经不是一个吴墨的问题了,有人借着这个事情想打压你,把你做的那些破事儿都抖出来。”网浪总编叹了口气道。

    屈晓顿时脸色煞白一片,她跟吴墨不一样,吴墨只是个小职员,被辞退了还可以去别的公司上班,可她是网浪的骨干,真要去别的公司,那还真有点麻烦,毕竟屁股不干净啊。

    “好吧,我去找那个小子!”

    ...